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看到一位姑娘说我跟哪位大触的ID重了?需不需要改呀?我这个取名困难户,因为甯是我名字的一个字,平时大家都叫我甯哥儿,所以这里就叫了甯公子,向那位大触太太致意。

文中错别字啥的我先不改了, 文也不捋一遍再发了, 写了就发了,时间太紧张了。对不起大家哈。

二 教堂的审判(29)

       关宏峰并没有立刻离开支队而是让严良去见一下认尸的家属,自己站在走廊 的一角静静的看着窗外。

        收到崔虎的短信:老大,搞定了。

        好,不要向宏宇透露。别问为什么。

        那好吧,我放到U盘里你过来拿。

        好。

        “关老师。”周舒桐过来,关宏峰收起手机。

        “关老师,你也有很无奈的事情吗?”

        关宏峰看了看周舒桐,面无表情的说,“每个人都有,所以人们才会权衡利弊。走一步看三步,而不会轻易动一子而困半面山河。”

         周舒桐眨着一对纯真的大眼睛看着关宏峰,“关老师,如果我发现了什么线索能单方面向你汇报吗?”

        “向周巡汇报,你要相信周巡的职业素养,他不比任何一个人差,他会做统一的安排。还有,关于案发现场沿途的车辆,查在两个作案时间点之后,带有明显职能部门标识的车辆。查到线索之后告诉周巡。”

        “是。”

         关宏峰转身离开,走到转角的时候手腕被一只有力的手攥住,是周巡。周巡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这是任何人都不及的,这双眼睛唯一的坏处就是藏不住对关宏峰的感情,周巡把关宏峰拉到对面站着,“老关,不管怎么样,你都注意安全,知道吗?”

        关宏峰心里一热,周巡似乎已经感觉出来这个案子的根基是他无法掌控的。关宏峰拍拍他的胳膊,“你也不安全,你要想好了。”周巡苦笑一下,“没你的时候不管多有把握我都心慌,你在这儿不管多没把握我觉得都无所谓。”关宏峰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周巡猛的单手抱了一下关宏峰,就扭头走了。

       关宏峰看着周巡挺拔帅气的身影融进了走廊灿烂的光影里,就像光明的使者坦荡而利落,还是那句话,你与我为敌我不怨,你与我为友我不悔。关宏峰心里想着却永远不会对周巡说这样的话,因为关宏峰不想让周巡和自己亲密无间,不然他可能永远都想做自己的影子而不是挺身而出成为长丰的老大。

        严良的脚步声传过来,“应该是吃了钱的,什么也不说,只说人要入土为安,男的原名叫安武子,女的叫陈小满。信息都已经调出来了,接下去倒也不用从他们嘴里再套什么了。”

       关宏峰淡淡的说,“其实就算不知道他们的信息,凶手也就在眼前了,只是我们得尽快和他们建立联系。”

        “那就得看我们俩个演到什么程度了。”

        关宏峰面无表情的看着严良,严良弯下腰抬头看着关宏峰的脸,“我算你的初恋吧?”

       关宏峰别过脸去看别处,“走吧。”

        关宏峰和严良到尊吧的时候被告知他们两个被抽中可以去三楼,发给他们两个一盏做工精良的琉璃灯笼,这盏灯笼就是进入三楼的敲门砖,严良一手执着灯笼,一手搂着关宏峰的肩膀边走边观察地形,三楼果然又别有洞天,入宫古代的后宫,整个儿设计风花雪月的风流入骨,加上缥缈的音乐,人不堕落也难。一弯巨大的月亮立在一汪流水旁,水上小桥如虹,岸上桂花香浓,有干冰的烟雾效果,显得似真似幻,这里光线不明,严良不由得搂紧了关宏峰,关宏峰的呼吸逐渐急促,正当两个人打量环境的时候,迎面走来了那天婚礼上的那个儒雅男人,严良亲昵的额头抵着关宏峰的头低声和关宏峰说这什么,关宏峰只是低头微笑,儒雅男人虽然保持良好的风度但是眼睛却一直余光关注着他们两个,双方各揣心思对向而过。

        走到一个无人处,严良扶关宏峰坐在椅子上,关宏峰靠在那儿,额头上已经有微汗,严良解开他的衣服扣子,“怎么会这么严重?宏峰,怎么样?不行我不能让你冒这种险。”

        “严良。”关宏峰握住严良的手,灯光像狡黠的登徒子在关宏峰的开着衣领处做文章,把他的锁骨和向深处延伸的肌肤照的蜜似的滑腻而散发着关宏峰特有的味道,关宏峰平静了一些,“不能就这么放弃,我想我能应付,主犯如果已经注意到我,她也许会杀了我,我只有靠近她才能了解她的心理意图。”

        “我以为这世界上就我一个疯子,原来你也是,如果你死了我就肯定就会成为一个复仇型杀人犯,你得救我。”

        关宏峰微笑了一下,“不会的。”

        严良忽然向前探身在关宏峰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关宏峰被吓得向后紧贴着椅背,严良脸上是痞里痞气的微笑,眼睛里却是喜获至宝的光芒,“我等着你给我个惩罚。”说完了,站起身子掏出电话假装一路打电话走了。

 

评论(54)
热度(200)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