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魔鬼的束缚(2)

       关宏宇趁他哥睡着想了好多事,一定要把他从黑夜里救出去,关宏宇觉得自己一定有办法。阳光正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慵懒的日子将关宏宇困的如同牢笼,关宏宇所不知道的是,这个牢笼不单困着关宏宇更紧的困缚在关宏峰的心里。锅里的汤用小火煨着飘出一股子带着药香的浓郁味道。关宏宇虽然还不是什么居家必备之‘佳品’,但是已经知道用什么火候熬出汤精出来,关宏峰曾经笑着说,“将来可以伺候亚楠月子”。未来...关宏宇站在窗子前,现在不用忌惮窗边的投影,望着根本望不到风景的城市,望着钢筋水泥搭建的充满欲望的未来,关宏峰和关宏宇的未来在哪儿呢?

       关了火,关宏宇坐到床边,看见关宏峰正一头的汗,如果能把关宏峰的这些梦偷出来让他安眠就好了,或者能进到他的梦里去保护他,看了这么多心理医生,都是扯淡。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并不是骗人的,握住关宏峰的手,他就能慢慢的稳定下来,关宏宇苦笑,不过就这么点儿本事,平时是那么凶干嘛?

       “几点了?”关宏峰闭着眼睛呢喃。

       关宏宇露出温柔的表情,“早着呢,睡吧。”关宏峰的手从关宏宇的手里抽出来,饧着眼睛神乏力亏的撑起身子。“我睡了多长时间?”说着看了看表,“该死,咱们赶紧吃完饭,宏宇你得去崔虎那儿,周巡晚上过来。”

       “这孙子非得盯死咱们哥儿俩是吧?”关宏宇孩子气的蹦起来,“五条人命他妈的不差他一个。”话音儿还没落关宏峰就在他屁股上给了一下。下床去上了个厕所,洗手去了厨房,“你在家吃还是去崔虎那儿。”

       “你吃吧,你情人儿给你买的十全大补汤煲好了。赶紧吃胖了咱俩换岗啊,蹲监狱都不带这么整的。我去崔虎那儿,我们两个喝点儿。”

       关宏峰点点头,打开冰箱看看,“随便做点儿吃的吧。”关宏宇扬着下巴瞧着,“我不在家吃,你喝汤还做饭?”

       “周巡过来,给他做点儿吃的。”

       “我在家吃!”关宏宇嗷儿一嗓子吓了关宏峰一跳,回头瞅瞅他,“不是让你降一个调说话吗?”说完了接着准备食材,“别置气了,他现在也松了一口气,正好有机会来盯着我们俩个,小心了。”关宏峰说完了停了一下,“听话。”

       关宏宇气哼哼的换衣服,穿戴好了,骂骂咧咧的,“我早晚得跟猫似的长胡子,我得测测这些洞口都多大呀!我得钻的过去呀!”关宏峰瞅了瞅他,关宏宇密封的严严实实的给了关宏峰哥‘卫生眼’,之后就敏捷的离开了。

        长丰支队终于结束了‘人口普查’似的派出所状态,各路人马都各自归去,剩下的事情就是长丰支队自己的了。周巡喊了一天,就算是腹腔发声也差不多内力耗损过半,整个人灰突突的,脸上瘀伤虽然略微消肿,血印儿还在。

        严良叼着烟,虽然还是吊儿郎当的状态,其实精神是高度紧张的,他指着赵茜,“我说专家,这个不能这么分类,咱不是给领导写报告呢,咱得将来自己方便,这个别案步骤走,按线索走,推着线索走,将来好找好看。”赵茜将几个卷宗重新看看,又重新看看电脑页面,琢磨了一会儿,“我这样,这里加上索引,这儿用索引然后这边用超链接,这样就触类旁通了。”严良叼着烟看了看,“行,要不世界是你们的,世界是你们的,世界早晚是你们的呢。”

       周舒桐跑进来,“周队,李莉(色色)的遗体怎么办?”

       “好好儿的,让亚楠他们好好儿保存,队里出钱给买衣服,去找严良去,让他联系李莉家里。”周巡也点上一根烟,不然都要困的昏过去了,“等会儿,批个资金,他家属来认尸的路费和安葬费咱们出。”

       “喂呀呵,不看脸我都不认识了。”严良晃荡过来,抱了抱拳,“谢谢周队兰心蕙质善解人意。”

        周巡似笑非笑又态度和蔼的看着严良,好言好语的说,“严良你看你吧,啧!”周巡拍了严良肩膀一下,笑容也扩大了,“你看我以前觉得你吧...”。严良同样假笑着,“夸!来!可劲儿夸啊!您还别怕我骄傲,我这个人特别扛夸。”

       周巡凑到严良跟前,“严良同志在此次侦破行动中,有勇有谋,反应迅速,破案有功,特批准今天加班一天。”严良还没怎么样,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不快谢恩。”周巡近乎温柔了,继而大声的对着全队的人,“今天除了值班的,收拾收拾,全部都给我回家睡觉!”

        小汪凑过来,“这句是真的吧?”周巡给了他一下,“废什么话,还不快滚。”

      “得嘞您呐,我麻利儿滚,还得快点儿滚,我得赶在我能走之前到家,同志们!要是我明天没来,地铁上找我啊,一准儿睡地铁里了。”

      大家笑骂着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了,周巡伸了个懒腰,“哎呀,我这...我这浑身这个疼。”说着要走,严良一把扯住,“你给我收收你这官僚作风。”

      “诶?撒开小手儿,自己看看今天是不是该你值班。”周巡说完转过身露出‘跟我斗’的得意表情之后拧着胯向外走去,在严良看来周巡这个动作些微幅度大一点儿就和扭秧歌差不多了,但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夕阳漫天,关宏峰在家做好了饭,正靠在沙发上和韩彬通电话。

       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关宏峰一直笑着,且笑纹越来越明显。

        “你还没有想好要我怎么还你人情吗?”

        “已经想好了,关队将周末的时间交给我,不许任何人打扰。”

        “如果有案子我就不能答应你,如果没有...没问题。正好我请你吃饭。”

        “我的第二个人情,一切听我安排,关队不许有任何反对意见。”

        关宏峰轻笑出声,“和你这位合伙人谈条件我是不是要深思熟虑一下?”

        “反正我的要求在短期内是不会改变的。”韩彬的声音优雅里带点儿小无赖。

       “好,那就说定了。”

       关宏宇一边‘钻洞’一边怒发冲冠,冷帽都差点儿被顶飞了,心里把周巡骂了99999遍,如果以此番渡劫,周巡此刻大概能官升至玉皇大帝了。

       这条潜逃的‘旁门左道’也亏关宏峰能想出来,这他妈的是多考验人,就算007来了也得琢磨琢磨,说不定还得有个电脑鬼才在外面行动车里指挥:邦德左转有一个通风口半径0.3米四周有防尘网,注意你的头。但是关宏宇是不会骂他亲哥的,只能佩服他哥怎么能找到这么个奇葩的建筑设计,360°无死角的折磨自己,当然了弟弟如果不能拿来玩还有什么意思?

        好容易钻出来又飞檐走壁的从东侧的大玫瑰花上‘跑了个酷’终于落地。看看四下无人,关宏宇择路而去,所谓日思千遍自来梦中,就在关宏宇哼着小曲儿的时候,觉得后颈生风颇为不祥,只见周巡悄无声息的扑了过来,关宏宇浑身汗毛发乍,来不及想周巡这是适逢其会还是早有预谋,立即发足狂奔,周巡这次不声不响动作却无迟疑紧咬着关宏宇不放,关宏宇和周巡相处的次数不少,知道他是有名的‘周大喇叭’,抓贼不凭脚力靠吓唬,甭管你是人是鬼,他嗷一嗓子先吓你个灵魂出窍再行手段,这次却不然,两个人就像被静音了一样。周巡一个飞扑抓住关宏宇的脚腕,关宏宇摔了个瓷实,心里大骂周巡你给我等着!周巡这一扑阻止了关宏宇钻进人群的可能,关宏宇只能择小路逃逸,这正中了周巡的下怀,一路追至一个资金链断裂而工程停止的工地,杂草丛生、衰垣败瓦,因为两个人的脚步偶有扑啦啦的鸟走鼠窜之声,在已经陈暮的十分显得诡谲异常。

        “关宏宇,你给我站住!”

        ‘去你大爷的!’关宏宇腹诽。

        “关宏宇!不想让你哥坐牢你就站住!”周巡切中了关宏宇的痛处,关宏宇站住扭过头来对着周巡,“你敢动我哥,我不差你这一条人命。”

        周巡也站住和关宏宇对峙当下。天空呈现出融进了深蓝的紫色和暗红的橙色,关宏宇背对着光身上镀着一圈狠厉的颜色面容阴沉,周巡对着光,低哑的光线将周巡的面容描画的正义而可信。

       “关宏宇,你也别跟我装大尾巴鹰,我喝过的酒比你喝过的水还多两箱拉罐儿。”

       关宏宇看着他,还没想好怎么应对他。

       “我他妈的被你们耍这么长时间,你们还真是没羞没臊的,就不怕我发现。”

       关宏宇鼻子里哼了一声,浑身放松下来,掏出烟点上一根儿。“怎么着,手下败将?我要是想弄死你不等现在。”

       周巡也放松下来,同样掏出一根烟点上。“这么看你跟关宏峰真就没像的地方。”说着又看了看关宏宇,“真他妈一点儿都不像。”说完了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捋了一把头发,好像是十分恼火。

        关宏宇不说话只是静观其变,两个人靠在破工地儿的空心板垛上抽烟,忽然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下。周巡狠狠的指了指关宏宇,好像有一万句话却开不了口。

        半响周巡才说,“我他妈的宁可是我认错了都不愿意这是真的。”

        关宏宇的舌头蹭了蹭后槽牙,“你还挺多愁善感。”

       “以后该怎么着就怎么着,2.13...”周巡把烟扔在地上踩灭,长长的吐出一口烟,“我比你还冤。”

       关宏宇忽然有点儿理解周巡了,他跟自己何其相像,不能说不敢说藏得深爱着爱着就怨了。

       “你冤?我他妈的好好的快活日子全毁了,亚楠那儿大着肚子我不能管,我跟我哥人不人鬼不鬼的一天到晚,2.13我没杀人,现在他妈的我想杀人了。”

      周巡侧过头看着关宏宇,以前眼里只有老关,他这个弟弟三天两头的来,要么是因公被抓要么是因私泡妞,自己从来没在意过,只觉得这小子目光不善,谁成想有今天。

      “你懂个屁,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哥?你哥那是个人精,这里头到底是什么?我的羊死了,死了一窝,我得把凶手找回来。”

       关宏宇瞧着周巡,“你怀疑我哥?”

       “你没怀疑过?”

       关宏宇缄口不言,两个人同时沉思也同时有点儿悲伤。

        夕阳已经没下去了,两个人的剪影也模糊不清。‘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常被恶用,其实不是天地不仁慈,而是天地并无仁慈与否,他把万物当做献祭的刍狗一样,是供奉与他也受他恩养,绝无偏袒。生出是非的是万物自身的迷失不仁。

       周巡瞥了关宏宇一眼,“上哪儿啊?”

       “躲你。”

      “赶紧躲。”

       两个人一同走出工地,向两个方向去了。

评论(26)
热度(131)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