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亲爱的们,还是那句话,基本看文的都已经熟脸儿了,咱们不客气哈,我也没个草稿没个规矩,我就是想哪儿写哪儿,你们对付看哈,看到你们的留言觉得特别开心,我没空回你们别介意,你们看文我看留言,happy的不行!


二 教堂的审判(38)

       蒋瞳要求单独和关宏峰见面,关宏峰态度和善的回答,“好。”

       “我要你一个人来。”

       “可以。”

       严良靠在关宏峰肩膀上,双手抄着兜看风景,听关宏峰打完电话,抬起头来看着他。

       “周巡肯定会从关系人入手,他一定会找苏子佩和老队长之间的关系,我们已经失去先机了,周巡现在应该是对方的重点监控对象之一,你拦住他,去查蒋瞳先前的那家医院,查蒋瞳和安潇雨发生冲突的地点,希望还有所收获。”

       严良仰着头把关宏峰的话认真听了,“你为什么不直接和他说?”

       关宏峰似乎叹了口气,“你以为周巡现在还信任我吗?”

       严良拍拍关宏峰的肩膀,“你有轻重,别让我担心。”

       关宏峰点点头。

       蒋瞳是个很谨慎的人,她选择的见面地点在一辆出租车里,这是事先和关宏峰约定的,关宏峰只需假装打车就可以了,坐到车上,关宏峰马上就注意到开车的司机是化妆过的北十里窑的教堂案的报案人,但是关宏峰不动声色。

       蒋瞳淡淡的说,“我会选我信得过的人。”

       “直入主题吧。”

       “你为什么不抓我?”

       “我没有权利抓你,我不过是个顾问,我只是指导他们该抓谁?证据在哪儿?”

       “你没有证据。”蒋瞳轻蔑的笑了一下。

       关宏峰不可见的嘴角轻扬,“我28岁就当上了长丰支队的队长,除了有些本事,就是有些运气。总有人愿意成全我。”

       蒋瞳不动声色等着下文,关宏峰接着说,“就在前不久,我们接到了一个河漂儿的案子,尸体是曾经名震津港的妈妈桑,我不只一次的抓过她,抓着抓着倒是有些交情了,各有各的关系,各有各的路子,不管黑白到了一定的程度都有些脸面,这位妈妈桑有个方子,给她手下的姑娘们服用一种她老家用的避孕药,这种药无色无味,用现代仪器检验不过是些略有阴寒的草药,无毒,可是就是这种草药就能够让人不孕,如果长期服用则造成器官损坏,再也不能怀孕了,且查无实证。”关宏峰尽量将故事编的圆满而具有指引性。

       蒋瞳的脸色越来越白,虽然尽量控制,可是双手攥着骨节都泛了白,关宏峰不理会,“我之所以比较喜欢崔秀雅,是因为她仗义,她常说有的人不过是衣冠禽兽,他们不但拿女人当玩意儿,更是随意的作践她们,控制她们的生育、行为、思想,这些女人就像漂亮的木偶,觉得自己万众瞩目,其实不过是华丽的工具罢了,所以崔秀雅有手段护着她手下的姑娘,现在她死了。”

       蒋瞳忽然掏出一把手术刀抵住关宏峰的脖子,“你说这些什么意思?”

       前面的司机被她的举动吓住了,似乎想出言阻止,却放弃了,安静的开着车,关宏峰知道从始至终他都属于被奴役的,他代表了蒋瞳对男人的另一种控制和蔑视。

       手术刀冰凉且锋利,关宏峰稍不注意就会见血,“蒋瞳,我还是那句话,有人想马上就拿你归案,我却替你不值。也许你再给我多几天的时间,我会给你更多的信息。你不想知道?你杀了我,即便你做到天衣无缝,我的男朋友依然知道是你约我出来,他对我的感情和你对苏子佩的感情一样,只是我们两个不会相互背叛,因为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你要不要赌?”

       蒋瞳的手犹豫了,更何况她根本就不想杀关宏峰,“你已经拿我当做囊中之物了对吗?”

       “现在的证据只是到我手上,如果到了别人的手上,结局疏难预料,而且,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你的审判总该有他的意义。”

       “那些人该死。”

       “我们在破案刚开始都是扑朔迷离,我们抓人问话,比对痕迹,确定作案时间,分析作案动机,给人物做侧写,我们生怕错杀一个,蒋瞳,任何审判都需要严谨的考证,不然,你还有什么行刑的权利呢?”

       蒋瞳不语,关宏峰接着说,“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存在着斯德哥尔摩综合证,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表现,有的是屈从于爱,有的是屈从于威势,有的是屈从于内心的渴望,你放牧别人自然有人放牧你,想想也觉得可怜。”

       蒋瞳的眼神已经和刚上车时候不同了,她直愣愣的看着关宏峰,放下手里的手术刀,“我在给病人做手术的时候,也会和病人说很多话,让他们信任我,让他们相信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度过难关,我可以和他们一起迎来希望,这样患者的求生欲会特别强,会特别配合手术,这样的心理暗示是一台成功的手术的一部分,这是现在很少有医生会这么做。”

       “蒋瞳,你曾经是个多么好的医生?那时候你不是审判而是救赎,现在轮到你自己了,相信我,我们都是医生,最好的医生。”

       “我却杀了人。”

       “不是你想杀人,蒋瞳,是你在做医疗试验,用你的方式去解救更多的人,这是医生的职责也是上帝的职责。”关宏峰的声音有种特别的低沉而带有叙述性的特质,这就像电影的旁白,故事的眉批,会产生强烈的煽动性。

       蒋瞳看着关宏峰的眼睛,关宏峰也看着蒋瞳的眼睛。关宏峰知道对于蒋瞳,只是这些还远远不够。但是蒋瞳迫到眼前不得不应战。

       蒋瞳靠在座位上,“你走吧。”关宏峰思忖了一下,“你和顾梵是怎么认识的?”

       蒋瞳冷笑一声,“这个不劳你操心。”关宏峰抿嘴一笑,目光闪亮,“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利用每一个人。”说完关宏峰就走了。

       关宏峰走的从容冷静,却没想到蒋瞳的车很快就追了上来,“关宏峰,上车!”

       关宏峰目光一凛,迅速的上了车,蒋瞳面色苍白,“顾梵出事了。”

       关宏峰面上未有表现心里却吃了一惊,果然时间不多了。

       顾梵指引的地点在一处废弃的砖窑,关宏峰和蒋瞳赶过去的时候见砖窑的入口躺着一个人,关宏峰确认他死于枪击,往砖窑里面去就看到了顾梵浑身是血,手里握着一把枪,口鼻中不断的冒出血泡,眼睛大睁着,关宏峰迅速的脱下衣服,捆住她的伤口,回头对蒋瞳喊,“愣着干什么?过来检查她的伤。”关宏峰抱住顾梵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却见蒋瞳仍旧站在入口处,浑身颤抖,嘴里喃喃的说,“不行,我不行,我不能做手术,我会害死她。”

       “蒋瞳,你是个好医生,你忘了当时的情景了吗?你的病人流了好多血,那一刀不是因为你的医术有问题而是你当时忽然间头晕,现在你的头不晕,你看她仍旧在流血,你能救她,这是你的机会,你得挽回。”

       蒋瞳目光突然有了焦距,跑了过来,检查了顾梵的伤口,“我能救她,现在怎么办?”

       “我们需要一个不被人知道的能够实施手术的地方。”

       “你抱起她,跟我走。”蒋瞳一边说一边向外走。关宏峰拿起电话,“周巡,你和严良过来,不要惊动别人,我给你定位,这里出现有枪击死者,男性一名,要快。”关宏峰说完了走到那名死者跟前,翻出他的手机,装到自己口袋里,看了看四周。回身抱起顾梵走到车上。

       蒋瞳对司机说,“去家里。”

       关宏峰之前确定他们回去绿洲大厦对着的‘驻草店’那里的现场,因为那里应该有一套完备的手术器材和实施手术的环境。果然车就是向那里去的。

       案发地点和驻草店离的不远,中途顾梵有了意识,她见自己在关宏峰的怀里,“关...关队。”

       “我在,不要说话,我会找到凶手。”

       “关队,找我的家人,我弟弟,帮我找我弟弟。”顾梵勉力说出这些话。

       “顾梵,我知道你逼不得已,现在只有你能帮我,活着!听见了吗?”关宏峰攥着她的手大声的告诉她。

       到了驻草店,一切都是轻车熟路,进到房间的时候,关宏峰知道周巡他们已经来过,未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孩子们做的不错,关宏峰也注意到了摄像头的位置。这是一间进可攻退可守的二层式建筑,这是屋子的二楼,整面的西窗和绿洲大厦对着,屋子里挂着窗帘,屋子就像一间私人手术室,阔达整洁,洁白无尘,屋子的正中是手术台,手术台上摆着一瓶用福尔马林浸泡着的婴儿,很显然这是北四十里中教堂姑娘腹中的胎儿。

       蒋瞳看了关宏峰一眼,关宏峰不动声色将顾梵放下。

       “你是什么血型?”

       “O型。”

       “好,顾梵是可接受O型的,你做我的副手。”

       手术开始了,关宏峰的血流向了顾梵的身体,虽然没有任何体征监控装置,可是蒋瞳是位经验丰富的医生,关宏峰是位经验丰富的刑警,他们两个配合的天衣无缝,弹片被取出,伤口被缝合。两个人的衣服都被汗湿透了。

       一直默默跟随的司机,跪在地上一直在祈祷顾梵平安,此刻他像个无辜的孩子,身体蜷在一起,不停的抽搐,泪流满面。

       “她需要进一步的治疗,我会想办法进行下一步。”

       蒋瞳看着关宏峰,关宏峰舒了一口气,“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他们之所以不等顾梵被缉捕归案,是怕顾梵知道更多的秘密。你和顾梵认识是因为你当初为了安潇雨的事情追踪到尊吧,你本来无法进去,可是你认识音音,恰巧那天音音在尊吧门口遇到了你,这样你就认识了顾梵。你和顾梵一见如故,虽然顾梵受制于人,可是内心对他们充满了仇恨,你们的目的是一致的,更多的是顾梵受命要除掉安潇雨...”

       “受谁的命?”

       关宏峰看了看蒋瞳,“我不知道。我等着你告诉我。”

       “你们怎么能找到我这里?”

       “你的相机是不是丢了?”

       “是的,顾梵不小心。”

       关宏峰笑了一下,“你和顾梵都是非常小心的人。不小心的另有其人。”蒋瞳已经目露杀意,她冷然说道,“你说的会给我时间。”

       “我会。”关宏峰说完了,思忖了一下,看了看对面的绿洲大厦,拿起电话,“喂,师哥,是我宏峰,我有件事要你帮忙。”

       关宏峰所求之人必然是妥善之人,果然不出十分钟就有人过来,高高的个子,浓眉大眼,通身干净利落,蒋瞳打量了他一下就知道他一定是名医生。

       他先是奔到关宏峰跟前,浑身上下的摸了摸,急惶惶的操着费劲的普通话喊,“关仔,你是哪里伤到?”

       “师哥,不是我。”

       这人才看到顾梵,他过去认真检查了一遍,“手术不错哦,要我做什么?”

       “师哥,这件事牵扯你进来我实在是情非得已,只是情况万分紧急,我没有别的办法。”

       “哎,关仔,你和我赛门哈嘿(粤语拟音‘不用客气’)呀。能帮到你我很开心啊。话不多讲啦,我们走啦。”

       关宏峰的这位师哥在上学的时候就对关宏峰格外的照顾,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只因为不满一些事情愤而离职,对关宏峰一向是有求必应,正巧他的私人诊所就在绿洲大厦。因为这是专家级的诊所,都是预约服务,所以这里显得高贵而冷清。正巧可以医治顾梵。

       关宏峰将一切都安顿好了,才向蒋瞳介绍,“这位是我的师哥,郑如是。师哥,这位蒋瞳。”

       蒋瞳目露惊喜之色,“您就是心脏复苏专家郑医生?”

       “见笑啦。你随便坐。”说着叫他的助手招呼,他自己拉着关宏峰进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仔,你脸色这么难看,你弟弟的事怎么样了?”

       “师哥,很难,不过得慢慢来,这里交给你,这个人一定要保住。”

       “交给我啦。你去忙,我拿些补品给你。”关宏峰刚想拒绝,郑如是挥挥手,“你走,你走啦!放心啦,那个女人我也帮你看住,师哥好久不动拳脚了。”

       关宏峰笑了一下,“我走了。”郑如是在关宏峰屁股上拍了一下,“自己小心。”


评论(50)
热度(203)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