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因为后四章是一次性成型的错字断句肯定特多,见谅,腰不行了,坚持不住改不了了,对付看吧。

二 教堂的审判64

       严良一夜未眠,随着案件的推移先前的所有设定都被推翻,但是一组警员作为自己的外围的设定却始终未变,这是对方没有想到的。随着关宏峰和周巡那一头所有案件的收网,给了他们沉重的打击也让他们恼羞成怒,当严良得知自己这边的运送活计没有被取消就已经知道,这是一趟不归路。通过外围刑警的跟进,已经可以确定色色的表妹被控制,所提供的所有情报都是为了使严良上钩,严良当然将计就计,严良也确定他们就是想将这些新进的少年和自己一同销毁,执行这个计划的是苏子佩,他一直隐藏的极好,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严良身后还有外围。

       天快亮了,严良把烟掐灭在地上,小汪揣着手靠在栏杆上。

       “小子,这一趟活儿不好干,怕不怕?”

       小汪笑嘻嘻的摇摇头。小汪以前不怎么喜欢严良,因为周巡不喜欢严良,通过这些天和严良一起行动,小汪还是不喜欢严良但是衷心的佩服严良,完全接纳了严良,觉得他身上同样流着和长丰一样的血,那是忠诚又坚毅的热血。

       严良到达指定地点,已经有一辆车在那儿停着,拉开车门,里面坐着7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他们见严良上车礼貌的打招呼,“叔叔好。”

        “嗯,好着呢。都系好安全带,叔叔带你们飙个车。”严良笑呵呵的说。孩子们都是从偏远地区搞来的,不明白什么叫飙车,但是仍旧觉得很兴奋,来到花花世界对年少的孩子尤其是这样穷人家的孩子来说是多么新奇的事情,只是他们和他们的父母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严良仰头看了看金色收尽的东方天边,光明总是在辉晟之前经历黎明的磨难,这是天象的自然被人赋予了独特的含义,严良开车上路了。

       离交货的码头越来越近,本来交货的地点是一个福利院,临时地点的改变是对严良的考验,严良不去得有人死严良去还是得有人死,但是他们知道严良一定会去,这里头牵涉着几十条人命。

       严良的电话既被对方监听当然也被自己人监听,所以对方给严良的指令,自己人也知道。

       4号岸,你到了会有船过来接你。

       严良老实的回答:知道了。

       4号岸已经荒废很久,观光的客船现在都停在新建的‘阳光码头’,4号岸那边都是出海的私人渔船偶尔扎堆出货,今天东风应该不会有船下海。

       小汪知道这个讯息后马上就带着人行动了,事先严良已经告诉小汪,他们肯定是将所有的人聚集在一处等严良一到来个‘崩爆米花’一锅炸,严良笑呵呵的夸,“要不说这帮孙子丧心病狂呢,他妈的临了临了非得玩儿个好莱坞的。”

       小汪着急的说,“咱们赶紧通知队里吧。”

       “通知是得通知啊,不过通知完了差不多也就暴露了,不知道他们还弄啥幺蛾子,大家都在案子上哪,都是脑袋挂裤腰带上呢,咱自己能顾自己别麻烦别人。”

       “你觉得他们会把炸点设在哪儿?

       “现在说不好,你们不是监听我电话呢嘛。”

       “到时候我给你们争取时间,他们不可能用定时爆炸,肯定是遥控爆炸,外围的人都机灵点儿。”

       “哥,苏子佩跟丢了。”小汪心虚的看着严良,“抓不住他的把柄啊,咱们人手太紧张了。”

      严良拍拍小汪的肩膀,“他跑不了,你放心。”

       严良的车子在国道上高速前行,地点确定了,前面一辆大货车有条不紊的开着,严良决定超车,刚错过车头,大货车躲了旁边的一辆农用车一下,一下子剐到了严良的车,好在大货车迅速摆头,严良狠命踩油门儿往前冲,才避过大货车因为摆动甩过来的车身。

       严良回头看孩子们,“没事儿吧?”孩子们吓坏了,但是都乖巧的摇头说没事儿。严良把车停在路边儿,大货车也停下。司机下来,“你会不会开车?”

      “哎呀呵,我这个暴脾气。”严良过来不由分说就揪住大货车司机的领子,“来来你看看,给你大爷车怼啥样?”说着扯着大货车司机去看肇事情况。

      “动手是吧?”大货车司机也不是好惹的。

       两个人你来我往谁也不让谁,大货车司机更是叫嚣,“早知道他妈的我就直接撞死你。我这车险赔完你还有富余。”

      “来来你撞死我!现在你撞死我!”严良和大货车司机撕扯着拉开车门,“来,你撞死我我看看。”

       大货车司机一看是一车孩子,顿时气焰不那么嚣张了。

       “咱有事儿好商量。”

      车上的孩子们小心翼翼的下来拉着严良,恳求他不要打架。

      严良这才抖了抖被拽的七扭八歪的衣服,“他妈的今天也就是我带着孩子们,不然不打你个王炸加春天!”

       严良看了看表,不知道时间怎么样?还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就要到指定地点了,严良看了看身后的孩子们,“害怕啦?没事儿啊,一会儿叔叔带你们到码头上,见过码头吗?”

      “没有,带我们坐船?”

      “我没做过船。”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严良笑着发动车子,“坐船好玩儿,一会儿我说什么,你们就照着做,听见吗?完事儿叔叔请你们吃好吃的。”

       “行!”

       严良假装在试车子的性能,开的不快,正这时候看见身后有救护车疾驰而来,这里离港口医院最近,出诊的应该都是码头这边的事,严良觉得事儿成了。

      不由得一踩油门儿赶往码头。

       果然,手机响了,“严哥,故障排除。”

       “有伤损吗?”

       “击毙一人,一人重伤。”

       严良回头对孩子们说,“安全带都扣好了没有?”

       “扣好了!”

       “扶住了。”

       车子几乎是飞到了码头,场面不大,外人根本看不出这里出了什么状况,几十艘插着小红旗的渔船泊在港汊子里,东风不出海这是历来的规矩,一辆拖船后面拖着一艘小型客船也停在不远的地方,看来已经被控制。

       严良将车上的孩子交给了自己人,“人呢?”

       “那边那个哨所岗哨里。”

       那边有个废弃的岗哨房子,严良飞快的跑过去,小汪蹲在门口,脸色煞白,手里拿着枪,严良揽住他肩膀,“什么情况?”

      小汪拿枪指了下屋里。屋里乱作一团,一股子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只见一个男的沉尸在地上,血还是鲜红的,胸部一枪,肩膀一枪,头部有击打伤,死透了。

       让严良觉得意外的是另一个人,是色色。也在血泊里躺着,严良过去,医生摇摇头,严良过去把色色托起来,“色色!色色!赶快救人哪!”

       严良看急救医生不是那么积极的抢救,不由的怒骂一句,“你们看她像坏人哪?”看色色的打扮的确不像好人,正这么说着,色色睁开眼睛,“哥...我妹...我妹叛变了。”

       严良点点头,“哥知道,没告诉你是怕你演不像。”

       “哥...”色色艰难的从怀里拿出个小东西,严良一看是未启动的爆炸控制器。现在沾满了鲜血。

       严良忽然觉得心里特别难受,伸手理了理色色的头发,“你这虎妞儿,哥带你去医院。”

       色色攥着严良的衣襟儿,“气儿都到这儿了,不去了。”色色的手虚弱的在胸口比了比。

       “哥,我又卖身子了...我不跟他...睡...他...不...不给我看这个。”色色的眼神看了看这个控制器。

        严良抱起色色,“走!咱去医院,现在多发达,咱重头儿来!”说着吼了一声在场的医生,“走啊!”

       光芒从孕育到辉晟总是经历一个黑白不甚分明的时期,现在阳光已经一纵而起,将这个哗啦哗啦的拍打着海浪的港湾照射的清新又充满了生气,海鸥鸣唱着划过天空,严良看见客船那边工程车到了,正在开启被封住的内仓门。

       色色的目光已经涣散,她大口的倒着气儿,“哥,你老婆...为啥...要跟你,你这好的人离婚……”

       严良站住了,一动不动,片刻回头来对身后的急救人员说,“以后救人上点儿心,人命关天哪。”

        小汪走过来,看着严良怀里的色色,嘴角还带着一抹微笑安然的离开了,不由得悲从中来,“我来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厮打,这姑娘中枪了,要不是她扯住那小子的腿,也许我就也中枪了。”

       “第一次杀人,害怕了吧?”

       小汪苦涩的笑了一下,“还成。”

       严良的手机震了一下,小汪接过色色,严良低声说,“带回队里,让高法医他们妥善安置。”

      严良拿出手机,是一条来自蒋瞳的短信:一个孩子,在青铜巷子901-A。

       严良在小汪耳边低声嘱咐了几句,小汪急惶惶的说,“我跟你去。”

       “放心,我心里有数。这边的情况你最熟悉,一会儿大队人马来了,你负责介绍情况,赶紧收尾。”

       周巡、关宏峰、高亚楠、赵茜等人站在支队的二楼走廊,看着楼下一辆辆运送嫌疑人的车子。

       周巡的耳朵上别着一支烟,双手撑着窗台目视着下面,“我操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长丰支队改旅行社了,这他妈的火爆的。”

       其余几个人相互看看,露出疲惫又欣慰的笑容。为了配合长丰支队行动,海港支队增员,小汪、赵馨诚、韩彬一同从车上下来,指挥着后续的车辆,韩彬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的窗子,关宏峰正凝神看着他,这么远却彼此心有灵犀的一笑。

       赵馨诚扯脖子喊,“老周啊,这回够你吹半辈子的了!”

        “气的你血压都上来了吧?!哎,你周大爷就是命好!”周巡的‘大功率输出’终于派上了合理的用场。

       关宏峰嗓子有点儿嘶哑的说了句,“周舒桐那儿妥当吗?”

       赵茜永远都是神采奕奕的最佳状态,“一切妥当。”

       “这就像个人口普查式的案件采集现场啊,亚楠?”关宏峰语气清冷却暗含关切。

       “放心吧。”高亚楠语气笃定的回答,“海港那边也派人手过来了。”

       正说着,赵馨诚他们上楼来了,赵馨诚点划着周巡,“你小子...”

       周巡大老远的赶过去,双手握住赵馨诚的说,假模假式的说,“啧!老赵这深情厚谊,啥也不说了,我要是有个女儿非得嫁给你。”赵馨诚笑的见牙不见眼一下子甩开周巡,“你他妈给我滚,你不占我便宜浑身刺痒是吧?”

       紧张了一个多月的气氛终于‘崩了爆米花’全炸了出去。大家都笑了起来,苦和累并不能打败这些人,能打败这些人的只有对情义的坚守。

       大家各自投向了自己的岗位,剩下周巡和关宏峰招呼客人。

       周巡拍了拍小汪的肩膀,“听说杀人了?这回打的准哪!”

       小汪龇着牙笑着,“严良说还差一个孩子,他去了。哦对了关队,小初暴露了在后面一批准备被销毁的人的船舱里,找着了,人没事儿。”

       周巡皱着眉头看向关宏峰,关宏峰思索了一下,目光在韩彬脸上划过,韩彬并未有什么表示,但是关宏峰已然平和的回答,“知道了,让他去吧。”又对小汪点点头,“干得不错。”

       周巡大眼睛眨了眨拉住关宏峰的手,韩彬的目光一闪,保持着良好的风度。

       “老关,我怎么总觉得你有啥事儿瞒着我,你和严良是不有事儿?”

       “你一天是有多幼稚。”关宏峰说完推了他一把。

       “周队,馨诚,你们俩位队长现在不应该安排一下下一步的合作事宜吗?”韩彬礼仪无懈可击的笑着说。

       周巡警惕的瞧着韩彬,觉得韩彬也有事儿,前一段自己醉心工作,好像忽略了很多问题,现在好像更忙活了,得抓紧忙完捋顺捋顺,这么想着,周巡捋了捋头发,拉着关宏峰的手,“走,你跟我走。”

       关宏峰无奈的咬了咬牙,小声威胁他,“主犯还都没落网,你快去。”周巡见关宏峰生气立刻偃旗息鼓,气呼呼的和赵馨诚一起走了。

       剩下韩彬和关宏峰,两个人一同站在窗前望着窗外。

       “韩彬...”

       “关队...”

        两人一笑,韩彬望着窗外,“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是结局吗?”

       韩彬的目光阴沉下来,看了一眼关宏峰,关宏峰现在已经瘦的有些憔悴了,脸色苍白,病了一样。韩彬看过他以前的照片,笑容温良,眉眼细致,玉质琼章,只是那时候还不相识。

        关宏峰难得见韩彬面上云淡风轻的态度消失不见,不由得一笑,“韩彬,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吗?”

       韩彬看着关宏峰。

       “不管如何,无论正义与否,你都会帮我走到最后的结局。”

       韩彬的手覆盖在关宏峰的手上,关宏峰电光火石的看了韩彬一眼,这样的公众场合,这不符合韩彬的行为习惯。

       “你...”韩彬还在选择措辞或者分析关宏峰的这话是不是和自己理解的一样。

       “无论如何,你都要答应我。”关宏峰不容他深想。

       韩彬的手紧紧的扣着关宏峰的手,关宏峰不知道这个人是这么有力量。

评论(7)
热度(106)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