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腰伤导致趴着,趴着也干不了啥,除了看书就是画画,这真是隔行如隔山,现在我怀疑我色弱,想画出来个颜色得琢磨半天,然后画出来还不是那么回事儿,加之是个急脾气缺乏耐心。平时总看各式各样的画特么自己一下笔真瞎。结构、光线、透视全都不懂,我老豆说了,瞎画呗,我还指着你成梵高啊?画的第三幅有点儿进步没?话说原来已经2018年了,过的好快。

评论(11)
热度(20)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