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彬峰】白夜小剧场·白衣如雪

谢谢老铁们的留言,爱你们。

8  予人玫瑰

        关宏峰并没有穿回昨天的衣服,一位女佣带他去了衣帽间,“少先生,这间是您的衣帽间,里面的衣服都是定做的,不知道合不合适,不过先生一向眼光很准哒,应急应该没问题。”

        关宏峰看着这间纯实木打造的衣帽间,原来衣服也有自己的房间,定做又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称呼您?”

      “叫我阿仕就好啦。”说着把空间留给关宏峰。

        关宏峰傻乎乎的对着这些柜子束手无策,就像《黑客帝国》的武器架,嗖嗖的就排到你面前。关宏峰只能选了看上去最朴素的一套衣服。

        出去仕姐等在外面着他去吃早餐。中途经过了韩彬的书房,上下两层的书房,像个小型图书馆。关宏峰心里别样的翻动了一下,韩彬你到底是谁?

        早餐被安排在一个和一间小型会客室相连的露台,露台下是漂亮的泳池。关宏峰看这个露台在房子的东南属于文昌位,果然这空中花园一般的露台装饰以向阳喜光的植物为主。错落有致格调高雅,这些滴翠的绿植用一株造型绮丽的日本枫调剂,立刻打破了呆板风致起来,这全木质的结构以及远处的风景以透视的方法构造出极美的画面。

        天蓝水碧,韩彬正在靠椅上看报纸,见关宏峰过来微笑着说,“私自觉得在这儿还不错。”关宏峰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坐到他对面。

        早餐中西结合,看来是不了解关宏峰的口味特别尝试准备的,这份细心,关宏峰没办法狠下心来。默默的吃饭一句话也不说,这倒让韩彬忍不住抬头看他,“看来这是我们的告别早餐。”

       “谢谢你。”关宏峰低头回答,“朏朏很好,每个人都很好。”

        “既然这样,那就好好的吃早餐,合胃口吗?”韩彬温和的顺应关宏峰的态度,“在这边还有别的朋友吗?”

        关宏峰点点头,韩彬微微一笑,“那就好,照顾好自己。”

        关宏峰抬头看韩彬,背后是优美的风景,他态度温文尔雅,笑容得体而深藏内敛,让人如沐春风,目光像藏着璀璨的星云,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这个人就这么悠然自处却散发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有这样的评价?

        “小东西这么认真看着我还是我身后的风景?”

        关宏峰的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赶忙低下头喝鸡粥,又拿起煎蛋西多士咬了一大口。

        “我中毒让你担心,我很抱歉,是我自己不小心。”韩彬态度闲适的随口聊家常。

        关宏峰被说中了心事更加沉默起来。当时知道韩彬中毒,那种担心超出了关宏峰的承受范围,毕竟他还没过20岁生日。现在自己已经暴露在了对方的视线下,任何和自己有交集的人都可能会不安全,自己实在是考虑不周。

         “冉卫国教授...”

         “我不想听!”关宏峰冲口而出,说完了才发现自己的语气太冲,咬了咬嘴唇,“我吃完了,要回去了,谢谢你。”

        韩彬仍旧一笑,“好,我送你。”关宏峰还未说话,韩彬已经温和的截断他,“这里叫不到计程车,我让阿猜送你。”

        关宏峰走到客厅的时候,差不多所有的人走在,阿堤叔站起来,“阿仔这么快就吃好了?”关宏峰一笑。一位有些年纪的女佣过来笑着说,“少先生,我是阿凤,不知道早餐合不合你胃口,你喜欢吃什么就告诉我,阿玉、仕姐、葵姐没什么本事做些可口的饭菜还是有信心哒,再说我们厨房还有大田哥什么都会做,你尽管吩咐就好了。”关宏峰略略鞠躬,“谢谢您的照顾。”接着转身对阿堤叔和芬姨说,“谢谢。”说着同样躬身致礼。

        阿猜站在门口,求助的看着阿堤叔,没有得到回应又看芬姨,芬姨恶颜恶气的瞧着,最后阿猜只能领着关宏峰走出了大宅。

        阿芬半响说了一句,“我从头到尾都没讲啊!”阿堤叔搔了搔头,“唉,天底下最难搞的人聚齐了。”阿芬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把M9手枪,卡啦’拉了一下保险,“绑在床上就好啦!说什么自然而然?搞什么?堤叔你也教教他,喘气都怕吓到这个细仔。”说着一路自言自语一路往二楼走,“花阿彬的钱像花自己的钱一样,随着性子为所欲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知道阿彬脑子里一天想什么,小妖怪什么好?根本就被阿彬吓的腮帮子都抖...”

        阿堤叔叹了一声,“唉...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的看了。”

        天还是那么好,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关宏峰坐在劳斯莱斯的后座一路无话,阿猜一路都在揣测发生了什么情况,心急如焚几次想开口又不知道说什么。关宏峰仍旧没让韩彬家那让人眼红劳斯莱斯停靠在宿舍附近,下车的时候向阿猜说谢谢就转身走了。

        到达宿舍的时候钟伟伦正急的抓耳挠腮,“Jamie!急死人啦,你不听电话的?”

        关宏峰一看手机没电了,“对不起。”

       “昨天急急忙忙的走什么事啊?”

        “没事啊,我去见锦年。”

        “要不要骗我啊,见锦年...”钟伟伦抱怨,“喂,你呀,看你一晚上就换了一身这么考究的衣服。”

        关宏峰看了钟伟伦一眼,略有所思的低下头,又似乎极力掩饰似的不想接续这个话题。钟伟伦却一把扯住关宏峰的胳膊。

        “喂!Jamie!你昨晚到底去干嘛?你是不是出去卖?”

         关宏峰脸色一变,转身走了出去。

        钟伟伦自悔失言,一时慌了神,“Jamie!Jamie!”关宏峰快步向前走不理他,钟伟伦急切的截住关宏峰扳住他的肩膀,“Jamie,sorry,我说错话,我是担心你。”

       “我不会因为钱做任何不好的事。”

       “Jamie,回大陆吧,别在香港了。”

        “Warren,我也不希望你为钱做不好的事。”关宏峰躲开钟伟伦的纠缠夺路而去。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个子的男人和他错肩而过,错身的一瞬间关宏峰愣住了,再回头看,那个男人已经走远了。

        关宏峰略加思索就快速向停车场走去,满场的车快速辨识了一下就走到一辆黑颜色车跟前,先警惕的四下看看。接着开始大略的检查车子的状况,没什么不妥。还想再细看注意到那个高个子的男人回来了,赶忙闪到一边。那男人上车离开,在转角的地方扔出了那个餐盒。

        关宏峰走过去捡起餐盒闻了闻,把餐盒扔掉。

        一时间觉得天旋地转,脸色苍白的关宏峰慢慢走到一个避人的角落,脱力似的坐下。坐了一会儿觉得不对劲,从口袋里摸出一小袋白色的东西。关宏峰大吃一惊,这是——毒品。心跳的手都抖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站起身来找到一个没有人注意到的下水口将粉末都进去,会场的用水量极大很快就带走了这些粉末,将小塑胶袋烧掉,一切都没了痕迹。

        才做完这些就接到集合的电话,集合的时候有‘师兄’过来讲了大会的纪律和注意事项,为了配合九龙缉毒组的清查活动对所有的工作人员进行违禁品临检,宿舍内务、工作箱,身上...结果是全部工作人员都自律自清,总务长出来总结:所有年轻人的表现非常出色,是未来刑侦的希望和精英。关宏峰和大家一起鼓掌。

        工作还是要接着做,现在开始下发工作安置表,明晃晃的贴在宿舍的招示栏,关宏峰看了一遍就记住了所有自己的日程,听着住宿舍的孩子们的相互之间抱怨或者羡慕的谈论着彼此的日程,关宏峰躲开人流。

       “廖先生,您好,我是Jamie关。”

       “Jamie我正去会场,什么事?”

        关宏峰清晰的说出了自己的日程安排,然后轻声的问,“廖先生和您的时间相符吗?”

       “等下我看看备忘...”廖靖恺同样淡定的回答,“全部都相符。Jamie,你在哪儿?方便见面吗?”

       “马上有一个meeting,我们会见面。”

        关宏峰撂下电话去换衣服。黑色的西装笔挺漂亮,定制的款子,肩肘位置设计的非常舒适,领带还保持着韩彬帮自己打好的样子,不会出糗了。整理衣领的时候,耳后、脸颊涌起那种麻酥酥的感觉,那是韩彬的手指触碰和呼吸扑洒过来的感觉,闭上眼睛平复自己的情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安全距离,是因为韩彬破坏了这种安全距离才产生这样的感觉吗?尤其是男人跟男人之间。

        自己曾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冉教授的事情,韩彬的出现简直想汪洋大海里的灯塔,今天早晨他想和自己说这些事,自己那么粗暴的打断他...像韩彬这样气质孤傲,应该是个思想和行为都有洁癖的人,自己早晨的态度足以激怒他,这样最好了。

        关宏峰甩开所有这些念头,在镜子里端详自己的样子之后大步走向以前轻易都轮不上自己的meeting。

       廖靖恺先生和关宏峰在会场相遇。

       “小朋友。”

        “廖先生,不知道哪一天我就可能从这儿离开或者...”关宏峰腼腆的笑着看着廖靖恺,廖靖恺目光爱怜的看着关宏峰,拍拍他的肩膀,“怕不怕?”关宏峰有些脸红的点点头,“是不是我做错了?”

       廖靖恺目光深邃的叹了口气,“这个世界是不分对错的,看每个人的选择。”

       一个19岁的大孩子可能还不能完全理解这句是非不分明的话,睁着一对水润柔和的眸子看着对方。

       “Jamie,你别住在宿舍了,住我家。”

       “那怎么行?”

       “没关系的,我自己住,你住过来也安全。”

        “谢谢您,没有我一切都不会发生。”

         “怎么会呢傻孩子,当初的参与者死伤剩余无几,还算保全的是顾问,顾问组十几个人,调职的调职,出国的出国,剩下我们几个都是做外围协调顾问的才保全了吧。”廖靖恺揽着关宏峰的肩膀两个人躲开大众的视线。

        “廖先生,事情一定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您一直怀疑一定也有您的原因,只是现在面目不清,我想我是很难脱身了,我还是希望不要影响到您。”

        廖靖恺苦涩的一笑,“傻孩子,你是初生朝阳我就是日暮西沉啊,我也有正义之心哒。只是像你这么个小朋友就敢只身来香港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查案子,还有人就怕你查,你这小东西真了不起啊?”

        关宏峰的脸又红了,“本来我只是来找人,现在我知道不是那样,我不过是个棋子罢了,错走一步,不知道哪方受损,红方、黑方还是下筹码的人。”

        廖靖恺吃惊的看着关宏峰,看了半响才出声,“哇,你这个小鬼头,我一直还在猜你,在查你,虽然喜欢你还是信不过你,现在我发现你真是个宝藏啊,我们两个正式成为正义联盟怎么样?”说着廖靖恺伸出手,关宏峰不好意思的笑着伸出手和廖靖恺握了握。

        两个人说完了话一起去现场,正往里走着在通道遇到韩彬,永远是雅人深致之姿,蓦然相遇,关宏峰一下子慌张的差点转头去趴到墙上,这种紧张情绪倒让廖靖恺吓一跳,不过忙着和韩彬打招呼,“韩先生,您今天是特别嘉宾啊,听说请了好几次才给面子。”韩彬谦和一笑,“众口铄金啊。”

        “Jamie,你不是紧张韩先生吗?现在要不要当面问候一下。”廖靖恺拉着关宏峰问,关宏峰摇摇头看别处。

        两位‘大佬’一同进了会场,廖靖恺纳闷的嘀咕,“小孩子爱娇哦?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就不开心了。”

       “不想见我吧,搞得我也很紧张啊,不知道从哪个门进来才好。”韩彬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圆融得体的商人。

        关宏峰靠在墙上用头轻轻的撞,怎么办?

评论(28)
热度(146)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