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又半夜更文,不好意思,谢谢亲爱的们给我留言,一直给我支持和鼓励,真的万分感谢,好像黑眼圈姑娘今天也一路留言过来,谢谢。最近忙,我不一一回复了,都在心里了。

二 教堂的审判(43)

     关宏峰希望自己应承别人的每句话都能兑现,希望自己每个‘嗯’都能够恰如其分,可是关宏峰知道——自己不过是个仅靠一些苦心钻研的专业知识以及精明谨细的推断求索去找寻真相的警察。这些事倘若是当做一种个人的爱好或者偶尔炫耀的手段去和一般人推演展示一番,也许能赢得一片喝彩声,甚至能让人心存敬畏刮目相看,可是,关宏峰不行,他不敢有半点疏忽,不敢有半分张狂,这些经验都是从披肝沥血的一线点滴积累而来的,这一点一点的所长一点点的精谨背后需要的是千百种知识的触类旁通,没有任何炫耀的机会,一点点的闪失和疏漏造成的后果都可能是永生的噩梦或无法挽回的后果。任何罪犯只要不是精神分裂或者无差别犯罪的凶手都会对自己实施的犯罪进行百般掩饰,这其中是对自身的保护以及对技能的炫耀,你一旦技不如人,那么你将失去保护别人的资格,这其中的殚精竭虑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即便现在身体疲惫不堪,仍旧不忘给周巡发短信布置任务,周巡很快就回信,一切妥当,放心。

        关宏宇的腿压过来,关宏峰以为他睡了,却听他轻声问,“哥,这个案子是不是特别难?”

        关宏峰背对着关宏宇,轻声回答,“算不上,相信哥。”

         “哥,你怎么锁定尊吧的?”

        “起初没有那么确定,只是这家店是本地最大的,所接待的客人非富即贵,以会员形式保护其身份,教堂案凶手内心深处的惩罚对象分明也是这类身份雍容而行为是同性指向的群体。最后让亚楠做的胃糜物检测,检测出安潇雨胃中的葡萄酒中混合着雪莉酒的成分,只有昂贵的葡萄酒才会以雪莉酒的酒桶贮藏,更重要的是胃糜物中的食物没有任何调味品添加而是靠食物本身的鲜味,这种技法正是尊吧尊厨的拿手绝活,这些交叉印证让我锁定尊吧。”

        关宏宇一条腿骑着关宏峰的腰,胳膊也搭在他哥身上,另一只手则抚弄关宏峰的头发,“哥,你天天脑子里想这么多事儿你累不累?”

        “习惯了。”

        “怪不得成了个老处男,我以为你那什么...有毛病呢...”关宏宇说着用大腿蹭了蹭关宏峰的下体,“其实是脑子不够分区了。”

        “嘶,关宏宇...”

        关宏宇嬉皮笑脸的搂了搂关宏峰,“哥,你浑身软乎乎的...”

        “想亚楠了吧?”

        关宏宇深吸了一口气,“还行,在刘音那儿倒是天天见。”

         “睡吧,都会好起来的。”

        “我拍拍你呀?”关宏宇的手像哄孩子似的胡撸关宏峰的肚子。

         “死一边儿去。”

        关宏宇迅速的把头扎在关宏峰的颈窝,不到三分钟就睡着了,关宏峰也不能真就把关宏宇怎么样,他就这个德行,还能怎么样?

        关宏峰真的是睡到了天光大亮,醒来自己都吓了一跳,关宏宇给他炖了一大锅花旗参红枣汤,关宏峰来不及喝赶紧洗漱。关宏宇扎着围裙大妈似的追到门口,举着汤碗给关宏峰硬灌了一碗,牛肉也往嘴里塞了几块儿方肯罢休。

         关宏峰刚走到楼下就看见了韩彬,关宏峰嘴里还嚼着牛肉,一时停住,“呃...”

        韩彬的目光一如深潭,此刻春风拂过,让人心神汤漾,“关队,校车等你呢。”

        一时间这深秋季节竟似小阳春,而关宏峰恰似身穿着白衬衫的懵懂少年,早晨匆匆忙忙的起了抓了一盒牛奶就往楼下跑,外面春光大好,海棠织锦,在这锦绣之中,韩彬穿着挺阔的贵族校服靠在那儿一笑,“嘿!同学,我送你。”这正是关宏峰缺失的锦绣年华。

        只是,这深秋时光色调不似春光妩媚,倒是如梵高的画,浓情酽笔之间自有鲜活而热烈的生命力让人心驰神荡。

        关宏峰站在那儿一时间觉得不知道怎么才好,韩彬无奈浅笑,过来拉住关宏峰的手腕,“今天就算我劫持了你吧。”

        关宏峰傻乎乎的被韩彬拉到车上,才想起来要嚼嘴里的牛肉,韩彬则递给他一个精致的食盒,“就在车上吃吧。”

        不知道怎么的失血之后饿的特别快,韩彬给准备的早餐又特别的顺口,车又开的平稳,好像这样的早晨是关宏峰的日常一般。

        车开到了支队,关宏峰才想起来说,“谢谢你。”

        韩彬不回头叹了口气,调侃的说,“遇到关队这么无聊的人,我只能拼命做个有趣的人才行,真是费脑子,当初如果也肯这么用功大概我父亲就不用为我上哈佛法学院的事儿殚精竭虑了。”

        关宏峰木头木面的瞧了韩彬的后脑勺一分钟,“韩彬你不是要追求我吧?”

        韩彬慢慢的转过头来,难得韩彬也露出呆若木鸡的表情,“是,关队有什么意见吗?”

        关宏峰眨了眨眼睛,“最近你也有案子?”

        “有。”

        “什么案子?”

        “风月案。”

        “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我相信你的能力。”关宏峰言辞恳切的对韩彬说完,又伸手拍了拍韩彬的肩膀,“比比谁先破案。”说着就下车了。

        韩彬瞧他下车——走远,哑然失笑起来,“你就是这棘手的案子啊。”

        关宏峰刚到支队,周巡就端着一锅汤连吵吵再喊的,“烫了烫了!让地方儿!”严良吊儿郎当的跟在他身后,不住的打哈欠,“哎呀,还是周队心疼人哪,一通宵就给炖猪肘子吃。”

        “吃吃吃,你吃!”周巡急赤白脸的抢白他,“肚子里的虫子就想着吃喝是吧?”说着自己掀开锅,“我先尝尝好吃不?”

        关宏峰就是这时候进来的,周巡盛了一小碗猪蹄给他,“快快趁热吃。”关宏峰的太阳穴抽搐了一下,觉得亚楠怀孕都不至于如此,“给亚楠端过去吧,我吃过早饭了。”

        “哎呦!你要是不吃,周队可是秦香莲擦胭脂,白忙活喽!给谁看呦!”严良在一边‘唱山音’。

        关宏峰看了看,坐下开始吃猪蹄。周巡指了指严良,严良回了个吊儿郎当的礼。

        关宏峰喊小汪,“趁着热给高亚楠端过去。”小汪瞧了瞧周巡,周巡点点头,小汪立刻,“yes!sir!”端着往法医室去了。

        周巡瞧着他嘀咕了一句,“这就是个1.5倍的许三多啊。”严良靠在关宏峰身上打盹儿,迎合了一句,“还真他妈像。”

        周巡打开电视,董涵正播报津港早知道:昨日津港市北四十里中附近废旧砖窑附近发生火灾,当地村民积极组织救火,因地处荒僻幸未造成人员和财产损失,火情扑灭后,在废旧砖窑内发现两具尸体。因尸体损毁严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后续报道请关注津港早知道。

        关宏峰看了看周巡,周巡点点头,严良闭着眼睛说,“下一步就该报道是姐弟俩了吧?”

        关宏峰不语,周巡捋了捋头发,“听听顾梵的口供啊。”

评论(54)
热度(188)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