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秦风·峰】白夜小剧场·少年狼

2 甜蜜的大叔

        关宏峰觉得自己现在仍旧不清醒或者说自己的黑暗恐惧症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这怎么可能?可是这又千真万确,怪不得自己觉得在哪儿见过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是七年前,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关宏峰永远记得视频头开着自己在这头看着他被他爸打的上下翻飞的样子,这一转眼他就高出你一头浑然一副大人模样出现在你面前,这也不怪关宏峰恐怕换成谁都觉得不可思议,所以关宏峰到现在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也情有可原。

        秦风的手在关宏峰眼前晃了晃,关宏峰掩饰的吞咽了一下震惊,马上换个思路,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这简直是个带着‘国安’方面技术难度的问题,关宏峰不能不往‘耐心型犯罪’方面去想,关宏峰记得他们当初的每句话,自己从来没透露过姓名、地址、电话等任何信息,当时自己的办公室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透露给他,他一向称呼自己为‘老婆’,非得让自己称呼他为老公,这怎么可能?但是这小子就有软磨硬泡的本事,会卖萌会哄人、也很懂得揣测人心,反正每次都能哄的关宏峰打字管他叫‘老公’,虽然不太遂他心反正总能蒙混过关。现在这位老公居然‘千里寻妻’,这算是哪一出儿?

        关宏峰越想越害怕,不由得拿出他做支队长的威严盯着这小子。华灯流溢,双十一的各类宣传布景搞的声势浩荡,恐怕比过圣诞节也不差,关宏峰和秦风所在的这处算是闹中取静,巨大的广告牌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广告,他们座椅的周围是用吹塑材料和彩纸堆砌起来的各类超大型礼品盒,再加上漂亮的硕大假糖果、鲜花、紫苏拱门,什么都不用换直接拍‘德芙巧克力’广告也不在话下,只是缺个女主角。

        这小子在这样辉煌隆重的背景下,帅气的能让人三分钟说不出话来,他满眼的喜悦和急切,那种眼观鼻鼻观心的做派一扫而空,就是紧紧的盯着关宏峰,这孩子的眼睛长得好,不大却深而黑亮带着一股子乱人心的深情,应该是个能‘伤人心’也能‘暖人身’的狠角色。

        只是这些对关宏峰不起什么作用,“你往车上放了什么?就凭扰乱公共秩序就能抓你,你怎么找到我的?目的是什么?”关宏峰咄咄逼人的追问。

        秦风脸上的笑容凝住了,有些打愣的看着关宏峰,“我...我...”他在拼命想开口却说不出什么了,关宏峰觉得他可能是发语词困难形的结巴,难道他不是秦风?秦风那小嘴儿去说快板儿都绰绰有余,也不排除他是个表演型的嫌疑人。

        “到了现在别和我演,你可能还不了解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都别想得到你想要的,刚才你没有制服我现在已经失去了机会,你也别想全身而退,告诉我你的目的?为谁工作?你们到底是谁?”

        秦风忽然脱下衣服,‘刷啦’一下盖在了两个人头顶上,关宏峰再次被黑暗笼罩,反抗和制服都只用了一秒钟,秦风一把把关宏峰揽过去紧接着就吻上了关宏峰的嘴唇。

        28岁就当上长丰支队队长的关宏峰同志身经百战曾百胜,但是对接吻没什么参考价值。秦风的吻和他的出现可能都是具有某种玄幻色彩或穿越的非科学性的,关宏峰的脑子一下子停摆,黑暗恐惧症也停摆了,只觉得触电一般的感觉从嘴唇带着噼里啪啦的闪光传遍四肢百骸,然后手脚发麻动弹不得,这小子的一只手扣住了自己的后脑勺,把关宏峰可怜的后脑勺往前压以加深这个吻,而且他的舌头鲜嫩滑濡的钻进了关宏峰的嘴里,像个轻佻的小强盗挑了挑沉睡多年的关宏峰的舌头,之后就吸吮上去,关宏峰的手一下子抓紧了秦风的衣角,秦风的手覆盖在关宏峰的手上带着烫人的热度往胳膊上游走。

        多年的刑警经验还是起了作用,关宏峰忽然觉得这是大庭广众之下,狠命的推开秦风,从衣服的覆盖之下挣脱出来,狼狈的四下看看,好像并没有谁注意到他们,可是关宏峰觉得这个事儿明天绝对得上《津港头条》,不由得怨恨的看着慢条斯理的把衣服从头上拿开又穿上的秦风,他看着关宏峰露出狡黠的微笑,“老...老婆你真是一直都特别难...难搞。”

        出问题了!关宏峰觉得出大问题了!得回家去,爱他妈谁谁,今天什么事也不能想也不能做了,睡一觉明天再说,甚至关宏峰有心走到随便一个谁跟前问问,今天真是2016年10月21吗?怎么这一天就跟假的似的。

        “老...”

        关宏峰回头看秦风的时候眼睛都红了,恶狠狠的指着他,“你再跟着我我就杀了你!再管我叫老婆我一样杀了你!”

        “大...大叔你去...去哪儿?”秦风追上来着急的问。

        关宏峰站住拿起电话,“你再跟着我,我就报警。”

        秦风站住了,看着关宏峰上了一辆出租车而后走远,关宏峰不应该回家,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关宏峰灰心丧气的想着,脑子里嗡嗡作响,二十年来,思路从来没像现在这么乱七八糟的过,就算2.13自己在凶案现场醒过来也未曾如此。

        回到家关宏宇靠在沙发上,一副被遗弃的木然表情瞧着关宏峰一动不动,关宏峰审视的看着他,关宏宇只眼珠子随着关宏峰进屋而移动。

        “哥,你偶尔是不是也考虑考虑你亲弟的感受?你别告诉我你被盯梢了。”

        关宏峰吓了一跳,一句话也不说得脱衣服,电话忽然响起来,又吓了关宏峰一跳,一看是周巡。关宏峰示意关宏宇接电话,关宏宇莫名其妙的看着关宏峰接起电话和周巡周旋了几句放下,开始换衣服,“哥,你不对劲儿啊。”

        “别废话。”

        “你这是...”

        “我让你别废话。今天的事情都在备忘录里,自己看吧。别喝多了,周巡有可能趁今天庆功宴和你套套近乎,你要是喝几杯酒就说出点儿什么来...”

        “你就又对我家法伺候是吧?你真我亲哥...就你们支队那些人的酒量,我还不喝他们两个来回啊,放心吧,今儿是怎么了?让人非礼了?怎么瞅着欲说还休,悲愤交加的。”关宏宇一边戴手表一边评论,忽然停住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瞪着眼珠子瞅着关宏峰,“诶?!诶?!哥,我刚才说的那是两句成语吧?我操!我这个文化水平,这真是跟着老鹰飞的高跟着母猪学拱地啊!哥自打我跟你睡之后,我这文化水平井喷了!”

        关宏峰无可奈何的瞅着关宏宇给他了一下,“你别废话,快点儿去吧,问你为什么去晚了,就说坐公交赶上堵车了,车上出了点儿状况。”

        关宏宇点着头迈步走出了家门。

       刚走到楼下,关宏宇发现花坛边儿上站着个孩子,大高个儿,电影明星似的,正苦大仇深的在那儿抄着手仰头看着楼上,看见关宏宇之后动也未动。

        关宏宇摇头笑了一下,瞅了瞅这栋楼,心里想:孩子可怜见儿的,瞅着都要哭了,不知道看上了谁家姑娘,在这儿演苦情戏来了。长得帅也没用哦,个人魅力很重要哦,这么想着觉得志得意满,哼着歌儿参加庆功宴去了。

评论(41)
热度(141)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