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好多留言看文的都熟的不能再熟了,有时候我不回是因为太忙,你们自己怎么舒坦怎么来吧,一如既往爱你们,我是有时间写点儿就尽量写,快年底了,我这超忙,我也想忙过这一段出去旅行一阵子。所以大家就幸福的瞎写瞎看吧。

二 教堂的审判(36)

        关宏峰顶着一对黑眼圈从家里走出来,刚走到小区的门口不由得站住了,韩彬靠在车门上凝神看着小区门口的一棵银杏。秋意渐浓,高天云逸,丽日风扬,银杏的叶子金黄入目,韩彬穿着一件深色的小羊皮夹克,蓝色暗纹海岛棉衬衫,棕色花灰Dunhill围巾,深烟灰色的休闲裤,端正挺拔的身姿,卓尔不群的气度让人以为是哪个明星在摆拍。韩彬看见关宏峰,清隽冷然的脸上立刻露出由衷的笑意,关宏峰也忍不住就笑了,“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韩彬说着帮关宏峰拉开了车门。

        关宏峰上车,“不是单看看我这么简单吧?”

        韩彬摇头笑了一下,发动车子,“不知道有谁能让关队心甘情愿的变成傻瓜?”关宏峰不理解韩彬的话,就老老实实的看着他。

        “关队就不能有些什么小情绪什么的和我聊聊?”

        关宏峰嗫嚅起来,“什么...什么是小情绪?”

        韩彬哑然失笑,“关宏宇又淘气了?”说着指指眼圈。

        关宏峰皱起眉头,“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提起来,总让人心惊肉跳的。”

        “我们之间需要隐瞒什么吗?”

        “我并不了解你。”

        “欢迎关队随时垂询,我一定让关队了解到满意为止。”

        “反正我也说不过你。”关宏峰有些气恼的嘀咕了一句。

        韩彬笑了起来,“如果我让着你,关队是不是就愿意和我多说点儿了呢?”关宏峰望向窗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却并不答话。奇怪的是两个人都再没说话,可是车上的气氛却微妙的好像有千言万语在让人揣度,思忖,并不尴尬。

        快到支队的时候,韩彬把车停下,回头看着关宏峰,“关队,前路凶险,我不希望你有任何闪失。”

        关宏峰目光暗下来,认真的看着韩彬的眼睛,“我会注意。”说着就要开门下车,却被韩彬一把攥住手腕,关宏峰吃惊的看着韩彬的手,这不是外表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韩彬应有的力量,可是韩彬这次并未隐晦,也没有保持平时的君子之礼而是持住关宏峰的手,“我绝不让我伸手护持的,被任何人或事损毁,你有慷慨赴死的勇气,我未必没有以命相抵的承诺。关队,你的‘我会注意’字字千金。”

        关宏峰就在这一刹那被汹涌的情绪所掳,望着韩彬的眼睛觉得有前所未有的勇气又有前所未有的脆弱,只是这感情如此凶悍,如此陌生,让关宏峰措手不及无法开口,想回握韩彬的手,却恰恰好他十指相扣,韩彬又恢复成他理智的笑容,“汪清浊和从世秋那边的事我已经搞定了,从世秋和他妻子不敢再纠缠他,可是,情之一字,疏难预料,接下来不是你我能预见的。”

        关宏峰点点头,“我又欠你一个人情,我走了。”

        两人放手,韩彬虽然言语镇定,可是现在觉得心跳的那么快,真是情之一字,疏难预料。

        关宏峰下车之后,暗暗的抚摸了一下心脏的位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人上智则进妖,韩彬一定是个鬼怪,不然为什么自己每次见他都有些失常。不过,关宏峰觉得茫茫人海,不那么无边无沿了,有惊涛骇浪必然就有云淡风轻,偶尔可以喘口气,歇歇脚。

        关宏峰走到支队的时候,就听到‘周大喇叭’在那儿喊的震天响,“要不是我脾气好,我就一枪崩了你!还有你,你干嘛哪?你那是笑呢,是吧?害臊这俩字儿从字典里扣出去了是不是?严良!昨天让你出去给这帮崽子买零食,谁让你买酒了?你他妈拿我这儿当大车店啦?你瞅瞅给这帮猴儿精闹的这个德行!这个...我操!你闻闻你嘴里这个味儿!这个脸,挂路口都能当红灯使唤!破案,破他妈的屁案,明天就写个声明,说长丰支队黄摊子了,支队长跑路了,把你们都打折卖夜总会当门童去!”

        关宏峰站在大办公室门口,看周巡那儿上蹿下跳指着这一帮的鼻子骂的这个欢,一扭脸儿看见关宏峰,大家仿佛看到了救星,周巡的火气似乎也小了点儿,捋了捋头发,“那个...老关来啦?好点儿没?”

        “好多了,孩子们又怎么你了?”

        “你护犊子没用,今儿这事儿没完,刘长永!刘长永哪?”

        刘长永过来,周巡把头发别到耳朵后面,“我告诉你啊,现在长丰支队这个组织性纪律性,这个...这个这个思想堡垒作用是越来越薄弱了,上班的时候就敢喝的跟醉猫似的,昨儿那个‘驻草店’那儿的还投诉我们怎么的,抓小偷把煤棚子撞倒了?上边不是有文儿说‘创先争优,青年先锋’的吗?你们不一直都没空吗?都别装了,今儿个就今儿个,都去那片儿给我清理小广告去,顺手做点儿好人好事儿,有图有真相,回来赵茜做个美文传局里去。”刘长永白了周巡一眼,周巡嗷唠一嗓子,“去呀!我这跟一群兵马俑说话哪!”一群人得令而去。

        严良在那儿晃晃荡荡的冲着周巡竖大拇指,“这个戏,这都‘人艺’的底子。”关宏峰也忍不住笑了一下,严良刚想过去搂关宏峰的腰,周巡拿手一指,“别动!别动啊!再来就不是戏了!那就有人命了!”

        关宏峰靠在桌子上,“安武子这条线别断,我总觉得他会给我们指引,安武子是个谜呀。”

        严良把腿伸在桌子上,“我跟了一下四十里中那儿的孙振才媳妇的供词,她认定是见了一辆面包车,那么就是有两拨人到过那个教堂,第二拨人有文章。”

        关宏峰点点头,“这件事应该很快就有分晓。”

        周巡点了根烟,扔给严良一根,“火葬场那边有线索了,里面的一个入殓师是蒋瞳救助的学生,安潇雨腹腔内的女性生殖系统应该就是从她那儿获得的。”

        “所有的证据都形成证据链,接下来看他们演。”

评论(32)
热度(199)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