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亲爱的们,不回复你们了,实在是时间太紧了,看到这么多的留言,真的太感动了,本该与大家互动,可是我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我们集训三天,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全封闭,如果全封闭就可能无法更文,在此请大家谅解。

二 教堂的审判(44)

        关宏峰吃完了周巡的爱心猪肘子之后喊严良。

        严良坐在桌子上低头瞧着关宏峰伸手给他擦了擦嘴角,“指示。”关宏峰刚想说点儿有气势的呵斥话语却被严良一下子捏住了腮帮子,捏成‘喇叭嘴’的样子。

        “诶?你别总凶我,你一凶我我吓的浑身毛都竖起来了,我一宿没睡脑子有点儿乱,保不齐做出啥出格的事儿来,惹周队不高兴...”话音未落已经被一支笔砸脑袋上,背景特效是周巡的大嗓门儿,“在刑警队耍流氓你疯了!”正要继续爆发,周舒桐和小汪进来,瞧见着剑拔弩张的情景一脸错愕。

        “当着孩子们面儿你们干嘛?”关宏峰低声喝了一句。这两个才偃旗息鼓。

        严良坐在桌子上,一条长腿撑着地,吊儿郎当的瞧着小汪,“没给我剩回半个猪肘子来?周队的福利?”关宏峰给了他一下,严良冲关宏峰卖了个萌,小汪噘着嘴嘀咕,“我都没吃着...”周巡给他了一下子。

        “来了啊!书接上文!”严良一拍桌子,“我上次抓的那个站街女,花名儿色色的那个?出了点儿岔子,大家分析分析和咱们案子有点儿关联没有,咱从头儿讲,她跟我说她堂妹有古怪,上的名牌大学,本来是读研的,因为家里穷,色色时常救济她,去学校看她给她买吃的用的,去年吧,她在一家贸易公司去干了个兼职,色色就发现她变了,对她供应的那点儿东西不放在眼里了,今年她发现她堂妹退学了。有次她实在忍不住侧面跟她表妹打听,她表妹跟她说像她这么做人一辈子都没出息,干就干大的,做几年就可以赚一辈子的钱了。色色也动心了,前些日子,她答应去跟着她堂妹做做大生意,她堂妹说,她只能干不露脸的活计,不过一次可以赚1万块。色色答应了,让他老公陪她一起去,结果...”严良瞥了一眼周舒桐,“舒桐,去给哥买点儿早点去,别买方便面啊,你哥吃方便面吃的都有点儿反社会了,就想把这个发明方便面的人掐死。”

        周舒桐嗫嚅的说,“可是,我在听案件。”

        “你去——”严良拿着二十块钱给了周舒桐,扳着她肩膀苦口婆心的说,“你给哥买早点去,你回来哥给你讲个提纯版的,现在这个带马赛克,你小姑娘家家的爱听这个‘东京热’的节目啊?”

        “可是...”

        “可是...我们男人没事儿得说说,身体结构不一样嘛,对吧?”严良已经把小周哄到了门口,对着尚踌躇的小周摆了摆手,“乖乖的啊,回来哥给买糖吃。”周舒桐心不甘情不愿的跑走了。

        周巡侧着脸瞧着门外这一出儿,不耐烦的嘀咕,“这一天又是秧歌又是戏的...”

        严良回来,“色色从始至终被蒙着眼睛,她只听到铁门开启闭合的声音,然后被脱光了吊了起来用锁链锁住,头上被戴上橡胶的头罩,身上被打上绳结,接下来不用我再细说了吧,当时有两个男人,一个用鞭子抽她,一个掐住她的呼吸管。后来色色被折磨的出现了假死的症状,其他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她醒过来的时候,在家。身边有三万块钱。色色觉得自己可能不行了,她打她男人电话又是关机,她就打给了我。我把她交给高法医了,给她验验伤,看看什么情况。色色说她在恍惚中好像听到他们说还是多些15岁以下的,这个虽然新鲜但是毕竟皮肤开始变老了。”严良说到这儿用他一贯睥睨的目光代替了愤怒的内心,脸上是嘲讽似的微笑,“Sadism哈?”

        关宏峰注意到严良讲到大学生的时候周巡目光微动却未动声色,正这个时候周疏桐风风火火跑回来,把早餐给严良,呼呼的喘着气,“再...再给我说...说一遍。”

        关宏峰看看周疏桐,“枪和手机发现了什么?”

        周疏桐被打断思路,“哦哦,手机号码是从一个电话贩子手里批量买走的号码,身份证没有实际意义,但是我们从手机贩子常出没的地点调取了监控,按照号码开通时间段截取了几个嫌疑人,通过手机贩子辨认指出其中一个为买走号码的人,我们已经派人对其进行布控。枪是没有枪号记载,应该是黑市走私枪。枪上的指纹只有两个人的。”

        “嗯。”关宏峰点点头,“你追踪这条线索,一有情况马上向周巡报告。”

        “是。”周疏桐正色回答。

        小汪一直憋着话没地儿说,终于悄声问周巡,“师父,啥叫Sadism?”周舒桐回头,周巡做了个赶紧滚蛋的手势。而后咬着牙瞅着小汪,小汪不耻下问的等着周巡的答案。

        “Sadism就是我把你扒光了绑椅子上三天三夜不给你吃饭,然后我坐旁边啃猪肘子。”

        “吃三天猪肘子不得高血压呀?”

        小汪说完觉得周巡的小宇宙冲击波拔地而起,想都没想夺路而逃,周巡一脚踢了个空差点儿摔一跤,气急败坏的捋了捋头发詈骂不绝,“有你我血压也低不了,他妈的徒弟是随便收的?这他妈的是老天爷派来要你命的!”

        周巡说着瞧见关宏峰正似笑非笑的瞧着他,收了声挠了挠脑袋,“呃...这跟师父也有关系。”

        高亚楠走进来,身后跟着色色,色色见了严良忍不住吧嗒吧嗒的掉下眼泪来,严良看了看关宏峰,关宏峰也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色色,周巡坐在那儿瞧着他们俩,高亚楠看着他们三个的眉眼官司,翻了个白眼,“这儿说还是换个地方儿?”

        周巡开口,“严良,把人家姑娘送回去。”

        严良过去拍了拍色色的肩膀带着她出去了。

        高亚楠正色的说,“我们可能遇到专业的了。”

        “周巡,先把所有的事儿都放下,先解决这个,赶在他们搜罗到下一批孩子之前。”关宏峰站了起来,“尊吧就有这样的器具,应该只是甄选顾客或者一些表演用的,顾梵应该已经察觉了其中的一些事情,正暗中调查。我得接着去尊吧,苏子佩一定会给我惊喜。”

 

 

 


评论(33)
热度(175)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