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51)

        周巡的事不欲关宏峰插手,关宏峰知道自己也阻挠不了他,他是长丰‘一把手’,他有权利处理长丰管辖范围内所有的案件,安排侦破方向把握侦破力度,他现在翅膀硬了,有他的主意,关宏峰也无可奈何。周巡急着去找龙北风——这位缉毒精英。本来是关宏峰先认识他,那时候还不是长丰的队长,被派去协助侦破一起跨境毒品走私,两个人惺惺相惜,关宏峰也是第一次见识到那种在子弹和生死面前毫无惧色,一边‘日人家仙人板板’一边打的对方落花流水的实战,那种勇猛没有见识过的人永远不能想象。后来关宏峰将龙北风引荐给周巡,这两个人一见如故,第一次喝酒就喝了个‘四脚朝天’人事不省,害的关宏峰伺候他们俩个一宿,第二天两个人自知理亏,低眉顺眼的一个收拾屋子一个洗衣服、洗床单。后来可想而知,周巡和北风走的更近,这次周巡找他帮忙再好不过。对于缉毒这方面关宏峰倒是先可以放放心。

        严良在盯着案子的同时没忘记苏子佩,严良一直死盯着这个人,这个更加没有错,苏子佩也是这宗大案的突破口,严良吃过关键嫌疑人‘溜索’的亏,所以这次是要钉死他。

        关宏峰仔细看了师哥传过来的那张收据,一张再普通不过的干洗店的凭证,津港有二十六家叫这个名字的洗衣连锁店,市中心区及市中心辐射区在关宏峰的考虑范围之外,在比较偏僻的小区的有两家,在一个靠海别墅附近的有一家,这三家是关宏峰的主要目标,当安潇雨或安武子这个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之后,关宏峰觉得蹊跷觉得凄凉,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案件关宏峰会投入这么重的私人感情,安潇雨就像一滴水蒸发了,可是关宏峰偏偏要找他蒸发之后留下的那一点印子。

        就在关宏峰要去寻找的时候,收到了韩彬的电话。

        “关队。”

        “韩彬。”

        “你曾经说过有些事无论正义与否都希望我帮你。”

        “是,可是还没到时候。”

        “那我能不能也请求你一件事?”

        “你说。”

        “有些事要适可而止,也没到时候。”

        “你代表谁?”

        “代表我自己。”

        “你的案子怎么样了?”

        “呃...已经结案了,不算复杂,关队,你...”韩彬竟然在一次通话中迟疑了俩次,这让关宏峰觉得事情不简单,不由得担心起来,“你...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你要见我吗?需要我帮忙吗?”

        “你在担心我?”韩彬的声音似乎比刚才还要没有自信,这让关宏峰不由得拿开电话看了看到底是不是韩彬,“是,我在担心你。你曾经说过会和我坦诚相见。”

        “我...”韩彬竟然说不下去,关宏峰莞尔一笑,“你不会是因为说了这么一句不好翻供的话就夜不能寐吧?”

        韩彬轻声出声,“我倒希望你因为这句话判我终生监禁,我也好有个由头赖上关队。”

        关宏峰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你越来越不靠谱了...”刚这么说着,有电话进来——是汪清浊,赶忙和韩彬告辞,“汪清浊的电话,我不和你聊了。”

        “哦?好。”韩彬挂了电话。

        接起汪清浊的电话,“清浊?最近好吗?”

        “哥,我想和你说说话。”

        关宏峰一时愣住了,说真的关宏峰没有处理细腻感情的能力,对这些实在是荒疏到脑子转不过来的程度,“你怎么了?”

        “哥,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和谁说,我还是想和你说,你愿意听吗?”

        关宏峰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我们见面聊。”

        “不了,觉得和关哥你见了面,就会舍不得,就会没勇气,还是现在这样说说吧,突然间觉得好凄凉啊,也很放松,很乱也很平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你在哪儿?告诉我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哥,这个世界这么大,我并没有害别人的心思,更没有对这个世界一点儿的不敬,为什么就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知道你不是gay,你装作是肯定有你的理由,可是从始至终你都坦诚待我,从来没有嫌弃过我,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即使不懂我却仍愿意保护我的人,谢谢。”

        “清浊你听我说,每个人都有不能被别人理解的一面,都有许多的不得已,甚至这些不得已让你不得不伤害别人,可是这没办法,我们得努力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答案,才有结果,你...你别做傻事,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只有没有受过一点伤害的人才会那么想。”

        “哥,我已经不等着答案了,我等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等别人给我答案,我以为就算不能是优,起码也能及格,可是最后,我被踩在了脚下...”

        “汪清浊,你别低下头别人就不能把你踩在脚下,听我说...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你想杀人,我能帮你做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局,你想复仇,我可以让你的计划天衣无缝,你相信我,我有这个能力,你在哪儿?告诉我你在哪儿?”

        “哥,你第一次见我我就是狼狈的,第二次又是,可是我还有更狼狈的时候,现在我不想再那样了,我第一次在这个城市的楼顶看到山,那么美,向日葵花田那么好看,只是这个世界太嘈杂了...哦,对了哥,我净顾着跟你说些乱七八糟的,丛世秋有问题,可是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题,你帮我查他吧。”

        “可以,我可以帮你惩罚任何人,你等着我。”关宏峰的脑子里像一台精密的仪器在迅速的运转,这个城市能看到山的楼应该在津北区,电话里有火车的声音,那就是靠近铁路附近,能看到向日葵花田,向日葵花田在米轨小火车的第三站,那是一大片造型花田,电话里有工地施工的声音,“清浊,我也有件事要告诉你,是关于安潇雨的...”

        电话挂断了,关宏峰迅速的把电话打给崔虎,把线索交叉点给他让崔虎帮他定位,崔虎只用了一分钟就给了关宏峰答案——泰安盛世高层区,其中B4、5、6满足这个条件。

        一边听电话一边拦住一辆出租车,向目标飞驰而去,关宏峰一遍一遍的拨打汪清浊的电话,对方拒绝接听。关宏峰遇到了太多这样的‘不作为’,自己的不作为。

        赶到泰安盛世,这个小区还在建设施工中,出租车进不去,到处都是建筑废料和建筑垃圾,关宏峰扔给司机钱就拼命的往目标跑,不熟悉的路,不熟悉的环境,石子砂砾到处都是,由于关宏峰太过专注寻找目标又竭尽所能快速的奔跑,中途跌倒了几次,一身一头的汗,关宏峰在这些诡诈的高楼间没命的寻找楼号呼喊汪清浊的名字,B11、B9、B7、B6电话和呼喊都没有回应,脚下的碎石再次将关宏峰绊倒,踉踉跄跄的爬起来接着向前冲,B5,关宏峰觉得自己的肺都要穿了,喊出的汪清浊三个字已经变调。

        忽然就一声闷响,关宏峰觉得眼前一晃,脸上一热,血,殷红的血,炸在了关宏峰的跟前,甚至都淹没了关宏峰的鞋。丛世秋和汪清浊已经摔的不成人形,关宏峰什么样惨烈的现场都见过,可是这次眼前忽然就开始变成了墨绿色之后就看不见,黑暗,无边的黑暗,关宏峰的脸上身上都溅上了血,拿着手机的手颓然的垂下来,耳朵听不见,眼睛看不见,这个世界忽然那么黑...

评论(34)
热度(144)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