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教堂的审判(25)

        不解开——就这态度就够枪毙外带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了,关宏峰觉得自己的柔情似水起码应该受个拘役或者行政管制,最起码也应该来个诫勉谈话。

        房间里的灯亮着柔和的光芒,延伸出去是璨若星河的万家灯火城四畔,不知道别人家的灯光下有怎样温情的故事,反正关家兄弟这儿是鸡飞狗跳的,关宏宇被‘勒死狗’——学名自锁式尼龙扎带捆着,还能够闪转腾挪、窜蹦跳跃,现在屋子的一角和关宏峰对抗,“我不解开,解开你又该揍我了。”

        “关宏宇,我数到3,别挑战我的耐心,活这么大年纪了,你干点儿有逻辑性的事儿。”

        “你对我有逻辑性吗?你就是养头猪也得过年再杀不是,你对我呢?”

        “1——2——”

        关宏宇蹦了过来,关宏峰用钳子剪断了关宏宇的‘勒死狗’,“关宏宇,你要是再敢不报备就出去,你知道我的手段。”

        “刘音心情不好,我去陪陪她...我又见不到亚楠!再说刘音是咱们的哥们儿!”关宏宇急赤白脸的补了下一句。

        “刘音非常理智,根本不会无理取闹。”

        “他爸爸来找她了。”

        关宏峰审视的看关宏宇,关宏宇点点头,“你可以问刘音,她恨她爸,她妈妈就是被她爸害死的。刘音跟我说的。”

        关宏峰不做声,坐在床上,关宏宇活动了活动四肢,拧了拧脖子,“这是亲哥干的事儿?哥,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刘音在和你一起查十字架的案子?”

        关宏宇一下子被揭穿,慢慢的扭向他哥,这种‘野狐禅’在关宏峰面前瞒不过三秒钟。

        “刘音不能和我们搅在一起,你想害死她?”

        “刘音想破解她妈当年的死因。”关宏宇坐在他哥身边认真的说,“他爸抛妻弃子在外面有了小三,一直都不回到他们母女身边,她妈去小三家讨说法,听说当时就被害死在了小三家,多惨烈啊,哥,你的正义感没一下子就顶脑门儿?”

        关宏峰规矩端正的坐在床上,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刘音的妈妈,刘美意,十年前死于心脏病突发,只是事情并不像她一直告诉刘音的那样,他的妈妈才是第三者,这的确是他父亲的不是,正因为如此她才不甘心,不甘心刘音从一出生就面对这样的家庭,她一直瞒着刘音,企图为刘音争取回权利,只是一个人如果太过怨恨,就会看不清方向,也找不对方式,她想让刘音拥有爱,可是却给了刘音无法摆脱的烦恼,刘音是个好姑娘,只是用她的外表掩藏了她的伤痛,十年了,刘音已经走向了平静,何必又要揭开伤疤呢?”

        “哥...你是...”

        “是,我天性就是这样,在利用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摸清她的底细,不然不放心。”

        关宏宇突然站起来,去取了一罐啤酒,一仰头就喝下一半,“哥,在你心里一切都有价值和分量对吗?”

        “是。”

        “我呢?”

        关宏峰看了看关宏宇没回答。

        “我也是你的棋子是不是?只有利用价值对吗?”

        “你是我弟弟,我没有别的选择。”关宏峰冷硬的回答。

        关宏宇一把就把关宏峰推到在床上,大概是气愤到了极点,关宏宇脖子上青筋暴起,手因为用力显得肌肉虬结,关宏宇的手狠狠的捏着关宏峰的下巴,一边膝盖顶在关宏峰的胸口,突如其来的凶狠令关宏峰措手不及,但是比这凶险百倍的情况关宏峰都遇到过,现在关宏峰只是平静的看着他弟弟,亚楠说的对,宏宇热血、勇敢、正义、有责任感,他见不得像自己这样的人,关宏宇现在得目光除了深到疼痛的愤怒甚至有祈求的成分,哪怕自己哥骗自己一下都可以,为什么非把话说的这么明白?

        关宏宇的手向下滑,滑到了关宏峰的脖颈,“哥,有一天里利用完了我,会怎么样?”

        “你还是关宏宇,是我弟弟。”关宏峰因为呼吸困难,胸膛起伏,额头上已经起了薄汗,而且关宏宇的暴力压迫使得关宏峰剧烈的咳嗽起来,关宏宇方觉失态,深悔刚才的举动,不由得把关宏峰拉在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哥,你是不是缺心眼儿啊,轻拿轻放都怕把你弄坏了,你干嘛非选这么操蛋的活儿干?”

        关宏峰闭着眼睛,下巴搁在关宏宇的肩膀上,轻声的说,“宏宇,你恨我吗?”

        关宏宇把关宏峰从怀里推开一些,两个人额头相抵,气息相闻,关宏宇的手按在关宏峰的后脑勺上,低声回答,“你以为生气就是恨?”

        关宏峰觉得有哪儿不对劲,一时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应该保持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舒适距离才对,可是关宏宇好像知道他的意图一样,手一用力把两个人贴的更紧了,“哥,你紧张了?你怕我吗?还是你心里有鬼。”

        “胡说,我...”关宏峰的兄长威严还没有发挥出来,关宏宇就打断了,额头离开了关宏峰的,却好像要亲吻关宏峰似的嘴唇离他的脸颊一公分的距离,“哥,你连手都在发抖。”

        “关宏宇,你是不是太亢奋了?”关宏峰蛮力躲开关宏宇的束缚却被关宏宇顺势就放倒在床上,人也压了上来,这让关宏峰方寸大乱,“关宏宇我真的生气了。”

        “哥...”关宏宇嘴角露出一丝蔫坏的笑容,“诶?”关宏宇把关宏峰的手压在身侧,“我的气还没生完呢,你不急,现在我得审审关队,你怎么发现我的破绽的?”

        “握着你的手腕,发现你脉象洪实,可见你在装神弄鬼。”

        关宏宇点了一下关宏峰的鼻子笑了起来,“还有呢?”

        “面色如常,嘴角只是皮外伤,身体脊柱有力,在我怀里力量分配均衡,怎么可能是受伤了。”关宏峰还在继续分析,却见关宏宇言笑晏晏的瞧着自己,不由得停住严肃认真的看着他。

        “哥,要不你再给我上堂生理卫生课?”

        关宏峰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推开关宏宇,连发怒都忘记了,“关宏宇!”头也不回的冲去洗澡。

        关宏宇志得意满的用胳膊肘在床上撑起身子,“哥!就你这个级别的还化妆侦查呢?有点儿专业精神行吗?”

        “闭嘴!”

评论(25)
热度(198)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