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39)

       周巡和他的线人见了面,来人一副络腮胡子,双眉带勾儿,口如覆盆,挺着肚子,一副横死的面相。

       周巡抽着烟,半真半假的笑着,声音倒是和善的,“我操,这可真他妈先胖不是胖后胖压塌炕。瞅着这个德行我也得叫声魏三爷了。”

       来人的嚣张气焰在周巡面前矮了三分,“呦,周爷您骂我,听说关宏峰下去了,现在是周爷大拿,现在黑白两道您跺一下脚谁还不听着。”

      “别他妈跟我贫,关宏峰这仨字儿也是你叫的?”

       魏三自打耳光,“罪过罪过,下次再提一定焚香沐浴,刷三遍牙,漱六遍嘴,念十遍经,保佑关队洪福齐天,长命百岁!”

       周巡皱着眉仿佛被烟熏着了似的,“别废话,捞点儿干的。”

       “爷,您也甭难为我,齐大炮、怂六儿、沙疯狗,这几个人周爷您最近见过吗?”

       周巡舌头剔了剔牙,“我见这群杂碎干嘛?我听说齐大炮跟沙疯狗去缅甸了。都他妈混大了。”

       魏三却凑近周巡,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而后大睁着眼睛看着周巡,那油腻的大脸,布满红血丝的混黄眼睛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周巡拿眼睛扫了扫他,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我给你脸了是吧?我他妈让你跑这儿吓唬我来了是吧?我是问你...”周巡把手刚伸出去却被魏三攥住,“爷,您要钱,要货,要什么我都能给,您这是要我的命!”

       周巡眯着眼睛盯着魏三,把烟慢慢的放在嘴里,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滚!我就见不得你这三孙子样儿。”魏三咋了咂嘴一摆头下车,临走说了句,“周爷,保重啊。”

       周巡靠在座椅上,长长的吐了一口烟,老队长的模样映在脑海里,眉间一条细纹,两道浓眉拧起来是典型的小时候看电影的正面地下党形象,说话喜欢拍桌子就像给自己的话鼓劲儿一般。那时候自己总是悄悄趴在关宏峰耳边说,“瞧见没?拍桌子吓得人一愣一愣的,你学着点儿。”关宏峰毕竟会面无表情的回答,“学不来,手疼。”

      “符海龙,本来我还将信将疑,现在你还真就让我刮目相看了。”周巡叨咕着老队长的名字,烟的污浊之气也跟着这个名字从周巡嘴里吐出来。

       这还是第一次周巡在线人跟前得到这么个结果——一无所获。周巡明白,这就最大的收获,魏三是老江湖了,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不是万不得已不会这副怂样儿。周巡开车回队途中收到严良发过来的图片,赶紧赶回队里做图像比对,没有案底。

       正踌躇着,严良回来了,“诶?”周巡心里咯噔一下,刚想过去,小汪和周舒桐旋风一般跑过去,撞上了门一下子把周巡给拍回了屋里,严良吸了口气,“啧啧啧...这毛楞三荒的,杀人于无形啊。”

       周巡被拍的眼冒金星,一屋子的人惊得三魂出窍,一时屋子里静谧无声,正这个时候小王和周舒桐又跑回来,一把推开门,“见到周队了吗?”

       大家的眼睛鬼鬼祟祟的看向门后的周巡,小汪和周舒桐趴到门后看周巡,周巡晕头转向一时暴君气质聚拢不起来,从门后出来,大家赶忙各自低头忙了起来。

       小汪呲牙笑着,“师父,我们做好人好事儿去了,看看,大妈还给我们写表扬信了呢!”

       周巡龇牙咧嘴的捋了捋头发,“没给你立个碑呀?”

       小汪呲牙一甩头发,“那不符合七项新规呀,再说我这积极要求入党呢。”

       “可是案子没进展啊,明天市局说要下来查结案率。”周舒桐噘着嘴回答。

       周巡凑近周舒桐好像耳朵背似的说,“啊?市局来人哪,没事儿啊,咱恶心他们哪,咱这案破的顶风臭出三里地去,咱恶心死他们!”

       “不是,师父...”

      “滚!姜家营(火葬场)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严良捂着耳朵靠墙站着,看周舒桐和小汪垂头丧气的被骂跑了,才搔了搔耳朵,“当刑警前唱秦腔儿的吧,这扑啦啦尘土飞扬的。”

       周巡吼了他一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着往外走,回头瞪了严良一眼,“我办公室!”

       严良抄着兜嘴里哼哼唧唧的唱着‘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跟着周巡走了。

       两个人在办公室坐下之后,都恢复了肃穆。

       “见了什么人吧?”

       “事儿不对呀。”

       “宏峰还是那句话,以凶缉凶,这个路子绝对的巧,只是现在时间不宽裕了。”

       “我不能让老关孤身犯险。”

       “合着就你疼他。”

       “就你这个态度就够五十个大嘴巴。”

       “宏峰让咱们去蒋瞳以前的医院找证据。”

       周巡眯起眼睛瞧着严良,“就是找,也轮不到严公公传话吧?”严良牙疼似的做了个鬼脸,忽然靠近周巡,“你信任关宏峰吗?”

       周巡毫不让步的似笑非笑的瞧着严良,“我不信我亲爹我都信他。”

       严良一拍桌子,“那他妈还废什么话?”

       “就是单纯的看你不顺眼。”

      “那你以后可得常备着点儿‘三清丸’了,我这还没发挥呢。”

       两个人正说着,关宏峰的电话打了过来,周巡脸色一变看了眼严良,严良也脸色变了,周巡赶紧接电话,里面关宏峰快速的陈述了顾梵的情况并把定位发了过来。

       周巡迅速分配了任务,法医这边只带了高亚楠,另外带了周舒桐和小汪,周巡和严良心里都清楚,必须得赶到对手之前,一路风驰电掣到了出事地点,迅速的处理现场。刚想离开,严良说道,“诶?这里不处理处理呀?”

       周巡思忖了一下掏出电话,“哎!哎哎!对我!周巡,村长有个事儿麻烦您哪...您带点儿人,到这儿离你们村不远这儿有个破砖窑...对!对对!...闹鬼呀!没人来!得嘞,您也别害怕,你过来带点儿人过来烧荒来!...您保密...成...得嘞,您这可是老江湖了,那我放心了。”

       严良冲着周巡竖了竖大拇指,果然不一会儿,北四十里中一案的报案人村长拉着两车人过来了和周巡他们的车相对而过,两边相互又招呼了一下,周巡他们走出去没多远就见火烧了起来。

       严良笑着说,“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呀。”

评论(25)
热度(170)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