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彬峰】白衣如雪

22 谁人月下采琼花

        钟伟伦这样的男孩子的拥抱应该是很多女生向往的,可是让关宏峰心如止水。

        “Jamie,和我一起出来住。”钟伟伦握着关宏峰的肩膀认真的说。关宏峰的目光有了关注点,“嗯?”

        “我们两个在一起就不怕任何人,没人能打败我们。”

        “你见过自己亲人的生死吗?”

        “为什么这么问?”

        “痛吗?”

        钟伟伦忽然放开关宏峰,刚想扭身却被关宏峰揪住了领子,“Warren,我们所做的一切之于宇宙是杂乱无章的偶然排序,我们尽量不要因此就丧失原则,不管是爱还是恨都不要当做儿戏,赌博如果只是输掉自己尚可被原谅,用别人的命去赌,你要相信正义长存,毕竟你我是要做警察。”

        “你能做到全无私欲的救人破案吗?”

        关宏峰一下子愣住了看着钟伟伦,近日的事一下子拍面而来,揪住钟伟伦的手颓然放下,关宏峰虽然已经十九岁却仍旧未脱少年模样,这样心事迸发面露忉怛之色,就如同带有某种宗教色彩的禁欲肖像画。

        “Jamie...”钟伟伦看着他的样子抑制不住心里的冲动,“听我的,和我一起,那样你就安全了,什么都不用你做,我会都帮你赚回来,真的!落马洲你也看到了,这几日的警务高管接续死亡你也留意,虽然我还不知道有什么关联,可是你知道单凭你会有多危险?”钟伟伦差点还有什么话要冲口而出却忍住了,只是扳住关宏峰的下巴让他正视自己,“Jamie,开始了停不住。”

        关宏峰深深的吸了口气,慢慢的扳住钟伟伦的手扳出一个枪的形状抵住自己的额头,“我没从校准镜里看过目标,没法了解狙击时候的心情,开枪,不管是一击成名还是擦枪失手,都回不了头了,要回头都得脱一层皮,开枪吧。”

        钟伟伦像被烫了一般甩开关宏峰,将他推出几步,目光支离破碎,眼前的关宏峰好像已经在血泊里,这种心理冲击冷却了一下原来的沸腾的梦。关宏峰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就走了,关宏峰的这一走,啪啦一下将钟伟伦扔在了‘荒地里’,关宏峰走的飞快,刑侦——首先自己就得是个嫌疑人是个凶手。

        关宏峰换上西装去接大陆来的教授,程序都是既定的没有什么挑战,倒是遇到廖先生让关宏峰觉得格外亲切,两个人在角落里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

        “廖先生,最近两起案子都没有立案吗?”

        “没有,没有报警,没有起诉当然没有立案。”

        “整理出一个关系链呢?”

        “现在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他们的人,对了,人事训练处还没有找你谈话吗?应该将你暂时调到重案组做我的助手。”

        关宏峰微笑着看着廖靖恺,“我会拿到薪水吗?”

        “会,而且还不算太差。”

        关宏峰强笑了一下,廖靖恺探身认真看了看关宏峰,“小靓仔这样下去可不行。”

        关宏峰似乎明白廖靖恺的话外音,仍旧腼腆的一笑,“廖先生您怀疑过自己吗?”

        “爱情还是工作?”

        “啊?”关宏峰愣了,看着廖靖恺促狭又和煦的目光,马上脸红了起来,“我没谈恋爱。”

        “是吗?哦?那不知道某人失恋会不会炸了会展中心啊,大概你要好好重新做人了,问问某位先生最讨厌的类型是什么,然后老老实实的照着去做,不然就听听我这过来人的意见。”

        关宏峰的脸害羞的侧向一边,睫毛侧扫,显得下颚纤细秀美,满脸的忉怛之色却难以掩盖,廖靖恺也收起了调侃的神色,“爱,就算被人用刀抵着,你仍旧能够感觉的出来,仍旧能够坚持。我和贝安顾虑太多,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我现在只能用那么短暂的快乐去抵御一生的严寒。”

        关宏峰觉得廖先生文雅又有力量,韩彬同样是文雅又强悍,他们都那么可爱,自己不是为他们而来的却和他们站在了一起。

        两个人的结束语是关宏峰深切的拜托廖靖恺一定要注意安全,从饮食起居到车行日常,我们亮出了刀,就是将自己置于了刀锋之上。廖靖恺惊叹关宏峰的缜密,也理解他的痛苦和挣扎,这样的情感斗争放在一个19岁的孩子身上,会不会崩溃?

        香港的黄昏总是特别美,关宏峰坐在篮球场旁边的秋千上,没有人打球,凤凰花开了一大片,石楠花却一朵也不见了,球场的丝网被凌霄花的藤爬满,球场的夕阳被大厦分割成斑斓的光区,关宏峰觉得孤单的没处躲没处藏。

        电话铃打破了关宏峰的寂寞,是韩彬。

        “韩先生。”

        对方似乎愣了一下,“工作结束了吗?”

        “嗯,你呢?你怎么样?”

        “接你回家吧。”

        这次轮到关宏峰顿了一下,“彬叔,我有点儿想你。”

        韩彬的回答是很快就来到了关宏峰身边,一辆迈凯伦570S停在了球场外。韩彬从驾驶座出来,凤凰花被夕阳映成了水彩的笔调迷离而炫目,停车的辅路被大厦的黑影挡住,韩彬从阴影穿过凤凰花下,一片茵红的花瓣落到他的肩膀上。

       他走到关宏峰跟前,蹲在地上抬头看着他的小警官,“你可是我唯一的孩子,知道我的心情吗?”事情还是那样,可是关宏峰的心一下子落了地,呆呆的看着韩彬。

       “爱若至宝又不知所措。”韩彬的声音永远有种家常又深情的态度,“我们要不要去吃顿好的?然后去游车河?”

        “你的胳膊怎么能开车?为什么不让猜哥送你?”

        “不想别人打搅我们。”

         韩彬站起来拉住关宏峰的手走到迈凯伦跟前,贴近关宏峰的耳边,“要不要开?”

        关宏峰吃惊的看着一脸纵容笑意的韩彬,“会被吊销驾照的。”

        “试试看。”

        哪个男生会拒绝迈凯伦570S呢?关宏峰可能更适合这F1的老牌佼佼者车款,因为的确有不用谦虚的驾驶技术。迈凯伦的驾驶体验帅到爆,即使在拥挤的香港车流里仍旧能够感觉到它傲视群雄的核心动力。

        两个人没有去吃饭而是一路去了大屿山,到了高速路上迈凯伦只是傲慢的泄漏了一点儿alpha的味道,就足以让人血脉贲张。关宏峰觉得心里压着的那些纷繁复杂的对错,那些应该和不应该的迷惑,那些值得不值得的批判全部爆发出来。

       “彬叔,我们现在违法吗?”

       “和我一起坐牢害怕吗?”

       关宏峰看着路面,“我们晚回家行吗?”

       “你说了算。”

        “今天见了廖先生,我觉得他现在处境很危险,我很担心。”

        “不用担心我都知道,我愿意保护他的安全。”

        车子一路飙到大屿山的渔村栈桥,夕阳已经都下去了,海水温柔而平静,哗啦哗啦的拍打着岸头,月亮像个雕龙画绣的铜镜悬在天上,将天地海照的推心置腹又纤尘不染。

        两个人坐在车子的前盖上。

       关宏峰望着澄净的天地,慢慢的说,“我知道的第一首诗是‘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五六岁的年纪吧,觉得美的不可一世,后来又因为‘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伤心的口不能言,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真是字尽意不尽、笔尽情不绝,谁知道长大了,我成了一个绝情的人。”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措手不及,谁不愿意得过且过,谁不愿意言方行圆,来来去去可信的人有几个?你不是小乘佛教的殉道者,即便你舍身救人,也只不过是玉石俱焚,那样就算良心上过得去,又有什么意义?别让劣币驱逐了良币,别让蛇蝎心肠的人诛心。”

        关宏峰扭向韩彬,叫了声彬叔就快速的转过头去,“值得吗?”

        韩彬目光深邃起来,“我是个行动派不想前思后想的趴在被窝里哭,等要死的时候写个纯洁又咬牙切齿的回忆录,我宁可求不得。”

        “追你的女生是不是特别多?”

        “关sir要查我的私生活?我说很多你会觉得有成就感吗?”

        关宏峰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心里竟然转到他身边围绕着莺莺燕燕这样的纸醉金迷的镜头里去,而自己连一个追求者都没有。关宏峰想摆脱这种小女孩儿的思维,可就卡在心里上不来下不去。

        关宏峰觉得自己不能见韩彬,见到他就会变卦。在篮球场的时候,自己已经在构建去做内线这条路,钟伟伦的一句话提醒了关宏峰——舍身救人,关宏峰没有那么高尚,只是想加入到对方的阵营,也许自己能够挽回Warren救回锦年,而冉教授,关宏峰的心里还是迈不过去这道坎儿,但是想亲耳听听他的苦衷。

        现在——关宏峰放任自己和韩彬在一起。

       月亮又亮了一些小了一些,隋炀帝的‘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虽然浅白,却开了孤篇压全唐的《春江花月夜》的灵思,如果自己的一人之身能够就将去,一下子就能将目前所有的纠结全部解开,韩彬也就不必和自己一起陷入泥淖,廖先生也不必终生悔恨。

        这么想着关宏峰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韩彬知道他有心事,自己略有推测也言语开解,似乎并未见效,韩彬没有想到关宏峰抱着做线人的心思,只能慢慢引出话题。

        “听说交通部长的女儿开心念party,邀请所有学员参加,为了安抚和慰藉前些天的事情。”

        “嗯,今天邀请我一起。”

       “拒绝了?小孩子应该多出去玩,我们可以开一个游艇派对回请他们。”

       关宏峰摇摇头,“Warren被调去做文职了,我也要被调去做廖先生的助手,可以领薪水,所以我想搬去和Warren一起住。”

        韩彬一下子就明白了个中因由,心里竟然疼的浑身都烫了一下,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接口,半晌才回了一句,“我不放呢?”

        这句关宏峰又接不上了,“可可...可是你不是说让我多交朋友吗?”

        “那也不包括和人同居。”

       “你你...你太...你这个想法不健康。”

        韩彬的手臂一揽就把关宏峰带代到怀里,法式的黑铁罩路灯在两人的一侧,橙黄的光芒像花粉一样顺着一个发散的路径抖落在两个人身上,身后是海天共誓,明月托心美不胜收。

        两个人的额头相抵,呼吸相闻。关宏峰两只手抵在韩彬的肩头,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量,倒显得少女一般贞洁羞涩,目光不敢真的触碰韩彬的眼神。

        韩彬嘴唇的气息扇扫着关宏峰的嘴唇,那股让人心醉的气息侵入关宏峰的牙关,舌尖儿一下子苏润起来,“天地你我,你告诉我你想跟我说什么?”

       关宏峰的舌头缠绕着韩彬的气息,臆语似的回答,“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宝贝,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我知道你来香港是来救人不是来杀人,可我不能把你交给他们,就算你是国家派遣我也会阻止,不惜任何代价。”

       关宏峰的手臂顺着韩彬的锁骨推上去搂住他的肩膀,扑在他的怀里,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彬叔,我也嫌我自己烦人。”

        韩彬稳稳的拥抱着他,“我们去大吃一顿。”

评论(24)
热度(96)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