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34)

        “先生,到了。先生!”司机师傅把周巡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

        “啊?哦...”周巡有些被抓现场的慌乱,伸手给司机递钱,回头轻声喊关宏峰,“老关?醒啦,到家啦。”关宏峰睁开眼睛从周巡的肩头起来,周巡龇牙咧嘴的暗暗攥了攥手,关宏峰注意到这个细节,但是目前脑子还不太好使,嘴也不听使唤,木木愣愣的。这个糊里糊涂的样子倒是把周巡逗乐了,满眼都是喜爱的波光使得周巡在夜的光影之下显得深情而可靠。

        关宏峰的声音在嗓子里呢喃似的,“你怎么来接我?”

       周巡笑着跟司机师傅示意我下去送他,司机师傅一笑着点头。

        “我来接你...”周巡下车帮关宏峰打开车门,伸手把他搀下去,“来吧,我这么早接你,你还不得闹一天脾气呀。到家啦,”

        关宏峰吸了口气,揉了揉眼睛,“啊...到家了。你回去吧。”

        “这卸磨杀驴劲儿的,不让我上去坐坐啊?”周巡趁着关宏峰稀里糊涂的时候逗他。关宏峰晃了晃手,自己慢慢的上楼去了。

        周巡看着关宏峰家楼道的灯一层一层的亮了,直到到他家所在的楼层房间的灯亮了,周巡才上了出租车。

        车行之中,司机师傅回头看了一眼,噗嗤笑了。

        周巡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好笑吗?”

        “我还以为你俩一起的呢。”

         “我俩同事。”

        “咳!我还以为是一对儿呢。”

        周巡头发根儿发乍,“什么乱七八糟的!”

        出租车师傅大多是最会察言观色的,尤其是津港的出租车司机在全国也是有名的‘时事评论员’外加‘潮流分析师’,“呦,您这就有点儿...恕我直言看不开了。我跟您说,我干了这么多年司机了,什么样儿的人没见过,您还别瞧不起同性恋,我跟您说,好的多着哪那叫个恩爱,那叫个和谐,素质高,有礼貌,嘿!长得才讨人喜欢呢,甭管是零号还是一号都是个俊,当然也有那滥交胡混的,但这咱也理解啊,男女乱搞的不是更多?”

        周巡尚沉浸在关宏峰主动示弱的幸福‘来路’里,不想去路又被司机师傅上了一堂生动的同性恋名词解释课,以至于周巡目瞪口呆,探着身子瞧着司机师傅,司机师傅回头看看他,“我说的不对呀?”

        周巡支支吾吾的回答,“这不好吧?”

        “都什么时代啦?小伙子?我还就告诉你,我儿子就是。他和他男朋友一起在束河开客栈呢,恩爱着哪,对我和我老伴儿那叫一个孝顺,在一块儿十多年啦,两家也见过面,孩子们不容易啊。我瞅着你俩都属于那种有脸儿的人物,哎,更不易呀,我儿子那时候也是不敢和家里说,后来还是跟我说了,我当时跟孩子妈可哭了一阵子,后来想想,咱们小老百姓一辈子图的是啥?成全他们吧。”

        周巡露出一丝赤子般的微笑,这一刻觉得温暖而平静,觉得这个世界上充满了美和善意。这就是和关宏峰在请他吃的第一顿饭说的那些话,“周巡,睁开眼睛去看看这个世界上的善吧,虽然有时候那些善意和邪恶比起来像蛛丝,可是蛛丝是这世界上最强韧的丝线之一,你慢慢编织起来就能够对抗所有的邪恶了。”

        周巡又收择了一根蛛丝,编织进了自己对抗邪恶的铠甲里。

       下车的时候,周巡拍了拍前玻璃,司机师傅胖墩墩和善的笑脸露出来,周巡不知道该说什么,想扭头走的时候,忽然回头,“跟你儿子说,别放弃。”

        “小伙子,看着你是个一号,大胆点儿,加油!”

        周巡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了带着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笑容,背对着司机师傅挥了挥手。夜再长知道白夜会来临,就能义无反顾。

        关宏峰进家的时候,屋子里有奇怪的声响,迷离迷糊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从门口的鞋柜上抄起一把雨伞,打开灯寻声向屋子里走,声音在厨房,关宏峰站在门口,稳定了下心神,突然冲进去,却见关宏宇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睡衣,蹲在厨房的墙角,正拿一把剔骨刀在地上戳,嘴里念念有词的嘚咕什么。

        关宏峰恨不得给他一枪,不由得狠狠的说,“关宏宇!”

       关宏宇白了关宏峰一眼,蹲在地上往别的方向蹭了蹭,继续拿刀在地上戳,关宏峰压了压火气,关宏宇这个颠三倒四的德行几十年如一日,自己应该已经习以为常。于是坐在厨房的椅子上,“刘音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关宏宇换了个方向蹲着戳。

        “你现在的表现有强迫型精神分裂的症状,这种症状发展下去可能会具有强烈的攻击性,自残、伤害他人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如果我把你交出去,你可能会被减刑。”

        关宏宇举着刀蹲在那儿,表情纠结。

        “这样就更像了。”关宏峰闭了闭眼睛,“明天跟我去自首吧。”

        “我要杀了严良。”

        “没事儿,反正都是枪毙。”关宏峰淡淡回答,然后慢慢的向卧室走去。

        “哥。”关宏宇突然贴到了关宏峰的后背搂着他,果然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想亚楠了吧?”

       关宏宇哭腔哭调的说,“我想我妈。”关宏峰心里大恸,却并未表现出来,转过身面对关宏宇,“三十六计,你猜我对哪一计最熟悉?”

       关宏宇迷糊了,歪着脑袋想了想,“哪个?”

        “苦肉计。”关宏峰嘴角噙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告诉关宏宇,而后接着向屋子里走,关宏宇气急败坏的一甩胳膊,跺脚喊道,“妈,我哥哪儿有个哥样?!”

       关宏峰兀自去洗了澡,出来躺在床上,没见关宏宇的人,知道又跑厨房戳地板去了,关宏峰躺好了懒洋洋的说,“过来帮我敷冰。”

        不消一分钟关宏宇就蹦过来,声音也有了活气儿,“哥!是不是就我最好?”关宏峰不搭理他,关宏宇也不恼,“哥,你说三百六十行,你选哪行不好?非得当刑警。你自己什么体质不知道吗?小时候瘦的跟个鱿鱼片儿似的,长大了又是豆腐渣工程。你是不是因为从小就打不过我想报复我呀?”

       “别胡说八道。”

       “哥,你跟严良是不是谈恋爱呢?”

        “关宏宇你脑子里除了色情,还能不能想点儿别的?”

        “我还没说到色情那块儿哪,真的,我看那个严良就不善,我非得弄死他不行。”

        “要是你,你愿意跟我这种人谈恋爱吗?”

        “哎呦喂,我亲哥,您可是三十多年终于服了句软儿,感情您自己也知道,就您这德行得孤独终老啊?不叫我晚上趁你睡着特意看了看,我都怀疑您比我少长了套设备。”

        关宏峰睁开眼睛给了关宏宇一脚,“你趁我睡着干嘛了?”

        关宏宇坐在地上还眉飞色舞的冲着关宏峰的裆部挑了挑眉毛,“我就看看。”关宏峰气急败坏的盖上被子。

        关宏宇又摸到床上,飞身骑到他哥腿上,“哥,咱现在探讨探讨学术,不许人身攻击啊。哥,要是我是我,我肯定喜欢你。”

       “你这是什么狗屁学术?”

      “我是谁?我从哪儿来?不是哲学命题呀?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你不是问我吗?”关宏宇趴在关宏峰身上,下巴搁在他哥胸脯上,给他哥敷着冰眼巴巴的问,“你看啊,男人都有这种处子情节,你处男哪,你想想谁不想...”

        “关宏宇。”

        “哎呀,哥,脸都红了,害羞了,我这是受咱妈托梦问你话呢,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我好回咱妈她老人家。哥,你说你看上谁了?你告诉我,弟替你追她去,保证手到擒来。”说着,关宏宇直起身子,自恋的一甩头发。

        “严良。”

        关宏宇呆若木鸡了片刻,忽然大喊,“严良我非宰了你!”

评论(43)
热度(220)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