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虽然第一案已经这么长了,但是我决定还是要把第二案和第三案写出来。人格分裂模式开启,胡说八道模式同样开启。

二 教堂的审判(31)

       苏子佩和关宏峰相谈甚欢,关宏峰从苏子佩的人格侧写里分析他此来不过是借刀杀人,主要是自己这把刀一定要又锋利又好用,而恰巧关宏峰这把刀真的是名不虚传。

      苏子佩也好关宏峰也好都在找自己的火候,关宏峰的生物钟在提醒他时间,关宏峰神态自若,话不多但是佐以关宏峰特有的浅浅的笑容总会让人觉得受宠若惊。苏子佩是风流窝里打诨的高手,更是手腕翻尽,最后他认定关宏峰已经入了他的彀中,便觉得火候已到起身告辞,走的时候食指在关宏峰的手背上若有若无的轻轻滑动,“咱们改日再约。”

       关宏峰很清楚苏子佩的这种‘空白效应’,他特地露出冰山一角吊起关宏峰的胃口点到为止告辞而去,让关宏峰有了想头儿,这个自然也算是‘野狐禅’,只是苏子佩的这个‘野狐禅’远没有关宏峰想的这么纯真朴素罢了。

       苏子佩走了,关宏峰也不能久留,只是这厅内灯光尚好,为何自己却一阵阵的头晕,这并不是黑夜恐惧的症状,关宏峰觉得眼前视物模糊,层叠晃动不止,心中一凛这在自己和严良的意料之中,苏子佩只是适逢其会,关宏峰也是见招拆招。本以为凶手那一方会先出手,现在自己这种状况,难道...严良不在,关宏峰心里略有惊惶,站起身来身形晃动眼见来人向他伸出手,关宏峰低喃一句,“严良...”便软倒在了对方的怀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关宏峰迷迷糊糊的听到:

       你疯了,怎么能从尊吧动手?

       我并不想动手,我只是给他点儿教训。

       他可不是别人,他是关宏峰,我们可能一点点儿小小的破绽,就能功亏于溃。

       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子佩,他曾经是个警察,只不过是个披着人皮的禽兽,不过也是个恶心的同性恋,这些同性恋为什么总是招惹子佩。

       正在他们说着的时候,关宏峰觉得屋子里所有的灯都亮了,这种突然的强光吓了说话的人一跳,怎么回事?

        这种环境的突然干扰对犯罪人的心理会产生很大的震动,关宏峰知道严良在。

       怎么回事?其中一人用中转台对外质问。

       不知道,梵姐,电路突然出问题了。

       快点修好。

        关宏峰呻吟了一声,自己绑在椅子上,这种结绳的方法不能再熟悉,让关宏峰疑惑的是,自己所在的椅子,居然类似刑讯室的椅子,脚下有橡胶制的环,头晕沉沉的,觉得空空荡荡的浑身无力,略略睁眼打量环境,屋子也奇特的狠,有类似单杠的事物,上面有绳索、结套,屋子的另一面有一个类似刀枪架子的东西,上面有皮鞭、手铐、橡胶软棍、还有烛台之类的东西,难道这是置物间?来不及太多分析,再看屋子里有两个身材高挑、容颜秀丽的女人,其中一个眉目清冷,肤色略黑,身材有种男人似的削薄硬朗,以至于浑身都是一种锐利的冷气,关宏峰以对案件的人物侧写分析这是其中的一个涉案人,应该就是刚才的梵姐;另一个同样身材高挑,带着一种大家闺秀的沉静雅致的气度,眉眼之间流露出的是那种具有极高专业能力所显现出的淡然高傲气韵,她戴着一串天使之翼的项链,这和关宏峰对第一涉案人的侧写基本一致,甚至连她喜欢穿带有粉色装饰物的衣服以及白色饰物这一点都极其吻合,那么这个应该就是蒋瞳。

       现在关宏峰已经无路可退。

       两个人都是见过大场面的,刚才片刻的惊慌后马上就镇定下来,气质冷硬的那个慢慢走过来,扬手就给了关宏峰一个耳光,这女人应该和佳音是一类人——功夫不下男人,这一巴掌十足十的用了力,关宏峰的鼻子和嘴角都见了血,尤其是鼻子,血开始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

      “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关宏峰被困在椅子里,双手被绑住倒是可以活动,抬起头来看着她,“你肯定会告诉我,不然你心里会不好受。”

       这女人一把揪住关宏峰的头发,把关宏峰拉的向后仰起头,这种强制性的仰头使得鼻血倒流进入咽喉从嘴里呛了出来,关宏峰开始咳血,这倒是吓了这女人一跳,她的手上的力气也松了。

       另一个女人很显然对此并不以为意,她微微笑着显得很甜美,“我们是刘音的朋友,我们之所以抓你就是为了替她出气。”

       关宏峰嘴里吐出一口血沫子,“不可能。”

       另一个女人又向关宏峰伸出手,关宏峰伸手一挡,她抓到了关宏峰的手表上,狠狠的说,“你以为你自己多高尚?长丰的前支队长?如果我把你在尊吧的视频放出去,你猜会怎么样?”

       关宏峰剧烈的咳嗽一下,血咳到了这女人的手上,“又能怎么样?我如果怕就不来。”

       另一个女人逼过来,“津港的青年才俊,刑侦鬼才——关宏峰,多么高尚的称呼,却是个同性恋,刘音不好吗?为什么要伤害她?”

       关宏峰用手背擦了一把血,不小心划到了那女人的头发,那女人厌恶的甩开。

      “我和刘音依然是好朋友。你可以现在就问她。”

       那女人冷哼一声,从关宏峰的口袋里掏出关宏峰的手机,递给关宏峰,“你敢吗?”

       关宏峰满手是血,接过手机播了刘音的号码,然后将手机递给那女人,“你可以按免提。”

       那女人果然接过去按了免提。

       喂?刘音的声音传过来。

       音音,是我宏峰。

       噢?老公啊,找我什么事?

       关宏峰抬眼看了看这两个女人。不要闹了,我在你朋友这儿呢,她们替你兴师问罪呢。

       谁?你有什么罪?不是又喝多了酒骗我去接你吧,你男朋友没和你一起吗?下次我见他一定扁他,把我如花似玉的前老公自己扔下。

       没有,我们开玩笑的。你自己玩吧。一切都好。关宏峰这样结尾。之后平静的坐好了,淡淡的说,其实我们有更好的见面方式,也有更好的相处方式,不知道你们想过没有。而且——关宏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有些事,你们心里很清楚,你们无能为力,我却可以。

       这两个女人审视的看着关宏峰,但是关宏峰知道,冰山已经裂开了一角。

评论(35)
热度(187)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