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彬峰】白夜小剧场·白衣如雪

        写在前面:爱每一位前来看文的姑娘,同时也感谢姑娘们给我的留言问候,我会好好的,祝每一位都平安喜乐。

        写个有趣的日常:昨天我一同事也是铁哥们儿(女生)生病了,发烧烧到39°,去医院看医生,在那儿躺着问她老公:我咋样?她老公回答:帅哥,好着哪。帅呀?帅的一比。那我拿擀面杖捅捅你呀?她老公抬起头来:我操,你都烧这个逼样儿了还不忘了配我。我这哥们儿终生的梦想就是亲自给他老公来个前列腺高潮,以给我提供写文的核心证据。我们经常在她家大别野聚会,有次去买菜,她在卖胡萝卜的摊子前左挑右选,他老公骂她:干啥哪?当情趣用品挑哪?都一样嘛,整一个得啦!她鸡贼的说,我想挑一个配配你。他老公赶紧夺过去,我操我自己挑一个顺溜的。不过这事儿一直没成功,据说有次都要成功了,可是她和她老公的身高差(她老公184她158)导致她在浴室摔了个仰八叉,磕蒙过去了。

       

2 一念天堂

       ‘睡莲’的山水间和唐门一样,都是极尽奢华的所在,但是山水间这清幽高寡的格调第一能见主人的别具一格第二足以让人自惭形秽,这本身对人就是个刺激,来这俩个地方吃饭就好像是迈入一个阶层的标志一样。

        关宏峰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锦年要带自己来这里也不明白锦年为什么有钱来这样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确实很好,带着一股子冲容不羁的魏晋之风,古木流觞、碧水徜徉、所有的吃饭的居处都在竹韵丹枫、斜花疏影之中,曲水之中一朵朵睡莲清雅宁静,空间里又被做工精致的睡莲灯映照,这虚实之间让人觉得真到了魏晋,最让人称奇的是潺潺垂落下的细水打在一些竹篾之上,发出空幽的声音此唱彼和悠然不可名状,关宏峰不由得佩服设计者的巧思。

        钟伟伦好奇的四下打量,傻乎乎的说,“呃...我这几百块钱的鞋对不起人家的地面啊。”

        锦年扭头看他,“不努力怎么配得上?”

        关宏峰心里一动,觉得她话里有话,又实在没有头绪,觉得锦年变了很多,到底是为什么?冉教授的突然去世对关宏峰的打击非常大,推己及人不能不想到冉锦年,她作为教授的独生女儿该是怎样的悲痛,关宏峰也是年少失怙,知道父亲对一个家庭和一个孩子的重要意义。冉教授曾经说过要把锦年托付给关宏峰,关宏峰已经决定念完大学先不再深造而是先工作以照顾锦年,支撑她仍旧像以前一样洒脱快乐的生活。这些关宏峰并不想告诉锦年,只是想和她说说话,问问她的境况,不知道为什么锦年就是不愿意面对自己。关宏峰不愿意把她的态度想成不屑,关宏峰知道人会有一个悲痛期,越是乐观开朗的人悲痛期反而越长越隐秘,关宏峰愿意陪伴她度过。

        现在冉锦年和钟伟伦相谈甚欢,关宏峰不想给锦年做侧写,只是不清楚她到底是在用什么来掩藏悲伤?难道是现在她所谈的游艇、名车、豪宅吗?这些关宏峰不懂,但是关宏峰确定冉锦年并没有在英国留学,起码没有像自己所知道的那样在英国留学,对此关宏峰用一个小小的试探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为什么锦年落脚在香港呢?和教授的死有什么关系吗?还是锦年也在追查这件事?

        这些都让关宏峰心急如焚,通过来香港这些天的所见所闻,关宏峰已经感觉出冉教授的死绝对有个惊人的内幕,这也是关宏峰一直力争上游更多的接触这次全球刑侦年会的大人物的原因,关宏峰努力从这些人里筛选教授曾经提及过的或者在教授的相册里见过的人,力图找到蛛丝马迹,可是这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来说何其艰难?

        如果以十几天之前来说,也许关宏峰会是未来的刑侦精英,假以时日就可以以相称的身份来参加这个全球刑侦界的盛会,因为小小年纪的他已经有数篇论文被国内的权威刊物选中刊载,在业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容貌俊俏、性子和顺、才情极高却从不炫耀,是老师同学们的‘心头好’,而现在一切都变了。

        自打到了这里,关宏峰被打上了大陆仔的标签,毫无理据的指责关宏峰脏,觉得大陆人半年才洗一次澡,说话的口音好奇怪,穿衣服也好奇怪...关宏峰的声音很好听被选做临时播音员,同组的人甚至不愿意和他同用一个麦。更有甚者拉起人墙的时候不愿意和关宏峰拉手。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开始好转,关宏峰用实力打破了坚冰,赢得了首先来自上层的尊重。

        而这些关宏峰又再次想到冉锦年身上,她一个小小柔弱的女子,该是经历过什么?这些委屈倾诉给谁去?不由得更加心疼她起来,这么想着目光就投向她,正巧锦年目光也投过来,“小古董?来香港挨欺负了吗?”

        关宏峰笑着摇摇头,“你呢?你怎么样?”

        锦年嗤笑一声,“这是一个金钱社会又是一个阶级社会,你首先得有钱,有钱仍旧不行,有钱不代表你有阶层,要成为一个阶层就得得到哪些该死的家伙们的认可,你要开得起他们看得上的party,开得起镇得住他们的慈善晚会,买的起能够买下一座城的古董...”说到这儿锦年的目光是悲伤又是向往的看着‘睡莲’漂亮的空间,“你不是说过要保护我吗?”

       关宏峰不能回答,内心同样悲伤。

        吃过饭,钟伟伦邀请关宏峰去他家住,反正第二天不用值早班,关宏峰拒绝了,这些天除了在组委会做好分内的事就是找一份工作,这个时间正好去见工。

        冉锦年将关宏峰放在了他要去的路口,就去送钟伟伦回家,天色阴沉,整个闹市区的半空都笼罩着一股子灰蒙蒙的气息,显得城市更加逼仄嘈杂,整个城市都带着一股子奔腾不息的‘生’气,关宏峰抬头仰望——大概就是这股子让关宏峰喘不过气来的压迫和蔑视,才成就了锦年嘴里的向往吧?这也是这个弹丸之地在潮流汇集之地艰难存活的本质吧?而现在关宏峰首先要在这美丽的‘东方之珠’活下去。

评论(19)
热度(104)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