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两天没见亲爱的们,不是我不用功。第一,我搭档生病了,187的大小伙子病了居然各种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他爸妈去旅行了,我看着他,妈的发个烧饭都不会吃了。本来不应该让他当伴郎,结果那天伴郎参加考试临场换的他,不叫新郎185,换个挫的不配套似的也轮不上他,结果鼓捣发烧了。第二,我们老大拿着我写万籁俱寂的U盘去开会,不知道把盘给我整哪儿去了,昨天还蒙我呢,今天实在瞒不住交代了,被我们‘四大美女’怼了一天,现在我得重新写,然后所有朋友圈转出去让找U盘。然后,我同事又让我写刘昊然和关宏峰的CP,什么鬼都是?又出啥新片子了吗?我特么一年也看不俩电视剧,真是闹心,非得让我写要马上看。还有彬峰的小剧场别等了,有朋友拿走改成bg剧本去了,我一再强调不是贵公子和傻白甜,而是贵公子给禁欲系学长下套,她非得要,没办法。以上为这两日行踪。

二 教堂的审判(46)

        苏子佩扯住关宏峰,眼泪扑簌簌的流下来,“宏峰,我妻子是个医生,她有这些东西并不犯法啊,为什么要报警?”关宏峰毫无感情的看着苏子佩,“那安潇雨就不重要了吗?”苏子佩似乎受到了很大的震撼,“潇雨,我的潇雨啊!”软软的跪倒在地上,倚着关宏峰的腿哭的不能自抑,关宏峰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动不动的站着,强忍着咽下了对苏子佩的厌恶,淡淡的说,“你我的不同之处在于,我只在乎我想要的,因为曾经我以为我会得到的却什么都没给我。”

        苏子佩在关宏峰的这句话里抬起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扑棱一下站起来,“好,听你的。不过宏峰,我恳请你一件事,能不能我不在现场?我不想进入警方的视线,你能理解吗?”

        关宏峰淡淡的回答,“理解。只是,现场有我们两个的脚印。”

        “那怎么办?”

        关宏峰整个儿人就像冻上了一层薄冰,眼睛空寂的看着这间屋子,“你不该为安潇雨做点儿什么吗?”

        苏子佩眼神闪过一丝猜忌并未搭腔,关宏峰的仍旧没有表情的接着说,“你不爱他?你在利用我?”

        苏子佩眼中的猜忌尽消瞬间换上了凄苦的表情,“可是她毕竟是我的发妻,你没有婚姻不能理解我的心情,我现在毫无头绪,对不起,对不起宏峰,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只是不想让潇雨背上什么不好的名声。”关宏峰没说话转身离开了门口把苏子佩一个人留在屋子里。

        苏子佩果然把所有的足迹都抹去了,出来的时候递给关宏峰了一部相机,“果然在这里,也许对你男朋友有帮助。”他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副橡胶手套,没有指纹。

        关宏峰看看相机,嘴角似乎笑了一下,“我们的身份让我们谨小慎微,你很清楚。所以别怪我考验你。”

        苏子佩拍了拍关宏峰的胳膊,“接下来怎么办?”

        关宏峰露出一丝轻描淡写的微笑,苏子佩立刻就会意了,“你看我都懵了,忘了你是赫赫有名的关宏峰。我可以走了吗?”

        关宏峰点点头,苏子佩竟然穿上了鞋套把来路的脚印也都抹去了,关宏峰忽然问道,“在她入狱之前你还要见见她吗?”

        苏子佩回头,“只要她不诽谤潇雨,我不想见她。”

        关宏峰点点头,再也没看苏子佩的背影一眼。

 

        关宏峰扭头望了望绿洲大厦,郑如是的电话不一会儿就想了,“关仔,那女人醒了。”

        关宏峰柔和的回答,“谢谢师哥。”

        “关仔你不要怕,能对付我的人我倒也想见识见识,所以,你不必怕连累我,也不必怕别人盯你的梢,师哥虽然不在队伍里了,但是师哥也不是吓大的。你朋友在我这儿也很安全。”

        “那我过去。”

        关宏峰去了郑如是的医院。

        郑如是的医院可不是三间房子六个屋那么简单,而是整整的俩层楼,布置的如同世袭的私宅,给足了到这里来预约的人的面子。这和他的家世有关,毕竟是中医世家出身家里又经营着几家医院,中西医都很有名,他只是落脚在津港而已。

        郑如是早早的就在电梯口接关宏峰,“哎呀,哎呀,关仔,周英俊有没有给你补?是不是他又替你试药了?这小子就是‘吃猫’啊,我有放几只棒棒糖在里面给他吃啊。”郑如是一边拉着关宏峰的胳膊一边一鼓作气的唠叨,“哎,你是瘦啦,煲汤给你喝。”

        关宏峰一句话也插不上被郑如是连拖带哄的弄到了他的私人会客室,刚落座,穿着刺绣精美的制服的护士就端了一盅汤过来放到关宏峰跟前。饶是关宏峰这种一个表情用50集的人也无奈起来,“师哥,我来...”

        “哎,快点喝汤,瘦这个鬼样子怎么行?”

        “师哥,她们?”

        “哎呀,女人嘛,一点事情就颠三倒四的,现在自己想想清楚也好。”

        “蒋瞳她...”

        “全都看见啦,那个望远镜都能望到外太空啦,傻呆呆的坐在那儿,不知道会想什么,也许想我们合局害她吧,医者不自医啦,喝汤啊。”

        关宏峰只能端起汤盅。

        “钱够不够啊?师哥拿给你啊,现金、转账、支票你要哪种?”

        关宏峰知道如果自己不打住,郑如是可能就能考虑在哪儿给自己买套房子合适,“师哥,案子真的很急。”

        郑如是正坐在关宏峰身边摩挲着关宏峰的后背让他喝汤,这样倒是停住了,“周英俊欺负你啦?”

        关宏峰不得不拿出杀手锏来,嗔怒的说,“师哥。”

        “好啦,我带你去好啦,汤喝掉喝掉。”

        关宏峰赶紧三口两口的喝了汤。郑如是带她去了蒋瞳的房间,这层大厦分好多私人诊厅,里面和一个总统套差不多,别说是临时居住就是常住也不成问题。

        郑如是指指里面,“哎,我们关仔歹势啦和女人打交道。”关宏峰手里提着相机敲了敲门,很快蒋瞳就应门了,见到关宏峰,蒋瞳目光很复杂。

        关宏峰进去坐在沙发上,蒋瞳正在做咖啡靠坐在操作台上,望着窗外,屋子整面的窗子映着高天流云,迎着花花世界,映着车水马龙,映着世态炎凉,“关宏峰,如果说这是你精心设计的局,你真是个冷血无情的混蛋。”

        “彼此吧,起码我冷血无情之前总要想想利害关系,我从不冲动杀人也不冲动害人,如果事出权宜、无路可退,尚且要给要害的人一线生机,可是你们没有。”

        “子佩他太天真,他就是太天真,他为什么要相信你?”

        关宏峰知道蒋瞳是在和她的内心做最后的顽抗,“你觉得是我告诉你一切合适还是苏子佩?也许后者你会失望,亦或者说,你自己能想明白?我一直希望你自己想明白,因为自己砍自己一刀就算下不去手起码不会心死,你说呢?”关宏峰说着拿起手里的相机,“这个认识吗?”

        蒋瞳看看他,“怎么?你们刑警也用这种相机?”

        关宏峰把相机放在茶几上推过去,“我怎么可能把队里的东西拿到你这儿来?”

        蒋瞳的咖啡好了,她端起来走到茶几跟前拿起相机,手开始发抖,关宏峰叹了口气站起来从她手里拿走了咖啡,“你还是坐下看吧。我也很好奇里面是什么。”

        “你还没看过?”蒋瞳抬头看着关宏峰。

        “有些事不用看,因为一旦模拟了凶手的心理,很多事情就失去了好奇心。”

        蒋瞳忽然抄起一把冰锥将关宏峰推倒在沙发背上,冰锥的尖端抵着关宏峰的颈动脉,“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我从来就不怕拿我自己的命给凶手定罪,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是真凶的话。”

        关宏峰并不能完全模拟蒋瞳的心理,蒋瞳是个女人,女性尤其并不是惯犯也不是天性的杀人恶魔,她并没有完整的犯罪思路也没有完整的犯罪计划,蒋瞳的干净利落更多的来自于她自己的天性,这种人的确会有很多种可能,也许会孤注一掷也许会就此罢手,有些事就像一场赌博,你得让自己是‘赌王’才敢上桌。

        蒋瞳把冰锥扔到一边,打开相机,一张一张的翻看脸色越来越苍白,最后她把相机放在茶几上,“你知道里面是什么吗?”

        “你的犯罪事实。”

        “那你还说你没看过?”

        “你的第二个现场根据我们推断,曾经有两拨人到过,第一拨是你们,第二拨是谁?目的是什么?随着案件的纵深,第二拨人可能是指使者,他要监督你的的作品,那么你的性质就变了,如果说他是适逢其会,他为什么不报案?为什么对你谨慎的作案如此了解,时间掌握的恰到好处,那么他仍旧是指使者或者是操作者,如果单纯是偷窥者,你的表现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不必再在这种问题上浪费时间了,蒋瞳,自从你帮我们藏住要杀顾梵的人,你其实已经开始从头想了,只是作为前任海关关长的女儿,医学院的高材生,曾经是众星捧月一般的蒋瞳,不甘心而已。”关宏峰端正的坐着将这些话不带加任何感情色彩的陈述出来反而让人觉得推诚相见,“蒋瞳,你曾经是个济世救人的医生,我了解过你很多案例信任你的人品,就算你看到的只是伤害你或者伤害苏子佩的安潇雨,现在他已经死了,更多的事情已经间不容发,如果你再这么消沉下去,很多人会因为你或者顾梵而死。”

        “知道我为什么杀那个女孩儿吗?”

        “你失去了生育的能力而那个女孩居然不想要自己的孩子。”

        蒋瞳并未搭腔,关宏峰目光闪过一丝沉痛又恢复了冷静,“也许,你不杀她,也许她不是过分的相信苏子佩,她就能够逃出生天,不用再是别人的玩物,不用再用自己的身体和子宫为别人赚钱,可是你没给她机会,你和她都太相信苏子佩不会骗人。”

        蒋瞳震惊的看着关宏峰,“你骗人...”

        “就算我骗你,都是适得其所,苏子佩是怎么进入你的视线的?英雄救美?哼...”

        蒋瞳捂住耳朵,“关宏峰我恨你,我恨你。”

        关宏峰站起来淡淡的说,“我何尝不恨你们这些人。”说着站了起来转身向门外走去。

        关宏峰去看顾梵,就这个当口,郑如是又赶紧跟过来,后面同样跟着一个护士端着一盘餐食,“关仔呀,吃饭啦。”

        “师哥,我...”关宏峰刚一张嘴就被郑如是添进了一口饭。

        “你就是这样啦,都重要嘛,不吃饭怎么行。”

        关宏峰是拿郑如是没办法的,是师哥,自己一向尊敬又拿自己当‘亲生儿子’一般,这是关宏峰对他们两个关系的并不算很准确的定义。

        关宏峰只好听郑如是的先吃了一顿营养大补的餐食,才去见顾梵。

        顾梵已经度过危险期,现在神志非常清醒,她见关宏峰进来露出羞赧又惭愧的表情,关宏峰点点头,“好些了吗?”

        “还好,关队,我弟弟...”

        “你知道杀你的人是什么来路吗?”

        “不知道,他们有专门的这么一伙人,平时并不参与我们这边的事,只是在发生问题的时候出现,我也是听说而已,虽然我是尊吧的管事,但是老板另有其人。”

        “你弟弟怎么回事?”

        “如果我不做这些事,我弟弟就没命了。”

        “你确认他活着?”

        “在此之前是的,可是现在,每个月,我们都能见一面,但是我被戴上面具,我不知道到底在哪儿。他们对他衣食供应不缺。”

        “每次你都是被从哪儿带走?”

        “不一定,有时候是某条巷子,有时候是商场,有时候是健身馆。”

        关宏峰点点头,跟郑如是要了一张地图,让顾梵把记忆中被带走的地点都画了出来,关宏峰接着问,“把你知道的现在全部都告诉我。”

        “尊吧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更著名的是栀子台,之所以开设尊吧,只是现在很多高层人士都好男风,为了给他们提供更好的商品,而且不断的吸纳和腐蚀更多的有需要的各个重要领域的资源,这些资源会被上风筛选,具体筛选出什么样的,那就是上风的事情了,尊吧作为全国最著名的gay吧,本身就享有一定得社会影响力,‘尊尊爱意’也是全国最著名的同性恋网站,拥有众多的会员。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舆论影响就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况且尊吧做事一向干净,绝不会留什么话柄在你们手里。”

        “安潇雨是栀子台和千烛万盏的‘凤凰’,他们有许多很多安潇雨这样的凤凰,这些凤凰负责引进、调教、管理里面所有的‘花’,栀子台里既有男色也有女色,而那里的‘监牢’应该就是全国最大的性虐游戏场了。里面的角色有中国人、俄罗斯人、日本人、美国人、非洲人...只要你想要的,应有尽有。而且他们有自己的制作团队,每年向外发行各类音像制品和会员定制的制品,对于不听指挥的那些人,他们会销毁。”

        “像你们对待安潇雨那样?”

        “当然不是,具体怎么做我也不知道,安潇雨只是瞳姐要这么做,我被要求配合她。而且我觉得她的确是个可怜的女人。”

        “既然一向组织严密,怎么可能这次要让蒋瞳动手?”

        “很简单,安潇雨毕竟是‘凤凰’,而且他真的做了很多事,如果销毁了他也许引起其他人的不满。”

        关宏峰不置可否,“怎么能进栀子台?”

        “进不去,一旦报警,栀子台就会所有门都封死,然后里面开始燃烧,烧了干净。”

        “我会想办法救你弟弟出来。你安心养伤,想起什么就告诉我师哥。”

        “关队,我会伏法,我也会出庭作证,这条命反正已经这样了,我只求你救我弟弟出来,一旦救他出来,不要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帮我将他送回我老家去,我有一笔钱给他们存着,告诉他们我出国做生意了,让他们好好生活。”

        “好...”关宏峰点点头。

评论(60)
热度(155)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