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教堂的惩罚(24)

       关宏峰有些不知所措的跪在床上有片刻功夫才拉着关宏宇的手,“宏宇,你怎么了?”

       关宏宇没回应,关宏峰把关宏宇抱在怀里,一只手紧握着他的手,“宏宇,哥回来了。”

       关宏宇费劲儿的睁开眼睛,气若游丝的叫了声“哥...”就又闭上了眼睛。关宏峰险些掉下眼泪来,“我在。”

       关宏宇命悬一线的说了句,“哥,你可回来了...”就没气儿了。

       关宏峰眉头皱了一下,伸手抚摸关宏宇的脸,手指擦了擦关宏宇嘴角的血迹,深深的出了一口气,之后把关宏宇放在床上,转身走了出去。

       关宏宇正‘死’的活灵活现,亲哥的怀抱没有了,眼眉挑了一下睁开一只眼睛,发现自己那狠心薄情的哥哥竟真的不管自己了,不由得气恼的四腿儿乱蹬了一下,刚想发作,又听到关宏峰折回的脚步声,关宏宇忙又‘死’了过去。

       就在这一刹那,关宏宇觉得自己被翻了过去,双手反剪身后一条细细的东西一下子勒紧,关宏宇大惊失声,“诶?”马上就是脚踝上,“哥,哥,咱有话好好说啊,这是干嘛?”

       关宏峰迅速用‘勒死狗’把关宏宇给捆了,淡淡的说,“你放心,你死不了,我死你都死不了。”说完了出去做饭了。

       关宏宇觉得事情着实有点儿不妙了,鬼哭狼嚎起来,“哥!我真受伤了,真的,不信你验啊!”

     “哥,我疼,我我我脑袋疼、嘴疼、疼死了...”

     “妈!你看!关宏峰要把我弄死...”

       一切皆是徒劳。

       关宏宇连拱带顶的从床上起来蹦到门口,偷偷的趴在门框上向外张望,关宏峰回头看了一眼,关宏宇忙缩回去,而后又不甘心的探出头来,关宏峰手里拿着菜刀转过身来,关宏宇吓的头顶的头发都立了起来,“哥!你要是把我宰了,咱妈肯定不能同意!”

       关宏峰放下刀,好整以暇的靠在厨房的操作台上,抱着肩膀看着关宏宇,关宏宇往前蹦了两步,觉得菜刀不会迎面飞过来切到脸上,立刻就转换了状态,一双眼睛乌溜溜水汪汪的翻出讨好的波光,满脸堆笑,“哥...”说完了,背过身去示意关宏峰给自己松绑。

       “你去哪儿了?”

       “我去帮你查案子了。”

       关宏峰啪的一拍桌子,关宏宇往后跳了一格儿,“真的,真的,我保证没被人发现。”

       “伤是哪儿来的?”

       “遇见几个废物。”

       关宏峰眯起眼睛看着关宏宇,关宏宇目光躲闪,“我戴着口罩呢。”关宏峰脸色极其难看,深深的吸了口气,再不说话。

       关宏宇往前蹦了蹦,偷偷的窥探他哥的表情,关宏峰一向有五欲不侵、八风不动的能力,目光看不出悲喜,关宏宇蹦到和他哥并排的位置,对着厨房的气窗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开始念,“妈,你和我爸在那边挺好的吧?我也挺好的,我跟我哥一块儿呢,您放心吧,我现在可听话了,我哥把我捆上了...”说着对着气窗比了比自己现在的样子,“捆的可结实了,妈你放心,保证死也挣不开,这叫捆猪扣也叫勒死狗,只要勒上神仙爹也别想弄开...”

       关宏峰手中的铲子忽然掉在了地上,嘴里发出‘嘶’的一声,关宏宇利马儿从生无可恋的状态‘诈尸’,“哥,烫手了吧?”说着蹦过去,把他哥被烫的手指含在嘴里,这一串连贯的动作把关宏峰给惊得目瞪口呆,直任由关宏宇叼着自己的手指蹦到水龙头边上,用下巴扳开水龙头,又想叼着关宏峰的手指去冲水,结果关宏峰躲开了,关宏宇急三火四的拿脑袋指了指水,“哥,快冲一下啊!疼吧?啊?”

       关宏峰表情严肃的看着他,不做声的关了水,从药箱里拿出烫伤药擦上,又将饭做好端到桌子上,坐下慢慢的吃,关宏宇蹦到桌子边坐下,歪着脑袋看着关宏峰。

       关宏宇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关宏宇看看自己的肚子又可怜巴巴的和他哥对视,关宏峰面无表情的夹了一口饭给他,关宏宇立刻从‘黑白色’恢复成了‘彩色’,张嘴香喷喷的吃了起来,“吃这个,这个...”关宏宇用下巴指了指菜,关宏峰夹给他吃,关宏宇把诈死、受虐、捆绑之类的遭遇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吃的摇头晃脑,还温情脉脉的在关宏峰的胳膊上蹭了蹭。

       “知道你被周巡或者任何人发现是什么下场吗?”关宏峰苦涩的问。

         关宏宇又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我不是说了嘛,我也要学破案,我也想象你这样。”

        关宏峰停住筷子,低下头良久才低声说,“这一行不适合你,我也想像你这样轻松写意的活着,可能是我天分不够,做刑警越久,就越多的人越多的事在你的脑子里,越来越多解不开破不了的迷...每个解不开的迷背后都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他的家人在等着他回家吃饭...”

       “宏宇,2.13不是你一个人,不是你一个人的命。”

       “哥,还疼吗?我错了,可你关不住我,除非你永远都这么绑着我,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承担这一切。”

       关宏峰终于露出一丝温情的笑容,伸手摸了摸关宏宇的头,“早干嘛去了?”说着站起来,向厨房走去,关宏宇伸脖子叼起盘子里的一块鸡蛋煎馒头片儿仰头吃了起来,心情一下子好的不得了。回头一看他哥拿来了钳子,“我不!”说完蹦起来,往屋子里蹦去,“我不解开!”

评论(20)
热度(201)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