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54)

        关宏峰在路上接到关宏宇的电话。

        “哥,今天回家吗?”

        关宏峰露出一丝疼爱的笑纹,“还没适应一个人在家哪?”

        “不是,就是特别想见你,特别想,真的哥。今天回来吧,我也跟你汇报汇报我跟你家音音的案件进展情况啊。”

        “怎么?这么快?你没敷衍了事吧?”

        “哎,你家音音是个多懂事儿的姑娘啊,这么多年过不去的就是个心魔,谁不是过不去自己这道坎儿啊。”

        “嘁,我还以为我自己跟我自己对话呢。”关宏峰调侃,“在家等着我吧,案子到这个份儿上随时都有变化,看我能不能走得开。”

        “给我买好吃的。”

        关宏峰挂了电话,那串项链挂在关宏峰的手腕上,关宏峰抬起手腕精美的锆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光芒在锆石的底端陈出一个光斑就像一滴眼泪又像往生的之路灯火,也许安潇雨就是带着这样一滴眼泪走向了往生之路。

        电话又响,是周巡。

        “老关!你在哪儿哪?天儿黑了,你这让人操不完的心哪!你找个亮堂地儿呆着,我接你去。”

         关宏峰莫名其妙的回答,“我怎么就返老还童到这个程度了?我这就回去了。”

        “回来给你个大惊喜。”

        “我也给你一个大惊喜。”说着就挂了电话。

        周巡在那边一时回不过神儿来,看着自己电话,看的心花怒放又不想让人知道,又藏不住,掏出一根烟来点上,吐出一朵七彩祥云的烟雾,觉得抽烟特别有益健康。

        周舒桐不明就里的逡巡过来,“周...周队。”

        “呦,周舒桐啊,累了吧?这些日子辛苦了啊,这次首功一件,我一定在结案陈词里给你写的前比花木兰后比方世玉,放心啊。”

        周舒桐满脸都皱起来,“带回来的人...”

        “供上,打个板儿供上。”周巡笑眉笑眼儿的回答。周舒桐更加懵圈了,正巧看见走过来在一边儿看热闹的高亚楠,高亚楠研究着周巡,周巡吓一跳,“好么家伙,吓我一跳。”

        高亚楠瞧着他,鼻子里笑了一下,“周舒桐,你去把带回来的人好好儿招待着,你们周队听了俩句好话儿这会儿飞的乱七八糟的。”

        周巡不但不恼反而有些害羞的笑着,“啧,要不让老娘们儿干法医呢,尤其是恋爱的老娘们儿,火眼金睛啊。”

        高亚楠又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丛世秋吸入了奎宁提取物,造成短暂性的休克,提取物应该是民间古法,我查了汪清浊的档案,他的家乡奎宁树大量种植有提取经验,两人均无无其他外伤,根据小汪他们的现场取证,现场无打斗痕迹,有价值的脚印只有汪清浊的,以受力程度来看是汪清浊背着丛世秋乘坐工业电梯到达楼顶,然后双双坠楼,无其他可疑痕迹,我现在正在做尸体复原,下一步是否通知家属?”

        “听听老关怎么说。”

        高亚楠冲周舒桐一使眼色,“走吧,让你们周队乘着想象的小翅膀瞎飞一会儿,怼树上自己就着陆了。”

        周巡瞧着她俩的背影吐了一口烟,“我这都带的什么人哪都是。”说完了靠在窗口瞧着支队的大门。

        关宏峰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穿着周巡的运动衣多少有点儿凉,周巡赶忙迎过去,“冷了吧?我也夯糊了,应该给你加件外套的,上哪儿去啦?一个人儿没害怕吧?”

        关宏峰好笑的瞅着周巡,“你神经病啊你。”

        “怎么了?那天在我屋,黑着灯都差点儿吓哭了,我问大夫了,你就是心事重,等案子结了,我好好儿开导开导你。”

        关宏峰站住,大院儿里的这片区域有点儿黑,曾经以为任何事你都可以控制,即便不可以控制也可以抽丝剥茧的找到原委,关宏峰心里冷讽了一下自己,这么简单的对抗黑夜,自己就完全不能控制,不但不能控制,简直如跗骨之蛆,这种惩罚大概会一直到死吧?

        周巡审视的看着关宏峰,“老关你怕黑?还是怕一个人?”

        关宏峰侧头看看周巡,脸上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冷色,“比黑更可怕的是人心。”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向着黑影走了过去。

        周巡明显能够感觉出关宏峰气息和气场的示弱,这短短的一段路,关宏峰已经大汗淋漓,周巡站在那儿,“你到底是不是关宏峰?”

        关宏峰回头,目光迷离而惊惶,虽然拼命克制仍旧喘息不定,他别过头去,声音淡淡的说,“你的衣服什么味儿啊...穿着它就好像你这个周三太子如影随形一样。”关宏峰的声音像是叹息又像是道别,唯独不像是回忆。

        周巡站在那儿,那种恨又把他裹得密不透风,周三太子是关宏峰给周巡取的外号儿,那时候的周巡跑遍津港警届无敌手,常常是关宏峰发现嫌疑人周巡已经风也是的窜了出去,有一次把专案组一个主任的假发都给带偏了,关宏峰说他是脚踩风火轮,有时会调侃他为周三太子。周巡恨所有和他抢关宏峰的人和事,不能不恨。

        关宏峰走到了台阶周巡还没跟上来,关宏峰也没等他,关宏峰忽然想这又何必呢,像从前那样吧,不必给别人留情也不必给自己留情,做刑警的时间越长就越看到更多的人间炼狱,遇到越来越多无解的案子,遇到越来越多想救也救不了的人,遇到越来越多眼睁睁的生离死别,心里的愧疚也就像个无底的深潭,寒冷而枯寂。生死不过一瞬间,这一瞬间甚至你都来不及告别,与其牵肠挂肚倒不如无情的干净。这是只有真心把别人的生死安危放在心上的人才有的心魔,不足以为外人道更难为外人知。

        周巡看着关宏峰的背影,沉重而寂寥,就像个无解的迷案。紧走几步赶上了关宏峰,“顾释找着了。”关宏峰点点头,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举起手里的东西,“我不知道这里头是什么,这是安潇雨的东西。”周巡吃惊的看着关宏峰。

        关宏峰面无表情的接着说道,“我看到了符海龙,他也看见了我。”周巡紧张的攥住关宏峰的手,“他是不是威胁你了?啊?”

        “还不至于,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做那种傻事呢?”关宏峰颦眉叹息,“我会联系一个叫小初的人,这是安潇雨给的线索。”

        “老关,你信得过一个底子黑的受害人?”

        关宏峰低头想了想,“周巡你不也坚信人与人之间总是情最珍贵吗?”周巡心下骇然却不动声色,接过关宏峰手里的东西,那本笔记装帧精美,扉页上写着:莺月桃花安风絮,陌上麦青潇潇雨,微醺巧送相思意,白衫处子掐柳笛。——子佩赠潇雨

        周巡翻到第一页,这里显然加了页:

陌生人: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想你是个好人,因为你会帮我收衣,你怜我不得归,我不知道这些东西要不要公诸于世,我不忍心也舍不得,可是,我也不忍心更多的人受害,我想你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本来我想自己了断,可是一直没有勇气,我想还是瞳姐动手比较合适吧?我不知道瞳姐有多恨我,会不会给我个体面的死法,这些都不重要了吧,我对不起瞳姐,我破坏了她原本幸福的生活,我对不起很多人,唯一对的起的就是子佩,我把我的一切都给了他,最后这条命给了瞳姐,这算是个了结吧。

       可是,到死我也没真的下决心要将这些交给谁,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在意我,包括我的父母兄弟姐妹,我把他交给一个陌生人,我知道他受过高等教育是个好人。来到津港的这些年,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是人是鬼还是一眼能够看透的。我不忍心他被糟蹋,我就把项链给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我总相信人和人之间是有种冥冥的缘分的,也许给了他,他只当是个玩意儿,毕竟我这种人不干净,也许他会扔掉,如果那样,大概也是天意吧,这些事也许会石沉大海也许会被人发现。最终我都是怯懦自私的,因为我不知道这些事公布出去到底会伤害多少人或拯救多少人。我也知道他们对我起了疑心,包括子佩,也许子佩更希望我死吧,如果别人想我死,我必定拼死一战,子佩要我死,那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说到底,如果你看到了这本日记和硬盘,一切就都交由你处置。你足够聪明,帮我设计这个的叫顾释,他是个好孩子,我把他交给了还算可靠的人,我想一时还是安全的吧,但愿顾梵能够及时的找到他。陌生人,我觉得你是位哥哥,长相英俊,心地善良又聪明过人,你一定会帮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死了还用这种方式给了你一个烂摊子,对不起。

 

                                                                                                  安潇雨绝笔

评论(24)
热度(132)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