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18)

       严良和关宏峰把汪清浊送回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关宏峰折腾了一天,又开始发烧,关宏峰并不在意发烧,倒是汪清浊颠覆了关宏峰的一些概念,做了这么多年的一线刑警,真的什么样的事情都见过,正邪黑白、魑魅魍魉,情深义重的、薄情寡义的、机关算计的、被人利用的,同性恋作为一个研究的命题在同行之间也偶有学术交流,今天关宏峰看到了为爱情低到尘埃里仍旧甘心付出的汪清浊,虽然傻的不在关宏峰的计算范围之内,可是这也是深爱的一种,关宏峰第一次把同性恋作为一种切实的感情放在了案件之外的体验里。

       严良见关宏峰靠在座椅上,眼睛看着窗外,不知道他想什么 却不想打搅他。严良心里有点儿小小的窃喜,喜从何来也匪夷所思,作为一线刑警这么多年见过太多大悲大喜,在街道派出所见过太多的鸡毛蒜皮,而生活则是介中的,而严良从前不懂这种介中的含义,经历了失败的婚姻,严良对自己的生活全盘否定了,那是一种冰凉的,远远的不肯靠近他的,陌生又如影随形的让严良心烦的东西,严良心里那些热血的情意就像溺了水。第一次见到关宏峰的时候,严良觉得自己在溺水中忽然被一股温暖的洋流托起,慢慢的托起,虽然不知道飘向哪里,但是觉得安全而温和。只是这股洋流全不自知,他比起阳光是寒冷的,他游荡于广袤无垠的海洋里,托起一个个溺水的人。今天带给关宏峰的触动严良并不想干预,只是心里有那么一丝的欢喜,说也说不明白。

       车内温和而静谧的气氛被周巡的夺命连环call给打断,以至于严良接起电话的时候差点被震得耳膜出血把电话扔出去。

       “你们俩个私奔了是吧?!我们这一大家子忙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你们谈着恋爱逛窑子?”

       严良揉了揉耳朵,“啊?周队,你说啥?耳朵嗡嗡响。”关宏峰从后面接过电话淡淡的说,“周巡,北十里窑的十字架上有没有发现?”

       “老关,你...怎么感觉你病的严重了,嗓子都说不出话来了?”周巡立刻就换了一个态度,关切的问。

       “嗯,没事。”

       “真他妈的佩服这十字架杀人犯,我们把沿途的监控都看的能画出来了,也没发现什么问题,可是就在你说的那个十字架上发现了一个DNA样本,这就拿人做比对吧。第一报案人按照你说的一直在咱们的监控范围之内。”

       “别动,先别动。”关宏峰疲惫的说,“一切都在控制范围之内就可以。”

       “老关,身体吃不消了是吧?晚上别过来了,有我呢。”

       “嗯。”

       街上华灯初上,严良看了一眼后面的关宏峰,打开了后排顶灯,关宏峰吃惊的挂了电话。

       严良却自顾自的打开车上的音乐,“这他妈高级货就是好,这音质就是好。”然后从后视镜里看关宏峰,“回家去吧,别的事儿不用你操心了。”

       “现在不管发现什么,先不要声张。”

       “放心。”

       “严良,那些照片,好好的看那些照片,别落下任何一个细节。”

       “为了你我拼了。”严良赖皮的回头笑着说。

       关宏峰觉得越来越看不透这个严良,他身怀‘利刃’,隐而不发,很显然他已经看出了自己对黑暗的恐惧,可自己并未露出什么破绽。严良看关宏峰思绪并不在这儿,不由得苦笑一下,“宏峰,你这又是何必。”之后又轻描淡写的说,“你是个谨慎的人,任何冒险的举动都是逼不得已,白天和晚上最大的区别不在于人,而是光明,是吧?”

       关宏峰闭着眼睛,叹息似的说,“你想怎么样?”

       “我纠正你一个说法,你说我的戏演的不错,的确咱们在警校都受过训练,有的戏能全身而来不见得能抽身而退,我不管你的戏怎么样,我这是走心的,不嫌累你就每天猜吧。”

       关宏峰还没说什么,手机轻动,是韩彬。

      如果我所料不错,你照顾自己的能力并不强,不求你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像你控制案件的能力,起码也要有三分才好。

      已经好多了,勿念。

      需要我打电话验证一下吗?

      好吧,我今晚会好好休息。

      晚餐我已经放在你们小区的物业了,不要忘了取。

      关宏峰不知道该怎么回。

       怎么?有些事还是想的简单点儿,你知道我这个人在生活的细节上比较在意,对朋友也是。

      那谢谢了。

       关宏峰觉得自己更加参不透韩彬,一面之缘之后他经能够如此云淡风轻的和自己做朋友,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宏宇说得对,自己和他才像一对双胞胎,可是,自己没有他那么纤毫必现的细致敏锐,这敏锐让人觉得这个人阴郁且有强烈的距离感,事实好像并不是,难道韩彬真的如他所说喜欢看戏,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参破2.13的迷局?怕自己还没走到头就殉职?哎,也不知道韩彬知道了关老师的这些想法作何感想。

       严良把关宏峰送回家,看了一眼这座建筑,点点头,“进可攻退可守,关宏峰名不虚传。”

       关宏峰没应声,默默的下车,刚走到台阶上,严良趴在车窗上嬉皮笑脸的说,“喂!不吻别一下吗?”关宏峰定在台阶上,毫无表情的看着严良,严良嘿嘿笑着开车走了。

       关宏峰折回物业去取了韩彬留下的晚餐,全部用微波盒装着,足够两个成年男人食用,关宏峰带着回家。

       屋子里的灯是关着的,关宏峰心里愧疚了片刻,按亮了屋子里的灯。关宏宇就站在自己面前,吓了关宏峰一跳,关宏宇刚洗过澡,眼神乌溜溜的喊,“哥!”之后就愣在那儿,上下打量关宏峰,关宏峰提了提手里的东西,“给你买了好吃的。”

       关宏宇一脸孩子等圣诞礼物的表情换成了寻衅的怒意,习惯性的拧了拧脖子,“哥,你想甩了我就直接说,干嘛搞这一套?这样有意思吗?”

       关宏峰回头纳闷的看他,又接着向屋子里走,关宏宇啪一声把胳膊按在关宏峰前面的墙上,“不想回答?答不出来吧?一直以来我们共享一切,我小心翼翼的做一个合格的关宏峰,从说话到行动,我连做梦都每天梦着你...”

       关宏峰躲开关宏宇的手臂,接着走到桌子前面把东西放在上面,“还热着,吃吧。”

       “关宏峰,你别欺人太甚了,你拿我当什么?觉得我烦了是吧,觉得我抢你风头了是吧?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你是不是觉得虐待我特别有成就感?”

       “你又哪根弦不对了?”

       “你怎么还好意思问我?敢不敢汇报一下一天的行程?怎么现在不和我交接了?现在你把自己搞的状况连连就是为了把我甩开是吧?你要是嫌我累赘干脆把我供出去不就得了,和我玩心眼儿有意思吗?我还...”

       关宏峰忽然走过来,关宏宇利马儿闭嘴,手抱了一下头,谁知道关宏峰不是过来揍他,只是走回衣架旁摘掉了围巾。关宏宇眨眨眼睛,自己竟然毫发无损,怨气又回归了,把声音提高了一个key,“不说话算什么英雄?被我说中了是吧?就是想甩了我是吧?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早晨回家还穿着我们交接的衣服,回来就变成这幅样子,你知不知道我在家里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就是卸磨杀驴,吃饱了就骂厨子,现在利用我利用完了是吧?我没有利用价值了就给我下套让我出局!”

       “关宏宇!”关宏峰回头低声喝令了一声。

       关宏宇呲了呲牙,梗着脖子强项和关宏峰对视,关宏峰慢慢的向他走过来。

       “哥我错了!”关宏宇迅速的说了一句。

      关宏峰一把把他拽住他的背心肩带,“你今天去哪儿了?”

       “我在家。”

       关宏峰逼视着他。

       “真的。”关宏宇的目光虚晃起来。

       关宏峰放开他,走到过道把他的衣服拿过来摔倒关宏宇的脸上,“想好了再说。”

       关宏宇搂着衣服,换上了一副乖巧的表情,凑到关宏峰面前,“趴窗户上看了会儿跳舞的算出去了吗?蒙着被子看的。”

       关宏峰继续平静无声的看着他,关宏宇嘟嘟囔囔的,一边翻白眼一边吭哧了半天,“真的,就在咱家楼前头,我听着怪热闹的就趴着看了一会儿,不是广场舞,特别高雅的那种,真的,那种...就两个人跳的,男的把那女的扔出去,然后那女的轱辘回来,两个人接着转圈的那种。”

       “你是说你咱们家楼前面有人跳探戈是吗?关宏宇,你衣服上的香水味是亚楠的?”

       关宏宇露出见了活鬼的表情,“你鼻子...没有...就我去...‘婊姐’那儿了...”

      关宏峰一拍桌子,“你现在什么身份,竟然还去苏秀雅那儿,你是不是找死!关宏宇,你才是早在我这儿呆腻了,知道吗?严良已经认出了我们两个。”

      关宏宇歪着头,“啊?不会吧?我...”

      “我们两个的手。”关宏峰叹了口气。

       关宏宇走到关宏峰身边拿起他哥的手,“我操...”关宏峰收回手,转身去微波炉跟前,关宏宇把他哥拦住,安置在椅子上,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把微薄盒里的菜放到微波炉里热,“哥,他想怎么样?”

       “他说会守口如瓶。”

       关宏宇点点头,“哥,你生气了吧?要么你打我俩下?”关宏宇讨好的凑过来,“你舍不得...是吧?哥?”

       “吃饭吧。”

       兄弟两个安安静静的坐在桌前吃饭。

       “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关宏峰停住,关宏宇似笑非笑的研究着关宏峰的表情,“我不笑话你,用你弟给你支几招不?”

       “不用。”

“哥!你真谈恋爱啦?”关宏宇差点儿从桌子那头儿蹦过来,关宏峰不解的瞪了他一眼,“没有,不用。”

       关宏宇假装没事似的问,“那谁给你买的那么风骚的衣服?”

       “韩彬。”

        关宏宇一口呛住,咳得惊天动地的,关宏峰在这头平静的看着他,关宏宇有被咳死的迹象,关宏峰把水杯退给他。

       “你自己不觉得逻辑不对吗?我要是跟你说周巡给我买了一身新衣服,你怎么想?”

       “你伪装的很好。”

       “不玩儿了,妈!你带我走吧,我活够了!我哥现在胖!还有小肚子!睡觉的时候就分我这么小块儿床!”

       关宏峰推开饭碗,“你再跟妈说,关宏宇想扔下老婆孩子去死。”

       关宏宇停下来,“哥你干啥去?”

       “洗澡。”

       关宏峰洗完澡出来,关宏宇已经把饭桌收拾干净了,正在床上躺着,“哥, 快进来,暖和了。”

       关宏峰躺在了光宏宇刚才躺的地方,关宏宇属于肾气特足阳气极旺的那种人,被窝里很暖和。

        关宏宇下床去,不知道又从哪儿弄来了输液的那套东西,用哄孩子的语气 说,“亚楠说了,今天再输一次,就差不多了,当然了,你这个豆腐渣体格保不齐还得再破费破费。”关宏宇执起关宏峰的手,“昨天输的这边,好的,今天还输这边,比较方便,不哭啊,这就好了。”

       关宏峰看着关宏宇鼓捣,觉得浑身特别的放松,这个床也特别的舒适就像一大朵云彩。

      “好嘞,嘿,我现在这技术,改行当医生都没啥问题了吧?哥?”

      “你看见开刀不得当场死过去。”

      “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关宏宇一边说一边给关宏峰搓手心和胳膊,“舒服吧?哥?”

       关宏峰闭着眼睛嗯了一声。

       “哥,今天有啥发现?”

       “找到了一个DNA样本。”

       “那不是重大突破吗?”

       “没那么简单。”

       “还有呢?”

       “保护了一个提供线索的年轻人,他被他男朋友打。”

       “啊?”关宏宇笑着说,“你呀?你都属于被保护对象你还保护谁呀?嗳?哥,gay吧好玩吗?明天我替你去呗。”

       “胡闹,这是玩儿吗?”

       “哥,同性恋和正常的恋爱一样吗?”

       “他们也是正常的恋爱。”关宏峰闭着眼睛回答。

       关宏宇停住,看着他哥平静的脸,关宏峰毫无戒备的时候有种奇特的少年感,关宏宇一直都奇怪这件事。

       “怎么了?”关宏峰睁开眼睛。

       “没事儿...”关宏宇掩饰的低头接着给他哥按摩去火,“哥,你觉得恶心吗?”关宏峰略有沉思的摇摇头。

      “哥,我今天从‘婊姐’那儿打听到津港有人操纵着一个全国范围的‘暗庄’包括卖淫、器官倒卖、婴儿买卖。”

       关宏峰猛然睁开眼睛,“她还说什么?”

       “别的没说,她也是凭这么多年做这行的感觉,不过她说现在已经洗手做正行了,那些事管不了也管不起。哥,是不是和案子有关系?”

       关宏峰闭上眼睛,“宏宇,我有一口气,就不能让这些人得逞,不管用什么办法。”

评论(53)
热度(239)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