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彬峰】白夜小剧场(第三部)·白衣如雪

19 爱是无计可施

       本来让韩彬无法忍受的时间因为关宏峰的一首歌戛然而止,之后就风清月明、十里锦绣,要拼命掩饰才不让开心的波纹扩展到脸上,只能手指撑在眉骨的位置保持淡定,韩彬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不由得想起母亲曾经和自己说过的一段话:彬儿,婚姻是选择,爱情是不顾一切。如果你一直这么理智冷静的和人交往,你是韩家最了不起的继承人却是你自己人生的失败者。

       很多年来,韩彬一直觉得可能自己的人格有很大的缺陷或者成长的某个节点出了问题,这个世界似乎和自己毫无关联,没有任何贴心贴肉的关联,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就要留下些痕迹,仅此而已。

       一直纳闷母亲怎么会嫁给父亲,一个是魔王一个是公主,虽然父亲非常疼爱自己的母亲,可总觉得他们说不到一起。以至于每每看到坐在钢琴前磕磕绊绊给自己母亲弹曲子的父亲就想笑。后来忍不住问母亲是不是被父亲绑到古堡结的婚,母亲有点儿无奈的看着自己上智近妖的儿子说,‘爱是不能为没有真正遇到的人理解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的遇到爱情,我和你爸爸是世界上最幸运的那一类人。’好吧,韩彬这么多年都觉得母亲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她的话只是父亲的童话并不适合自己。而自从自己见到关宏峰的那一刻起,童话降临——世界一下子就不同了,一切分为和关宏峰相关的以及和关宏峰无关的,自己会奋不顾身、更会小心翼翼。

       看到关宏峰边唱边跳的样子就像中邪了似的将目光追着不放甚至想做出些非常不得体的事情来,自己很晚熟吗?

       “这个小家伙很靓仔啊,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正好一会儿我有个party可以带上他。”身边一位‘金主’促狭的在韩彬的耳边低声说。韩彬侧头看看他,心里慢慢的感叹了一句,太平日子过够了你就动他一下试试。

       回头的时候这帮年轻人已经鞠躬下场了,连同伴舞和串唱的一大群人花花绿绿的把素雅打扮的关宏峰给淹没在夜色的暗影里,韩彬回头看了一眼在外围站着的阿猜,阿猜马上会意去找关宏峰。

       果然关宏峰并没有要停留的意思,简单的卸了妆就准备坐大巴车回宿舍了,看到阿猜露出和善又欢喜的笑容点了点头。

       “少先生...”这句话引起了周围同样卸妆的人的关注。关宏峰站起来拉他走到一处景观植物处,“这些天多亏韩先生和一家人照顾我,只是我不能依赖你们活下去,不能为你们做什么...”关宏峰惭愧的笑了一下,“改天我会亲自向韩先生道谢。”

       阿猜绝望的看着关宏峰,正孤注一掷的想把他扛起来先放到车里再说,却见韩彬款步走了过来,关宏峰随着阿猜的目光回头,看见韩彬反而不好意思面对他,在自己不能和他比肩之前不会再靠近他了。

      韩彬走过来,“不能当面向你道个歉总觉得心里不安。”

       关宏峰想起那天晚上的事,脸一下子涨起来,“是我该向你道歉...总之,谢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

       韩彬颔首微笑,“你我之间不必客气,我也怕我今后不能照顾你,我约了靖恺吃饭,希望到时你也能去,我想他有能力照顾你。”

       关宏峰忘记了恼人的回忆,关注点一下子投射到韩彬的这几句话上,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又不算破绽不好追问。韩彬完全收敛起他刀锋般锐利的霸气和那种养尊处优的贵气,拍了拍关宏峰的手臂露出一丝难解的笑容错身而去。关宏峰将话生生的压住。盲灿的案子很快就可以结案,他就可以脱身了,不要节外生枝,这首《世间始终你好》是要回他的手札日记,也许以后都不能写给他了。

       香港的夜色极美,这里的错身别离在悠然的夜色中显得微尘般渺小,一生般宿命。

       阿猜手疾眼快的扶了韩彬一把,“先生。”关宏峰听到韩彬极其隐忍的‘嘶’了一声。

       “韩先生,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关宏峰的腿已经先于脑子奔向了韩彬紧张的抓住他的手臂,韩彬的脸色白了一下,目光尽量不去触碰关宏峰的手,可是关宏峰却缓缓的翻转了抓住韩彬手臂的手,满手的血,以至于他登时脸色苍白,倒退了一步。

       “韩先生?!”

       阿猜当时心都差点儿从胸口跳出来,他妈的是谁跟老板动粗吗?不过能伤到老板的人有几个呢?这个念头一转,阿猜就差点当场跪下,老板大概是疯了。

      “老板,您的伤不应该来的。”

      关宏峰脸色煞白的看向阿猜,“猜哥,怎么回事?”阿猜却怯怯的看向韩彬,韩彬笑着看着关宏峰,“多亏我来了,不然错过你。”

      “你的伤怎么回事?”

      “没关系,只是一点儿小伤。”

      “你还想瞒我?”

       “先生,应该是伤口崩裂了,我们还是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阿猜急急忙忙的插话,关宏峰扯下自己的围巾包在韩彬的伤口处,“我陪你去医院。”

        接下来就顺畅多了,DR.Gabriel的诊所作为香港著名的私人诊所,在香港的医疗布局中占有一席之地,主人Gabriel是韩彬的老友,毕业于世界级医科名校。虽然表面上在专业领域拔得头筹,其实是个喜欢和韩彬一起烈马长歌、出入生死的家伙,急三火四的将韩彬送到了诊疗室查看韩彬的伤口,“拍个脑CT吧。”

       “哦?受伤让我的脾气变好了?”韩彬靠在椅子上,态度潦草的说了一句,“最好给我倒杯酒取悦一下我。”

       Gabriel吹了一声口哨,“骗人也会紧张哦?”一边说一边处理韩彬胳膊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做戏也不用这么真吧?你倒没把自己的大动脉割断。追仔追到这个程度,我怀疑你脑子出问题了,怎么?江郎才尽啊?我记得你一向所向披靡的。”

       “别给我穿帮了,我就算才尽,杀人的法子总记得几个。”韩彬面对老友恶趣味的无麻药缝针虽然态度淡然脸色却也煞白起来,额头沁满了冷汗。

       “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要不要在香港再做下去?”

       Gabriel投降,专心处理好了伤口,韩彬将衣服穿好,轻轻活动了一下受伤这边的手臂,转身向外走,Gabriel又贱嘴的说了一句,“喂!你恋童啊?”一柄手术刀定在了他的座椅靠背上,Gabriel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戳中啦。”

       关宏峰在外面焦躁的等着结果,担心到发疯,刚才摸到鲜血的那一刻有瞬间的崩溃,那种要呕出一口血的体悟让关宏峰心惊韩彬在自己心里的地位。在犯罪里任何一个行为都能从他过去的行为或者意识流里找到对应点,那么在对韩彬的感情里呢?关宏峰找不到点,找不到镜像,那是一片温暖而安静的感觉,这种感觉稳定而源源不断。

      韩彬出来的时候关宏峰迎上去,看着韩彬略显苍白的脸色,忍不住眼圈又红了,韩彬撩了下他的下巴,“乖,没事。”关宏峰将目光投向医生,DR.Gabriel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伤口很深已经进行了缝合,应该没有大问题,只是手臂属于频繁活动部位容易崩裂,以后要小心哦。”

      关宏峰点点头扶住韩彬的手臂,韩彬执起他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他手背上的伤口,“DR.Gabriel麻烦你帮我朋友看看他的伤口,应该已经愈合了。”

      关宏峰迅速给出了答案,“没事,我已经自己拆掉缝线,伤口愈合的很好,不必担心。”

       “oh my god!白璧微瑕喽,快过来我看看。”DR.Gabriel一副济世救人的态度拉着关宏峰的手,唠唠叨叨的说,“啧啧,多漂亮的手...”话音未落,人已经跟着椅子到了门外,而关宏峰的手已经在韩彬的手里,关宏峰再次见识了韩彬的火气。

       “我只是受了伤又不是死了。”韩彬拉起关宏峰的手迈步向外走,关宏峰回头看这位可敬的医生鬼哭狼嚎的在漂亮女护士的帮助下从地上起来,而始作俑者毫无觉悟,拉着自己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明亮的灯光在他身上打出耀眼的锋芒,香港的夜色很美,世界很大,没什么好怕的。

       坐在车里韩彬吩咐,“今晚去半山。”阿猜回头应了一声。半山是韩彬独处时候会去的地方,包括堤叔和芬姨都不轻易去打搅。

       半山别墅的环境更加清幽透着一股子深沉的贵气,显然这里有人打理没人打搅,阿猜将二人送到这里就识相的离开了。

       这里比大宅要小些,大宅前后几进相连。这里独处幽境看上去清雅矜贵,完全被葱郁的植被覆盖,呼吸吐纳让人觉得心肺舒张。夜晚并未使其情致少减,反而给人一种幻境般的玄密之色。

       夜晚一切朦胧隔纱,仍旧能从花园庭院错落的植被覆盖看出主人的雅骨,乔木、灌木、爬藤、花卉等植物的布局简直到了艺术的程度,‘移竹当窗’、‘蔷薇扶壁’、‘紫藤盘角’,甬路按照古法铺就,素淡的黑檀骨灯古拙的散落于各处,在竹荫树影芭蕉毗邻之处有造型雅致古朴的佛像静静的伫立,凉廊是开放的,完全被植物覆盖,独得一股子山水田园的禅意,凉廊正对着群山森翠,在香港这寸土寸金之地可谓世外桃源了。

       韩彬等关宏峰对半山的这处宅子做出了一个大致的判断之后觉得他应该满意,浅浅的伸出手,关宏峰轻轻的将手放在他的手里,进入了这片世外桃源。

       两个人坐在凉廊的软塌上,关宏峰坐到韩彬身边,轻轻抚摸他的手臂。“我能看看吗?”韩彬点点头,关宏峰小心翼翼的解开韩彬衬衫袖扣,将衣袖折上去,韩彬受伤的部位肿胀了起来,这两天应该是最疼的时候。

       “这两天能不能推掉应酬专心养伤?”

       “不行,这几天有很重要的事要参加。”

      关宏峰点点头,“先不要沾水也不要喝酒。”

      韩彬笑着搔了搔关宏峰的耳廓,关宏峰知道这也做不到,鼓了鼓腮帮子,韩彬哑然失笑,低头看了看他的脸,“要不要摆个塔罗牌给我算算运势?说了我有自保的能力,这次是我太心急了。”

       “我回到宿舍是目前最好的状况,刚出了这么大的事,冉教授绝对不会再次出手,杀一个人总要多费些心思,前几次是因为锦年太心急了,心急不得善法,冉教授一定会再做权衡,至于锦年,起码有Warren在中间制衡,我暂时无虞,你可以放心。”

       韩彬笑着伸开腿靠在软塌的靠枕上,伸开手臂的时候‘啊’了一声,关宏峰赶忙扶住他的手臂,“很疼?我会好好照顾你。”

       韩彬一挑眉笑涔涔的看着他,“不胜感激。”

评论(60)
热度(128)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