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彬峰】白夜小剧场·白衣如雪

21 却把青梅嗅

       关宏峰早早就醒了,第一次睡纯白色的榻榻米式大床,在一间仿佛置于山水之间的房间里,醒来的时候有种特别的风情,这种风情是主人的雅趣和高级感带来的,这是这个花花世界的正也是这个她的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间屋子有稀缺的沉香,真正的沉香是任何香氛都无法比拟的,那种悠远沉静能够驱逐一切污秽之气。这是韩彬的床,关宏峰现在发自内心的觉得舒适,身体和灵魂并合到了一处,所有的关于异地的紧张和疲累都消失不见,只是过了一夜,只是和韩彬喝了酒。关宏峰已经不想抽丝剥茧的去想为什么,不为什么,因为他是韩彬。

       在床上打了个滚儿伸了个懒腰起身,站到窗子前,香港居然可以这么美,天边的云层像奇特的灯罩里面透出层次细腻的光芒,维多利亚湾的清晨有种工业启蒙般的宁静和朝气,而这座宅子的所在地则被层叠的植物装饰成了高高在上的精雕微景。悄悄去韩彬的卧房见他还睡着,受伤的手臂露在外头,仍旧肿着包扎的纱布没有松开,他这些日子每天可能只有三四个小时的睡眠,说到头来为的是谁?

       关宏峰光着脚走到一层的凉廊,一切都在幼嫩的光芒之下显得清新而惊人,这座院子的植物设计不但考虑到了风水的属性高低错落,还以花树的色彩去调配五行的美感,甚至植物的栽植连叶片的大小、形态、脉络、深浅色泽的搭配都做到了极致,这种精致的美实在是太适合一人独处了,韩彬在享受方面是个天才。

       关宏峰用手机拍了许多让人眼前一亮的小景致,坐在凉廊的靠垫上不由得想起冉教授、锦年和钟伟伦,钟伟伦是马前卒,更是关宏峰的心字之刀,动他就是向教授宣战,同时他又是监视自己的哨兵,他是狙击手又是第一个被狙掉的人,只是Warren不自知,现在关宏峰甚至想他超过想锦年,怎么能让他们善果。这个善果让关宏峰的心一直摇摆。

       正这么想着竟收到家里的电话,说了这么久的粤语一下子说普通话脑子呆滞了一下,“妈。”放在一周之前,这声妈可能会哽咽现在是撒娇,所有的母亲不必你报喜报忧,每个妈妈都是超人,她能从你的细微的呼吸体察你快乐与否。

       关宏峰是让人放心的孩子,关妈妈并不知道关宏峰此行的凶险,只知道是做世界刑侦交流会的志愿者。关宏峰的状态让妈妈放心,而妈妈的语气也让关宏峰快乐。母子两个聊了很多,知道家里一切都好,搬来了新邻居,是广东过去做生意的,一群小伙子人特别热忱,家里大事小情都帮忙...以至于韩彬走过来的时候关宏峰仍在听电话,韩彬听他说普通话已经猜出是家里,赶忙要回避过去,却不料关宏峰喊了一声,“彬叔。”

       韩彬站住,关宏峰挂掉电话走过来,伸手抚摸韩彬的胳膊,“昨晚是不是特别疼?”

      “有你在一下子就天人合一了,一晚上做梦都是草长莺飞,哦,我受伤了。”韩彬语气带着一种家常的亲昵,关宏峰心里忽而一动,韩彬一直和自己说普通话,他带着港台腔的普通话特别好听。这么想着就不由自主的低头一笑,“刚才和我妈通电话。”

       “想家了?要不要接爸妈过来住一阵子?哦,我五天以后要去大陆一趟,要我登门拜访一下吗?”

       两个人说着话并肩坐在凉廊的软塌上。

       “你要去深圳离家太远不用麻烦,总有机会的。”

       韩彬倒是愣了一下,看着关宏峰,关宏峰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第一次这么亲昵的说话脸一下子就绯红起来,躲避的看向别处,韩彬觉得走了几百里的路忽然歇住脚,不由得欣慰的笑了,“好,家里放心就好。”

       关宏峰身体向后靠了一下,后背放松的贴近了韩彬的身体,韩彬下意识的伸出手臂将他护住,却见关宏峰拿起手机,“和我一起拍张照片给我妈行吗?”

       韩彬倾身看关宏峰的脸,“就这样?”两个人都穿着睡衣。关宏峰毫无所谓的点点头,半仰着头看韩彬,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韩彬调整了一下坐姿,关宏峰的头仰靠在韩彬的肩膀窝儿,举着手机打开镜头,两个人的样子框到了一起。镜头像个圈外的魔镜,一下子让人看到了真相,这个真相让两个人都心折——原来自己能这么开心,这么恬适,这么悠然,而俩个人这么相配。照片传给关妈妈,很快就得到了回应。

      你叫人家彬叔不害臊,明明人家这么年轻,代妈妈问人家好,一定要对人家好,你在家里都没有这么纵,看你笑的板都板不住。

       关宏峰回了讯息收了手机。之后伺候韩彬洗漱又帮他穿好衣服,一切自然的像是家常却又处处动人,动人到像沉香一般丝丝缕缕的将所有的不自在驱赶到无影无踪。

       阿猜过来接两个人去吃早茶,漂亮的早茶气氛让关宏峰觉得神清气爽,韩彬带着关宏峰来的是热热闹闹的平民酒楼,充满了温情的人情百味,充满了热络的烟火气,这是香港有名的粤菜早茶馆。

       正这么吃着,韩彬的一只手臂环过关宏峰的肩膀遮住他的眼睛,关宏峰愣了一下,没有反抗反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继续吃奶黄包,待韩彬放开手,关宏峰看着他眼睛里闪着可爱的星星,“是谁?”

       “冉锦年。”

       不只冉锦年,是冉锦年和一位高大的洋人,韩彬不是不想让关宏峰看他们之间的亲昵,而是不想让关宏峰看冉锦年那种迎奉的态度,冉锦年是关宏峰的白月光。

       两个人再没纠缠这件事儿,也没有影响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只是韩彬知道关宏峰心里难过,难过的不是别人是他自己,如果他没有出现,也许就成全了冉锦年的生活;如果他没出现,从某种意义上说冉锦年是个漂亮的姑娘,生的漂亮、活的漂亮、洒脱的漂亮,只是真相并不如此。

       坐在车上去宿舍的时候,关宏峰淡淡的说,“彬叔,生活本身并没有反面角色,只有错误的排序和社会的戒条对吗?”

       韩彬纵容的看着关宏峰微笑着说,“还有复仇。你未来要做一名警官,你的责任是为受害者和社会的公正复仇,以妥善的方式复仇,早晚你都要担当这个职责,不管你快乐还是痛苦。”

      关宏峰不再答话而是靠在座位上看着窗外,到了会场附近,关宏峰要下车了,忽然回过头来看着韩彬,“彬叔,我妈让我谢谢你,你要怎么谢?”

       韩彬假装认真思考了一下,促狭的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关宏峰飞快的在韩彬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就跑走了,剩下韩彬的脑神经啪一声断掉,关宏峰带着奶黄包味儿的吻细嫩的给‘恋童癖’患者了一个爆炸的早晨。

       关宏峰没想到自己会那么做,当时什么都没想,那就是完全遵从了人的动物性,完全遵从了人的放纵一面,事情就发生在霎那之间,以至于跑到会场这边的时候只记得嘴唇触碰韩彬脸颊的那种气息和感觉,其他的全部都不记得,这种感觉让人耳饧心热,这突破了关宏峰的三观,即便这样脑子里的自省的声音微弱的完全能不能和这种快乐对抗,忍不住想笑,忍不住觉得所有一切都是美好的。直到见到了钟伟伦。

        两个人都愣住了。钟伟伦看着关宏峰,他的Jamie和前几天完全不同,不只是病愈出院状态不错,而是整个人格外的精致漂亮闪着诱人的光芒。

       “Jamie...”说完了钟伟伦张开手臂,关宏峰迟疑了一下走过去和他拥抱了一下,“你要离开宿舍了吗?”

       “是的,我所有的身份数据都上交了,我要去特别重案组做文职了。”钟伟伦坐在床上有些兴奋的和关宏峰说。

       关宏峰看着钟伟伦,心里一下子就涌上了悲伤的潮水,甚至关宏峰能够预见两个人的未来。冉教授还是了解关宏峰,深知他的善良和正义感,深知他绝不会伤害朋友或者见死不救,冉锦年的急功近利被冉教授巧妙的制衡了,关宏峰不想将钟伟伦推下深渊,他一定要拉住他,不只是他还有锦年和冉教授。

       关宏峰凝望着钟伟伦给了他一种奇妙的蛊惑,钟伟伦喜欢关宏峰,喜欢的不得了,关宏峰被欺负使他怒火中烧,他要以自己的强大来保护他的心上人。以前关宏峰意识不到钟伟伦对自己情绪细微的变化,现在却敏锐的察觉到了,马上转移了话题,“特别重案组都是全港最精英的分子,Warren,你知道吗?一个破绽就是万劫不复。”

       “哼,这个世界上没有用钱不能解决的问题。Jamie,我听说你重案组也要找你约谈,你有登新闻哦,现在谁都不敢看不起你,这就是现实,现实只信奉强者,这是个成功主义的社会。”

       “既然是成功主义的社会,追逐成功的绝不仅仅你一个,大家向着不同的方向,怎么可能不撞车?”

       钟伟伦忽然就欺身过来一下子压倒了关宏峰,“Jamie,站在我这一边,我会保护你。”

       关宏峰看着他,“特别重案组要做的是缉凶,缉凶是他们的目标,每个人的智慧都会向着这个成功努力,你呢?”关宏峰审视着钟伟伦的眼神,“Warren,你要成为的不是一只狙击枪而是一匹头狼,你要做的不是俯首帖耳而是让自己更强大,不受控制。”

       钟伟伦接受了关宏峰的洗脑,他慢慢的放开关宏峰,关宏峰坐起来,“有些事不要相信听到的,要亲眼看到,边境署突发心脏病的官员,前天铜锣湾车祸植物人的高级督察,怎么最近出事的都是警务人员?”

       钟伟伦看着关宏峰,“你觉得有问题?”

       关宏峰确定钟伟伦不知情,他不是冉教授执行这类人物的爪牙,钟伟伦一旦有半点差池冉卫国必然会要了他的命,冉教授会一步步的将他拉向深渊,而要取得冉教授最后的信任必然是杀掉自己,关宏峰对此心知肚明,走到那一步自己就真的救不回他了。

       “Warren,你我之间没有任何利益,我们是朋友,你不要忘记。”

       钟伟伦慢慢的拥住关宏峰,将他按在自己的怀里,“Jamie,和我交往吧,我知道你是真心为我好。”

       关宏峰在这一刹那满脑子都想的是韩彬,自己早晨的那些行为他不会是觉得自己要报恩吧?那些原始的快乐一下子就凝滞了。忽而又解脱,自己怀疑了他那么久,如果他怀疑自己也理所应该。

评论(55)
热度(107)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