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3 魔鬼的束缚(3) 

       周巡坐在自己车上平复了平复心神,对着后视镜打扮了打扮自己,把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头发上优美的小弧度撩了撩,拿起副驾驶上的一朵大向日葵花,一身在案子上到现在都没来得及换的衣服,颇有些好莱坞英雄主义电影男一号的调调儿。

       关宏峰给周巡开门,迎面是周巡那不怀好意的笑容,这是关宏峰私下给他定的义,从前周巡都是三青子的、温顺的、撒娇的、可爱的、要么就是赖皮赖脸的笑容。现在明显变了。

       “老关。”周巡毫不客气挤进门来,把手里的向日葵塞给关宏峰,关宏峰不明所以的瞧着他。

       “拿着呀,多好看哪,跟大煎饼似的。”

        关宏峰不知道周巡给自己买一‘大煎饼’意欲何为,看着周巡扭着动作些微大点儿就是秧歌的身段,心下狐疑,只能静观其变。

       “老关,给我做好吃的了吧,不过我得先洗个澡,给我找身衣服穿。”

       关宏峰觉得周巡还是有变化,以前根本就不这么客气,他有一套理论依据‘要想学得会得跟着师傅睡’,一点儿都不在乎旁边两个毒眼看他的姑娘,之后就将他换洗的衣物搬到关宏峰家里一些,每逢两人休息肯定上门,之后就像家里来了个爹,你得有的没的伺候他。

       关宏峰还没说话,周巡已经从兜里掏出一块糖放到嘴里,走到冰箱前拿出几罐啤酒搂着,又拿出一包熟食抱着,弯腰又仔细看了一遍,又拿出一盒牛奶对着嘴喝了一大口。关上冰箱。抱着一堆东西在鱼缸前蹭了蹭。

       关宏峰给他拿来一套睡衣,却不料周巡已经坐到了餐桌前。

       “老关快来吃饭,我都饿死了。”

        关宏峰坐过去陪着周巡吃饭。

       “怎么样?”关宏峰揣测周巡的意图。

        “嗯?好吃。”周巡赶忙点头,见关宏峰目光不善的瞅着他,赶忙回答,“小周和赵茜整理咱们自己的东西呢,剩下应景儿的都差不多弄完了。”

       “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你也算帮凶。”

       “从他妈2.13哪一天好过过?”周巡一边喝酒一边嘚嘚,“老关,咱俩都多长时间没这么一块儿了?”

       关宏峰低头不语,周巡把自己喝剩一半的啤酒推给关宏峰,自己又开了一罐,“陪我喝点儿吧。”

       关宏峰拿过半罐啤酒,两个人碰了一下。

       “有时候真想快点儿退休...”周巡的声音伸了个懒腰,“得赶上延迟...”

       “我们这样的人,除了干这一行还能干什么?”说到这儿关宏峰顿了一下,“应该是我这样的人。”

       “诶?老关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带我出任务吗?”

       关宏峰瞧着周巡,“ 你掉粪坑里那回?”

       “ 我哪回掉粪坑里了?”

       “在小刘庄那次你骑着猪不就掉粪坑里了。”

       “老关你这样我生气了啊,那哪是第一回?再说那回我是从房上掉下来了,掉猪身上了,不过多亏这猪了,记得我死拽着那强奸犯没撒手不?那孙子脑袋瓜子扎粪坑里出来吐了三天。”

       关宏峰无声的笑了,“你知道当时我多讨厌你,用水管子冲了你十分钟你还臭气熏天的,躲你躲不开,坐我旁边还觉得自己特别委屈,嘉茵当时都崩溃了差点一枪崩了你。”

       周巡‘dundundun’灌了半罐啤酒下去,又啃猪头肉,“我气死她!”说着掏出烟冲关宏峰眨巴眨巴眼睛,关宏峰点点头。周巡的快乐又升了一级。

       其实,那不算是关宏峰第一次带周巡出任务,大概排在前五吧,当时把嘉茵气哭了,仗着关宏峰宠她发了好一阵子的脾气。“你什么人都往家捡,这就是个四级精神病,谁都不要就你要!”偏偏周巡就没个眼力见儿,被关宏峰冲干净了,又换了身老乡家的旧衣服就臊眉耷眼儿的坐关宏峰跟前,嘉茵更加气急败坏,开着车差点儿把他从车里甩出去。玲玲用关宏峰的警服罩在头上,在后座笑的直抖。往事嬉笑怒骂明艳鲜活。

       时光模糊不清起来,就像氤氲的灯光下不分彼此的温情时光,幸福的那么相似。周巡和关宏峰其实有说不完的话,十五年,就算后半辈子全剩下回忆,十五年也够用了,何况周巡从来都觉得关宏峰只属于长丰属于周巡,是天长地久的事。

       吃完了饭周巡去洗澡,关宏峰洗碗的时候就听见他快乐的口哨声,这个家已经好久都没有这么快活的声音了。

       周巡洗完了出来,重回他光彩照人的‘周英俊’模样,关宏峰已经把他的衣服都洗了挂了起来。回头瞧瞧他,虽然已经把电视调成了正常的状态还是不放心,所以关宏峰坐在桌前看书,周巡也逡巡到了书架前,一边擦头发一边踅摸。

      “老关,这《马拉马佐夫兄弟》比这个《艽野荒梦》好看。”

       关宏峰有点儿吃惊的抬起眼来看着周巡,不知道他是从哪个角度鉴赏的。“说来听听?”

       “这个《马拉马佐夫兄弟》吧拿起来看五分钟就能睡着,这个《艽野荒梦》不行,得看二十分钟才能睡着。”

       关宏峰看着周巡的‘学术脸’嘴角抽动了一下,“你还不走?”

       “我走哪儿去?”周巡说着拿着一本书一跃就躺到了床上,“我不睡客厅啊。”

       “我睡。”

       “那不行,除非你心里有鬼。”

       “你想知道什么就干脆直接问,省的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

       “哎呀困。”周巡伸了个懒腰,“睡吧,老关,熬鹰都不带我这样的。”

       “严良不是还熬着?”

       “那是啊,别人熬着的时候他睡的死过去了一般,乡下派出所惯了他一身臭毛病。”周巡说到这儿,在被窝里突然凑过来,“诶?老关,你挺喜欢严良啊?”

       关宏峰侧过头来瞧着周巡,避开他的眼神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书本上,胳膊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扣住,“诶,老关,过来说说话儿,干嘛呀我现在年八月的不来一回。”

       关宏峰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周巡已经把他从椅子上拉到了床上,一头栽到周巡的胸前,这放以前吓死周巡都不敢。

       “嘶,周巡我给你脸了是不是?”

       “怎么啦?以前你还给我讲睡前故事呢。”

       关宏峰坐起来厌恶的瞅了瞅周巡,“躲开。”周巡往里蹭了蹭。 

       关宏峰躺到床上,睡了半天仍旧觉得浑身酸疼好像脑子更加不清醒了。睡前故事,原来这小子一直把自己从前临睡前掰开了揉碎了给他分析的案情当睡前故事听,那时候对周巡的苦口婆心大概也是天地可鉴的。

      “刘长永那儿有什么发现吗?”

       “累不累啊?你脑子少想点儿事儿怕‘丢转儿’是吧?”周巡无可奈何的抱怨,“老关,这事儿刘长永少管,老婆孩子热炕头儿退休得了。”

       “你还真小看刘长永了,‘覆巢之下无完卵’,你拦不住。与其各自为政不如各尽其能。”关宏峰看似冷冰冰的说。

       周巡正过身子,目光凄徨的看着前方,“老关,是不是每个人在你心里只有价值没有别的?”

       “一个人没有价值了还有什么用?”

       夜一下子就黑了下来,灯光像两个人头上达摩克利斯之剑。

       “有一天我在某次任务里负伤了,也许瞎了也许残了也许成植物人了,是不是一切都结束了?”

       “一个人就算是死了都有价值,有的人会恨他一辈子,有的人会念他一辈子。”   

       周巡所有的凄徨一扫而空,望着关宏峰一如既往表情缺乏的脸露出笑容,“喂,你是不是什么情况下都说不出句好听的来?”关宏峰又瞥了他一眼,“十五年你都没习惯?”

       周巡不怀好意的笑着,“因为我不是所有情况下都知道啊,比如你抱着我哭。”关宏峰想起两个人码头上的一幕,强自镇定的看向别处,但是他放在嘴唇上的食指让周巡知道他的慌张。   

       周巡伸出手拿起关宏峰放在被子上的手,只觉得眼眶发酸,自己卑微,关宏峰卑微,每个人都卑微,这些卑微唯一值得尊重的就是卑微着却不放弃,被无形的手打得落花流水还要举起手里的长枪。

       关宏峰并未反抗周巡的动作,谁也不愿意寒冷的夜晚在空旷的大雪地里踽踽独行,万般无奈也希望奔向的是哪怕简陋的亮着灯火的小木屋,风雪夜简衣素食暖暖和和的坐在火炉前守着。

       周巡的手慢慢的沉了下去,关宏峰侧头看他,十五年他是终于长大了,那时候每天满长丰队的听他喊:

       关队,我又过敏了。

       关队,一会儿我干嘛去?你干嘛去?

       关队,我下班跟你走啊。

       关队,你吃饭了没?

       关队...

       关宏峰看着周巡已经比那时候老成十倍的脸,想着他更加老练了百倍的行事能力,终究是没看错他,谁也没变,怨只能怨苍天变了心。把手抽出来,将他的头扶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关宏峰知道他哪个姿势会打呼噜哪个姿势不会,哪个姿势睡醒了会肩膀疼,哪个姿势能睡的想死过去一样...

       关宏峰靠在床头,有些事也不那么偏执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还在想关灯的问题,这个周巡倒是省了麻烦。

        觉睡到一半关宏峰就怒了,他妈的这小子一点儿都没变,睡觉就像撒癔症一般,先是嗖一下子过来搂住关宏峰,差点儿把关宏峰勒死,脑袋顶在关宏峰的颈窝,好歹把他挣开,他又企图从关宏峰身上爬过去。折腾了关宏峰一身汗,坐起来嫌弃的看着他,这是个多没安全感的人,以前是逃避后来是担当,最终仍旧藏不住。

      关宏峰无奈侧躺着搂住周巡。

       周巡睡到半夜忽然痉挛了一下,又梦到抓人在一个大厦的边缘奔跑就快抓住的时候一脚踩空了,惊醒过来眼睛适应了一下灯光,肩头是谁?让周巡觉得喜乐平安、日日不早朝?是关宏峰。他凶你、吼你、给你脸色、挥斥方遒,最终他都会露出这样孩子气的睡颜,周巡不敢动,下巴轻轻的擦蹭关宏峰的头发,伸出手给他拢拢被子,头顶上的灯亮着,周巡用袖子挡住眼睛很快就睡了过去。

       长丰支队老大的周巡光芒万丈的带着他的顾问来上班,早晨的阳光那么可爱,照在长丰支队的各个办公室,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到岗,就像一个个收敛翅膀落下的天使,变成凡俗模样担负起人间的冷暖。

       严良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用滚轮瘦脸器轱辘着在走廊里晃荡,看见周巡露出匪里匪气的挑衅,“官僚,官僚加色情狂,长丰头号潜规则嫌疑人。”

      “赶紧自己辞职,麻利儿的,我还多活几年。”周巡脚步未停的给了他一句。

      “我得保护我的小顾问呢。”严良说着一把搂住关宏峰,“是不是小顾问。”

      “起开。”关宏峰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下。严良却赖皮赖脸的揽着关宏峰的肩膀,在他耳边轻语,“你肢体语言可挺关心我的,再说了怪想得慌的,来亲热亲热。”

       “死一边儿去,我说了请你吃饭,晚上可以去我家吃饭。”

      “不去。”严良一边拿瘦脸器轱辘脸一边拒绝。

       关宏峰倒是愣住了,严良嬉皮笑脸的说,“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记几,我这个人作风不正派,不像他们道德高尚,适可而止,我这个人注重实战,你确定你有准备?”

       关宏峰胳膊肘给了他一下,“事儿过去了你给我规矩点儿。”

       严良用瘦脸器在关宏峰脸上轱辘了两下,“到时候关宏宇再把我打死,我犯不上,我还是等你投怀送抱比较好。”

       高亚楠从身边经过,听见了两人的交谈,瞧着严良,严良拧着眉毛抖搂着腿瞧着高亚楠,“瞅啥呀?你都有老公了,咱俩一人一个,不打架啊。”

       “哼!”高亚楠白了他一眼,之后正色的对关宏峰说,“关队,你跟我来。”

评论(20)
热度(128)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