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昨天跑了个四分马,晚上喝断片儿了,没更,向各位道歉。

万籁俱寂(22)

       老队长公子大婚,天公作美丽日晴空,微风轻飏,五星酒店的日光草坪碧草如毯,花香四溢,一簇簇的百合花柱轻纱曼舞,人工的凤尾蝶栩栩若生、翩然起舞,韩彬和关宏峰站在由粉色‘贝拉米’组成的鲜花门之下。关宏峰以为韩彬说完这样的话,必然给出一个解释,等来的却只是韩彬言笑晏晏的看着他,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关宏峰觉得韩彬应该是个心理巫师,他的眼睛的确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关队,今天不想给你个欲盖弥彰的解释呢,有些事还真得等关队慢慢长大呢,我不急。”    

       关宏峰瞠目结舌,这算什么?正这时严良大步流星的走过来,一把揽住关宏峰的肩膀,“韩大律师,失陪了,观礼去了。”韩彬有条不紊的举了举杯,看着关宏峰被严良搂着走开。

       关宏峰挣扎了一下,严良手臂用力把关宏峰控制在自己身边,在他耳边快速的低声说,“宝贝儿,新人上了床老人儿也不能丢过墙啊。”

       关宏峰狠巴巴的盯着严良,严良却嬉皮笑脸的说,“打我也得回队着呀,在这儿多难看。”关宏峰的眼皮跳了一下,只能先吃了这个亏。

      婚礼序曲已经开始演奏,穿着定制的白色印浅粉色百合花的乐队显得的浪漫别致。

      关宏峰看见了周巡,他笔挺的站在那儿,浅棕色的猎装款皮衣显得他格外的帅气,他似乎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目光却是看着猎物时的警惕和势在必得,他盯着老队长的方向一动也不动。关宏峰不由得浅笑了一下,这个小子就是一根筋,被他盯上的人也是挺倒霉的,比如自己、比如宏宇、比如每个他认为是猎物的人。

       关宏峰的目光不动声色,已经把到场的所有人都审视了一遍,现在他的目光追踪一个高个子的儒雅男人,他打电话的时候关宏峰注意到他口袋里有尊吧的会员扣,因此关宏峰特意站到了离他很近的地方,严良同样不动声色的和关宏峰站在一处,婚礼进行曲响了起来,新人从鲜花拱门缓缓而来,世界上任何的美,大概都不能超过爱与被爱的喜悦所显现出来的容光焕发吧。

       拉花、彩条、烟花纸在人们中间,及四周拉响,空中飞来了热气球向人群汇总抛洒玫瑰花瓣,一时气氛达到了高潮。

      在光彩流转的真假美景中,关宏峰、周巡、严良、赵馨诚、韩彬在人群中就像在用‘大光圈小景深’突出的主体,带着一种在迷途世间清晰的存在感。

       关宏峰看着这一切,心里忽然觉得悲凉,如果没有自己,宏宇应该也和亚楠拥有这样美好而温馨的婚礼吧?现在关宏峰只能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一口,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寸步不让,感情逐步流失的怪物了。

       周巡像一只巡视着自己猎场的鹰,他寻找寻找一切破绽以便伺机而动。只是现在他把目光放在关宏峰身上,在鲜花、彩条、绿草、人群构成的背景下的关宏峰,周围的一切仿佛变成了从前的某一天,那是关队第一次受邀请参加国际刑侦技术交流会回来,周巡去接他,自己跑到了航站楼在二楼的栏杆处居高临下看见一楼大厅里的关宏峰,他四周是做的逼真的垂丝海棠,周巡大声的喊,“关队!”关宏峰回头循声望见周巡,目光中是温暖的柔和,翘起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冲他挥挥手。周巡觉得当时周围的一切变成了流光,唯有那满树的花开以及浅笑纯粹的关宏峰就像个孩子,而此时彼时的关宏峰吻合的严丝合缝,因此,爱恨对于周巡都没有什么意义,只要他是关宏峰。

       所有的人开始向一个方向涌去,打断了关宏峰沉吟,凝神之际周巡站在自己面前,他看着关宏峰不由的笑着,伸手从关宏峰的头发上摘下一片玫瑰花瓣,“咱们也差不多了。”

       关宏峰点点头,赵馨诚和韩彬也过来,赵馨诚大嗓门儿的说,“今天熟人儿还真多。”

      “老刑警了嘛。”周巡不耐烦的回答。

      “你们长丰的刑警牛逼。”

       “滚你的!”周巡骂了一句。

       两个人又开始斗嘴,关宏峰的电话响了起来,“你好,我是关宏峰。”

      “关哥,我有急事找你。在Espresso见面。”

       “好的,我马上到。”关宏峰说完了,看了看大家,然后对周巡说,“我用车去见一个朋友,你们俩个自己回去。”

       周巡审视了一下关宏峰,“成!”

       关宏峰冲韩彬和赵馨诚点了下头,匆匆离开了。

       这边四个人一直看着关宏峰走到车子旁边,因为车辆众多,关宏峰将车子漂亮的一摆,从缝隙中完美的插了过去,然后扬尘而去。

       周巡发愁的评论,“长的奶不拉叽的,开车这个猛!”四个人相互看了看,哈哈大笑起来。

       关宏峰在路上的时候给周巡打电话,“不要声张,调取婚礼左侧第四个花拱门那儿的监控资料。”

       “放心吧,自己小心点儿啊。”

       关宏峰很快就到了Espresso,这次的汪清浊和前两次又不同,他低头坐在那个靠窗的角落,穿着黑色的帽衫,帽子戴在头上,从背影看上去有种说不出来的颓废。

       关宏峰走过去果然没有认错,只是两天的时间汪清浊就显得清瘦了,眼睛也凹了进去,看见关宏峰强笑一下,“关哥。”

      “怎么了?”

        汪清浊从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关宏峰,关宏峰接过去一看,不由得皱起眉,那是一张HIV检查为阳性的报告,关宏峰没有说话而是将手轻轻的覆盖在汪清浊放在桌上的手上,汪清浊吃惊的看着关宏峰,关宏峰脸上依旧平静,“别怕。”

       汪清浊不可抑制的泪流满面,手攥成拳头握的就颤抖了起来,关宏峰的手不算温暖但是稳定,轻轻的拍拍他,“是丛世秋?”

        汪清浊摇摇头,“我不知道,关哥,你一直在找angel是吗?他不叫angel,他叫安潇雨,但是我怀疑那并不是他的真名,我见过他在一艘游艇上,那艘游艇举行的一场party叫‘千烛万盏’,他们是那里头boy们的中间人。”

        “因为我是低级会员,每年只能缴纳30万的会费,因此我不能进入到party的最顶级,但是初级也可能是关哥不能想象的,关哥听说过吗?”

       关宏峰摇摇头。

        汪清浊冷笑了一下,“是啊,像关哥这样有那么宠爱自己的爱人的gay怎么可能参加‘千烛万盏’,只有丛世秋这种人才会想参加吧,那根本不是爱的学习,那是毁灭。”汪清浊说到这儿,似乎情绪更加激烈了,他的脸色煞白,手因为紧握而骨节发白。

        关宏峰握着他的手开口,“清浊,不要逼着自己回忆,我们得往后看。”

       “关哥,那次我不知道喝了什么睡着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像你这样被保护的这么好的人,就不要污了耳朵了,丛世秋用我换了一个晋级的名额,我也就是醒过来的时候见到的安潇雨,是他保护我没有受到进一步的伤害,他送给我了这条项链...”汪清浊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条项链,坠着一颗用银子捆绑着的类似锆石的石头,里面是一串串的数字。

       “关哥,这串项链就给你吧,我一直把它当做我的护身符。”

       关宏峰看着汪清浊,汪清浊把那串项链举起来,关宏峰的身体向前微倾,汪清浊把项链戴在他的脖子上。

       “你从那儿之后就再也没见过angel吗?”

       “没有,他说‘你上过学,要向高处飞’。”

       关宏峰忽然觉得这串项链仿佛有生命似的,凉凉的贴在皮肤上扑通扑通的跳动。

评论(39)
热度(214)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