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秦风·峰】白夜小剧场·少年狼

4 洗脑

        这是一间私密的会客厅,整面的黄梨木书架,木头上的‘鬼脸’显示着木质的珍贵,深沉的颜色和上面的藏书金玉相辉、芝兰相契,这间屋子采用的穹顶结构,光芒从穹顶通过折射透进来,现在正是光芒最盛的时候,这盛大的光芒像舞台的关注点一般聚焦在一张宽大的椅子周围,椅子背对着关宏峰,能够感觉出关宏峰要面对的人就坐在那儿,屋子里静的可怕,关宏峰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场景,要达到椅子需要越过一块密制的手工雕花地毯,一张放着一大束浓滟的玫瑰的黄梨木方桌。

       “你是谁?秦风在哪儿?”关宏峰开口。

       椅子慢慢的转过来,在光芒之中,秦风穿着质地优良的白色衬衫,挺阔的黑色长裤,交叠着双腿优雅坐在椅子上,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他戴着一副锃亮的手铐。关宏峰所有的思维都停止了,就那么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秦风露出超乎寻常的帅气笑容,站起来慢慢的向关宏峰这边走,无声无息,光芒,耀眼的光芒,无尽的光芒,关宏峰听不到声音,只看到秦风在光芒里向自己靠近,秦风从桌上拿起那束玫瑰,终于从一个虚幻的影像脱离了光芒的映衬走到了现实之中。

        “恭喜我亲爱的大叔找到了他的嫌疑人,现在我接受你的审判。”秦风一个字都没结巴,他说着用带着手铐的手把玫瑰举到了关宏峰跟前。

        关宏峰甚至听不清秦风说话,他觉得一切都是幻觉,眼前出现了可怕的一幕,秦风在繁盛的光芒里,被来路不明的子弹击中,献血染红了他的白衬衫,关宏峰惊惧的后退,那样一来,关宏峰不但怕黑夜还将怕光...

        “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怎么样?”关宏峰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的。

        秦风过来一下子把他圈在了带着手铐的臂弯里,头放在关宏峰的肩膀上,“大叔,我找了你七年,真的很不容易。”

        关宏峰极不相信这是个局又不相信这是个故事。

        这时候听到楼下门铃响,关宏峰吓了一跳,马上意识到是崔虎让物业的人来打探消息了,掏出手机打给崔虎告诉他一切正常。之后从秦风的臂弯里挣脱出来,“我知道你家世优渥,但是我没时间和你玩游戏,回家去吧。”说完了,就转身要出去,秦风一把拽住关宏峰的手臂,“大叔,用七年的时间和你玩游戏,这份真心也不是假的吧?”

        关宏峰不理,径直的往楼下走,心里一紧一松之间才觉得浑身都已经被汗湿透了,现在觉得心口绞痛难捱,只想迅速的离开这里。

        到了门口关宏峰发现他无法从这房子里走出去,门已经锁死了,密码锁闪着幽兰的光芒,似乎在嘲笑关宏峰也有这百密一疏的时候。

        “大...大叔,你来不就是...为为了听我...解释吗?”秦风站在二楼的楼梯喊,这孩子又开始结巴了。

        门外传来对讲的声音,“老秦,我任务完成了吧?我得回学校了,我爸让我把车开回去!”

        “知道了。”秦风回答了一声。

        关宏峰仰头看着秦风,秦风还是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恼火的从楼上走下来,“我...我奶奶去...去世了,我我我爸妈...我成了孤儿了。”

        关宏峰审视的看着秦风,秦风走到楼下,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里面是葬礼的场景,葬礼很是奢华,秦风披麻戴孝的跪在一位老人的遗像跟前,即使画面没有声音仍旧能够感受到那种深切的悲伤,更何况关宏峰认出了当初揍他的那个人——他爸爸,关宏峰知道他父母都是在生意场上响当当的人物,离婚是因为经营理念不和,他们争夺秦风的抚养权,秦风却选择了跟着爷爷奶奶,后来的事情关宏峰就不知道了。

        关宏峰看着视频,“你为什么不上学了?”

        “...”秦风又一次陷入了发语词困难的境地,因为着急所以显得难为情起来,这样漂亮的孩子任凭谁都不忍心看他沮丧的表情,更何况他的眼睛一直一往情深的看着关宏峰,关宏峰似乎叹了口气,走过去,“钥匙在哪儿?”

        “你...你的...钥匙上...”

        关宏峰吃惊的看着秦风,他却露出笑容。

        “你疯了吗?”关宏峰掏出自己的钥匙,发现真的多一把。自己昨天为什么没发现?低头给秦风打开手铐。

        秦风低头看着他,“我...我是疯...疯了。”

        关宏峰打开了手铐,“把门打开。”秦风却拉住他的手,“你...你有那那么多...问题想问我。”关宏峰看着他,秦风的目光没有任何杂念,没有任何龌龊和不堪,就那么坦坦荡荡的看着他,还嘟起嘴轻轻摇了摇关宏峰的手臂。

        关宏峰点点头,秦风立刻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拉着关宏峰坐在沙发上,“你问吧。”

        “你自己说。”

        “可...可是...”秦风目光一下子暗淡下来,“我我...我有语语言障碍。”关宏峰心软下来,温和的说,“我可以等。”

        这句话让秦风一下子又光彩夺目了,笑着看着关宏峰,“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我从哪儿说?”

        “当初被你爸爸打了之后为什么再没有上线?”

        秦风脸上一红,“在自己老婆面前被打哪儿还有脸见面?你不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有多难过,我...我爸妈都带我去看过心理医生,我妈还把我爸告上法庭,说...说我爸虐待我...要回抚养权。”

        关宏峰不知道该作何评论,觉得脸上总该有点儿表情,可是从自己乏善可陈的表情包里也挑不出个什么表情来,只能显得极其没有同情心的那么干坐着。

        “我把和你视频的照片都打印了下来,做成照片贴在我房间里,从那时候起我就...就想当一名警察。我开始好好学习,看很多书,努力健身学习各类搏击,努力让自己做的更好,我每天都留心观察各式各样的事物,学会寻找任何蛛丝马迹。你和我视频的时候尽量回避你有指向性的环境特征,可是有一次你带着‘银盾忠节’的徽章,我搜索了那个时间段全国公安系统的信息,那是配合公安部提出的‘利箭行动向党的生日献礼’的行动各省开展的不同内容和形势的活动,‘银盾忠节’是你们省的行动口号,这个徽章是为全省‘银盾忠节’行动十佳警察获得者颁发的,其中一个就是津港市海港支队的刑警关宏峰,有你的照片和事迹。”秦风说这么一大段话几乎没有结巴非常的顺畅,关宏峰不自觉的浑身放松起来,从端正的坐姿变成靠坐在沙发上,秦风往前挪了挪也没引起关宏峰的反感。

        “后...后来,我知道关宏宇的事情...我觉得你一定很难过,我想来找你,可是我正准备高考,再说我离家这么远,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生存的能力,我想我一定要成为一名警察才行。”

        “我的成绩达标,一切都很顺利,可是我爸爸却入狱了,我清楚的记得警察押送他时候的样子以及我爸爸看着我时候的样子,当时我就在想天底下到底有没有一种犯罪能够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堪称完美?”秦风的目光有了和他这个年纪的孩子不相称的深邃和成熟,也有了关宏峰才能懂得的伤痛,关宏峰下意识的伸出手,迟疑了一下,落在秦风的手上,“他现在怎么样?”

        “已经保释了,也没有人命官司,用钱摆平吧。”秦风露出一丝玩世不恭的表情,笑了一下,“可是我却不能原谅我自己,我觉得自己可能不配做一名警察。因为我觉得一名真正的警察一定能够完成一次完美无缺的犯罪。”

        关宏峰看着秦风,只觉得一股子腥咸的感觉涌上了喉咙,换来的是浑身发冷,手也离开了秦风的手背,可是秦风却反手握住了关宏峰的手,“别怕,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秦风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但是只一闪就换上了单纯专一的表情。

        “我决定不管多远都来找你,昨晚的那辆车是我的一个网友的,我们两个关系一直特别好,这房子是我妈租下来的,她希望我过得好一点儿,在津港找到你也很简单。”

        “你怎么认出我...”

        “认出你和关宏宇不同?”秦风自负的一笑,“我能从一千辆一模一样的车里找到一辆我想找的车,我是个天才。”

        关宏峰看着秦风,秦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别人看来你和关宏宇一模一样,可是在我看来你们两个完全不同,从气质到神态到微表情、走路时的着力点,手插在口袋里的习惯,看人时的关注顺序...你们两个几乎没有相似度。更何况我只认识关宏峰并不认识关宏宇。你们是两个人。”

        “你想怎么样?”

        “我只和你在一起就可以了,其余的我听你的。”

        关宏峰觉得这和开玩笑哄骗自己是等同的。

        秦风已经和关宏峰挨在了一起,“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个人,不同的两个人要在一起就需要有方式,我会用我的方式,也许你会接受不了,不过我会根据你的意见调整的,关于你的黑夜恐惧症,我以上的描述之后,应该很容易就推想出来吧?”

        “公交车上的骚乱是你引起的?”

        “是,很简单的化学小把戏,不会对人造成伤害,当时天阴,我怕你会出现什么问题,所以就那么做了。”

        “你的结巴是伪装吗?”

        秦风笑了起来,“我从在你面前被我爸爸揍了之后就开始结巴,我妈特别的怨恨我爸,我爸也特别的自责。我想我自己也没救了,可是我发现我和你在一起之后就会缓解,如果我们像现在这样,我就完全可以克服,如果像前几次你咄咄逼人的追问我,我几乎不能说话...所以...只能吻你。”秦风最后这一句是在关宏峰的耳边轻声说出来的。

        关宏峰慌张的躲开不由得脸红了。秦风笑着扳过关宏峰的肩膀,“你以前就很爱脸红,每当我逼着你管我叫老公的时候,你就会脸红。”

        关宏峰狐疑的看了秦风一眼,想不起当年自己是什么样的。

        “你的黑夜恐惧症和脸上的伤疤有关系对吗?”

        关宏峰别过头去,“和你无关。”

        “你看你对我的方式我也很难接受,可是我就从来不闹情绪。” 秦风耐心的说。这么一来好像一直无理取闹的是关宏峰了一样。

评论(27)
热度(133)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