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21)

       关宏峰兀自甩下严良去了法医室,见高亚楠自己在里头,冷静的四下看看,“宏宇很好,这几天我有些状况,没法交接。”

       “这件案子也不适合他在,他会忽略好多细节和心理真相。”

       关宏峰温暖的浅笑了一下,“你自己...”

       “我会照顾好我自己。”

       关宏峰目光中是隐藏的温暖和关切,只是再也没说别的转身出去,遇到周舒桐,“关老师,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关宏峰站住,关宏峰听周舒桐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点儿傲慢的不看她,关宏峰过不了心里的坎儿,他总是看着周舒桐的脸的时候就看到玲玲、看到佳音,同样是盛开的如同美丽的花朵一样的女子,她们选择了戎装前行。作为他们的领路人,稍微的一个闪失就可能让她们美丽的生命凋萎,就像玲玲。现在关宏峰已经不能像对待他两个徒弟一样亲切的叫周舒桐为舒桐,现在他就像一艘冲向‘死亡漩涡’的船,不想和任何其他的船只擦碰。

       关宏峰想着这些差点没听清楚周舒桐的阐述,“关老师,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我知道我是周队派到您身边监视您的,可是我不会那么做的,我要像您一样做一个好警察。”

       “我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了,周巡、你的父亲他们都是好警察,虽然他们有各自的坚持,但是殊途同归,都是为了伸张正义、维护法律。这件案子不适合你和我一起。”

       周舒桐点点头,“嗯,我知道,只是不希望让您觉得我一无是处。”

       “不要胡思乱想,把心思放在案子上,你会收获很多。”关宏峰说完了,对周舒桐点点头,刚想离开,却见周巡跑过来,好像是在找关宏峰,“嗳?嘿!我这顿找,老关赶快的跟我走。”不由分说过来拉住关宏峰的手,“我说今天一个什么事儿呢,他妈的忘得死死地了,多亏小汪提醒我,今天是以前老队长他儿子结婚,说给你打电话你换号了,让我告诉你,我这忙忙叨叨的,赖我!”

       周巡一路拉着关宏峰的手往外走一边说,“我知道你不喜欢热闹,没办法,你就人到那儿就行,其余的交给我,老支队长的场子你不撑啊?”

       两个人往外面走着,严良一手接着电话一手抄着兜,晃晃荡荡的也走过来,“知道啦,知道啦,啊!”放下电话,看见他们俩个笑着说,“呦,参加婚礼去吧,正好带着我。”

       “哪儿都有你呢?人来疯啊?”周巡把关宏峰拉倒自己另一边,嘴里不忘怼严良。

       “周队咱能不能团结活泼,别老这么紧张严肃的,人性化带兵不懂吗?我也就...”说着伸手要拉关宏峰。

       “你也就给我歇菜,要不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严良妥协的举起手来,露出合作的笑容,“别呀,那我哪儿舍得呀。”说着冲关宏峰挤了下眼睛,“我爸让我参加一老哥们儿儿子的婚礼,我得谨遵钧令啊。”

       周巡警告的指了指严良,“保持乖巧听话,带着你。”

       三个人驱车去参加婚礼,婚礼的地点在一处五星级酒店的日光草坪,现场已经热闹非凡,周巡、关宏峰、严良三个‘素颜’帅哥,站在衣衫魅影,云鬓香鬟之间,多少显得有点儿寒酸。

       周巡目瞪口呆,“我操这大场面!”

       严良抄着兜,“大城市的退休老刑警是牛逼哈?”

       关宏峰不动声色的只是眯起眼睛,看来往人流,“如果世界上真有巧合,那真是福气。”周巡听出关宏峰话里有话,不由得接了一句,“从今往后咱们有的是福气。”三个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坦然的向婚礼现场走去。

       老队长红光满面,身着中式对襟上衣,中式宽腿长裤,面目也不像当队长那时候严厉了反而显得十分慈善,手上盘着一串珠子,另一手端着酒杯和来往的宾客谈笑风生;老队长的夫人则穿着大红的中式礼服,描金秀凤,一看就知是高定的款式,颈上的珍珠项链也绝非凡品,通身气派和以前给这些孩子们包饺子时有天壤之别。

       严良感叹了一句,“这是穿了一身儿非物质文化遗产啊!”

       周巡面上露出厌恶之色,附和道,“听你嘚嘚这么多天,就这句话他妈的画龙点睛。”

       关宏峰仍旧不动声色。

       老队长见了他们三个,大笑着走过来,“长丰两任队长光降,蓬荜生辉呀!这位是?”

       “我爸,老严,说给您打电话了,他和我妈离得远,让我来了。”

       “哎呦,老严的那个混世魔王啊,小时候长的跟竹子棍儿成精了似的,现在玉树临风了。我可听说了,警界有一号——‘阎王’,超过你老子,好!”说着捶了捶严良的胸膛。

       周巡话含在嘴里在关宏峰耳边说,“要是不看着,我都不知道夸谁呢?老队长这是在北大中文系进修了呀。”

       关宏峰只是保持礼貌的微笑,老队长转过来对着他们两个,“宏峰,有些事我也听说了,别泄气,我相信你的能力,你是咱们津港警界的旗帜,你这面旗可不能倒。”

       “您谬赞了,愧不敢当,我现在也就是给周巡帮帮忙,也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有时候反而添乱。”

       周巡笑逐颜开的瞧着关宏峰接过话茬儿,“老队长您是火眼金睛,老关不光是咱们津港的旗帜,整个儿咱们公安系统,咱也不虚他们,我没了他就是俩眼一抹黑。老队长您可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您这精气神儿,我们看着就高兴,这儿子一结了婚,再给您添一大孙子,您跟嫂子那可是享不尽的天伦之乐了,有您这领头羊,我们今后就有盼头了不是?”

       老队长哈哈大笑,爱惜的捶了捶周巡的肩膀,“咱们巡哥儿这个官儿还得升!”关宏峰和严良都跟着笑了起来,老队长揽过周巡的肩膀,借了一步说话,“我听说最近出了什么十字架的案子,怎么样了?”

       周巡立刻做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低声说,“您不说,我这今天还能喝点儿酒,您这一提,我这脑袋气的嗡嗡的,也是怪了,就他妈的一点儿线索也没有,宏峰根据现场犯罪心理画像分析着是同性恋,咱们就在同性恋里查吧,”说着搂着老队长的肩膀,低声说,“宏峰现在也是心不在焉,他弟弟的事儿...你知道他回来也是为了啥,我现在是焦头烂额。”

       老队长严肃的说,“用我帮什么忙吗?”

       “您骂我,您现在就是颐养天年了,我自个儿就瞎折腾吧。”周巡苦着脸回答。

       “咱们哪儿说哪儿了,今天犬子的好日子,你们几个谁也别客气,不醉不归。”

       三个后生晚辈自然也客气了一番,才向日光草坪的婚礼现场走过去。

       完全西式的自助餐形式,各类西点酒水琳琅满目,周巡和严良各从侍者的托盘里拿了一杯酒,周巡看了看四周,“讲究!”

       关宏峰淡淡的说,“尔禄尔俸民脂民膏,自有出处,看来今天是适逢其会啊。”

       “关队。”

       关宏峰回头,是韩彬和赵馨诚,两个人均着休闲日间礼服,显得风神俊逸,与现场气氛相得益彰。

       周巡给了赵馨诚一下,“我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结婚呢,穿的跟蜡像馆假人儿似的,得瑟!”

       赵馨诚憨笑起来,“韩彬帮我选的,叫啥?社交礼仪。”

       韩彬却只是笑着看了一眼关宏峰之后才说,“我们最近闲的狠,倒是有功夫收拾收拾,看来周队最近要务缠身。”

       “哎,命苦呗。”

       “这位是?”韩彬饶有兴趣的看着严良,严良少有的拿出正式的态度,本来严良身材高挑,眉目纤薄锋利,只是平时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又不修边幅不引人注意,现在则锋芒微露,和韩彬握了握手,“听宏峰说起过你,幸会,我刚调过来,严良,以后多指教。”

       韩彬笑着看了看关宏峰之后正式的看着严良,“韩彬,久闻大名,今日幸会,来日必当多承赐教。”说罢两人握了握手。

       周巡不耐烦的揽着关宏峰的肩膀,四下看热闹,在关宏峰耳边低语,“老关,有什么想法?”

       “还不知道。”

       严良和韩彬客套完了,礼貌的各自散开,严良还是忍不住侧头打量韩彬,这个人目似朗星,直入人心,明明是个十步杀一人的狠角色偏偏掩卷执书以文饰武。与人交谈看似礼法周全,实则疏离凉薄,唯有对关宏峰,目光虽然笑意得当,却眼底亲厚之情难掩。

       果然,韩彬似乎无意的从身边的侍者手上拿过一杯酒,这边周巡和赵馨诚热聊,他只轻轻一扣关宏峰的腰就把两人和众人隔离开来。

       韩彬和关宏峰礼貌的对向站着,关宏峰目光柔和,“你怎么来了?”

       “我父亲的关系,我本来是极其厌恶这种应酬的,想着关队肯定回来,极其厌恶竟变成了甘之如饴。”

       关宏峰嘴角微翘,“韩大律师的口才名不虚传,这样的话竟脱口而出。”

       韩彬专注的看着关宏峰,目光亮的直入人心,正色的说,“这些话,是为了讨你喜欢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

评论(62)
热度(258)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