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32)

       其中柔美的女人先开口打破僵局,“怎么?姐妹淘的一点小把戏,还要治我们的罪不成?”

       “蒋瞳,蒙住你眼睛的是你自欺欺人,而蒙住我眼睛的是我存心不去看。”

       柔美女子的好气韵顷刻全无,冷面女子更是杀机立现,关宏峰淡淡的说,“想想吧,谁知道这一切?我还是那句话,有些事你们无能为力,我却可以。”

       蒋瞳还想说什么,那冷面女子倒是先开口了,“我们也许该相信他。”

       “如果我在规定的时间,没有归队,那么有些事我也瞒不住。”

       严良自打和关宏峰分开,心就像被拿走了一样,这种感觉从未有过,严良这颗心沉重似千金过、杀机四起过、苍凉枯寂过、热血沸腾过,却从未像现在这样空空如也,严良并不怕死,关宏峰也不怕死,可这正是严良怕的。

       从尊吧走出来,严良知道这里有多少个摄像头,位置都在哪里,只能先暂时离开,在离开尊吧监控涉及的范围之后,正在琢磨下一步,恰好遇到了给尊吧送西餐备料的餐车,严良得以重新回到尊吧,在搬运各式配料的过程中,严良觉得尊吧气氛如常,乘机重新回到内部,却没有发现关宏峰的踪迹,严良潜入监控室,调取监控发现关宏峰没有离开尊吧,来不及细看别的,在保证不被察觉的情况下严良只能在尊吧的电源线路上做文章,起码不能让宏峰置于黑暗之中,严良不知道这能够起多大的作用,起码能让关宏峰暂时安心。

       正当严良在尊吧伺察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让严良怵然心惊飞扑过去,那人伸手矫健超乎想象,和严良拳脚相较,严良丝毫占不到上风。

       “关宏宇。”严良低声呵斥。

       那人眉眼一动,然后轻蔑的活动了一下脖子,听到骨骼为战斗坐好了准备,严良甚至能从他戴着口罩的背后感觉出他露出了一丝微笑。

       “关宏宇,你来干嘛?”

       “我哥呢?”

       “他在执行任务。”

       “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他是你们的关队,可他是我哥,我只要他平平安安的。”

       两个人正说着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两人快速的闪到了阴影里以巨大屏风为障,待危机过去,两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关宏宇,谁传递给你的信息?”

       “我哥给我一个朋友打电话。”

       “那说明他现在可以应付,他的计划生效了,相信我——我会保护他。”

       关宏宇逼视着严良,“2.13说我杀了一家5口,我现在只想告诉你,如果我哥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杀了你。”

       严良伸出拳头,“一言为定。”

       关宏宇看了看他和他的拳头对撞了一下,转身离开。

       关宏峰在和蒋瞳与顾梵对峙,关宏峰不能急,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对黑暗,可是有些事是步步为营,有些事见可而进,有些事治于股掌,有些事则需要运气和时机。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公平,也有太多的逼不得已,我只是不想本身是受害者却要在执行正义的时候变成替罪羊,我曾经是警察我喜欢真相更想探究人心,如果你们认为这是我脱身的说辞,我无所谓。”

       “你想怎么样?”蒋瞳开口。

       “帮你。”

       “凭什么?”

       “凭我弟弟是关宏宇。”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你以为警察为什么一点线索都没有?也许这么说伤害了你的感情,哪我换个说法,为什么我知道你是蒋瞳?”

       “你在帮我们隐瞒。”

       “为什么我知道你是蒋瞳?”关宏峰看着蒋瞳的眼睛,嘴角上扬,低沉的重复,蒋瞳忽然嘴唇颤抖起来,嘴里喃喃自语,“不,不可能。”关宏峰将身体坐稳,伸出被捆着的胳膊,“我们相互给点儿时间,随时可以找我。”

       蒋瞳和顾梵相互看了看,顾梵剪开了关宏峰手臂上的绳索,打开了关宏峰椅子上的拷板和脚上的绳索。

       “你就这么走?”蒋瞳看着关宏峰献血淋淋的衣服脸颊,关宏峰一笑,“除非你们让我不被人发现,不然会影响尊吧的生意,至于别的,不劳你挂心,我们只需要各司其职就好了。”

       顾梵点点头,“我可以送你出去。”

       后楼梯灯光昏暗,关宏峰极力控制自己仍旧呼吸困难满头大汗,索性终于走出了尊吧的监控范围之内,顾梵面对着关宏峰,“我可以信你吗?”

       “可以。”

       顾梵再没说别的,转身走了。

       关宏峰赶忙给严良发了一条短信:回支队。

       严良比关宏峰先一步到支队,和周巡在门前的停车场遇上,周巡他们似乎是擒了人,小汪押着往里走,正好顾局往外走,“周巡,你是不是又打人了?”

       周巡刚点烟抽了一口,伸手揈着烟雾大声说,“顾局您可真冤我了,我现在可不敢,他妈的现在的贼还都成了黄花大闺女了,摸不得碰不得,这傻逼是自己卡了个大跟头,卡这德行了。”

       “ 你小子给我注意纪律。”

       “ 您放心吧,我现在也就追个小‘力巴儿’,大事儿也办不了啥了。”周巡恼火的自嘲,见顾局的车开走了,才一把扯住严良,“老关呢?”

       “执行任务。”

       周巡审视着严良,“执行任务?严良你可别跟我打马虎眼。”

       严良眉宇间全是担忧之色和往常完全不同,周巡不由得松手,“这黑灯瞎火的,你他妈的怎么不跟着他?”严良刚想反驳,就见关宏峰从一辆出租车里下来,严良冲上去一把抱住他,把关宏峰整个儿给抱了起来转了一圈儿,啥也没说只是脸紧紧的贴着关宏峰的肚子。周巡冲过来,把关宏峰给放下来,“老关,你怎么了?”

       “周巡你一天到晚除了吃还干什么了?我来长丰的路上都能遇见劫道儿的!”

       周巡目光一闪,“呦呵!老关,你这是哪股子邪火儿?你自己怂你赖我!”两个人一路吵着进了支队。

       进了支队,大家都看出关宏峰的状况纷纷过来问候,周巡气恼的吼了一声,“该干嘛干嘛去,这心都跟水缸似的!”大家在他的威慑之下都悻悻的走了,周巡赶忙捧住关宏峰的脸,急切的问,“老关,你这是怎么了?高亚楠!高亚楠呢?”

       “别喊了,”关宏峰用手指挑出几根长发,“验DNA,是一号和二号嫌疑人的。”接着摘下手表拿出手机,“手表上的指纹是顾梵的,手机上的指纹是蒋瞳的。”

 

评论(27)
热度(184)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