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教堂的审判(53)

        汪清浊的现场很‘干净’并没有牵丝绊连出什么可疑之处,这就是没有作案和作案之间的区别,作案的即使再‘干净’都有疏漏之处都有指向,而这种想干干净净的去死的人则没有。

        回到队里,关宏峰的衣物都被拿去做检验,换上周巡的一身运动衣坐在他办公室,周巡去汇报‘立案’结果和侦办思路去了。

        关宏峰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刚才给严良发了条信息,严良说去见见蒋瞳,关宏峰知道严良一直盯着海关、苏子佩和符宇那边,他主动担下这一面的事情,是因为他是‘新人’是‘生脸儿’走动起来方便,而且严良和关宏峰心里都清楚,这个案子也许最后会被移交或者进行保密调查,如果那样的话,前期所有的努力都将化为乌有,之所以谨小慎微就是怕最后的结论只是一张白纸寥寥数语。

        周巡回来和关宏峰四目相对。

        “老关,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不知道,北风那边怎么样?”

        “北风前一段被诫勉谈话了,说是办案期间存在过激行为,北风办的是一大宗新型毒品买卖,现在他那边儿线索断了。我这一去正好儿。”

        “北风性子烈,你嘱咐他了?”

        “你放心,我都跟他说清楚了,他那儿有底子,让人打个岔错过时机了,估计很快就能接上,他现在用的都是他过命的几个兄弟,都信得过。”

        关宏峰点点头,“严良应该是把苏子佩从头到尾利用蒋瞳的证据理顺了,他去找蒋瞳了。”

        周巡一拍脑门儿,“啧!我这个脑子,那个安潇雨和蒋瞳的发生意外的现场还没找到可用的视频资料呢,这个不瓷实!”

       “嗯,蒋瞳是个聪明人,她之所以那么维护苏子佩大概也是对自己尊严的维护吧。”

        “这女人的想法就是崎岖,崎岖不平,所以这辈子我都不和女人打交道。”周巡盖棺定论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关宏峰无奈的瞅了他一眼,“那你就等着你爸打断你的腿吧。”周巡趴在桌子上凑近关宏峰,“喂,干脆咱俩过得了。”

        关宏峰立刻变成了木头人,浑身一动不动只眼睛斜过去看了看周巡,“你为抓住关宏宇也是呕心沥血了,这草蛇灰线的,给我收收心。”

        周巡笑呵呵的目送逃跑的关宏峰,之后立刻掏出手机查百度,“草蛇灰线啥意思?咋又扯关宏宇身上去了,这兔崽子一天天的蹦出来恶心我。”

        关宏峰看了看时间,去查安潇雨应该还来得及,先去比较偏僻的那两个小区,经过一番查访并未发现什么有益的线索,那就剩下海边别墅那边的,时间已经不早了,关宏峰还是决定前往,这家洗衣店就在侧门的黄金位置,关宏峰拿出那张收据,洗衣店的人很快拿来了收据上的衣服,关宏峰说了声谢谢。

        走出洗衣店,关宏峰看到一个提着东西的阿姨正往小区走,赶忙跟过去,“今天您怎么自己啊?我帮您。”阿姨抬头看关宏峰,见是个眉目俊秀,面容温和的年轻人,又气质不凡认定是小区的邻居,“这怎么好意思?”

        “左邻右舍的有什么的?您怎么一个人提这么重的东西。”

        “还不是老伴儿生病了。”两个人说这话,那位阿姨扫了电子钥匙的门禁,和关宏峰一道进了小区。

        关宏峰把阿姨送到了家门口,阿姨非要让他进屋坐坐,关宏峰推辞过去。

        顺利进入小区之后,就是寻找安潇雨的住处,不知道等着关宏峰的是什么?是谁?关宏峰拽出一直挂在脖子上的这串项链,现在上面的这些数字似乎开始有作用了,搭扣上的坠牌上是一小串英文和字母的组合,关宏峰一度以为这是某种品牌的内部编码,或者某种带有指向性的问题,或者是某种密码的对应符号,一直以来一直做这方面的研究,后来随着关宏峰对安潇雨了解的深入,觉得他不具备这方面的思维能力,也不可能将此事假他人之手,现在关宏峰根据这个区域的编码觉得这是某棟别墅的门牌号码。按照指示关宏峰来到一座青灰色的别墅跟前,时近傍晚漫天云霞,这座设计漂亮的小楼低眉顺眼的静伫于此,铁栅栏隔着一个小院落,院落里的遮阳伞收了起来用束带扎着,几把椅子也罗在了院子的一角,云霞如同橙紫色的光谱在天空中以恢弘的笔法揉搓砌抑,使得天光云影美不胜收,关宏峰抬头看了看,又回头看着小楼,它静静的等着归人。

        铁栅栏的锁很简单,这种简单的锁挡不住关宏峰,他进入了小院,屋子的门是电子锁和面部识别,看样子面部识别已经被主人关闭了,关宏峰确定自己没走错,这是安潇雨在等着他,按照项链那块锆石里其中的一串数字,在键盘上输入后,门咔哒一声打开了。

        关宏峰吸了口气迈步走进屋子,屋子装修的极其简洁,又有许多小巧的心思,这些小巧的心思恰好就是对生活的热爱,关宏峰知道这些小巧的心思可能也是gay比直男的生活更有品质更有情趣的原因。

        关宏峰将取回的安潇雨的衣服妥善的放到衣柜里,衣柜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觉得安潇雨叠放衣服的方式很特别,之后根据一个刑侦专家的经验在屋子里缜密的查找细微的蛛丝马迹,可是这间屋子就像个样板房,一切都井井有条,就好像主人出差去了,很快就回回来。

        在二楼的阳台安潇雨洗的衣服还晾着,让这栋房子有了那么一丝人气儿,只可惜主人并不是出差了,他永远不能回来收它们了,关宏峰走过去把衣服都摘下来,一一叠好,关宏峰叠的很仔细,安潇雨应该就是个仔细又深深热爱着他所拥有的一切的人,关宏峰想为他把这些事做完。忽然关宏峰觉得不对劲儿,他仔细看看衣服上,重新把所有的衣服都摆开,衣服上有些印记,刚开始关宏峰以为是没洗干净,因为在深色衣服上印记非常不明显,可是每件衣服上都有,关宏峰仔细的观察每件衣服上印记的顺序,跑到安潇雨的衣橱,里面有几件叠好的衣服,叠衣服的方式很特别,关宏峰按照他叠衣服的方式把衣服叠起来,这些看似未洗干净的印字就对接起来——成了字——48页。

        关宏峰四下看看,果然在一个美人儿榻上扔着一本书《幸福人生》,关宏峰打开第48页,里面有些字用笔涂了起来,把这些字连起来就是——卧室第六块踢脚线。

        关宏峰迅速的跑到卧室,第六块踢脚线,外表看上去无异,仔细看确是有卡槽可以滑动的,关宏峰拉开这块踢脚线,里面竟然是一个带密码器的装置,按照项链上的第二串数字输入密码,这个小机关打开了,里面有一本日记和一张移动硬盘。关宏峰迅速的将这些东西拿在手里,重新把这里做成原来的模样。

        回到二楼把衣服叠好放进衣柜。把那本《幸福人生》放回到书架上。走到一楼客厅的时候在安潇雨的照片前停下来,静默的看了一会儿,之后就转身离去了。

 

 

评论(26)
热度(129)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