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秦风·峰】少年狼

亲爱的姑娘们,没时间说话,我爱你们。没时间改文,一次成型的,里面可能错句断句或者别字特别多,有时间再改。

6、选择

        椅子上绑着的少年已经面目全非看上去怪可怜的,他似乎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现在不挣扎也不反抗就目光倔强的盯着关宏宇,关宏宇端着酒杯斜楞楞的靠在他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关宏宇心里纳闷儿:这小子不是个江湖‘练家子’也绝非‘匪类’,他怎么就捏住了咱们的把柄,他现在的目光并无敌意或恶意,却是一股子跟关宏宇死磕到底的犟劲儿,关宏宇倒是觉得挺有趣,瞥了刘音一眼。刘音最可爱的地方就是知道什么时候开口最合适,此刻她掩藏起心中的不安抱着肩膀款款的走到少年跟前,眉毛一塌露出同情又妩媚的表情,“啧啧,这个小可怜儿,姐姐看看。”刘音的风情如同妖艳的刀锋同样具有杀伤力,可是这个小子带着一股油盐不进的轴劲儿,“我...我...算算你们一,一伙儿的了吗?”

        刘音撅起嘴巴做出天真可爱的表情,“我们一伙儿的?我们属于那伙儿的?我们是杀了人还是劫了道?”

        少年的目光失落起来,“我...我...我能能让关宏峰幸福!”

        刘音和关宏宇都像被点了穴一样呆住了,以至于关宏宇侧耳说道,“刘音,我是不是他妈耳朵出啥问题了?”刘音却心有所动的瞧了一眼关宏宇之后看着少年,“你什么意思?”

        “我...我喜欢关宏峰...8...8年了。”少年此刻的状态的确不太适合言情的剧本,可是他努力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的更清楚。

        刘音挑了挑眉毛,吐了一口气,“有的看了。”关宏宇却完全坠入五里雾中。

        关宏峰傍晚的时候回来,还在后门就觉得气氛不对,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面上却波澜不惊,缓步走进了音素的后门通道,关宏宇靠在那儿瞅着他,关宏峰和关宏宇交换了一个信息不明的眼神。

        “你男朋友打上门来了。”

        关宏峰差点一屁股坐地上,走进了储藏室,秦风血呼啦的被捆在椅子上,看见关宏峰立刻露出喜悦的笑容,关宏峰本来乏善可陈的那几个表情一时竟然一时周转不开,觉得脸都是木的,他看向刘音,刘音踩着妖娆的脚步走过来,搂住关宏峰的脖子,“怎么办?”

        关宏峰不知道该怎么办,“找个锅把他炖了。”刘音哑然失笑,拍手说道,“好好好,我还以为Tom无所不能呢。”

        秦风却拼命挣扎起来,“我...我...我爱你有什么错!?”

        关宏宇一口酒从鼻子眼儿喷出来,嘴里狰狞的嘀咕着什么,咳的震天响。

        刘音剪开了秦风的绳子,捏了捏他的脸,秦风却扑棱一下躲开,“我...我...老...婆在呢。”

        “哦呦?”刘音做了个好害怕的表情,对着关家兄弟无声的笑起来,打了个响指,“那好吧,我给你做份意面,吃了好有劲儿挨打。”

        关宏峰坐在那儿,关宏宇靠在他哥肩膀上,“怎么招上的?”

        关宏峰不说话。

        “就躲的这小狼崽子啊?你打我那个能耐呢?”

        关宏峰仍旧不说话。

        直到秦风在刘音的帮助下洗干净了血迹,端着一盘意面进来,瞧着屋子里的关家兄弟,径自把面放到关宏峰面前,“饿...饿了吧。”

        “哼,小结巴儿还挺知道疼人儿,我哥不是gay,是gay也看不上你。”

        秦风不说话,关宏峰淡淡的说,“宏宇,你去吧,交接,案子的所有细节都在备忘录里,秦风你跟我回家。”说着关宏峰开始脱衣服,关宏宇一边脱衣服一边质疑,但是看到关宏峰的脸色闭嘴了,秦风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兄弟两个交换了身份,直到关宏峰看他,他才立刻别过脸去,假装看着别处,可是脸已经红了。

        关宏宇暗自好笑,穿着他哥的衣服瞧着秦风,秦风不解其意的看了看他,关宏宇有点儿笑不出来了,自己现在和关宏峰一模一样,可是这孩子看他的时候眼睛里没有那个深邃的星河,这他妈可真是日了狗了。

        秦风和关宏峰回家,关宏峰的家和秦风的家相比可能还赶不上他的台球室大,可是秦风就像到了皇宫喜悦的东看西看,关宏峰回头看他,他眼睛笑成了一对月牙,小虎牙也相映生辉,这种样貌的孩子如果误入歧途,关宏峰觉得是天大的损失。

        “去洗洗吧。”

        秦风立刻跑去洗澡,关宏峰家的小浴室成了秦风的淘气城堡,一边冲水一边吹着口哨,光着脚踩在地上,去触碰关宏峰浴室的拖鞋,穿上之后脚后跟还在外面,觉得特别开心,打开壁橱抚摸那些瓶瓶罐罐,每个都很可爱。

        关宏峰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所有的事情像快进的监控视频一样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关宏峰觉得人生逼得自己真紧,紧的自己连大气都不敢喘,但是还要接着走下去。

        秦风用关宏峰的牙刷刷牙,正兴高采烈的满嘴都是泡泡的时候想到关宏宇肯定也用这个牙刷,立刻不那么高兴起来,于是赶快冲洗干净,其实是太想念关宏峰了。

        关宏峰给秦风找了一身他的睡衣,秦风长腿长脚的穿上很滑稽,他自己却满意到不行,“好...好不好看?”

        关宏峰没说话拿出双氧水给秦风额头上的伤口消毒,秦风整个人都愣住了,任由关宏峰仰着头,身子贴着自己的身子给自己上药,关宏峰认真的样子显得有那么点儿孩子气,这是无法隐藏的,秦风一瞬不瞬的看着,等关宏峰给他消完毒了,才想起来要弯弯腰他才方便,戴关宏峰取过液体伤口愈合帖,秦风已经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并且弯下腰,关宏峰顿了顿,帮他处理伤口,觉得一只手轻轻的揽住了自己的腰,关宏峰没有阻止而是专心处理好了伤口,秦风的手一用力,关宏峰才冷淡的说,“吃饭吧。”

        两个人吃了一顿静默的晚饭,关宏峰刚想收拾,秦风却抢过去,哼着歌去厨房洗碗,也许此情此情秦风的父母看到会惊掉下巴,世界上不存在什么第一次不第一次,只要用心都能做好,秦风第一次收拾厨房就收拾的有模有样。

        待到关宏峰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秦风已经给他煮了枸杞菊花茶端过来,生生把关宏峰给愣在了那儿。

        “我...我知知道,你比不不得我,要要养生...我看...看了书的。”秦风举着茶盘努力想表达自己的意思。

        “坐下。”关宏峰淡淡的开口。

        秦风坐下,关宏峰刚想开口,只见秦风举起一张纸,目光深邃而认真的看着关宏峰,关宏峰看这张纸:

        我知道你要和我说我的性格缺失,我的确有缺失,可是在这个社会由于种种原因导致性格有缺失的人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去弥补,如果我有恋母情节或者恋父情结,我应该寻找更理想的符合我心目中父母形象的人,你不是,你也别企图探究我内心到底扭曲在哪里,每个人都一样,有的是积少成多有的是瞬间爆发有的是某一刹那,而我,只是想和你生活在一起。

        秦风没有等关宏峰说话,而是微蹙着眉头,目光深深的看着关宏峰,关宏峰没办法在这个目光里保持冷静持中,那是一种带着狼性的柔情,是少年特有的执着和纯净,秦风又举起第二张纸:

        我知道,我没经历过什么失败、挫折,对人生不够小心翼翼,对人生不够充满敬畏,我毕竟十八岁,可我看到过生死,我的奶奶和爷爷,在那两个时刻,我特别的想你,不知道为什么,我能体会到你的孤独,暗无天日的孤独,四处寻找没有出口。我知道,年龄差距很大的恋爱,年长的那一方没有时间陪着年纪轻的那一方再去犯错,也不想看他可笑的行为,更不想浪费自己的生命,可是就算自私我也想试试,我会让你知道,和我在一起你不是浪费生命,而是感觉到爱就是不为什么。

        关宏峰看着这用自己的原子笔写的字,这孩子字迹工整,字的谋篇布局却洒放古拙,这样的人即便是坏人,都是个有大格局的坏人,更何况他不是,他用他的办法想成为关宏宇、刘音或者崔虎,成为关氏兄弟小集团的一员,关宏峰没有遇到过这样不顾一切的人或者感情,而这真的是一种让关宏峰十分陌生的感情。而就在那么一刻,关宏峰觉得了一种自己的悲哀,一种积压在内心深处无处派遣的悲哀,自己被一条无形的绳索锁着,2.13之前这根绳索是正义和庄严,2.13之后是混淆和悲凉。

        “纠正你一个错误,我没觉得你的出现是浪费我的生命,也许我是在浪费你的生命,不管怎么样,我们都相互不必抱歉,因为一切都不能挽回。”

        秦风露出了笑容,“我我知道,你...也是个宁可...折折磨...自己也不道歉的...人。”

        关宏峰喝了一口茶,悲叹似的轻声说,“道歉有什么用,还能让受伤害的人回到当初吗?一切只能交给时间。我给你七天的时间,七天足够你判定一个人一件事,这七天你随时可以找我。”

        “做...做你自己,我也会...做...我自己,我...我们就就会有答案。”

评论(8)
热度(115)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