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59)

        “周队,东三码头那边化工原料泄露啊,都上新闻了。封了,谁也进不去呀!”

        周巡一听手脱力一般垂下来,继而又大声喊道,“打报告,说咱们有案子要跟。”周巡心里明白等报告批下来,早就是昨日黄花,但是既然走到这份儿上了,哪怕一线生机都不能放过。

        周巡回支队将子弹交给了技术科,然后就大着嗓门儿喊关宏峰,一个内勤跑过来,“周队,关队跟顾释说话呢。”

        周巡捋了一把头发,冲内勤摆了下头示意他知道了。

        关宏峰本来是要去见小初的,安潇雨给了他这个线人一定是有大用处,可是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关宏峰的感性已经全部收敛,关宏峰让崔虎盯着安潇雨的小区,崔虎把截图发给了关宏峰,有一波人去了安潇雨的住处,这就表示小初有可能已经暴露了,被控制或者被灭口都说不定,自己如果联系他,不但可能要了他的命也可能要了自己的命。为今之计只能是加速案件的侦破,这样才是救人的好法子。

        关宏峰去见顾释的时候他正在隔离室发呆,铁门的响动惊扰了他,他和顾梵长的很像,眉目清冷,眼神锐利,他看着关宏峰露出一丝笑容,“是你救了我?”

        “是长丰的刑警救了你。”

        “我还有机会成为警察吗?”

        “成为怎么样?不成为又怎么样?”

        顾释笑了一下,“我一直觉得关宏峰一定回来救我,就这个想法让我坚持下来,我要当警察。”

        关宏峰笑了一下,“你非常聪明,善用它,警察是个职业和千千万万职业一样,如果想当个好警察就得能忍别人忍不了的事,坚持别人坚持不了的路,不容易,顾释你的路还长,一步一步的走好,不急。”

        顾释双臂撑着椅子,耸着肩膀坐着,眼睛看着墙好像那儿有远方一样,“我姐呢?”

        “她现在很好,她为你做了很多,她有她的脱身之法,你们俩个的的选择不同。”

        顾释又笑了一下,“关我的人是玩越野的应该很有名,我有时候听他们聊各个地方的风景,听的最多的是大溪地,大溪地、帕劳、四姑娘山2号峰……大溪地沿着什么方向走,出几辆车,走多少人。”

        关宏峰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是啊,大溪地是个好地方,等你自由了,可以去。顾释,现在是对你保护性扣押,你要理解。”

        “我理解,如果你能多和我说说话,我会觉得住在这儿都行。”

        关宏峰温和的笑了,“等我的案子结了,我们再商量。”

        关宏峰平静的从顾释那儿走出来,走过走廊的转角之后步伐加快,掏出电话打给周巡,听到楼道里有周巡的电话响,两个人在走廊里碰见。

        “周巡,你和北风查本市所有的户外俱乐部,拥有越野车车队的,他们现在用了新暗语,海洛因应该叫大溪地,以及帕劳、四姑娘山等一系列其他毒品,以人数和车辆数代表或和钱,让北风跟着这个线走。”

        周巡看着关宏峰,关宏峰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出了什么事?”

        周巡把关宏宇从脑子里赶出去,“东三码头化学品泄露,我跟现场去,那儿可能有问题。”

        “东三码头是咱们的内海码头...咱们还没动,他们已经从码头下手了,还会有惊喜的,看来所有大鱼都要脱钩。栀子台不能等了。”关宏峰淡淡的说了一句,之后目光淡定的看着周巡,“一网打尽不可能,让刘长永多注意行政上的动向,他对这个最敏感。”

       周巡心里压着一大堆的实话想和关宏峰说却硬生生的瞒着他,烦闷的捋了一把头发,点上烟,“你信得过刘长永?”

        “刘长永是个好警察,咱们相互看不顺眼是一回事,长丰就是长丰,铁打的营盘,铁骨的兵。”

        “让刘长永注意什么?”

        “利用咱们的不合,让他四处透透气,这个时候了,就算沉得住气也难免要有个动作,我记得小时候我奶奶说,你往狗群里扔一块石头,叫的狗肯定是被打住的。”

        周巡夹着烟的手停在半路,满腔子的心事一时就散了,一脸藏不住的昵爱之色看着关宏峰,“就算咱们一个也逮不住,起码也看看热闹。老关,你说我是有多恨2.13。”

        关宏峰木头木脸的瞥了一眼周巡,声音疲惫的说,“没有2.13,我们也许更像小丑。”关宏峰停了一下,提了一口气,“干活吧。”

        周巡看着关宏峰的背影,感觉他累的都要走不动了还是一步不退的往前去,如果关宏宇真是冤枉的,周巡不敢往下想,干活吧。

        关宏峰一边走一边给严良打电话,严良嘻嘻哈哈的声音传过来,“我这儿鞋窠里逮耗子捂住一窝儿,全是倒腾器官的,我给周巡送过去,往下摸肯定还有,这是人家小买卖儿,不过也是个玩意儿。”

        关宏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个严良总有他自己的法子,他的法子有时候粗暴看似全无章法,他也懒得跟别人说,但是都很有效,他知道大家都在扑着各自的一摊儿,他不想让自己操太多的心,所以这一个分支他一直没放一直都抓着,现在都被提了出来。关宏峰柔声说道,“你凡事小心,你不是一直想去我家吗?等案子结了,我请你吃饭。”严良的呼吸变重,似乎完全体会到关宏峰的良苦用心,声音却是一向的不正经,“除了吃饭咱们是不是还干点儿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啊?”

        关宏峰无奈的凶了起来,“你给我老实点儿,赶紧干完活完完整整的滚到我跟前来。”

        “得嘞,宝贝儿,我这忙活完了马不停蹄的就滚到您那41号小脚丫跟前儿。”

        关宏峰才挂了电话,关宏宇的短信就来了,“哥,进士楼2号院儿的仓库,你过来。”

        关宏峰不慌不忙的把手机装好,向外走去,遇见了周巡他们也要出门,关宏峰知道周巡心里有事,但是他不说关宏峰就不问。

       周巡知道关宏峰有话说,让大家先上车,他走到关宏峰跟前儿,“我去...”

        “周巡,找几个懂污水处理系统以及封闭空间自然模拟系统的人,对丛世秋的污水处理厂布控。”

        “成,我去一趟马上回来,你...”

         “你就别管我了,我会注意安全。”

         周巡点点头走了,关宏峰确定没有跟踪的情况下赶到了关宏宇说的地点。

        进士楼片已经是待拆了,居民清空倒是个面目模糊的接头好地方。

        关宏峰到达了2号仓库,恁是这么紧张的空气关宏峰都要笑出来,明显的大红漆的字儿写着2号仓库,字儿都没干呢。好歹这一路没有监控,倒也无所谓。

        关宏峰进了院儿就看见关宏宇在那儿站着,看见他哥不由得拧了拧脖子,“哥,你别骂我,我不能在家干等着。”

        关宏峰没有要骂关宏宇的意思,“你不是想学破案吗?那就从最凶险的时候开始,你从现在懂得分寸。”关宏宇得了‘免死金牌’一般脸上呈现出梦幻的表情,兜着下巴笑盈盈的瞧着自己的哥从眼前儿走过去。

        关宏峰进了仓库,场面让关宏峰一时拿捏不住,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只见崔虎手里握着一柄一米四的冷锋大战刀,刘音握着一根棒球棍,两个人全神贯注、虎视眈眈的对着一个被蒙着面捆在顶梁柱上的人,关宏宇进来砸了咂嘴,难为情的瞅了瞅关宏峰,关宏峰也瞅了瞅他。

        “我说二位,人都来了,你们就收了神通吧。”

        刘音和崔虎大概是太紧张了,关宏宇这一声他们才意识到来人了,刘音乍见关宏峰,一时竟呆在了那儿一动不动,关宏峰先是错愕,而后看着刘音盈盈然的眼睛,方才想起来自己曾让宏宇帮着她破除心结,不由得露出清浅却温暖的一丝微笑,刘音噘着嘴又委屈又甜蜜的收了收眼泪,快步走了过来,一头扑到关宏峰的怀里,关宏峰先是僵硬了一下,之后轻轻的抱了抱刘音,“都过去了。”

        关宏宇和崔虎张着嘴看着这一幕,直到他们两个分开。

        “Tom,现在怎么办?”刘音低声问。

        关宏峰看着关宏宇,关宏宇下巴指了一下他,“晕着呢,还没醒,没事儿。”说完了,用戴着手套的手从怀里拿出俩样东西,关宏峰一看一个是海洛因的砖,一个是抢。

        关宏峰目光审视着关宏宇,关宏宇咬牙切齿的嫌弃,“又来是吧?这下三滥的事儿都跟我有关是吧,我贩毒,我走私军火行了吧?”

        刘音摇了摇关宏峰的手臂,“不是Jerry,是我们上次去彼岸花的山谷,Jerry发现有户外的车不对劲,就一直跟着跟到的。”

        “以后这么危险的事儿少干。”

        “我报警啊?警察里头除了你我信得过,我还信得过谁?”

        关宏峰想了想,“你们都走吧,这事儿我来处理。”关宏宇还想说什么,关宏峰安抚的拍了拍他,“保护好他俩的安全,这比什么都重要,快走,别耽误时间。”

        关宏峰见他们都走了,给龙北风打了个电话。

评论(15)
热度(125)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