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教堂的审判(55)

        周巡看完了安潇雨的绝笔信之后抬眼看关宏峰,关宏峰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目光专注一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让周巡恼火,自己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他永远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自己只能殚精竭虑的在心里筑上高高的墙,上面写着‘周关伟大友谊万岁’,而这道墙前不久轰然倒塌,露出了里面周巡的‘爱巢’,吓得周巡不知所措。

        其实周巡不知,关宏峰心里也曾经有一道墙,坚固、巍峨、傲然而有节,只是现在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断瓦残桓疮痍遍布,没什么好看的了。

        周巡看着关宏峰的目光炙热而绵长以至于内勤进来的时候收刹不住,恶狠狠的冲对方呲了下牙,对方直接把手里的锅子端到关宏峰跟前,“关队,饿了吧?给你煮了点儿馄饨,鸡汤的,趁热儿喝吧。”关宏峰一笑,“谢谢。”内勤十分得意刚想离开,周巡一拍桌子,内勤不明就里的看他,周巡眼睛剜了一下自己这个不醒事的属下,嘴里‘嘶’了一声下巴狠狠的点了一下馄饨,内勤才迫于淫威对关宏峰说,“关队,这是周队特意吩咐我给你煮的,周队亲自包的,特意包的你喜欢吃的香菇油菜馅儿的。”

        关宏峰瞥了一眼周巡,周巡立刻露出贤良的笑容,关宏峰对着内勤和蔼的说,“那就等于你们周队想毒死我。”

        “老关,当着外人面儿呢。”

        “怎么?能把饭做的那么难吃也是一种天赋,你不必敝帚自珍。”

        内勤掩嘴一笑,周巡头发都立起来了,作势要给他一脚,内勤一溜烟儿走了。

        周巡把椅子拉倒关宏峰跟前儿,“饿了吧?快吃。”

        关宏峰倒也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周巡看着关宏峰吃相文雅的坐在自己对面,馄饨的腾腾热气将关宏峰包裹起来,觉得这就是过日子,这是对抗一切的力量。

        关宏峰将剩下的多一半馄饨推给周巡,用纸巾擦了擦嘴,周巡将关宏峰的筷子叼在嘴里,又往里加了些辣椒和醋,含混不清的说,“好吃吗?你吃东西还那么淡。”

        关宏峰纵容的看了他一眼,未发一言。周巡吸里呼噜的一边吃一边看日记,“老关,你这次的办案思路和往常都不一样。”

        关宏峰仍旧未发一言,周巡自说自话的接着,“你怎么就盯着了这个安潇雨不放?”

        “这个世界上能以身死成全别人的人不多,以前我们从来都没有遇见过。”关宏峰仰着头叹息,之后又侧头看着周巡,“还是没发现和符海龙相关的证据吧?”

        周巡咽下嘴里的馄饨,用舌头剔了剔牙,“不但他没有,其余的他关系网里的高层都没有,但是他儿子符宇说不清楚,这穷人乍富的丧门,富的骚气稳不住尸首,破绽不少。”

        “走私案,他不算排头,公海赌博罪不至死,千烛万盏这种在某些人眼里根本就不算案子,没用。周巡你觉得他们将触角在海关深的这么远,只为了这些东西?”

        周巡正仰头喝汤差点儿呛住,看着关宏峰,关宏峰递给他纸巾,周巡一边擦嘴一边慢慢停住,“军...军火?”

        关宏峰看着周巡没说话,“他们必定丢卒保车,他们没想到我们一步一步从他们认同的惩治内奸的伎俩抽出背后的案子。”关宏峰正说着,一队人马到了,陆陆续续的进到屋子里来,严良粗鲁的推开椅子坐下来,怼了怼周巡,伸出两根手指头,周巡骂骂咧咧的给他给了他一根烟。

        小汪一句话没说,端起杯子就喝了满满一杯子水,喘匀一口气,“找着了。”

        周巡点了下头,关宏峰看了周巡一眼,周巡知道关宏峰已经知道了内情,他就是有这个本事。

        严良脸色不好,关宏峰关切的看着他,“太累了吧?”

        严良冲着关宏峰一笑,撒娇的说,“抱抱就好了。”说着呼啦一下抱住关宏峰,“他妈的,这个苏子佩撇得一干二净。”

        周巡目瞪口呆的看着和关宏峰抱做一团的严良,“你他妈的就是个二寸半的暗器,你就是个镖(彪)啊!”

       “咋啦?要不我抱抱你。”严良一副吃了黄连的脸给怼了回去。

        “你是为了卖萌命都豁出去了,你摸我一下试试!”说着周巡愣是把关宏峰连人带椅子给拽到了自己这边。

        周舒桐、赵茜、小汪以及外勤们都无语的看着这一幕,自打严良同志来了之后,大家的视野又开阔了,对事件的承受能力也增强了,周队的暴脾气也爆发的更频繁了,队伍的素质也锻炼的越来越坚强了。

        关宏峰气的脸色都青了,咬牙骂道,“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周巡和严良这才罢休。

        周巡将手里的硬盘递给周舒桐,“给大家伙儿看看。”周舒桐将硬盘的数据传输到大屏幕上,一段一段晃动的视频展现在大家眼前,里面内容完全超出了大家的预料,周舒桐手足无措的偷偷看了看不动声色的关宏峰,恰巧严良和周巡也都看向了关宏峰,画面内容实在黄暴的可以,赵茜到底成熟,虽然不适但是能够坚持,小汪目瞪口呆的瞧着屏幕。后来,视频里出现了医院的天台,蒋瞳和安潇雨的冲突,蒋瞳靠向栏杆,栏杆断裂,她拉住了安潇雨,安潇雨踩到了地上的细碎的玻璃珠子,在两个人都要坠下的时候安潇雨的手表挂住了栏杆的竖栏,使他站住了身体并竭尽全力将蒋瞳救了上去。蒋瞳右手受伤,人也昏迷了。

        接下来的视频就更加模糊不清,大家凝神静气的看着,关宏峰忽然开口,“停一下。”周舒桐手忙脚乱的停住视频,“向前一点儿。”

        关宏峰指着屏幕,“左下角的那个手腕放大。”

        严良欠起身子,“我操,这块表是符海龙的吧?限量版,12点的位置是钻石。这个钻石应该是全球定位的。”

        “可惜看不到序列号。”关宏峰淡淡的说,“想看序列号就是国际刑警的事儿了。”

        周巡靠在椅背上,“我操,玩儿的够花花儿的。”

        “周巡,从第9段视频到第27段,应该是地下工厂的内部,而且以视频的各节点来看,应该能够绘制出大致的地下工厂的地形,让技术部赶紧做出来。明天先对污水处理厂进行初步摸排,先不要打草惊蛇,我明天去见小初,安潇雨不会给我们一个没用的人。”关宏峰又转向大家,“周舒桐,你跟小汪交接,符海龙的情人你们两个将她‘藏起来’,要做到人不知鬼不觉。小汪做机动调派。”

        “是。”

        “严良你...”

        “把那本笔记给我吧,蒋瞳那儿交给我,你那儿还有顾梵呢。”严良笑呵呵的说。

        关宏峰看着严良,严良一笑,关宏峰却皱起了眉头,似开口难尽其意,转而向周巡,“和北风碰一下,看他那边儿的情况,我们这儿收网要快,让他们不得不丢卒保车。”

        周巡一点头,“得嘞,今儿就办。还有个事儿,符海龙既然惊你一下难免就狗急跳墙,我们这事儿一直都阴着呢,包括案件进展我都顶着上头迁延着呢,我们突然出手搞不好就让他们王八吃西瓜连轱辘再滚。出什么阴招儿,你自个儿我不放心。”

        关宏峰一笑,“管好你自己吧,你现在是长丰的一把手。我回去了,换换衣服。”

        “我送你。”周巡站起来,“都散了吧,你也别争,我正好去北风那儿。”说着就拉着关宏峰向外走。大家也都散了。

        关宏峰走到走廊里,挣开周巡,“我有几句话和严良说。”却不料严良抄着兜站在走廊的尽头,看着周巡和关宏峰的背影,“不用说了,宏峰,我都知道。我有分寸。”

         走廊的灯将走廊两头的三个男人映照的分明而挺俊,他们只是相互对视了一下就各自转身而去。

评论(33)
热度(138)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