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彬峰】白夜小剧场·白衣如雪

       亲爱的姑娘们,看到大家的留言、私信和@心里觉得很暖,没有及时回复是因为这两天有点儿忙,一如既往的爱你们。这一章过渡,我终于向我的车迈进了,我要好好造个车(好吧,再努力也就这个水平,-_-||也许我可以些微放飞一下,好吧,我大概放不开[○・`Д´・ ○])。

23 双刃

        韩彬和关宏峰一起去大吃了一顿,原来在大屿山也有韩氏的度假屋,其中的日料颇具盛名,主厨明将是在日本的料理榜上都占前十的中国人,当年在新宿的帮会中也是有名号的,后因内斗被捅破了脾脏性命攸关,好在被韩彬一行救起,从此金盆洗手开始钻研日料成了大手。

        少见韩彬会来大屿山这边,又带着朋友,上次听芬姨提起老板在拍拖,一时还不信,今天信以为真。韩彬和关宏峰两人坐定,歌舞伎要过来助兴被韩彬屏退了。

        明将特地拿出了金枪鱼来侍奉,蓝金枪鱼头无疑是日料中的精髓,只有真正的大手才敢接招,根据食材的季节性以及对食材精熟的把握决定其烹制、刺身、腌制的部位,并以最佳的状态打开顾客的味蕾,关宏峰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名将的手艺,一边毫无防备的喝清酒,一边吃眼前放好的寿司,用手吃寿司为很多人不耻,偏偏用手吃寿司才对,韩彬在一旁自然而然的伺候全神贯注看人家杀鱼的关宏峰,无可奈何又不由自主的微笑着看他的小关仔。明将这下不只相信还目瞪口呆,那武士一般的谨严之中也难免露出一丝笑容。

        清酒使关宏峰的双颊染了胭脂色,男色的撩人胜于女色,幼嫩的皮肤才是顶级的‘食材’,让人欲罢不能,关宏峰不错眼珠的瞧着明将,听他边做边讲解,这种仰慕大概是对厨师的顶级尊重了。

        “红龙虾寿司来了。”韩彬柔和的提示。

        漂亮的澳洲红龙虾寿司立刻吸引了关宏峰的目光,“呐?”明将的角度正好看见关宏峰的脑瓜顶猫一样的低头瞧着美食,韩彬夹起一块蘸上酱料放到关宏峰嘴里,关宏峰卡通人一般瞧着韩彬,“哦——以西——”

       之后是明将的金枪鱼,吃了一口就噗通一声趴在桌子上,吓了韩彬和明将一跳,只听他闷闷的说,“彬叔,我要送给明将先生一个礼物。”

        关宏峰这顿饭不单他吃的心旷神怡还把厨师高兴的手舞足蹈,虽然明将觉得先生面色有点儿不善,可是仍旧有点儿小得意的和关宏峰合了影又接受了关宏峰送给他的巧克力。

        韩彬滴酒未沾将两个人安全的带回了大宅。有点儿微醺的关宏峰到大宅有点儿不好意思,“胖爷爷,芬姨。”

        “哎,胖爷爷还以为你们两个要搬去半山住。”堤叔拉着关宏峰坐在他旁边,“家里有个小孩子才好嘛。”

        芬姨不由分说的过来在关宏峰屁股上打了几下,“细仔又任性又龟毛,家里哪不好?非要去那个破宿舍。”

        韩彬将关宏峰带回的寿司放在桌上,“小峰给你们带回来的。”又提高了声音,“阿仕,你们的。”

        芬姨和堤叔一左一右坐在关宏峰两边,三个人亲昵的说起了话,韩彬低头握了握左手,伤口恢复程度也印证了身体的确非常健康,左臂的纱布取下,伤口已经不渗血,表层已经愈合。

        “明将先生一定是武行出身,他心里有种孝奉忠诚的信念,右手应该很擅长用刀,刀身略长的刀型。”关宏峰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坐到韩彬旁边查看他的伤口,“疼吗?”

        韩彬勾了一下他的下颚,阿静正奉汤上来,笑着说,“先生、少先生,炖了花胶乳鸽汤。”

        关宏峰道谢之后喝了汤,“我去冲凉了。”

        看着他上楼去,芬姨一边喝汤一边叹了口气,“哎,让阿骨他们动手吧,省得细仔东想西想,你们两个太太平平的才好。”

        韩彬随手翻看报纸没作声。彬叔喝清凉茶,“欸,没喝孟婆汤就转世了,只看阿将切鱼就连身世都讲出来,冉卫国哪肯轻易放过他?怕这孩子过不去这个心结啊。”

        韩彬抬起眼睛,脸色阴了下来,堤叔知道自己的话中了底,接着讲道,“那就让冉卫国老猫烧须黑到鬼咁哪。”

        韩彬略略的点了点头,端起汤盅来喝了一口,又神色淡然的看了会儿报纸。

        待他上楼去,关宏峰已经冲了凉,正坐在床上和朏朏玩,齐臀的睡裤露出两条长腿,光洁细致,小腿纤长,腰身少年似的窄薄,因为放松玩耍上衣领子开着,睡衣上的依兰花旖旎浓情。

        韩彬的目光尽量保持着波澜不惊,关宏峰停下动作看着韩彬,朏朏飞扑到床边,等韩彬坐到床上就扑到他腿上,纵情的享受韩彬的抚摸,在韩彬的手上顶来顶去发出呢呢的叫声。

        韩彬本身的气场常常百步之内不能站人,虽然他刻意收敛,却总会随着他的情绪将雄性的侵略性泄漏出来,比如说现在。关宏峰深切的感受的到,这不是危险不是威胁,而是一种让人心跳加快的荷尔蒙干扰。

        关宏峰不得不看了一眼朏朏分散注意力,之后又定定的看着韩彬,韩彬受伤的这只手的中指、食指、无名指轻轻的顺着关宏峰的膝盖向上划过去,那一晚的噼里啪啦的火花重新燃起,关宏峰的胸膛顺着韩彬的手指起伏,目光又不自主的跟着他的手指,嘴唇微微张开,濡润的口腔内露出那么一小点儿光欲语还休,韩彬的手指停在关宏峰的小腹,倾过身体脸颊微微的擦蹭过关宏峰的脸颊,关宏峰只觉得脸上细嫩的绒毛一下子炸了起来去感知韩彬的荷尔蒙,脸火烧火燎的红的发涨,心跳的让关宏峰觉得丢脸。

        韩彬的嘴唇似有似无的沿着关宏峰的耳朵描绘出‘韩彬的领地’,“宝贝,你都从来没有送过我礼物哦。”

        关宏峰的手撑在床上,手指痉挛的抓着被子,韩彬的头轻轻的侧过来,他好看的下颚带着风流又霸道迷人劲儿勾画在眼前,这样侧着下颚自然嘴唇就顺着到了关宏峰的脖子,像个吸血鬼一样轻噬,而他的食指轻轻的划上关宏峰的胸腹停在双乳之间,“依兰花是情花,真适合你。”

        关宏峰不知道该怎么办,下体勃起的瞬间,脑子里瞬间闪过好多事,公安大学、妈妈、家、锦年还有很多,关宏峰惊慌的躲了一下,韩彬的动作马上全部都停止了,只是并未马上退开而是收敛了所有的气息,柔和的一笑,“明天堤叔和芬姨去枪会玩,你愿意跟着去就一起。”之后才坐直了身体,“晚安,宝贝。”

        关宏峰生怕韩彬看出自己身体的异样,可心里舍不得他走却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应对,只能瞟了韩彬一眼,“受伤太激动对身体不好。”

        韩彬哑然失笑,之后深表感谢的点点头,“我会保重身体的。”

        保重身体的韩彬独自坐在二楼的凉廊里喝酒,不由自主的微笑,刚开始韩彬只是觉得自己是猎食,恰巧食材稀罕又美味,从第一次对关宏峰克制性欲,韩彬才知道自己陷进去了,韩彬以为自己是故事的主导者,其实故事的走向并不受控制。想到关宏峰要雌伏于自己身下,韩彬心向往之却又舍不得,生怕会伤害到他骄傲的心,韩彬希望关宏峰爱上自己,之前没追求过任何人因此没有半点经验,甚至连是不是会追到都没有把握。

        关宏峰趴在床上和自己生气,刚才自己会不会伤害了韩彬?刚才那样到底应该怎么办?关宏峰知道自己的身体在想什么,只是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以前人体解剖学的知识完全用不上,关宏峰知道性爱的整个过程能画出解剖图,甚至能向别人讲解其中各个阶段身体对应产生的变化却无法应对自己的变化。从前完全没有好奇心的事情竟然是个全新的领域,思维混乱、知识匮乏、身体失控、所有的感觉根本和理论不同。

        和朏朏头顶着头,就这么着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韩彬已经出门,听说是参加婚礼去了,因为是重要嘉宾所以提早到场。关宏峰接到了人事训练科的入职电话邀请过去详谈,一切如廖靖恺先生所说,关宏峰正式进入重案组。

        关宏峰也要离开宿舍了,收拾好东西,芬姨、阿凤、阿猜过来接,一行人将东西放到车里,就好像接少爷回家一般,大家有说有笑,关宏峰穿着价值不菲的衣衫,容貌比刚从大陆过来时更要漂亮。

        冉锦年和中纬路你站在楼顶看着这一幕,冉锦年的手指拈着一支烟,漂亮的脸颊在烟气里露出嘲讽之色,“你的好日子和他的好日子比不得,好个关宏峰,你不仁别怪我们不义。”

        “我不能等Jamie被伤害。”

        冉锦年看了一眼钟伟伦,“你可别坏了事,我自有办法让他回大陆,他一回去就好办了。”

评论(34)
热度(101)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