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教堂的审判(57)

        关宏宇洗了澡也躺到床上,双手枕在脑后,侧头看关宏峰闭着眼睛似乎睡了,心知他一肚子的‘官司’只是疲惫不想说话而已。这和关宏宇不一样,关宏宇心里要是有点儿事不说出来,那就容易嘴上生疮脚底流脓,小时候就如此,关宏峰常用欲擒故纵、视而不见的法子使得关宏宇起先得意洋洋之后抓耳挠腮,故意将事情往他心里的那点儿秘密上引,关宏峰偏偏避重就轻闭着眼睛睡觉,急的关宏宇过去扒开他哥的眼睛非告诉他实情不可,关宏峰会根据其过错的大小予以‘量刑’,每次莫不如此。而且兄弟两个减压的方式也不同,关宏宇减压的方式要么是找人在地上干一架,要么是找人在床上‘干一架’,两者皆是疏散压力的好法子。关宏峰则靠自身予以吸纳消耗。也正因为这个性格,关宏宇显得阳光明媚,关宏峰显得暗月沉星。

        关宏宇喜欢看不设防的关宏峰,比如说现在,不知道为啥关宏峰脸上总有股子稚气,其实按照更加深沉的说法叫天真,一种顽强的坚持自己信仰的天真,这种感觉在他不设防的时候就完全的显露出来,他一睁开眼睛面对这个世界就倏然消失。

        “哥。”关宏宇狠心打破这种‘欣赏’,“案子怎么样了?亚楠说前途不乐观,亚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可这次也变成了‘蜗牛’,你们穿制服的也有这胆小怕事的时候哈?”

        关宏峰睁开眼睛,似乎自嘲的哼了一声没回答,关宏宇靠到他哥身边,“哥,你为啥不愿意我接触这个案子?”

        关宏峰看看他,“没有,只是我觉得我们亏欠刘音的,她帮我们是冒着多大的风险,一旦我们被识破牵连出她来,她就是协从,一个女孩儿协从A级杀人犯,她今后的人生怎么办?宏宇,你我都不是超人,我们脱不开这个世界上这张网,我知道你快意人生惯了,谁不想快意人生?可我们模拟罪犯的思维却不能模仿他们的行为,所以我们得比他们更沉得住气,更聪明,才能最后将他们绳之以法,做刑警久了,你会知道有些人、有些事你根本无能为力,不是你不想,你身冒百死定他们的罪,但是最后案件移交,你做的一切都会化成乌有。”

        关宏宇看着关宏峰,“哥,2.13是不是有人陷害你?”

        关宏峰吃惊的看向关宏宇,“你...你想到了什么?”关宏宇拧了拧脖子,“哥,你到底有多少事儿瞒着我?”

        关宏峰被窝里的手攥的手心都是汗,脸上却平静无波,半天才说,“终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哥,你是忒出色了,你也忒油盐不进了,我早就说你了,你念完研究生你念博士,你也把你那个念书的细菌给我培养点儿,咱妈他老人家也是会生,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你这个脑子是够用了,肢体相当于脑血栓康复,我这身体是够用了,脑子相当于脑血栓康复。”关宏宇靠在那儿愁眉苦脸的分析,“人家知道——想办成事儿,你是最大的绊脚石,你属于金钱美色都拉不笼的人,哥,你说像你这种老处男是不是这个心理上...啊?有点...”

        关宏峰嘴唇又绷了起来瞅着关宏宇,关宏宇知道他哥生气了吓得直眨巴眼睛,“这不唠嗑儿呢嘛,唠嗑儿会不会呀?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啊。我这不给你分析案情的嘛,你这把我灵感都吓唬没了。”见关宏峰又躺好了,关宏宇头顶的头发才趴下来,“你是平时给人家留下的印象是多刚直不啊呀,你瞅瞅咱家你得的那些嘉奖,房山子都坠倒了,诶?我说哪儿了?说2.13,人家肯定是想弄死你,多亏他妈的脑子不利索把我弄进去了,我也日了狗了,这是中间出啥岔子了?这样也好,不然就你这儿小身板儿把你弄监狱去,我操,我都不敢想...”关宏峰抬起头无可奈何的看着大放厥词的关宏宇,关宏宇把胳膊强塞到关宏峰的颈子下把他掫起来,关宏峰觉得自己也是太弱了,关宏宇可以任意的摆弄自己,不由得孩子气的挣了一下,关宏宇气乐了,“咋的?伤自尊啦?我也真服你,就你这关家小娇花儿就能带出个长丰来,那嘉奖怎么说来着?特别能战斗的队伍。这帮傻老爷们儿也不知道是被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就生死跟着你。就现在你不干队长了,还关队关队跑前跑后的。”关宏峰扭过去不理他,关宏宇涎着脸凑过来,“哥,就你这细皮嫩肉的,弄号子里头,你知道啥下场不?”

        关宏峰知道他弟弟唠嗑正经三句就开始走‘下三路’,不由得扭过身来正色的说,“好歹我也是长丰的前支队长,他们好多人都是我送进去的。”

        关宏宇乐起来,“哥,你智商这是下班儿了是吧?那不正投其所好了嘛,你要是穿着警服被扔进去,哎呀...这帮孙子可他妈解了馋了...”关宏宇脑子里开始上演一部时常超过120分钟的限制级电影。

        关宏峰疑惑的看着关宏宇欠抽一百个耳光的嘴脸,关宏宇决定换个说法,“哥,你说一个人最惨的下场是什么?”

        关宏峰看着他弟弟,关宏宇诚恳耐心的跟他哥解释,“那就是完蛋操了。”

        “关宏宇你又想着法儿的找机会挨打是吧?”

        “我说的这都是至理名言哪,话糙理不糙啊,完蛋了又让人给操了,你说惨不惨?”

        “关宏宇!”关宏峰这就要动手,关宏宇一把搂住他哥,“都怼我一个乌眼儿青了,还咋的呀?我不要面子啊?”

        关宏峰被关宏宇搂的密不透风,只能说道,“你别老拿你那一套胡思乱想,监狱里有严格的纪律和制度,就是教改他们的地方,岂能胡作非为。”

        “要不说哥,就你吧,有时候老谋深算的,有时候还赶不上个三岁孩子,你以为监狱不是个社会呀?你们有法律他们没规矩呀?那里头可都是‘社会精英’,全是他妈的要不脑子顶级的,要么技术顶级的,要么武力值顶级的,他们就喜欢你这种禁欲系的...”

        关宏峰被关宏宇说懵了,“你什么意思?”

        关宏宇舌头在腮帮子上色情而恶劣的顶了顶,关宏峰仍旧不解其意,关宏宇凑到他哥耳边,“但凡新进去的,有姿色的,都得供老大们乐呵乐呵,鸡奸懂吗?”

        关宏峰不怒反笑看着关宏宇,“你有什么好得意的,现在你是A级通缉犯,送进去也是你,你和我长的一模一样。所以,你最好乖点儿,不然你想想你的下场。”

        关宏宇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儿,瞅着他哥发出母鸡下蛋似的笑声,“那可有热闹看了,爷背着5条人命一家大小,我看看谁这么不开眼,我打不出他屎来都算他拉的干净,到那时候就是这些人都把屁股给我洗干净了,等着爷临幸了!”

        关宏峰目瞪口呆的看着春风得意、志得意满、趾高气扬、宇宙无敌的关宏宇,‘三观’再次被熊孩子给毁的面目全非,木头人一样挣脱关宏宇的怀抱,躺到枕头上把被盖到下巴,把自己裹得像个蚕茧。关宏宇金光灿烂的未来憧憬使他又差点儿得道成仙,兀自兴高采烈了一阵子低头看他哥没了动静,再一看已经睡着了。

        关宏宇无奈的嘬了嘬牙花子,“前戏太长,路数不对,咋还把我们刑警队长吓晕了呢。”说着抬头瞅了瞅灯,“哎呀,现在不开着还真睡不着,我也是个受虐的命,来吧,心肝宝贝儿我的亲哥,想死我了。”说着像只蜘蛛一样四条腿儿搂住关宏峰也睡过去了。

评论(40)
热度(156)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