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35)

       28岁的关宏峰作为津港市长丰支队的队长,所经历的可能比别人更艰难些,首先关宏峰不是‘武将’出身,也不是摸爬滚打了多少年‘冲位置’的老刑警;其次关宏峰年轻的时候童颜的厉害,如傅粉檀郎,容颜俊俏,又少年般的清奇,初到长丰,被这帮刀光剑影中摸爬滚打的糙老爷们儿嗤笑为‘娃娃队长’,每当关宏峰奶声奶气的给这帮人布置任务,这帮人都是从腹腔冲出来带着十足的戏谑成分的变音的是,如果不是关宏峰的业务素质实在是强悍到让人无还手之力的程度,这个少言寡语、人情世故不通、又不擅‘厚黑’之学的娃娃队长不定就被挤兑到哪儿去了,结果就是这个‘娃娃队长’带出了强悍的长丰支队,结案率高,大案要案接得住、拿得下、速度快,常常师出奇兵干出点儿震动‘天听’的大业绩来,公安部的集体嘉奖令、集体三等功、个人嘉奖令,个人三等功、各类锦旗、奖状在长丰记录室挂了一墙,摆了一柜,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便关宏峰摘了帽子仍旧在长丰拥有半数以上的‘死士’,这样的事要是搁古代,可能就写成评书或唱词儿了,而这唱词儿里的玉面小生愣是搞不上个对象。连市委书记都觉得关宏峰破案破的脑子坏了——缺根筋,这和关家二小子的想法不谋而合。

        曾经大局长苦口婆心的给关宏峰讲:小关哪,你看你讲课也好,案件分析也好,做汇报也好,这小嘴儿叭叭儿的,那脑子就跟瑞士出的似的,那咋一遇见姑娘就变山寨的了呢?你相个对象去晚了也就去晚了,你提溜个大腿,你把人家姑娘吓得现在还在接受心理干预呢?你还让我说你点儿啥?

        关宏峰必然正襟危坐,态度算是老实:有案子。

        局长气的脑袋嗡嗡的,晃晃手表示再也别跟我提这个事儿了。

        那么,关宏峰同志的恋爱史真的是一段空白么?也不尽然,关宏峰还是被网恋过的,那时候QQ还流行着,关宏峰和一位骨骼复原方面的学哥刚刚视频通话完,就有个QQ加进来,介绍里只三个字:救救我。关宏峰赶忙加了对方,“你怎么了?”

        对方开了视频邀请,关宏峰把视频调到空白处接受了,结果视频里出现一个面容极其俊秀的小男孩,也就十一二岁的年纪对着视频笑,关宏峰立即联想到娈童或者养成型犯罪,将视频对准自己的脸,对方的嘴张成O型,“哥哥你好帅!”

        “告诉哥哥你怎么了?”

        “哥哥,你做我女朋友吧?”

        关宏峰的脑子迅速转着千百种念头,温和的说,“你把你的摄像头在你周围转一圈,我要看你周围的环境。”

        小男孩听话的将视频无一遗漏的给关宏峰看了,是个网吧,关宏峰迅速定位了这个网吧的IP,直接以公安局的身份接触到了该网吧的网管,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你告诉哥哥谁让你来的?”

        “我自己。”

        “你为什么想要个女朋友?”

        “因为徐弈弈都有女朋友,我都没有。”

         “可是哥哥是男人。”

        “我也是男人,没关系哒,我们在论坛里经常男人和男人结婚的,我喜欢你,你长的好看,行不行哥哥?求求你了!”小男孩在视频那边急的都要哭了,“哥哥,我有钱,我给你好多钱好不好?你做我女朋友吧。”小男孩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大把零钱,十块的五块的都有。

        “你是不是偷拿家里得钱了?”

        “没有,我妈给的,我爸和我妈离婚了,他们有的是钱,我都给你。求求你了,哥哥。”

        “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该把你现在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学习上,等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成熟了,你自然就有女朋友了。”

        “哥哥,是不是你有男朋友了?”

        “我没有。”

         “那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不成熟吗?”

        关宏峰在视频这头呆住了,“我是说,你不该过早的考虑这个问题,而且,你应该找个女朋友。”

        小男孩单纯的眨巴眨巴眼睛,“那我找谁呢?你就答应我吧,我长得不帅吗?哥哥,你不答应我,今天下午我就不上课了。”

        这是关宏峰刑侦史上第一次丧失原则的被胁迫事件,从那天,关宏峰就成为了一个小男孩的女朋友。关宏峰试图用强大的理论攻势给小男孩‘洗脑’,结果小男孩的脑子是不锈钢的,只要关宏峰乖乖的做他老婆,他就好生写作业,好生回家。两个人交往的一段时间,小男孩的成绩突飞猛进,因为只要有闲暇关宏峰就在电脑这边帮他补习。当然这段恋情最后无疾而终,有次小男孩正在网吧和关宏峰视频呢,他爸从天而降,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小男孩打了个上下翻飞,关宏峰就在视频这头看着自己的老公被打的哇哇大哭,然后就没有结果了,这也是关宏峰追踪的一件没有结案的案子。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关宏峰就和‘熊孩子’有不解之缘,关宏宇是、周巡是。

        现在的情况是,关宏峰再次作茧自缚,不过是想哄骗一下关宏宇。关宏峰没有想到,当初关宏宇吻了姑娘之后是要驾着七彩祥云得道而去的,是关宏峰在梨花树下的惊鸿一瞥把关宏宇自云头拿下,何等罪过!关宏峰对心理学、犯罪心理学都颇有建树,只是低估了男性天生的嫉妒心和占有欲。

        这句严良彻底捅了关宏宇的‘马蜂窝’,而且令关宏峰始料不及的是,这件事成了比2.13还难缠的大罪过。关宏宇这一宿就撒泼耍赖的折磨关宏峰。

        比如凌晨一点多,关宏峰觉得不对劲儿睁开眼睛,只见关宏宇人不人鬼不鬼的在他旁边盯着他,吓了关宏峰一跳,“你这是守灵哪?”

        “哥,等着看明天的新闻吧,严良被2.13第一号嫌犯关宏宇杀死在长丰支队门口...”关宏峰的嘴唇耸了一下气的转过身去,用枕头盖住脑袋。

       “哥...哥哥,你别,一会儿再犯病了。”关宏宇好心眼儿的提醒。

        凌晨两点,关宏峰觉得脸颊上被咬了一口,蹭的坐了起来,果然关宏宇气哼哼的看一边儿去了,关宏峰给了他一脚,“关宏宇你有点儿底线行吗?”关宏宇过来在关宏峰被咬的地方舔了几下,然后气鼓鼓的翻身过去不理关宏峰,还把被都蹬到关宏峰这边,关宏峰低声问,“你干嘛?”

        “我冻死算了。”

        关宏峰给他盖上被接着睡,天快亮的时候,听关宏宇在一边念念有词不知道又嘀咕什么,最后他一下子把关宏峰给搂住,“哥,你这些天不和我交接,到底是干嘛了?你是不是和严良...”

        “关宏宇!”关宏峰一跃而起,把关宏宇掀翻在一边儿,指着关宏宇,关宏宇吓得直眨巴眼睛,“干...干嘛?想打我呀?”

       “打你还用挑日子吗?”

        “气急败坏了是吧?敢做不敢认哪?”

        “我做什么了?”

        “你跟严良!我说他那么排斥我呢,我说你不让我交接呢,原来是给你俩行方便。”

        “你给我闭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干柴烈火,谁知道你们搞出什么来?”

        关宏峰扭身走到外面端来一杯水,“看来我真的给你降降火!”关宏宇的气焰一下就灭了许多,用被盖住屁股,“说不过,动手是吧?”

        关宏峰端着水,“关宏宇,你是哪来的这股邪火儿?好好的跟刘音去结她的心结已经是我对你法外容情。”

        “少来这套,我要是跟刘音擦枪走火呢?”

        一杯水迎面就泼了关宏宇一脸,关宏峰头也不回的就去做早点了。

        关宏宇在床上撒泼蹬腿儿,“我就知道,你就是这样,你亲弟还通缉着呢,你去乱搞...”

        又是一杯水泼脸上,关宏宇气的追到厨房,“关宏峰,我恨你!”

        关宏峰刚想再来一杯水,关宏宇呲溜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个混账小子,关宏峰气的把这杯水一口气灌了下去。

评论(34)
热度(203)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