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秦风·峰】少年狼

7  七日恋人(1)

        关宏峰自己决定的事情一般都是斩钉截铁的,但是不包括对秦风的承诺和判断,关宏峰七天的‘随时找我’变成了秦风的住在一起,然后你再想说别的,他已经躺到床上拿起本书看了起来,关宏峰觉得刚才是有个什么事儿把自己的想法给岔过去了,自己只是想和他好好谈谈,之后让他回家去,别再纠缠不清,结果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关宏峰只能咬牙硬撑下去了,本来今天为了案子奔波一天已经非常疲倦,可是躺着秦风的床忽然变成了洪水猛兽,这也怪了,周巡、宏宇、警队里的其他人,大家为了案子彻夜忙碌的时候都曾一起睡过,也没产生过这样的怪事。

        坐在书桌前看书,看了一会儿就觉得眼睛睁不开,刚打了个恍惚惊醒过来,却发现床上的秦风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黑亮而挺俊的眉毛压着一双散发着‘得到’气息的眼睛,已经现出削薄线条的脸颊带着伺机的沉得住气,关宏峰正无所适从,秦风露出了不同与他平日里带这些顽皮的笑容,而是一种带着诱惑的笑容,关宏峰觉得自己可能还要患上床榻恐惧症。

        “早...早点儿睡吧。”

        关宏峰躺到了被子里,躺的木木直直的,还用眼风扫了下秦风,秦风一笑,也翻身躺下,躺的规规矩矩的,关宏峰暗暗松了口气,但是身体仍旧是绷紧的,过了一刻钟觉得并没有什么超出想象的事情发生,关宏峰才放松下来,可是就在这一刻,关宏峰觉得秦风的手伸向了自己,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的指背划过自己的手臂,一股电流不大不小的噼啪炸开却又适可而止的温柔的握住关宏峰的手和自己十指相扣,关宏峰的手痉挛的不知所措,忍不住侧头看他,秦风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关宏峰的手终是放松了下来,睡意侵袭,慢慢的头滑下了秦风的肩头,睡着了,秦风的嘴角微笑了一下,夜色的柔情就这么着覆盖了这间小屋。

        关宏峰竟然不知道秦风是什么时候走的,惊诧于自己睡的这么沉,关宏宇回来先挨个屋子找人,没见着秦风,坐到餐桌前正打算质问关宏峰。关宏峰已经先开口,“这个孩子是我以前救助过的,可能是我当时方式方法太青涩,没有能够正确的引导他,他的本质不坏,而且是个做刑侦的天才,我想培养他。说说昨晚吧。”

        关宏宇瞠目结舌的瞧着自己的哥,怎么着这倒像是自己无理取闹了、寻衅滋事了。但是现在只能是一五一十的汇报了工作的进展情况,原来这一夜大家都在查车辆监控且毫无进展。

        关宏峰听完了和关宏宇交接前往警队,这件案子关宏峰起初只是靠直觉怀疑有问题,勘察现场的时候也的确没发现什么疑点,但是关宏峰就是觉得女死者——刘千惠的丈夫——沈钊有问题,他哭的太伤心,很多戏一旦动情点把握不好就容易用力过猛,这就是毛病。死者双方家长都不允许警方对尸体进行检验,关宏峰通过对尸体的观察发现死者的右手手指的伤不符合坠落伤的特征,用眼神示意周巡,两人演了一出儿双簧家属才允许警方对现场和尸体进行拍照。

        通过对图像进行进一步处理可以判定刘千惠右手手指属于踩踏伤,现在必须在刘千惠安葬之前先找到些蛛丝马迹才能说服家属允许检查尸体。

        关宏峰到警队的时候,一群人都累的东倒西歪,连周巡都没精打采的拍了下关宏峰的手臂,“老关,累了吧?”

        “大家都辛苦了,车辆筛查还是没有结果?”

        周巡摇摇头,“看的都要吐了。”说着抽出一根烟点上狠吸了一口,向后掫了一把头发,“他妈都好好活着不好?非得弄出点儿事来。”

        “这个沈钊应该还有事儿,但愿这个刘千惠是清白的。”

        两个人正说着,周舒桐跑过来,“关老师,有人找你。”周舒桐后面跟着秦风,这个孩子就有这个本事,不和你撒娇起腻的时候,赫然就是个男模特有种自内而外的贵气,可是关宏峰知道这小子比关宏宇还不靠谱儿,他是下定决心跟自己死磕到底了,还能怎么样?

        秦风快步走到关宏峰跟前儿,拉着他的手,把他拉到一面能打开的窗子跟前,关宏峰被突然大片接触到自己脸上的阳光给暖了一下,和煦的秋风穿心入肺带着干燥和清爽,秦风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朵小蒲公英,献宝似的举到关宏峰跟前,小小的圆圆的一朵蒲公英在阳光下特别的可爱,关宏峰觉得特别的可爱,这个时节怎么会有蒲公英这个孩子又是怎么小心翼翼的让它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关宏峰跟前,虽然关宏峰没有感觉,可是一向僵板的表情似乎被阳光暖了,秦风环抱着关宏峰低头看了看他,“送给你的。”关宏峰回头看了他一眼。

        “我...我就是这蒲蒲公英,你带带我去远方吗?”

        关宏峰轻轻的吹了一下,小小的蒲公英轻轻的一晃,就散落到这一碧如洗的晴空里,随着光芒和风飘向了远方。

        关宏峰和秦风目送着它们,周巡和周舒桐像一大一小两只猫鼬,傻乎乎的站在那额瞧着这一幕,之后相互看了一眼。

        周巡犹豫不决的喊了声,“老...老关。”关宏峰立刻醒过神来,“我们现在在找嫌疑车辆,你有没有好的办法?”

        秦风狡黠的一笑,“也许...有!”

        “人命关天,秦风认真点儿。”

        一行人站到了监控屏幕跟前,几十个屏幕,秦风让他们同时播放所有的相关路段录像,大家天方夜谭的看着他,秦风只盯着屏幕,“快进。”

        赵茜操作屏幕快进,“再快。”赵茜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关宏峰,关宏峰不置可否,赵茜接着按快进,“再快。”大家几乎就放弃了希望,不知道关队这是怎么了。

        “第19号屏幕截屏...第6号屏幕截屏...换一批。”秦风冷然的表情让人以为这是关宏峰,就这么着,从上百个路段监控中切出了不同时间点的沈钊的车辆运行轨迹,而且秦风指出,他的车是重新喷漆的。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周巡的左脸跳了跳,看着关宏峰,“你私生子?”

        秦风大大的不高兴起来,揽住关宏峰的肩膀,不理所有的人。关宏峰靠在桌子上淡淡的说,“查沈钊五年内的行为轨迹。”

        正说着,小汪跑进来,“关队,周队董家营村民报案说有炸药!”周巡一边迈步往外走一边骂,“他妈的这要是炸了,咱们就成罪人了!”关宏峰回头对秦风,“你回去。”

        秦风却紧紧的跟着关宏峰往外走,“我...不!”

        “你不属于在编人员,不能出现场。”

         “你...你也...不属于。”

         关宏峰回头看秦风,“我对着警徽宣过誓,你在这儿能看到我们。”

        秦风没有再跟着,秦风忽然就感觉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使命感,这种使命感和自身的技能没有关系和自身的天才与否也没有关系,这是一种即便我不能全身而退也要把‘你护在身后的’大气。

        秦风忽然追上去拉住关宏峰,关宏峰愣住了,看着秦风深的想潜藏着星云的双眼,伸手抚摸了一下仍旧贴着创可贴的额头,“当你面对你要保护的人时,一切技能都不能炫耀,那是你的武器,你一定要善用。”

        秦风点点头,“你要善用你的能力,保护他们和你自己。”关宏峰微笑了一下,转身义无反顾的走了。

        解救人质和排除炸药的过程异常艰辛,双方一直僵持,董家营这地方以前有很多个体的煤窑,也成就了一些煤老板,后来国家将所有的存在安全隐患的煤窑全部清停,采煤用的炸药也全部都回收了,但是仍有一些漏网之鱼。

        挟持人质的是个技校的学生,挟持的人质是他的女朋友,因为他女朋友的父母是国企的高管看不起他这个以前土煤矿主的儿子兼之他学历太低,因此斩断了他们的恋情,这孩子恼羞成怒挟持了人质。

        关宏峰和周巡刚到那儿就被来了个下马威,现场响起了一声炸响,屏幕一片浓烟,这边局领导紧急呼叫关宏峰和周巡,秦风觉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小关!小关!”

        “顾局,没事,根据爆炸的形态,我认为是硝铵炸药,现在这种炸药已经不被用作矿山开采用,根据这孩子的现场表述,他在村里很多地方放置了这种炸药,周巡现在做人质父母的工作,我去和他谈判,刚才专家组的第一方案我认为不可行,大量的用水虽然会减轻硝铵炸药的威力但是同时产生的有毒气体无法估量,而且这种措施会激怒案犯。他不是穷凶极恶的惯犯也不是有缜密预谋的高智商犯罪,只是年轻人比较自负,对他所看到的一些犯罪形态的模仿,目前我们的布控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范围和预想,所以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容易走上极端,我认为还是以疏导心里为主,狙击手隐藏我同意,但是没有得到我的暗示之前,不要开枪,我和他谈,如果听到我说,‘我们喝点酒吧。’狙击手开枪,如果听不到,等我的消息。”

        “好,你自己要小心。”

        “我会的,顾局。”

        秦风没想到局领导会同意关宏峰一个人进去谈判,这怎么行?拿这个当演电影吗?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的。

        现场的警力被撤出了,狙击手已经全部就位,关宏峰向里喊话:“小宇,我是关宏峰,我不是警察,如果你现在手里有手机你可以搜索一下我,我有个弟弟也叫小宇,他是个杀人嫌疑犯,可是我相信他是无罪的,不是因为他是我的弟弟而是我相信证据,我的弟弟是A级在逃,我很惦记他,我不希望你也一样,我能进去和你谈谈吗?”

        里面没有回答,只听到女孩子的哭泣声,关宏峰接着说,“蜜蜜姑娘,现在和你一起的是你的男朋友,你们曾经非常愉快的相处过,他还是他,没有变成别人,你别害怕,我们一起想办法让事情变得更好。”

        关宏峰说完了回头,周巡点点头,蜜蜜的父亲拿起对讲,“小宇、蜜蜜,你们先出来,咱们有话好好说...”正说着这话,小宇的父母哭天抢地的跪到蜜蜜父母跟前儿,又拉又扯的祈求他们放过他儿子。局势一下子又紧张起来,里面的小宇情绪又激动起来,“你们合起伙来骗我们农村人!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看不起我可以,为啥要雇人威胁我父母!?”

        说着又传来一声爆炸,所有人的情绪都随着这第二声爆炸波动起来,因为看到了鲜血,蜜蜜的父母和小宇的父母都失控起来,周巡大声的骂,“都他妈给我闭嘴,是猪,炸死的是猪!”

        关宏峰知道现在必须得先知道到底有多少炸药,都在哪儿,“小宇,再往下我就控制不了了,那样你和蜜蜜就真的没前途了,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们现在撤掉所有的警力,就你我蜜蜜咱们谈谈。”

        “我就让他父母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你看看他们现在吓成什么样儿,再说了,你忍心蜜蜜像现在这样?你们以前什么样?小宇,你的思路大部分对,有些需要调整,咱们见见面吧。”

        气氛紧张的等了大概有一刻钟,里面小宇的声音传来,“你把你身上的监听设备都取掉,我不想让别人听。”

        监控屏幕上失去了所有的画面,顾局一拍桌子,“关宏峰胡闹,这怎么行?联系周巡!”

        “顾局。”

          “周巡,关宏峰这不是胡闹吗?你阻止他。”

        “胡闹?顾局,关宏峰在支队不是一年两年了,您见过他瞎胡闹?但凡老百姓的事儿他几时瞎胡闹过?”

        时间每一秒都难熬,忽然女方父亲的手机响了,接起来声音确实关宏峰,“请周巡接电话。”

        周巡接过电话,关宏峰开始一个一个的告诉他炸药的位置,周巡告诉排爆组逐一排除,最后根据找到的炸药量和已经炸掉的当量进行预计只剩下关宏峰他们所在的位置的炸药没有排除,此时已经从过去了三个多小时,顾局再次对现场的布控质疑并果断要求其他组进行增员用高压水枪突然出击对屋内的人进行全面压制。

        秦风心里从未感到过如此的威压,所有的智慧此刻似乎都不那么起效,因为里面是关宏峰,似乎用什么办法都不能保他安然无恙,周巡在那头暴怒异常,“我不同意,老关心里有数。顾局我们再等等。”

        等还是不等?秦风问自己。关宏峰的话异常的凸显出来,当你的智慧不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天才,它才会真正的凸显出来,那么这就是关宏峰的底线和规矩,是敢于承担的勇气,勇气来自于智慧。

        就在这个时候,关宏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他慢慢的举起右手,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因为他笔出了大拇指。紧接着小宇和蜜蜜都跟着出来了,关宏峰把他送到了孩子父母跟前。

        这边所有视频切断,秦风却长久的站在那儿不动,身上头上全是汗,秦风不知道一辈子是多久,十八岁的时候,都不知道一辈子到底是个数字还是个形容词或者是故作呻吟的诗句,但是秦风觉得一辈子是自己和关宏峰之间的事,是一个有原则有底线有风花雪月有诗书剑酒有春暖花开又风雪满头的约束,甜蜜又庄重。

评论(9)
热度(107)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