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58)

        周巡去见龙北风的时候,龙北风正一个人喝酒,见周巡鼻子里头嗡了一声,周巡也不客气斜肩掉胯的拉了把椅子坐在他旁边,龙北风一口下去了半杯二锅头,“啧!喝遍天下还是咱这56°的二雷子,给劲儿。”

        周巡抖落出两根烟,扔给龙北风一根儿,两个人点上,一时间一股生烟子的呛味儿出来,“巡哪,哥要是哪天领花儿沾了血,你可别忘了给哥月月坟上倒几瓶酒,哥虽是川军倒是爱喝这酒,让宏峰没事儿来陪哥说说话儿,喝酒他不行,他说话我爱听。”

        周巡嘴里含着一口烟,斜觑着龙北风,“操,你这是沙家浜第二场要跟我玩转移呀,什么世面把龙胡子给叫怂了?”

        龙北风哼了一声,“踩的挺实的路子,半路让人截胡了,你跟我说的这个和我跟那个一个路子,防城港那边接货,老周,这不是三千万两千万的小买卖儿,我们打掉的那个小团伙儿七个人,有枪,抓捕的时候咱们弟兄没了一个,干死他们四个,按住三个,七个人哪,一年的流水两个多亿,顺着根儿往下走,人都到我们手里了,其中一个都撂了一个点儿了,我们按程序扑过去,你猜怎么着?人家做的是正经买卖儿,怎么查底子都是干净的,咱里头出事儿了,按住的人死了俩,毒瘾发作,另一个神志不清了。结果三头儿告咱们。”

        周巡厌恶的咬了咬嘴角,“你觉得两个案子是一回事儿吗?”

        “是两回事儿我掉脑袋,货往津港走,但是这只是一小部分,津港这边有大宗的交易,咱是从津港这边销赃摸到了防城港那边儿啊。”

        “合着没按着实据啊?”

        “防城港这边走的是‘砖’,我觉得津港这边走的是‘粉’,砖是缅甸那边过来的实心土货,这边再二次加工,这些二次加工的小团伙儿可能多到咱们想不到,但是一到有事儿利马儿有人出来掌管,把这一条线舍了,过不多久就能长出新的来。”

        周巡也喝了口酒,“2亿,7个人就出一年2亿的货,北风,咱们算是逮住大的了。”

        “巡哪,宏峰那儿你可护着他,他要动的可能根基太深了,他那个脾气我怕他最后鱼死网破。”龙北风这句话说的殷词切切,让周巡莫名的一阵心慌,眉头也皱了起来,“所以,咱俩快点儿啊,外围兄弟们就一点儿线索都没有?”

        “自打你跟我接上,咱就有方向了,顺根儿摸,摸出个老朋友来了。”

        “谁?”

        “沙疯狗。”

        “我听说怂六儿、齐大炮都去缅甸干这一行去了。”

        “现在看是内部洗人,那两个可能已经挂了,沙疯狗现在是老大。”

        周巡看了看龙北风,“他不是老大,是顶雷的。”

        “别管他是干嘛的,先弄出来再说。”

        “关键是咱知道他们怎么交货,货都在哪儿不?”

        “我他妈为啥喝闷酒?现在他们应该换了一套暗语,咱们攥不实啊,我觉得咱们现在是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眼皮子底下,不敢动啊老周,怕他妈的咱们一动人家就知道侦查方向了。”

        周巡狠狠的按灭手里的烟,眼白充血,杀气立现,“成,我周巡这回站出去,有枪有炮让他们往这儿擂。”说着敲了敲胸口,“北风你别动,我自有办法,倒时候我一通知你,你利马儿抄家伙,他们能笑里藏刀,咱就能绵里藏针。”

        “成,我还是老路子,你放心,不让他们看出来就是了。”

        周巡从龙北风那儿出来,接到严良的电话。

        “周队,我明天的行动给我多派一手人,要生人,盯着我,盯着盯着我的人。”

        周巡起初莫名其妙,忽而抢声说,“严良,你他妈也老刑警了,你给我有点儿分寸,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关他...老关他就更怕黑了。”

       严良哼了一声,这一声却不冷是重诺轻生的那么一丝矜气,“周巡,别废话,都不是一天出的道儿,我说的你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

        “别跟宏峰说。”

        “你以为不说他就想不到?不然他这一身病哪来的?”

        严良不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静默了片刻,彼此不需要道什么珍重,周巡觉得自己如果有那一天,来的及和关宏峰说声再见吗?来得及跟他说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你副手吗?周巡不信命,可是这次想举头说几句真心话,但愿有神明听见,到时候能给关宏峰托个梦,让他别害怕黑,别害怕离别,别害怕失去。

        周巡觉得憋得慌,认识关宏峰之前是燥的坐卧不宁,非得脑袋里被声音塞满不去想任何事,日子被乱七八糟塞满不去思考才能一天天的挨过去,认识了关宏峰之后是觉得世界都是新的,觉得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快乐,那种满满当当的满足把一切都规制的井井有条,反而觉得不管是心还是生活都有了广阔的空间,能够容纳自己的梦想、喜爱、经历和实现,把这些都有条不紊的去完成,现在呢是憋得慌,一阵子一阵子的心慌。

        周巡将车子停在一个较为僻静的街道,灰扑扑的房子,灰扑扑的天儿,入目的是交错盘结的电线,破破烂烂的拆,一条条小巷子通着千家万户的日子,这些日子本该平平安安的,可是这世界上非得有人住高楼,非得有人一身锈,非得有这千百种欲望,只不过都是个没什么想什么。

        周巡吐出一口烟刚想上车,胡同里过去一个人影儿,紧接着又过去一个人影儿,第二个人影儿让周巡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关宏宇!

        这个念头和周巡的步速同步闪过,周巡大喝一声,“关宏宇!”那个身影果然一怔,再无错处,周巡觉得自己的唯物主义观点真的可以改改了,自己刚刚那么一求就应了。

        周巡的速度在整个津港的刑侦系统都是挂名的,关宏宇也不怂,那也是武警部队里头的头牌精英。周巡的优势在于刚开始追体力优盛,而关宏宇看样子已经追了一阵子了。周巡看距离近了一个飞扑就扯住了关宏宇的腿,关宏宇正全速奔跑被一下子放倒,不料他翻身双腿一剪把周巡掀翻在一边,一骨碌就起了身,周巡哪能放他走,胳膊肘一撑身子腾空而起就势就往关宏宇腰上踹了一脚,关宏宇大怒,回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周巡,翻身就又要跑,周巡过来一个下劈肘击,关宏宇硬生生的扛住,同时也一顶周巡的腋下把周巡逼到了墙上,“周巡,今天老子没工夫陪你玩儿。”

        “关宏宇,你今天就走不了。”

        “放走了这个贩毒的,你后悔一辈子。”

        “甭他妈来这套!”

        关宏宇大怒,头槌把周巡撞到一边儿,转身就接着追了过去,胡同越跑越窄,越跑越黑,关宏宇终于又赶上了,周巡也从后边追上来,周巡刚想喊关宏宇眼疾手快的撞开他,也就在这一瞬间周巡刚才的地方挨了一枪,周巡大惊失色骂了一句,“我操,关宏宇。”

        关宏宇拽住周巡的领子,“要是我同伙刚才就该崩了你,东三码头,zelu中间的号我没听清尾号是4491的集装箱,快去!”

        周巡一拳过来,关宏宇也没留情面躲过去一掌扫过来,周巡嘴角见血,“周巡,我为的我哥,你他妈还有点儿良心就自己去,别叫我哥。”说完了,关宏宇一阵风似的走了。

        周巡站在那儿没动,走到刚才差点儿打到自己身上的那一枪的地方,掏出一把军刀把子弹从墙里别出来,用衣服兜着,拿出电话,“扑东三码头,找身份是zelu尾号是4491的集装箱,都抄家伙!”

评论(13)
热度(103)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