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亲爱的们,你们看哈,我最近忙,可能来不及回复,但是我都会看的,爱你们!

二 教堂的审判(26)

       关宏峰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关宏宇正光着膀子靠在浴室门口,关宏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哥,刘音说她朋友向她打听过你,她按照你的说法跟她说了。”关宏宇正色的说,“你这样不是把刘音卷进来吗?”

        “不会,我让刘音说我曾经是她男朋友,因为同性关系和她断绝往来,这样刘音就成了她们保护的类型,反而安全了。”

        关宏宇无话可说,他哥的脑子永远都是算计好了的。关宏峰喝了口水,“你不妨让刘音去查她母亲的案子,你陪她一起。”

        “你都结案了,还有什么好查的。”

        “刘音没有结案,与其让她想起来就疼何不就此治愈。”

        关宏宇靠在门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哥,关宏峰戒备的看着他,“哥,我还真以为你是心如铁石呢...”

        关宏峰做了个要揍他的手势,关宏宇呲溜就钻进了浴室,关宏峰伸手抚摸脖子上的项链,关宏宇又突然窜了出来,一把扯住项链,“这是谁的?”

        “一个死人的。”

        关宏宇愣住了,“别戴了,不吉利。”

        关宏峰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滚开!”

        关宏宇洗澡出来之后见关宏峰靠在那儿看书,凑过去拽过他烫伤的那根手指,“疼吗?”

        关宏峰点点头,“还好。”

        “娇气鬼当什么警察。”关宏宇又重新去拿烫伤膏给他涂上,拧了拧脖子靠在他旁边,“哥,尊吧有个暗线在栀子台附近,婊姐帮我打听了,栀子台那儿有个地下城,叫‘烽火台’,里面可能是个专门供有钱有势的人享乐的色情窑子。”

        关宏峰安静的听着。

        “我今天去他们一个哨台,那帮人特别警惕,不过听他们说话的语气,保护伞在‘上头’,不仅如此,我觉得他们对警察的嗅觉特别灵敏,好像受过专业训练似的。”

        关宏峰点点头,“以后别再去了,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他们感觉到什么转入更深的地下,我们就更被动了,现在一切皆在掌控之中,宏宇,这件案子已经有了眉目,你别急,我会在适当的时候恢复交接。”

        关宏宇长长的舒展了一下筋骨,把胳膊放到了关宏峰的后颈,“反正你说什么我就得听什么,不听话就50大板,谁让我是‘水货’、下脚料合成的,DNA不纯净呢,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关宏峰被关宏宇这一套抱怨给逗乐了,拿书在他头上拍了一下,“别掉以轻心,我们在明处人家在暗处,你不知道哪里有眼睛窥视着你。”

        “你别老说的这么鬼气森森的,我这后颈子冒凉风。哥,睡吧,困。”

        关宏峰放下书躺下来,关宏宇帮他拉上被子,自己也躺下。

        关宏峰听他睡着了,转过身去,向床的外侧挪了挪,哪想到关宏宇一翻身胳膊就像挖掘机的手臂一样呼一下就把关宏峰给搂了回去,关宏峰觉得自己在床上都漂移了,关宏宇却梦呓似的嘀咕了一声‘亚楠’,然后就贴过来,嘴唇贴在关宏峰的后耳处,像条小狗似的委了委睡沉了,关宏峰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贴在自己身上戴着手套的关宏宇的右手,关宏宇却抓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再也没动。关宏峰最终还是没违拗关宏宇只是神色悲切,其实关宏峰看不到,关宏宇的脸上也是既悲且喜的。

        有件事可能关宏峰自己没有总结,那就是自从关宏宇和自己同睡之后,关宏峰的睡眠质量变得非常好,浅眠、惊悸、睡眠时间短一直是关宏峰的问题,以前倒是周巡和自己睡的时候多,周巡的睡眠质量和昏过去了差不多,这种昏厥似的睡眠对关宏峰有很大的引导性,那时候这些问题还不明显,玲玲牺牲之后,关宏峰几乎夜不能寐,人也肿了起来,有了关宏宇之后一切都在向好,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关宏峰觉得能睡够6个小时或者更多,而且是深睡眠。这样一来从气色、皮肤、精神各方面都有了跨越式的改善,那种因为睡眠不足引起的气血瘀滞型的水肿也消除了,人也有了一种非常奇特的少年感。

        早起醒来,觉得浑身舒畅很多,看宏宇还睡着,也没打搅他,兀自收拾了一下,却接到刘音的短信要他过去一趟。

        关宏峰看时间还早,赶过去见刘音,清晨的咖啡厅有种非常宁静的美感,关宏峰坐在吧椅上看着刘音,刘音过来搂着关宏峰的肩膀,“Jerry在查我朋友。”

        “刘音,把事情交给我,宏宇和我说了你的事情,你的事的确很蹊跷,有许多疑点,我已经把线索都和宏宇说了,他会帮你。”

        “可是,我也想帮你,我那个朋友并不熟悉,我有个小姐妹是拉拉,我跟着过去混过场子,我想也许我能帮些忙。”

        “相信我,我会给你个交代,你帮我看住宏宇就行。”

        刘音露出明媚的笑容,“除非你教我破案,不然不放你走。”

        关宏峰想了想,点点头,“ 你去忙吧,我帮你选些资料放在你电脑里。”

         刘音妩媚的冲着关宏峰‘噼噼’两声,扭头去做早点了,待她回来关宏峰已经走了,电脑开着,有个文件夹上面写着‘刑侦入门’。刘音打开文件夹里面是《名侦探柯南》的动漫,还有一个小短笺:经历让人宽容,时间让人痊愈。

        刘音气恼的屈了一下鼻子,“讨厌的Tom。”

        关宏峰到支队的时候,大家都在忙,清晨的长丰沐浴在秋阳里,有种宁静、积极、充满生机的画面感。关宏峰见严良的电脑开着,坐到跟前,看那些照片,忽然觉得肩头一沉,严良颀长高大的身材整个儿从后面包住了关宏峰,脸颊贴着关宏峰的脸颊,声音是困乏的沙哑,“你来啦,怎么奖励我?”

        周巡正端着一锅面边走边吃,被眼前的一幕搞得一大清早就虚火上浮,极度影响了周爷的早餐质量,“诶诶!”周巡从后面踢了踢严良,“别一大清早就恶心吧啦的,你要干嘛?”

        严良郁闷的直起身子,“周队,谈恋爱不许吗?”

        周巡的面条差点从鼻子眼儿出来,暗自咳嗽了几下,慢慢的抬起眼皮,把锅放在一边儿,突然就飞起一脚,“臭不要脸也得有个限度!”好在关宏峰一把把他抱住,“周巡...”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完就差点儿被惯性作用冲过来的周巡迎面吻上。小汪的惯性也来的得心应手,“哎呀妈!”紧急刹车停在门口,周巡清了清嗓子极力掩饰自己差点儿心脑血管崩裂的心跳,一拍桌子,“放啊!”

        “周队,发现一河漂儿。”

 

评论(42)
热度(207)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