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彬峰】白夜小剧场·白衣如雪

        这个文可能很多人不喜欢,私信里我也都解释了,我还是先写完,再次预警,此文三观不正,文风扯淡,就是这个调调。我知道很多姑娘觉得不舒适是因为两个主角性格和原剧不符,觉得有低劣描写之嫌,很出戏。我也是删了写写了删,现在就再写三章,看情况吧。

6 夜凉如水

        关宏峰在大会期间实在是得到了好几位‘大人物’的青睐,他们都钦点过关宏峰做在会议期间的助手,其中香港某重案组的刑事顾问是关宏峰最想为其做助手的,最终都未能达成。关宏峰心下一直存疑,看到最终成为这些人助手的同事,他们在关宏峰面前表现出洋洋自得的轻蔑:大陆仔,不要削尖了脑袋往上爬了,在香港人品和教养才重要。

        关宏峰年纪虽然不大对这些倒是看的很淡,自己之所以努力想成为这些人的助手无疑为的是卷宗——关于冉教授的卷宗。让他觉得不解的绝不是他们讥讽的言辞而是为什么会有人从中作梗,从中作梗绝不是这些孩子们可以办到的。

        德国的尤里安博士耿直的揭露了这一点,他在一次会议的间隙遇到关宏峰,“哦,你好吗孩子?我真是很遗憾,我几次要求你做我的助手,最后却是这个家伙。”尤里安指了指身边的一个关宏峰的同事耸了耸肩,“他不能带给我灵感。”

        关宏峰对此也表示遗憾,不由的一喜一悲。这样做其实也暴露了对方的目的,足见自己的怀疑绝不是空穴来风,从中阻挠的是谁?江教授是自己来香港的一手承办者,关宏峰不相信是他。再往下……关宏峰不让自己想。现在棘手的问题是自己一旦暴露在对方面前,再往下查就毫无希望,无法掌握资源,无法看到卷宗,没有任何刑侦辅助手段,靠的只是蛛丝马迹的关联。

        本来香港重案组的刑事高级顾问廖靖恺先生几次和自己谈暂时做他助手的事情,这是关宏峰求之不得的,来这里之后除了Warren,让关宏峰觉得人情温暖的就是廖先生,只有几次接触,却和他相谈甚欢,彼此相见恨晚。廖先生总给人一股如沐春风的亲切之感。

        在香港的每一天,关宏峰都不好过。这实在是超出了一个二十岁孩子的应付范围。今天是大家都盼着的枪械展示会,每个男孩子都喜欢这样的活动,可惜钟伟伦被派去,关宏峰被另行安排去做9号会议厅的内务。

        钟伟伦心疼的拍拍关宏峰的头,“我会努力把所有的枪械都记下来,争取多那些资料给你看。”

        关宏峰笑着点点头,“悄悄的,不要被人发现了。”

         “放心吧。”

        事实上是关宏峰还是有些小运气的,在做内务的时候忽然被调去枪械厅做服务生,哈哈!关宏峰换了衣服脚步轻快的赶了去,钟伟伦他们正在整队点名,关宏峰从跟前经过对钟伟伦吐了下舌头眨了眨眼睛,钟伟伦因为在队伍里努力忍着不笑。

        枪械展示厅的气派真是太棒了,虽然关宏峰没有钟伟伦的运气可以陪同在各产商跟前为他们的介绍做展示,起码可以端着饮品进去做服务生。

        钟伟伦人高马大又帅气,关宏峰看见他的时候他正穿着飞虎队的衣服拿着一挺轻机枪做造型展示,看见关宏峰得意洋洋的挤了挤眼睛,关宏峰笑着比了大拇指。

        去供应站取饮品,一个工作人员说,“那边要 Americano。”关宏峰随着他指的方向一看是廖靖恺先生,果然是他。关宏峰会心一笑,不由的说,“不要水加冰。”供给站的‘茶先生’嘀咕了一句,“好美式。”就随手把咖啡放到了关宏峰的托盘里,所有服务生都忙的不可开交也顾不得那么多,关宏峰赶忙端了过去。

        廖靖恺正和一个枪械专家讨论回头看见关宏峰,露出欣喜的笑容,“小靓仔。”关宏峰腼腆的笑了,“您的咖啡。”

        廖靖恺刚想拿,却不料被一只手按住了咖啡纸杯,随手拿了起来,“枪型倒是有了些改进,设计的人一定是每天喝着咖啡听着音乐设计的这么婉约的弹夹,实战起来换个弹夹头基本上就被爆头了。”说话的人看来是绝对的行家,关宏峰听声音就知道是韩彬。

        廖靖恺笑着调侃,“你也喝的下这么平民的咖啡?”

        韩彬笑着喝了一口,“这不是我们的校园饮品吗?”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廖靖恺拿起一杯果汁,关宏峰拿给他另一杯,“这个是蓝莓的。”

        廖靖恺爱喜的笑着说,“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看了你写的《方法与细节》你这个小天才实在是应该作为参会人而不是服务生。”说着廖靖恺对韩彬说,“你们两个倒是很像,都属于天赋过人。你应该也看看他写的那些论文,真的非常棒。我一直要留他在我身边。”说到这儿廖靖恺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转而笑着拍了拍关宏峰的肩膀,“小朋友自己的前程才最重要,每个做刑侦的人越出色遇到的疑案就越多,解不开的谜题就越多,等你真正做了这行就知道了,不要急于一时。”

       关宏峰温顺的点点头,“谢谢廖先生。”说完对着韩彬点了下头,转身离开了。

        韩彬挑了挑眉毛,“你倒是爱才。”廖靖恺低声叹了口气,“污泥浊水道貌岸然,难得这样的清风。你比我清楚,倒是你隔岸观火,洞若神明。”

        韩彬一笑,“我不过是个生意人...”说着皱了下眉头似乎身体不适,“失陪。”

        关宏峰忙忙碌碌了一上午,又要留下来打扫会场,等一切完毕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

        钟伟伦一直帮忙,两个人把最后一袋垃圾扔到了垃圾车上,看垃圾车走远,钟伟伦才摸摸关宏峰的头发,“很累吧,今天不要去见工了。”

        “你不是已经打过招呼了吗?没关系哒。”

        俩个人冲了凉又换了衣服,一起去见工。

        关宏峰从来没上过游艇,也无法将游艇的真实空间在头脑里描绘出来,等到了码头上了游艇才知道双层游艇和一个实体的club没有区别反而更加别致。

        见工的主管是个高个子的女士,眉目冷冷的,说话声音沙哑,看着关宏峰的时候让关宏峰觉得没处躲没处藏的,她勾着关宏峰的下巴左右看了看,“阿伦,你是从哪儿搞到的这个小baby?”

        “喂!”钟伟伦打掉她的手,“他不卖的,他吃素的。”

        “吃素也好啊,勾出火来才有市啊。”

         钟伟伦又凶了她一句,“这就是说你同意了,他是我的人,你给我罩着他。”这位女士扫了钟伟伦一眼,“多事。”

        钟伟伦带着关宏峰去换衣服,关宏峰低声说,“Warren,你对刚才那个姐姐太凶了吧?”

        “傻瓜,他是男的。”

        关宏峰噤声,一下子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世界,一定要小心谨慎才行。

        工作服很合适,英伦风格的白衬衫黑色烟管裤,黑色围裙,只有一点关宏峰有点儿接受不了,就是把头发扎起来还要别上一朵牡丹花,一半脸画上浓滟的妆容,粘着长长的假睫毛,关宏峰觉得这只眼睛都要瞎了,看东西隔着帘子一般,另一半没有化妆的脸上,在眉梢粘上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一下子活色生香两边对称了。关宏峰站起来才走了两步就撞倒了柱子上,逗得化妆师和另外几个服务生哈哈大笑,很出奇的是他们都非常喜欢关宏峰,一点儿都不嫌弃他是大陆仔,这不用通过语言或者行动而是通过人与人相处的那种善意就能感知的到。他们过来搂着关宏峰的肩膀,“baby,你搞什么?看不到柱子吗?”

        关宏峰手忙脚乱又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的头,“还好吧?这只眼睛不会看了。”

        “baby好可爱,一会儿会有臭屁男骚扰你啦,你不要在意,反正大家混饭吃嘛,只要不过分拿钱就好了。你不是gay对吧。”

        关宏峰不知道该说是还是不是,大家安慰他,“不要怕啦,我们也不是gay,混饭吃啦,我们会罩你。”

        关宏峰终于见识到了真正的游艇club,灯火辉煌、奢华格致,游艇开动夜风习习,时髦又让人心旷神怡。

        关宏峰还是没太掌握一只眼睛粘着假睫毛看东西,总要歪着头拿没有妆的这边对对焦才行,显得傻乎乎的又十分可爱。

       关宏峰很惊奇,这些gay长的都很不错,看上去文雅又高贵。从他们身边经过,很多人用英文小声谈论着金融、期货、国际贸易或者更高端的内容。其中一对叫了东西,关宏峰过去。

        因为他们两个在用英文交谈,关宏峰也就自然而然的用英文回答,这让他们俩个很吃惊,又用英文问关宏峰听得懂他们聊天的内容吗?关宏峰说你们在聊人存原理是时间简史里霍金先生的理论。

        他们两个的表情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其中高个子的掏出一张大钞塞给关宏峰,这把关宏峰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在‘菩萨兵’钟伟伦过来救驾,Jamie是新来的不懂规矩,还不快谢谢两位先生。关宏峰赶忙鞠躬致谢。

        走到一边小声问,这个是酒水钱吗?钟伟伦笑着将钱装到关宏峰的小口袋里,笨蛋,是给你的tips。

        这丰厚的tips让关宏峰再一次感受到了和大陆的不同,原来他们更加努力用心的工作是为了得到更多的tips。

        当然关宏峰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比如被男人捏屁股,当时关宏峰差点儿蹦起来,用那只没化妆的眼睛表达了十分的惊吓,带妆的那只眼睛实在太妩媚了。这把对方逗的哈哈大笑而没什么经验的大陆仔十分难堪。

        更加让关宏峰难堪的是脱衣舞,本来优雅的环境突然变换,也不知道DJ嚎了一嗓子什么,整个儿环境就变了,天昏地暗、光怪陆离。把关宏峰给吓得一时间差点夜盲症,一群壮男从四面八方钻了出来,有的跃到桌台上有的蹦到T台上,口哨声四起。这些壮男一边扭动一边脱衣服,那样大胆又带着十分挑逗的动作,肌肉贲张的冲击力,和客人之间毫无芥蒂的热吻,那些大额钞票被塞到了隐秘的部位或内裤的窄边儿。

        在这让人血脉贲张的画面里,一个穿着严谨制服的小服务生,目瞪口呆的夹着托盘仰头站在舞台桌边瞧着这些大胆的表演。

        口袋里手机的轻震把关宏峰从震惊里救出来,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竟然是廖靖恺先生,“Jamie,你在哪儿?有没有危险?”

        关宏峰立刻回答,“我在游艇上,没有发现可疑,廖先生出了什么事?”

       “还不知道,你还记得今天和我们说话的韩先生吗?”

       “记得,怎么了?”

        “他中毒被送到医院了。”

        关宏峰觉得血液凝滞,“廖先生觉得...觉得是...Americano?”

        “现在还不知道,韩先生为人低调,中毒的事不欲人知,我是通过其他途径知道的,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会和你保持联络。”

        关宏峰也急忙请廖靖恺先生同样注意安全,放下电话,关宏峰马上就会意了,急切的想见到韩彬,他不欲人知,其实是为了保全廖先生和自己,是谁?

       韩彬此刻正在山顶医院的私人病房里端着一杯冰酒看风景,一位胖老头坐在真皮沙发上喝茶,一位高个子的中年女士抱着肩膀抱怨,“也是几十岁的人了,什么样的人就至于这个搞法,阿堤叔年轻也是个风流人物,教教阿彬。”说着又转头对着两个敛容躬身的男人的其中一个暴打,“死人头啦,要你搞事情你搞的什么?”

       被打的是猜哥。阿猜被打的晕头转向,“芬姐,我们还没开始行动,先生说我们只要往池塘边放一块肉,那些缩头乌龟自然就会出来抢,少先生脑子极其聪明,只要他们一动他就会发现破绽,不需要我们把事情的真相摆到他面前,谁知道肉还没放,乌龟就出来了。”   

        “什么乌龟王八的,你!你!你!”阿芬有节奏的又给了他三巴掌,“要是阿彬有个闪失,我一颗雷炸了你祖坟。”

       韩彬声音淡而凉薄的截住他们的对话,“还真是做贼心虚。”说着看了一眼另一个男人,那个人就像一柄钢刀一般,见韩彬看他,直挺挺的跪在地上低头应声,“龙一办事不利。”

        韩彬看了他一眼。

       龙一声音冷硬态度却极其恭谨,“多亏老板算破天机,不然今天后果难测。”

       韩彬手指撩了一下,阿猜拉起龙一,龙一仍旧不敢抬眼看韩彬。

       韩彬一直一言不发,屋子静的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盲灿要抢市场?”韩彬忽然开口。

      “是。”

       “好,那就用他做引子让这些正经人跟他去抢吧,咱们也看看戏。阿猜,你知道怎么做。”

       阿猜看了韩彬片刻又看看阿堤叔,阿堤叔笑着点了点头,阿猜又想了想才恍然大悟的笑着说,“明白。”

       阿堤叔真名何凤堤,江湖绰号鬼陀,是跟着韩彬的父亲开拓墨西哥和迈阿密市场的开疆之臣,之后韩彬执掌大权他又随佐身边。阿堤叔放下茶盅咂了咂嘴,慢慢的说,“哎,中毒就躺下嘛,喝酒又不解毒。这么贵的药费,装装样子也要值回去。”

评论(64)
热度(140)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