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27)

        三个人都看着小汪,小汪向后指了一下,“啊。”

        关宏峰皱起眉头,“周巡开车,咱们三个一起。”周巡老实的‘哎’了一声向外走去。

        三个人在车上,关宏峰正色的说,“周巡,你心里也明镜儿似的了,现在这个案子可能会超出我们的想象。”

        周巡从观后镜看了一眼关宏峰,表情凝重没有回答,严良靠在后座上,看风景似的瞧着窗外,舌头在腮帮子里滑了一下,“哼,最后怎么样呢?始作俑者逍遥快活,杀人害命者各有苦衷,死于非命者不能瞑目,追踪寻源者自尽其身...”关宏峰心里如遇惊雷,却也只是看了看严良,周巡却格外的从观后镜用力看了看严良,而后调节气氛一般的大声咒骂,“我还真他妈以为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阎王呢,原来也是个黑白不分的灰。”

        严良自嘲的哂笑,“这个世上哪个不护食啊?谁愿意他妈的一天到晚人不人鬼不鬼的追凶查案?”

        周巡不由得心有所动,头绪纷乱,周巡知道严良所说的‘护食’指的是那些‘保护伞’,其实人想堕落只需一次,之后就会认识路,自己向前走,老队长在任期间就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刘长永就颇有他的风范,只是刘长永骨子里仍旧将警徽看的神圣无比,而老队长...现在周巡还真不好说,看来当初关宏峰是对的。

       说到人不人鬼不鬼的拿奸追凶,周巡也不反驳,从吴征一家被灭门,周巡就觉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是谁让事情变成了这样?让关宏峰和自己成了陌路?自己在迷雾中拼命的追随着他,怕他走远也怕他走失,让自己和关宏峰都这么辛苦?本来这条路上只有自己和关宏峰,一起当警察、一起查案、一起风里来雨里去,自己会一直照顾他保护他,直到一起老去一起退休,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关宏宇、严良也许还有别人他们都进入了关宏峰的生活,夺取了关宏峰的所有关注,自己反而成了外人。自己不能不怀疑他,不能不紧盯着他,不能不时时处处的针对他,因为是他手把手的教会自己怎么做一个好警察的,是他一言一行的给自己树立起了正义无私忠诚无畏的通天塔,自己不能背叛他不能背叛关宏峰,这是这一切就像一个悖论,那么拧巴,拧巴的周巡觉得苦涩难当,却又不得不苦苦支撑。

        车上一时静的只有车子行进的声音,还是关宏峰打破了现状,“我们也许不能掌控最终的结局,但是我们要尽最大的能力还原真相,尽最大的能力还无辜的人一个公道。”

        “老关下一步怎么办?”

        “也许我们都已经被盯上了,我倒有个办法,就是让教堂案的三个凶手帮我们查案。”

        周巡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边,严良和他都吃惊的看着关宏峰,“老关你不是发烧烧糊涂了吧?”周巡质疑。

        “以恶制恶未尝不可啊。”

        “我听你的。”严良抱着手臂靠在关宏峰的肩头,“唯马首是瞻。”

        周巡恶心的皱了皱上嘴唇,“你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啊,给个杆儿就往上爬。”

        “我会一切在周队长的监控之下进行的,你不用担心我给你惹什么麻烦。”关宏峰淡淡的说。

        周巡刚想发动车子电话响了起来,是顾局,“周巡,你们的案子怎么越搞越乱套,到现在还没有个有价值的案件进展报告报上来,上边已经要督办此事了,听说又出一河漂儿,这件事你们别管了,专心弄你们的教堂案吧,不要纠缠不清的,我们需要尽快将凶手缉拿归案,我听说两名一直无主的受害者,现在通过广泛的通告和媒体帮助,已经有家属过来认尸了。”

       “顾局,我们这连轴转哪,您别介呀,是咱们自己地面儿的事儿咱哪好意思腆着脸让别人督办哪,我们这回全员24小时投入...”

        “河漂不用管了,回来吧,那边已经有市局的专案组过去了。”

        周巡挂了电话,再次把车停在路边,拿着对讲机,“小汪,河漂儿那边的人都撤回来吧。”

        “师父,亚楠姐在那儿跟他们吵架呢,我们先到的,结果专案组过来了。”

        “你把台子给亚楠。哎,亚楠,刚才接到顾局的电话,这边不用我们了,你们撤回来吧。”

        “周巡你怎么回事儿,这是咱们的案子什么专案组...”

         “哎呀我这耳朵,养胎不好啊?回来吧,有段位高的了,你就别跟着添乱了。赶快的,听话。”

         关宏峰不动声色的给崔虎发短信,“崔虎,把迦南大厦(婊姐的发廊位置)和去栀子台附近的所有监控内容保存下来,然后黑掉所有监控,要快马上!”

        关宏峰等了一会儿,又发了一条,“收到了回答!”

        “我这不马上呢嘛,我都没时间回!”

        周巡打完了电话,坐在驾驶位上,“老关,看来真得用你的办法了,我们他妈的被踢出局了,连他妈外星来客都找到家属了。”

       “周巡,小汪他们所有的现场记录都被缴了吧?”

       “他妈的连足迹都被倒模了。”

       “让亚楠马上拍一张死者照片传给你,让她想办法。”

       周巡已经把短信发出去了,果然不一会儿,死者照片就传了过来,亚楠的短信也过来了,“只能这一张了,我们被驱逐了。”

       周巡看了照片,“这人,这人是以前津港头牌虔婆苏秀雅啊!”关宏峰不动声色的接过周巡的手机,“是她?”

       严良也凑过来看,“这么明显的江湖死法。”

       周巡那双漂亮的眼睛露出心机深沉又嘲讽的笑意,“看来婊姐是泄露了什么机密啊,不然不能死了还被人用铁丝缝了嘴。”

        关宏峰把手机递给周巡,“会是什么呢。”

评论(22)
热度(194)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