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周关】白夜小剧场

        姑娘们,那我就听大伙儿的,把周巡篇的小剧场放完再放《万籁俱寂》,我是写文不会分章星人,这一章特么5000多字,我是多能嘚嘚,你们就忍着看吧,不行中途歇歇眼睛。感谢大家一路跟文,谢谢,今天除了老人儿,杯中物姑娘也一直留言,感谢。

关宏峰为什么要当警察系列·周巡篇

三 花与少年

        关宏峰病了两天也就好了。

        可是就这两日,关宏峰觉得自己变了个人,觉得从前那个关宏峰被撕毁在了某处,现在的关宏峰让自己觉得陌生而孤僻,周巡那种暴风骤雨般的索求和渴望让关宏峰拼命的屏蔽起来,不知道他把什么放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总之关宏峰觉得自己和从前不同了,一种混合着自卑、胆怯、懵懂、一会儿向前看一会儿又忍不住回头想的混乱情绪困扰着他,让他觉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闪亮的世界,也许今天关宏峰更愿意是个雨天儿,起码撑一把伞就有个屏障。

        天空蓝的让关宏峰觉得谁都知道了那天晚上的事儿,但是还得迈步出门。

        阳光像从鲜柠檬的薄片里透过来似的带着清新又可爱的色泽,路边的草坪在在柔情蜜意的四月天里呈现出撩拨人心尖儿的绿色,让人想在上面打个滚儿,所有人都因天气而愉快着,除了关宏峰。

       关宏峰路过那晚的那个地方,不由得就放慢了脚步直到停住,草地上的小草已经努力抹平了那晚踩踏的痕迹,可一丛一丛的连翘却用散落的花瓣描绘出哪晚行为的轨迹,本来任何关于那天的事都想不起来了,可是现在脑子里忽然就闪回出那晚的情景:暴力的拖抱、强悍到无法挣开的臂膀、滚烫的嘴唇、带着唾液痕迹的亲吻、彼此纠缠磨合的身体...这些让关宏峰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一下子失去了去学校的勇气。

        身边的垂丝海棠正开的妖娆妩媚,一树一树的日本樱花却如胭脂雨般随风洒落,落在了关宏峰的头上、肩上、甚至钻到了他的衣服里,关宏峰闭上眼睛。原来闭上眼睛阳光还是能够照进眼里,不是不看就没有,不是不想就不存在,关宏峰深吸了一口气,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这所学校没有人不认识关宏峰当然也没人不认识关宏宇,他们两个一个爱穿校服,一个爱穿牛仔衣;一个头发乖顺的向下梳着,盖着额头和眉毛,一个头发就像脾气一样向上竖着,用发泥定着型;一个背着双肩包,一个提溜着双肩包;一个在台上演讲从容淡定平和,面对掌声只是露出谦然的一笑,一个在台下玩儿命鼓掌吹口哨,把半径五米内的人的耳朵都震聋;一个在考场上或任何学习竞赛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一个在约架的战场上威风八面傲视群雄...

        校园的清晨飘着沁人心脾的金银花香气,合欢树云盖般的葱郁起来,碧桃和西府海棠也正开的好,在清晨的阳光里同朝气蓬勃的少年们的笑脸相映生辉。

        这些青青子衿从四面而来,有一天他们会往四方而去,是一群翅膀渐渐丰满的雏鸟。关宏峰大概就是这些雏鸟中最漂亮、最优秀的一只吧。

        周巡早就在校门口站着了,他不敢再去关宏峰上学的路上,高三的学生本身就是学校的顶级更何况是关宏峰。无论有多少人,周巡总是能一眼就看到他,然后就心跳加快、手足无措,好像他随时都可能和自己发生一些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对自己万分不满意,生怕他看到自己又生怕他看不到自己。

        关宏峰怎么会看不到周巡,他就像根木桩一样顶着人流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帅气的小平头、俊俏的容貌、漂亮的眼睛,关宏峰相信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心地一定不会太坏一定不会不可救药,他可能并不想伤害别人,只是他不懂得怎么控制自己,毕竟他还是个孩子。

        关宏宇的两个兄弟远远的嘀咕,“诶?有50米吗?”

        “有吧,隔着这老些人呢。”

        周巡就傻乎乎的看着关宏峰顺着人流从他身边走过去,觉得还好——自己并没有晕倒。也许就是想确定关宏峰是真实存在的,是真的说过他相信自己会好好念书。

        周巡真的开始用功了,以至于他父母怀疑这孩子是受了啥刺激?不然就是负责精神文明的观世音菩萨或负责物质文明的灶王爷显了圣?再不然就是在外面打架让人给打傻了?

        周爸爸绝不相信有什么励志故事或者心理医生能把周巡这小子治好,周爸爸已经扪心自问:只要他不打死人,自己就算对得起周家的列祖列宗了。而现在他儿子居然像个大学生似的坐那儿拿着书看,书!圣贤之物!曾经他们夫妻俩个费尽心思想让他认认真的东西。

        周妈妈曾抱怨他:你管管小巡!总不能让他连高中都念不下来。周爸爸心如止水的看着报纸:随缘吧,我怕我没到五十就让他气死,再说了我也未必打得过他。

        现在,他们儿子居然老老实实的坐那儿看书,好久都不鼻青脸肿的回家了,这是哪位祖上的荫功。

        周巡常常在看书的间隙看着窗外发呆,除了每天能远远的看到关宏峰,自己和他再也没有交集了,几次晚上想随他一起回家,都看见关宏宇的小弟不远不近的跟着关宏峰,只要周巡靠近就立刻发生肢体冲突,周巡觉得自己已经答应关宏峰好好念书,那就是同时答应了他再也不惹是生非再也不打架。所以周巡不再接受任何挑衅而是无可奈何的离开。

        可是,自己再学习有什么用呢?这些书根本就看不懂,学起来难的让人想吐,自己就算学到死也不可能追上关宏峰。周巡常常回想起那一晚的事情,那是一团火焰,也许今后会有更多的火焰加到里面去,也许不会再有了,可这团火焰在周巡心里是永不止息的。

        不打架、不混社会、不和不三不四的人一起玩,周巡身上的邪火再无处发泄,只能在体育课或者自由活动课发疯了,大概这学习不大灵光的人体育都会很好,周巡是体育老师的宠儿,体育老师是散打出身,两个人经常一起切磋。今天的科目没任何挑战性,反正能有处使劲儿对周巡就是个好事儿。一群男生在一块儿较量引体向上,都脱了光膀子,两个人较量一群人数数儿,女生们都为周巡喊加油,因为周巡的确好帅,身材好!长相好!是班级的老大,谁不喜欢?

        直到下课这帮孩子还兴奋的沉浸在体育课所飙升起的荷尔蒙里,兴奋的假装在打篮球,上蹿下跳、你推我搡的去水房喝水连带洗把脸。

        周巡洗了脸,浑身都是汗顺便也洗了一把,灌了几口水,刚直起腰就遇到了过来打水的关宏峰,刚才还粗声大气的骂人的周巡一下子收敛了笑容站在那儿,关宏峰也愣住了,周巡的同学推搡他,“走啊,老大!”

        “都给我滚!”周巡不耐烦的小声喝了一句,这些少年就相互看看急忙走开了。水房里只剩下周巡和关宏峰,周巡脸上的水顺着下颚流到已经开始出现胸肌的胸膛上,伸手抹了一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关宏峰露出毫无心机的笑容。

        楼道里学生们下课了吵成一片,水房里却格外的静,静的能听到年轻的爱情像花苞一样‘啪’一声开放。

        关宏峰从周巡身边走过去打水,关宏峰的靠近让周巡不知所措,胡乱的套上T恤衫,闪到一旁给关宏峰让路。开水阀冒着热气,绿灯显示水烧好了,关宏峰刚想接,周巡从身后握住了他的右手,拿过水杯帮他把热水接好盖好盖子放在他手里。

        关宏峰垂下睫毛,轻声说,“你的数学考试比上次进步了,加油!”说完转身走了。

        周巡觉得刚才自己就是做梦,腿部都没有知觉,脸也是木的,伸手掐了一把,“哎呦我操...”周巡这才信以为真,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听到上课铃声响,赶忙跑回教室。

        关宏峰走在回去的路上,觉得右手还是火辣辣的,周巡的手有力滚烫,总是带着温柔又强横的意思。也许他将来会成为谁的罗密欧,成为谁的‘温柔的暴君’,关宏峰想自己应该原谅他吧。

        关宏峰努力将日子扳回去,扳成和从前一样,就像现在安安静静的坐在桌前看书。

        关妈妈推门进来,“峰儿,小宇怎么还没回来?你今天看见他了吗?”关宏峰看了看表,站起来,“妈,别担心,宏宇他心里有数,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去找找他。”

        关宏峰刚站起来想出去找关宏宇,听见院门响了一声,接着是关宏宇蹦蹦跳跳的脚步声,关妈妈佯怒的说了句,这个小子还认得家门。关宏峰一笑,装作不关心的样子接着看书。

        “呦!” 关宏宇和父母打过招呼之后进得屋来,一下子趴在关宏峰后背上,“这是谁卷子啊?这他妈脑子里就一碗卤煮儿吧?全他妈是×。”

        关宏峰回头看看他,“你又和人打架了?”

        “啊...”关宏宇顺势坐在关宏峰旁边,枕在他胳膊上,“这回你甭害怕了,咱踏踏实实的睡觉。”

        关宏峰不懂他说话什么意思,“你...”关宏宇在关宏峰胳膊上咬了一口,一弹跳起来,“睡觉去喽!”就飞身躺到了床上。

        当关宏宇‘披红挂彩、跨马游街’的时候,关宏峰才知道:昨晚他弟弟终于逮到了那个变态男人,若不是管片巡警遇到,可能关宏宇就把人家给打死了,巡警把那男的带走又让宏宇录了口供,一直以来困扰这片地区的变态男猥亵事件元凶归案,祥和之气回归,这也是民心所向。关宏宇立刻从‘座山雕’变成了‘杨子荣’,简直得意到魂飞魄散了。

        周巡直到关宏宇见义勇为之后才影影绰绰的听关宏宇的‘小弟’提起,关宏宇暴揍的那个变态男劫持过关宏峰还把关宏峰打伤了,吓的他整宿整宿不敢睡觉。

        此前周巡也送过好几次班里的女生回家连班主任走那条路都是周巡保护过去,从来没出过什么事,周巡还一直觉得这帮子女生就是矫情,哪有什么流氓变态?但是真就听管片民警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据说还差点把一纺织厂女工给强奸了,头都被打破了。周巡当时还想着,这孙子欺负女生真他妈过分。也就想想而已。

        现在听说他竟然劫持并打伤了关宏峰,周巡觉得心口发涨,血一下子就顶了脑门儿,又想想漆黑的夜晚,关宏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自己可能正和谁打架或者跟哪帮子社会混子胡闹,就觉得手脚发麻,周巡甚至能想象关宏峰那双纯良干净的眼眸被恐惧沾满时候的惊慌失措,他是怎么侥幸逃脱的?周巡觉得都不敢再往下想,心里一下子就不恨关宏宇了。自己才是可恨的那个,可恨而且没用!

        再也没有上课外活动的兴致,低头怅然的在校园无人的小径徘徊,这些情绪在周巡过去十几年的时光里是从来没有体会过也没有出现过的,周巡不能解决这些情绪,没有半分经验。

        忽然听到了关宏峰的说话声,周巡下意识的躲了起来,关宏峰和同学过去音乐教师还吉他,望着关宏峰和同学说着话,嘴唇柔嫩的像花瓣一样,脸颊细嫩的饱含水分,他的眼睛真好看,尤其是认真的看着你的时候,干干净净的,闪着星星。周巡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喜欢他的资格。

        关宏峰大概习惯了每天早晨上学或者在课间操的时候,总有双眼睛找寻或注视着自己,最近那双眼睛不再带着傻乎乎的笑意看着自己了,而是明明就在那儿却又匆匆的躲避。这个孩子比关宏宇还拧巴,关宏峰想。

        关宏峰很快就要高考了,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已经有好几所大学向他抛来橄榄枝,可是他还是想考取自己喜欢的医科大学。倒是关宏宇在父母擀面杖的逼迫之下,不得不每天让关宏峰给补功课,显得家里有了些高考的气氛。

        六月中旬,院子里的栀子花开了,满树的白花,这墨瓦青墙沾染了香气显得格外的幽美,院子里的青石板因为偶然落下的花瓣一下子就充满了诗意,关宏峰闲的时候就坐在那儿静静的画下来。

        栀子花和其它的花都不一样,她白的像烧制精美的瓷片而非轻薄的纱娟,快活单纯又长久的香气真的是香飘十里沁人心脾。栀子的花语是坚贞而永恒的爱,关宏峰喜欢。

        这天出门,关宏峰觉得有哪儿不一样,站住看了看,关宏宇跟在他身后差点儿‘追尾’,“怎么了?关家小娇花儿。”

        关宏峰终于觉出了异常,在他家出巷子的这条路上,墙上用透明胶隔一段就粘着一朵玫瑰花,一直粘到好远的距离,关宏峰心里有个疑问又不能确定,怪自己太敏感。关宏宇一路走一路骂,“这一带又他妈不安全了,这明显哪,有神经病啊,往墙上粘玫瑰花儿啊,这得打110啊。这是破坏社会主义的美好环境啊。”

        走了一路说了一路,难得他也有这才思泉涌的时候。

        周巡又像木桩一样站在人流里,只是那双漂亮的眼睛不再充满了毫无心机的爱意和痴迷而是落寞的看到关宏峰就转身向学校走去了。

        关宏宇进了校门就像撒出去的兔子,不知道蹦到哪个草窠儿去了。

        关宏峰吸了一口气,在巨大的合欢树下喊住了周巡。

        “周巡,你等一下。”

        周巡站住,就那么站着,此时合欢花开的正好,把已经开始炙热的阳光用温柔的丝绒遮住,给这两个少年一个清凉的世界。

        关宏峰走到周巡面前,从身后的双肩包里拿出厚厚的几个本子递给周巡,“这些都是你做过的卷子,我分析了你的思维方式和做题的短板,找出了一些你知识的盲点和需要补习的地方,这些是我按照你现在不足的地方给你的方法,希望对你有帮助。”

        周巡接过去,那么厚厚的几本拿到手里坠了一下,是关宏峰一路背过来的,周巡想抚摸一下关宏峰的肩膀,手却半途而废,他低下头,声音几不可闻,“谢谢。”

        关宏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头,“周巡,即使我不在这儿念书了,你也要好好用功,加油。”并未等周巡回答,关宏峰就转过那几丛六月雪向教学楼而去了。

        周巡想问问关宏峰好不好?被变态男打的还疼不疼?现在晚上还怕不怕?可是周巡不敢说话生怕自己会哭。今天是周巡的生日,周巡又长大一岁,可是周巡却要和自己的初恋说再见,他不知道该怎么记住关宏峰或者该怎么忘记关宏峰,周巡知道关宏峰马上就毕业了,他就要上大学去很远的地方,去见更大的世面,见更多的人,更多更优秀的人,关宏峰的世界本身就比自己大一万倍,周巡不放心他一个人。周巡希望关宏峰能考上最好的大学,能遇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能遇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永远不要遇到像自己这样的人,周巡想为关宏峰做点儿什么,祝他高考顺利,祝他前程似锦,可是周巡没办法。这些天他在熟人的店里打了一份零工,用这些钱买了很多玫瑰花,关宏峰上学的路上的花都谢了,周巡希望他的人生永远都开着花。

        就选在自己生日这天和关宏峰说再见,用周巡的方式,因为周巡要刻骨铭心的记着这一天。

        周巡从来没想过关宏峰会回应自己,而且用这么厚重的方式,这厚厚的几大本,上面全是关宏峰俊秀的小字,每道题自己的解法思路,知识盲点,需要注意的问题,怎么样举一反三,怎么样触类旁通,有公式有演算有文字分析,详尽到价值千金,而周巡更不知道的是,这几本笔记,是关宏峰根据周巡做过的试卷,习题集,甚至作业综合编制出来的,这是一个周巡完全无法想象的工作量。周巡只知道,这是生平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最后一页,关宏峰这样留言:

        周巡:

               别放弃,我相信你。

                                                                                              关宏峰

 

评论(37)
热度(177)
  1. 菊月甜甜宁公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