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秦风·峰】少年狼

亲爱的们,这两天进山了,今天晚上十点多才回来,冻得浑身骨头疼,山里的生活不容易,有时候花花世界和饥寒交迫就隔着这么几座山,因为背着许多书,肩膀子都勒肿了,明天再更多更文吧。感谢一直以来给我鼓励和支持的朋友们。

5 小阳春

        关宏峰审视秦风,秦风认真的瞧着他,“我...我,我知道...你你在给我侧写。”说完了气鼓鼓的把头扭向一边儿,“我我我...走了几千千里...我我现在...现在的半生...就就就...就是...很委屈。”

        关宏峰现在才真的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就算自己流年不利也不至于就到了这个境地,看着兀自在那儿生气的秦风,如果自己早点儿结婚生子,孩子可能也比他小不了多少,这是哪辈子的冤孽?

        “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如果说比谈恋爱的经验更缺失的可能就是带孩子的经验,关宏峰只能按照对待少年犯的态度对待他。

        秦风呼啦一下趴在沙发上,后背线条特别好看,关宏峰无奈的想现在得孩子发育的真好,自己18岁的时候还被误会是个初中生。可是,现在怎么办?

        关宏峰拍了拍他,“在这边玩几天,就回家去接着上学吧,你还小,虽然天才都不走寻常路,可是你还没有想好要做个天才还是要做个普通人,我更不希望你成为仲永。”

        “你们都...都...非...得这么虚...虚伪吗?”秦风气愤的坐起来,“我我十八岁了,你...明明,明明就喜欢我...吻你。又...又不想对我...负责任,生怕没没没办法收场。”

         关宏峰瞠目结舌,自己的表意已经干枯到这种程度了?关宏峰是真心希望他能够去警官学校上学之后做一名警察,关宏峰已经直觉出他是个好苗子,能够在刑侦战线上为百姓做事。只是他现在像只迷途的鸟不能善用自己的心智,又因为年轻把世界看的太轻,觉得自己可以随意挑衅她,这是天才的通病,天才如果不能自我约束,很可能就是世界的敌人。

        “我...我...不会说出...你你你害怕的任何事...你...你走吧。”秦风目光冷滞的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屏幕说。关宏峰心里告诫自己不要为不必要的人浪费心力,自己在一个稍有闪失就可能伤及更多无辜的迷局里,其他的事情不过是两害相权,以目前对这个孩子的侧写,他绝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顶多就是天才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痛恨或者怨怪自己,自己也算伤害了他,自己伤的人够多了,不在乎多一个。关宏峰叹了口气,自己的自尊心和肩上扛的警徽比起来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关宏峰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没有自我这个概念了?所有的自我已经不再是自我而是侦破个性,所有的自我都圈在入警誓词的条款里,从来不敢越雷池半步。

        关宏峰站起来,“密码?”

        秦风冷淡的说,“你...你生日。”关宏峰想看看秦风的冰箱里是不是有食物或者他怎么解决晚饭,亦或者说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可是关宏峰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径直的走到门前按下密码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关宏峰回家的时候,关宏宇正在家拧魔方这也代表他正在耍小脾气,关宏峰决定不理他,走到厨房喝了一杯水,回到房间。

        关宏宇狠啦啦的抬眼瞅着,“我告诉你,哥!你今天不搭理我,别指望我搭理你。”

        关宏峰坐在书桌前一言不发,狠下心来的才是关宏峰,其余的就随他去吧,当务之急是搬家,只有搬家才安全,这么想着走到关宏宇跟前,关宏宇正在妥协与轻度妥协的漩涡里挣扎,关宏峰的突然出现让他一下重度妥协了。

        “干干啥呀?动家法呀?我让你在家陪陪我我违法啦?”

        “搬家。”

        “妈!我哥不要我了!”关宏宇气愤填膺的对着天花板喊了一声。

        “咱家不安全了,有人发现了我们。”

       关宏宇的‘举头三尺’之怨戛然而止,“不会吧。”

       “我们先在刘音那儿躲躲,找到房子我们马上搬家。”

       “哦。”

       兄弟二人趁着深夜到了刘音的酒吧储物间,刘音对兄弟的到来很是惊讶,慌忙跟过来,“出什么事了?”

       关宏峰有些愧疚的看着刘音,“我们暂避在你这儿,给你添麻烦了。有可能我们暴露了。我会给你想好最好的脱身之法,你不要担心。”刘音反倒全无刚才的焦虑之色,而是一撩长发露出懒懒的笑容,一探身子迫近关宏峰,一只手臂搭在他的肩上,“你会带我亡命天涯吗?”

        关宏峰木头木脸的坐在矮桌上,“我不会让你或者别人亡命天涯。”刘音露出蜜糖一般的笑容,漂亮的YSL口红闪着动人的光芒,头靠在关宏峰的肩膀上斜觑着呆若木鸡的关宏宇,“噼呲噼呲,你是不是又玩过火儿了?害的Tom脸色这么难看?”关宏宇白痴一般瞧着他俩吸了下口水,关宏峰沉声接住刘音的话,“是我。”

        “最近我们不交接,有风吹草动我会立刻通知你们。宏宇你让崔虎严密关注周边的监控,有任何可疑立刻通知我,我会尽快找到安身之处。刘音不早了,你去休息吧。”说了这些关宏峰沉吟了一下,“我回去一趟。”说着就起身。

        “不行,哥,你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关宏宇一把扯住关宏峰的手臂。关宏峰看了看他的手,“别耍小孩子脾气。”说完了就向外走去了。

        关宏峰回到家里,家里一切如旧,关宏峰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一切如旧,应该是2.13之前,即便不是也该是生老病死、日月如梭、以身殉职或者平淡如水。

        关宏峰就在沙发上坐了一夜,天明的时候才疲惫的睁开眼睛,胡乱喝了口牛奶就去了支队。

        周巡似乎正等着关宏峰,一见他就大剌剌的喊,“哎呀,老关!”又马上看出关宏峰的黑眼圈,声音转为疑惑,”...老关...”

        “嗯?”

        “你这是怎么了?”

        “哦...吐了一天一夜...”关宏峰淡淡的开口,周巡点着关宏峰笑,“我就说你怎么就那么大的酒量了,怎么着,打算把我灌醉了...”周巡凑近关宏峰,“二两的酒量你跟我舍命,为了关宏宇你也是拼了,老关,何必呢?”

        “记得你承诺给我的。”关宏峰瞥了一直在审视自己的周巡一眼淡淡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得嘞!咱这片头曲就不用天天儿唱了。”周巡一拍关宏峰的肩膀,“没什么大事儿,百大逸都一自杀的,小汪儿他们去了。”

        “怎么判定自杀?”

        “他丈夫报的案,他们跟朋友一起在那儿为他老婆庆生呢,他老婆就是跳楼这个,一直患抑郁症。庆生就是为了让她高兴才安排在百大逸都,结果她写了绝笔信,跳楼了。”

        关宏峰似乎点了下头,“尸体带回来吧。”

        周巡点着烟刚抽一口,一听这话停住了,“你觉着有问题?”关宏峰没回答,周巡立刻拿出手机,“汪儿,现场怎么样?”

        “做笔录走个程序吧,双方家长也都过来了,都挺明事理的,女方家长一直安慰那男的,说也没办法。”小汪电话里回应。

        周巡被烟气熏得皱着眉毛,“保护好现场,我和老关过去。”

        “不用,这点儿事儿还用的着劳你们二位大驾!”

        “废什么话!”

       关宏峰和周巡扑现场了。

 

        关宏宇自打他哥走后就心绪不宁,刘音陪着他在吧台喝酒,两个人说着闲话。刘音正安慰关宏宇却忽然停住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关宏宇身后,关宏宇不解其意的回头,打烊关着大门的冷清酒吧大厅赫然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关宏宇皱起眉头,自己认识——是那天在花坛那儿站着的那个孩子。

        一时间谁也没说话,空气像凝固了一样,关宏宇忽而轻蔑的一笑,稳稳当当的回过身喝了口酒,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刘音,刘音回神,莞尔一笑,“小帅哥打哪儿来的?想闯空门可不巧哦!”

        “关...关...”这少年英俊异常有种水墨丹青的飘逸又带着不媚俗流现代感,却似乎被一种极度的情绪控制,负气的痛恨着自己,“关宏宇,我...我有...有话和你说!”

        关宏宇和刘音的脸色都变了,关宏宇不动声色的再次喝了口酒才转身,用关宏峰的神态语气淡淡的说,“你是宏宇的朋友?”

        “关…关宏宇,我我知道是是你,我我…我不是为...你来,我为关宏峰!”这少年站在那儿目光如深潭一般,“如...如果做疤痕...鉴定,你们两个疤痕毛细血管修复程度...不...不同。”

         关宏宇冷笑了一下,说不说破你都走不了了。动了动肩颈发出发力之前的咯咯的声音,从吧椅上慢慢站起来,对刘音示意了一下后门,刘音去锁门了。

        关宏宇的戾气强到百步之内不能站人,可这少年似乎也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他盯着关宏宇,慢慢的脱掉衬衫扔在一边。

        两个人瞬间动手,你来我往三招,少年被关宏宇一个直拳晃过紧接着一个膝顶马上就跟过来,少年躲闪不过侧身闪避,关宏宇马上就一侧肘击,少年被打的向后跌倒,撞倒了几张椅子,关宏宇再次拧了拧脖子,“练过。”

        那少年毫无惧色马上又攻了上来,借助身高的优势上来就是一个冲膝,助力加冲膝的力量关宏宇不能硬抗,闪身避过,少年飞身跃到椅子上,关宏宇一脚踹向椅子,少年却凌厉的飞身下劈,关宏宇双臂一格,身形倒退几步,关宏宇笑了起来,“不错呀。”

         拳脚招呼格斗技巧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实战,关宏宇是身经百战的常胜将军,这些战役绝不是台子上的演示而是性命攸关,这和少年的闭门之技有很大的区别,少年技巧娴熟却经验不足,很快就吃亏了,关宏宇自打听到这孩子冲着自己哥来,已经动了杀机,越发手下不留情面,直到刘音惊叫,“手下留情!我们还有话问他!”

        关宏宇挥起的拳头停住,低头看了看被他压制住的少年,少年被关宏宇揍的鼻子、嘴巴、额头都鲜血直流,却毫无惧色的直视着关宏宇,关宏宇接过刘音递过来的绳子把他捆上。

        “小子,你敢动我哥一根头发,我就要你的命。”

评论(34)
热度(135)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