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姑娘们,请透过现象看本质,我是个特不着四六的人,有错字啥的我改哈。酒劲儿没过呢,他妈的又写份戒酒保证书,每次我都保证再喝酒变猪,我现在真的觉得我越来越胖了,我得改。

二 教堂的审判(23)

       关宏峰已经不怎么让自己流露情感了,除非这些人是‘老百姓’,这些‘老百姓’本来和关宏峰是没有任何感情纠葛的,可是关宏峰偏偏看的比什么都重;而对于和关宏峰有感情纠葛的,关宏峰则可以保持冷静持中,自己可以亏欠他们,自己一定会想办法偿还,他们可以怨恨自己,自己并不在意。

       汪清浊是‘老百姓’,关宏峰在他身上看到了浓烈燃烧的感情,甚至在烧毁自己,这种浓烈有微光照进关宏峰的心里,‘人间自有情痴,此事不关风月’也未可知。

       “清浊,我不想跟你讲什么大道理,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有道理,我只是想告诉你,要好好的活着,只有活着你才能找答案,你才能看到结局,尝试给自己时间...”

       汪清浊的情绪稳定了许多,他微笑了一下,“关哥,认识你是我的福气,可是我在津港已经生活不下去了,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

       “你怕孤身一人还是怕死?”

       汪清浊心惊关宏峰竟然能够揣测出自己心里最深处的恐惧,无数次的想过离开丛世秋,可是又放不下他的那些柔情缱绻忘了这些温柔陷阱的丑恶,自己就是一直用那点儿可怜的温暖暖着人生这些漫长的黑夜。

       关宏峰继续说,“千烛万盏以什么方式吸纳会员?”

       “我不知道,丛世秋也讳莫如深,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应该是无法取得会员的,我只去过一次,但是宾客之间相互并没有什么交流。”

       “你不必再担心丛世秋或者其他人对你的威胁了,我会帮你摆平。”

       “关哥,我不想连累你。”

       “一个丛世秋还不至于。”

       关宏峰劝勉了汪清浊之后将他送回家,天已经不早了,关宏峰赶回了支队。

       周巡正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抽烟,看见关宏峰将烟掐灭了迎过来,“才回来。”

       “怎么,怕我用周队的车干什么违法的勾当?那不是证据确凿了吗?”

       “老关——”周巡拉长了声音,心想什么事都瞒不过他,“我问问什么事儿你也得多想吧?”

       “见一个朋友,他给了我一些非常重要的线索。”

       周巡虽然脸上带着笑,目光却已经警觉猜忌起来,关宏峰假装没看见,稳步向楼上走去,在办公室看见严良在专心致志的盯着电脑,连关宏峰回来都没有发觉。关宏峰也无意打搅他。

       周巡低声说,“老关,你让追的报案人的线,有点儿线索了,周舒桐发现他曾经做过一次肺部手术,他属于非常罕见的病例,是一个叫蒋瞳的医生给他实施的手术,这位医生医术高明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后来这位蒋瞳医生不知怎么的右臂受伤,不能再握手术刀,她辞职修养了很长时间,现在在春晖医院的妇科。”

       “春晖是私立医院,这条线索跟进,监控调取的怎么样?”

       周巡露出他那无法掩饰的宠爱表情,“你看看就知道了。”

       “节省时间你告诉我。”

       “他浏览了我们发布的那个视频,并且送花,通过技术科的进一步处理,他的用户名和前面我们监控的可做同一认定。”

       关宏峰面无表情,目光却锋利的一闪,“接下来不用我教你了吧?你的嗅觉一向灵敏。”

       “我请你吃饭吧,参加个婚礼我们还真是沾上喜气了。”

       “你又想干嘛?你把你想知道的,不如写个数据给我,我一一给你回答,如有遗漏也方便你调查。还有今天我去见的人以及我的一些想法我会理清一些再告诉你,你应该会给我这个时间吧?”

       “啧,我算是把你伤了,不过...”周巡慢慢的眨了下眼睛,神情有些凄惶的叹着气说,“老关哪...”周巡看着关宏峰的眼睛,拍了拍心脏的位置,“这儿,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们怎么就这样了?”

       关宏峰努力把自己的感情藏的很好,抬了一下下巴,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以前也好不到哪儿去。”说着转身离开了。

       关宏峰不想多留,对于周巡——关宏峰的心情可能比对关宏宇还要复杂,让他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做个好警察吧,与己为敌无怨,与己为友不悔。

       关宏峰坐在出租车上还在想着周巡。刚认识他的时候,一身酒气,眼白混浊,头发干枯,神情委顿,精神却极度亢奋,脾气也极度暴躁,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像只迷途的猎豹,无辜、敏锐又桀骜不驯;现在得周巡眉目俊朗,眼神稳定清澈,身上已经带着一股子长丰老大的霸气,虽然脾气依然暴躁,可是那时一种有的放矢、收放自如、目的明确的暴躁,那是周巡的标识。

       关宏峰想——可能周巡会后悔认识自己或者在自己手下做副手,他还想着自己是那个从前的关宏峰,那天他突击自己的家,不经意就流露了令关宏峰心思柔软的情感,他躺在床上困极入睡,却仍旧惊起拍拍旁边让自己躺下说明天还有案子,当时所有的从前呼啸着扑向关宏峰,从前两个光棍似乎理所应当的把一切都用在工作上,常常半个月都不回家,累了就随便躺在哪儿就对付一会儿,周巡常常是先犯困的那个,其实他是先躺下把地方躺暖和了再喊关宏峰过去,怕他着凉,这些事——都是往事,而关宏峰的往事只剩下了2.13。

       半路给关宏宇买了他喜欢吃的,刚刚病愈的关宏峰到了现在觉得浑身酸疼,脚步沉重,关宏峰也觉得奇怪,好像回家令人意志薄弱。

       打开房门,屋子里一片漆黑,打开灯没有看见关宏宇,关宏峰有些纳闷,继而心中升腾起怒气,难道又跑出去了?

       向屋内走去,打开卧室的灯,才发现关宏宇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嘴角有血。

       “宏宇!”关宏峰扔下东西低喊了一句。

评论(35)
热度(195)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