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秦风·峰】少年狼

7 七日恋人(4)

        关宏宇这次替关宏峰顶班顶的毫无质量,虽然之前质量也有待商榷,昨晚简直就有假冒伪劣之嫌了。好在一个车辆改装让周巡查了个通宵,周巡来不及想别的,顺着这个又找到了另一宗案件里提到的一个细节,就是有一辆香槟色的宝马车出没,虽然没有其他记载但是沈钊的车子改色之前就是香槟色的,这就为案子向前推进提供了进一步的依据。周巡很多时候都觉得奇特,不知道关宏峰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他总是从别人根本不会在意的事情上寻找亮点。

        这个案子如果按照一般的报案处理,家属不予追究,基本上警方就是按照出警记录的程序做个日常卷宗就可以了。偏偏关宏峰观察到女死者的手指的伤不像跌落所致而是踩踏伤,而坠落处的足迹勘测没有支持坠落后被围观的人踩踏所致的迹象,这个足以向刑事犯罪的方向引申。继而根据沈钊车行的整体记录模拟出了沈钊的一系列反常的行为,进而追踪刘千惠的医疗记录,发现刘千惠的抑郁症的证据并不明显,而给刘千惠做治疗的医生是私家心理诊所。发生事故的现场作为一家五星级酒店,监控运行应该是非常完善的,偏偏当时三个点都被生日现场布置的装饰物挡住了。一系列的巧合就凑成了刑事犯罪所需要的要素。周巡每每这个时候总是以一种自豪又温情的情绪想关宏峰,对其昨晚的表现就不再做深入的研究还嘱咐关宏宇回家多休息一会儿,看上去状态不佳。

        关宏宇到家的时候秦风已经走了,关宏峰正在吃饭,关宏宇四下看了看,钥匙在手里抛来抛去的玩儿,“哥,那小子呢?”

        “吃饭吧,案子怎么样?”

        “我先破了你这个案子再说,哥,你不是要来真的吧?”

        “嘴欠是毛病知道吗?”

        “哥!你这样我生气啦!你要是跟那小子我不同意。”

        关宏峰把自己吃完饭的碗拿到厨房,“谁问你的意见了?说说昨晚。”

        “你先说。”

        关宏峰瞪了关宏宇一眼,关宏宇忽然觉得自己的哥有哪儿不一样,说不出来是哪儿不一样,是皮肤好了?要么精神好了?要么是瘦了?要么就是整容了?总之就是哪儿不一样了。

       “哥,你要是这样咱们可就没意思了,你说了一定证明我清白,现在你自己都不清白知道吗?哥,就算你不那么讨人喜欢也别破罐子破摔呀,那小子带一脸强奸犯的色相,准不是啥好鸟...”关宏宇一边吃饭一边吹胡子瞪眼睛的投诉他哥,忽然停住,“哥,这饭不对劲儿啊,不是你做的。”

        “秦风做的,他起得早。”

         关宏宇嘴里塞满了饭,目瞪口呆的看着关宏峰,半天才口齿不清的问了句,“他把你睡了?”

        关宏峰穿戴完毕,嫌弃的回头看了关宏宇一眼转身出门了,关宏宇觉得他哥怎么看都花枝招展的,愁的捂住眼睛,一边嚼饭一边嘀咕,这他妈赶上旧社会大小姐了,八辈子没见过男的,结果种花儿的挑粪的只要打秀楼前一过就春心萌动,这也不能划拉到篮子里就是菜呀,没吃过猪肉你没见过猪走?‘东京热’‘草榴网’的一个没看过?你弟这条儿天天跟眼前儿晃,就这么不长心,找——你也挑挑择择的,什么玩意儿都是...

        关宏峰前往支队,以往的每一天关宏峰的心情都沉的压得慌,可是这几天心忽然轻盈了很多,有些事你拼命的想忘掉,它就是清晰的出现在你的脑海里,让你整个心都温情脉脉的,forget——for和get阐释了忘记的真实奥义,可是现在关宏峰做不到。

        周巡见关宏峰来了迎上来,狐疑的瞧着他,“老关,我怎么感觉你哪儿不一样了。”

        关宏峰心里一惊瞧着他,“有意思吗?”

        “你还让不让人说话了,你要是这样我真觉得你心里有鬼啦啊。”周巡抱怨,关宏峰白了他一眼往前走,“沈钊的前女友查的怎么样了?”

        “没有眉目。”

        “刘千惠的遗体明天入殓?”

        周巡烦躁的挠了挠脑袋,“真他妈扯淡,这沈钊有两下子,说啥刘家都信,咱们介入不了。”

        关宏峰点点头,“只要他犯过案就能钉死他,不管他做的局多真,情字抵不过证据。”

        “现在就是没办法立案哪,生怕不瓷实啊,现在一点儿直接证据都没有。”

        “做落体实验,主动跳楼和被动坠楼的落地点不同。”

        周巡老老实实的点头,“哎,马上,不过时间已经不够了,三天停灵明早那边儿就出殡了。”

        关宏峰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天网恢恢,行动吧。”心里却怨怪自己是不是这几天太懈怠了。

        这一天大家忙碌的连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关宏峰下午三点多才和周巡一块儿泡了一桶方便面,吃面的时候关宏峰忽然想,秦风呢?这孩子哪儿去了?

       正这么想着,周舒桐笑嘻嘻的跑进来,“周队,关老师,刘千惠家里闹起来了,刘千惠前男友去闹场了,说沈钊有故意杀人的嫌疑,说千惠在死之前给他发过微信说沈钊要害她。闹的还挺凶的,刘家人报案了。”

        周巡虽然嘴里叼着方便面,笑容已经和着方便面的浓郁气息表达出来,“小周儿是讨人喜欢,怪不得你们关老师疼你。怎么?你盯着来着?”

       周舒桐小酒窝更深了一点儿,“嗯!关老师让我盯着。”接着周舒桐孩子气的看着关宏峰,献宝似的递过去一把小花,“关老师,送您的。”

       周巡八卦的瞧着这一幕,用筷子挠了挠脸。关宏峰接过去,一个草编的小桶篮里面装着一小束胖墩墩的小雏菊,小雏菊上还趴着一对胖墩墩的穿衣服的小蜜蜂,两只小蜜蜂贴着脸笑呵呵的,仔细一看蜜蜂的衣服上写着字,一只是关宝宝,一只是秦宝宝。关宏峰手脚发麻的把这小玩意儿藏到了桌子下,之后调整了表情看着周舒桐,周舒桐一对大眼睛天真无邪的瞧着关宏峰,满脸笑的又甜蜜又促狭。周巡伸着脖子想扒出点儿料来,关宏峰看了他一眼,“你命是好。”

        周巡把嘴里这束面条咽下去,一指周舒桐,“拿人去,立案!”周舒桐笑着跑走了,周巡凑过来胳膊肘怼了一下关宏峰,“啥玩意儿?给我看看...”

        关宏峰把那小礼物藏的更紧了,周巡坐在关宏峰旁边吃面,抽冷子就猛的想看一眼,直到关宏峰端着吃剩下的面离开,周巡才酸不拉几的怼了一句,“玩儿的还挺洋气,送的啥玩意儿啊?”

        周舒桐很快就把人带回来了,刘家同意对尸体进行检查但是不允许解剖,另周巡目瞪口呆的是,被带回来的刘千惠的前男友竟然是关宏峰的‘私生子’。

        关宏峰和周巡站在警队门口,周舒桐一行人带着刘千惠父母和秦风往支队里走,秦风穿着帅气的黑色西装白色的软麻衬衫领口里衬着腰果花的暗红色丝巾,看上去成熟又有型,这样的人说出话来总会让人信服,他朝着关宏峰露出一抹微笑,作为涉案人被带进了警局。

        周巡觉得自己也就当个刑警,狗仔队这块儿是没啥大前途了,“老关,你这可是剑走偏锋了。”

        关宏峰看了周巡一眼,下意识的食指摸了摸下巴,怎么自己想栽培的人都是这种神神叨叨,看似温顺却都不按牌理出牌的‘人类’,秦风这小子又唱的是哪出?不过不管是哪出,现在都是围魏救赵,是个好局。

       案前问话大家都在场,关宏峰只能是装作不认识秦风,看着他磕磕巴巴但是态度鲜明的编瞎话,周巡这帮人在一边‘敲边鼓’‘拉偏架’,还是那句话假的到什么时候都有破绽,关宏峰只能把假的往真里做,指出诸多疑点,这样一来刘家的人就彻底陷入了迷茫之中,对警方的安排也就言听计从了,关宏峰给刘千惠的父母讲政策,态度和蔼严谨,并且将秦风作为嫌疑人留查24小时。24小时不多,属于警方时间,可是24小时对秦风则不少,是七分之一。

        关宏峰背对着秦风,两个人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关宏峰不能回头面对他,生怕自己会露出破绽,24小时,关宏峰忽略这个时间尽可能多的从刘千惠父母嘴里套取更多的信息。就在这个当口关宏峰觉得自己后背被什么触碰,应该是秦风,关宏峰尽力保持状态,看着秦风被带走。之后关宏峰和周巡一起送刘千惠的父母。

        周巡兴奋的一捋头发,“这就他妈成了,老关,你对我这份儿心我领情了,你这私生子像你,脑子真够用。”

        关宏峰淡淡的回了一句,“那你就别辜负我们爷儿俩。”周巡一拍关宏峰的胳膊,“得嘞!”

        关宏峰看着周巡足下生风的去安排任务了,自己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后背到现在都火烧火燎的触着心,秦风这小子就当着众人的面儿在关宏峰的后背写了‘我爱你’三个字。

        自己这个私生子,关宏峰的太阳穴抽动了一下,这都是什么世道。

评论(15)
热度(81)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