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说个今天的小插曲,今天我替我同事去接她儿子,上四年级了,帅哥,在学校女性缘哇哇的,六岁就给我们单位女同事写情书,还把他妈珍珠项链拿来送给我,说要追求我,后来成我干儿子了。他说,“小妈,你买榻榻米床啦?”“啊,怎么的?”“特爽吧?”“还行。”“你能让我带同学去睡睡吗?”“行啊,谁呀?”“谢志轩啊,我想把他睡了。”“早了点儿吧?”“我特喜欢他呢。”我给我同事打电话我说咋席张涵宇现在性取向都变了呢?我同事大笑,熊孩子跟你说想睡谢志轩了吧,我操,老喜欢人家了,妈的人家过生日让我给买个iPad,我说我攒钱给你俩买个房,你俩过去吧。以上。今天好像我必须给我同事写昊峰,可是会不会引起刘昊然粉丝的反感啊?

二 教堂的审判(47)

        关宏峰和郑如是道别,郑如是又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才放自己这‘十代单传’的师弟离开。

        时至傍晚,关宏峰今天是不能回家了,现在案子到了这个程度不能再有丝毫的放松,给关宏宇发了一条短信:工作整晚,有分寸勿念,可在他处休息。

        关宏宇很快回信:去胖子那儿,我能看到你,一切小心。

        关宏峰删除了短信,把顾梵提供的被带走的那些地点都在脑子里画了出来,每次带走她的人不同,车不同,方式也不同,现在这些其实已经不是案子的重点了,但是顾释是无辜的。

        正这么想着,周巡的电话过来:“老关,怎么样。”

        “有些线索,我们需要马上碰一下。”

        “我是问你?”周巡无奈的说。

        关宏峰被这口气给弄懵了,打了个奔儿,“你,你,我还好。”

        “我让小汪儿接你去。”

        不一会儿小汪儿就过来了,关宏峰上车,“周巡他们回去了吗?”

        “这就接去。”

        周巡和严良居然在一块儿,关宏峰见他们同时一左一右拉开后座车门还没等关宏峰感应过来,就把关宏峰挤在了中间。

        “啊,累死啦。”两个人同时靠在了关宏峰的肩膀上。

        关宏峰像只脑门儿上被贴了不粘胶的猫一下子脑浆凝固了,左边看看严良摊在自己身上,右边看看周巡的头发擦着自己的脸颊,闭着眼睛神色疲惫。他妈的自己现在就这么没有威慑力了吗?关宏峰从来不骂人,但是现在在心里很严肃的骂了一句。日子怎么就过成了这个样儿?严良和周巡大概是接触这起同性恋案件导致心理有什么扭曲了,关宏峰不由得伤感起来,做一名刑侦人员的艰难绝非常人可以想象,尤其是像他们俩这种披肝沥血、甘冒身死的忠勇之士。这么想着叹了一口气,任由他们两个为所欲为了。

        周巡呓语一般说道,“周舒桐他们排到线索了,杀顾释的那个以前是一名缉毒警。”

        关宏峰心里一惊却并未搭言,良久才说了一句,“周巡这天儿可越来越黑了。”周巡裹了裹衣服好像真要睡了似的在关宏峰肩膀这儿委了委,“啊,想遇着鬼就得贪点儿黑啊。”

        严良抱着肩膀闭着眼睛嗤嗤笑起来,忽而扬声念道,“你看那边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周巡‘嘁’了一声也笑了起来,连关宏峰都被逗笑了,胳膊肘怼了严良一下,严良怕痒似的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胳膊搭在关宏峰肩膀上,索性高声唱起来:

        伟大的祖国赋予我使命,复兴的民族给予我力量,忠诚的道路浴血荣光,英雄的足迹越走越长...

        周巡听着也坐直身体跟着唱了起来,两个人英俊的男人相互给彼此打着拍子,好像找到最佳的契合点,索性气势高昂、击节振臂的高声合唱起来,小汪忽然觉得胸荡层云,眼眶子热的不行,也嘶吼一般的和声进来,关宏峰露出安定的笑容,这些孩子就是这么可爱的,不由得也跟着唱了起来。

        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惩恶扬善剑出锋芒,平安中国、无悔担当,人民公安为人民,我们的名字在警徽中闪光,人民公安向前进,我们的光荣在国旗上飞扬,在国旗上飞扬!

        夜越来越黑的,所有的善的恶的都隐藏在这夜色中,车在路上疾驰,四周的华灯像流淌的激流,一辆‘牧马人’在这激流暗礁中奋勇先前,它要劈开这夜色,让光明涤荡一切丑恶和黑暗。

        车子到了支队,周巡、关宏峰、严良下车,却见车场上停着一辆车,韩彬靠在车门上,车场上的灯把空间的明暗划分暧昧不明,斯文清隽的韩彬被光和暗剪影成宝剑出匣时那一瞬苍冷迫人的光影,这光影一闪随着看到关宏峰就变得春风和煦踪迹难寻了。

        周巡一幅奇哉怪也的表情,嘀咕道,“现在可是气候不好,不定一阵风儿就吹来个什么。”严良舌头顶着腮帮子假笑着走过来,“啧!前路不光明啊。”

        关宏峰见到韩彬露出由衷的微笑,“你怎么来了?”

        韩彬优质的笑容从不失礼,“有些小事想和你说说...”这么说着却是向周巡和严良打招呼,“周队,严良,辛苦。”说着和他们两个分别握了握手。

        周巡瞧了瞧关宏峰又看了看韩彬,不甚热情的说,“那...那就进去聊吧。”

        小汪站在二楼的窗户那儿大声喊,“师父,快来吃好吃的,韩哥给买了好多好吃的!快点儿!”

        韩彬微笑着看看关宏峰,关宏峰微笑着看看他,严良习惯性的斜觑着这一切,把手抄兜里,念白似的说道,“警民鱼水情谊深哪!谢谢韩顾问啦!”继而看着周巡,“走吧!上火不差这一刻三钟的。”周巡狐疑的拉着关宏峰的手,“走啊,老关,饿了吧,一起去吃啊。”

        关宏峰严肃的对周巡和严良说,“你们俩个是不是一直都在揣摩同性恋的心里和行为模式?也许案子破了你们得接受心里干预。”

        周巡头疼似的伸手掐住眉心,低着脑袋,“不是,老关...”严良抄着兜低头瞧着关宏峰,“合着我那个定性现在又加刑了。您还真别殚精竭虑的干预我俩,您先干预干预韩顾问,你们这高端的别再走火入了魔。”

        韩彬噗嗤一声笑了,为了掩饰望向了别处。

        周巡抬起头还想说点儿什么,严良搂着他肩膀,“走吧,这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的,咱俩别再他妈的搞上对象!”

       “我操,你给我滚恒河里洗洗去,你脱胎换骨我许能看上你,滚他妈犊子,吃饭了吃饭了你恶心我!”周巡急赤白脸的怼严良。

        严良冲楼上喊,“给我留点儿,这一天真不幸福!这支队安保忒成问题,啥人都能进来。”

        关宏峰仍旧严肃认真的看着他俩的背影,现在转过头来看韩彬,“你其实是可以自己...”关宏峰借助手势表达了一下‘自我调节’的意思。

        韩彬攥着手套的手假装在头上敲了敲,“嗯...如果关队愿意引导我一下,也许我方向能更准确一些。”

        关宏峰觉得他好像开玩笑似的。又不好追究什么,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好话来就这么干站着。关键是韩彬就站在那儿笑盈盈的看着自己这儿苦思冥想下一句台词,这有点儿尴尬吧?关宏峰分析。

        夜晚的灯光在两个人周身蒙上轻纱一样的光影,风吹过来好像在柔柔的舞动,两个人中间就像隔着浅浅的一道维度墙,透明而充满了神秘感,看谁先伸出手去穿越。

        关宏峰像只被强光照着的鹿,就这么傻站着,“呃...你来大概不是看我这个样子的吧。”

        韩彬清晰起来,最后从光的维度里站到了关宏峰的跟前,“我也奇怪,看着你呼吸也觉得很有意思。”

        关宏峰咳嗽起来,上智者近妖,可能韩彬要化风而去也说不定,不然怎么他说的话自己也听不懂?韩彬觉得特别有意思,揽着关宏峰的腰,“要不我们就车里说说话?”

        我说不行也不大合适,关宏峰已经坐在车里时心里腹诽。

        “我的饭在哪儿呢?”关宏峰坐在车里认真的说。

        韩彬这下呆住了,呵呵,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关宏峰心里扳回一局。

        “关队怎么知道我给你带了饭?”

        “因为我饿了。”

       “好吧,酱鸭丝拌虫草花、清玛卡炖辽参、枣泥酥和面,恐怕面就不那么可口了。”韩彬像变魔术一样从副驾驶的一个说不清是个什么保温装置里变出这些。而且韩彬打开后座的折叠餐桌,把这些摆到关宏峰面前,关宏峰看着,忽然说,“可是我能为你做什么?”

        韩彬讳莫如深的笑了一下,“我们这可不是等价交换,你知道我是个律师,我从来不吃亏的。”

        “随你便吧。”关宏峰吃了起来。

        “那就你一边吃我一边说,有些事我真的不希望你沉溺太深,但是我知道那不可能,不过有些事,适可而止反而会机窍百端,赶尽杀绝反而深埋入里,对吗?所以,适可而止真的很难。”

        关宏峰不语,韩彬接着说,“蒋瞳的父亲死于车祸,他的那起车祸是因为酒驾,当时事故调查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就结案了。因为是海关要员我倒是关注了一下,略微整理了一下前后经过,虽然有些东西很隐秘,但是还算有所发现吧,这是一些资料给你。”

        关宏峰抬起头,这件事的确难办,如果调取从前的卷宗,必然惊动很多人,而且需要办各种批示,搞不好就会中间出什么移交的问题,这个事情也是关宏峰的推理并无什么实据,现在韩彬帮忙搞到资料真是再好不过了。

        “案子结了我请你吃饭吧,我还欠你一个人情。你想好了就告诉我。”

        韩彬笑了起来,“晚上在这儿没事儿吗?”

        “应该没事儿吧,严良知道我的事儿,他应该会帮我。”

        韩彬思量了一下,“真是也好也不好。”关宏峰又愣住了,韩彬转了话题,“晚餐还合口味吗?”

        “如果这么下去,恐怕我就养不起我自己了。”

        韩彬明亮的眸子里闪着能够把关宏峰装进去的繁盛光芒,“不会的,晚上要好好照顾自己。”

        关宏峰抿嘴一笑,“我走了。”

评论(43)
热度(164)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