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16)

       这是世界上最让人厌烦的事情可能就是别人对你好,你却不能欣然接受,你的所有苦衷在别人的好意面前都变成了无情无义。但这些对关宏峰来讲,又变成了两害相权。

       心里压的事情太多,没有发泄的出口,可能人就变得越来越无情了吧,关宏峰有时候也这么想自己。

       对于尊吧——也许宏宇来更合适,宏宇天生就由八面玲珑的本事,想想也只能苦笑了。

       严良一手搭在沙发背上,一手拿着酒,“你来这儿是为了打草惊蛇吧?”

       关宏峰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严良扭过头来,“你知道咱俩什么关系吗?”

       关宏峰抬眼看他,严良和关宏峰碰了碰酒杯,“起码我是你男朋友或者床伴。”关宏峰本来病着,一口酒呛住,严良愁眉苦脸的给他拍背,“哥你不是连这个觉悟都没有吧?”

       关宏峰觉得自己已经为了配合行动作演的不错了,比如说允许周巡和严良跟自己勾肩搭背的,偶尔凑近了说话也没给一脚,男朋友在关宏峰的字典里还只是表面意义,甚至从来没翻到过这一页,而床伴这个词,虽然在关宏峰的案情分析里,出现的几率很大,但那是一个隶属于案件分析层面的专属名词,如果非得和关宏峰建立联系,就是关宏宇。而严良又一次将关宏峰强大的犯罪侦缉壁垒给动摇了一下,关宏峰这种停留在形而上的阳春白雪状态的理论和严良的‘真刀真枪’又一次产生了不可抗力。

       严良凑近关宏峰,矮下身子带点儿戏谑的看关宏峰的眼睛,“害羞啦?”关宏峰在桌子下踹了他一脚,严良无赖似的笑起来,小声说,“小心点儿啊,我这个人生活作风不怎么正派。”说完了,得意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揽着关宏峰喝酒。

       “韩?韩先生?”一个礼貌好听的男中音传过来,关宏峰扭头看,只疑惑了一秒钟就笑着点点头,“你好。”

       对方的眼光亮了,是那天关宏峰救的那个年轻人,今天和那天的狼狈完全不同,他似乎格外的开心,“自那日后,我一直在那一片的街巷寻找你,一直不得见。”

       关宏峰笑而不语,伸手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年轻人坐下,严良斜觑着打量对方,放在关宏峰后背的那只手环过关宏峰的肩膀食指搔了搔他的耳朵,“又认识新朋友啦?”

       这种动作在关宏峰的行为学宝典里大概算7年以上1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级别,不由得歪头瞪了他一眼。

       对方一时被严良显示出来的强大气场搞得手足无措,听着似乎严良误会了赶忙递过名片,“您好,我是汪清浊,和韩先生一面之缘,多亏韩先生脱困解围之助。”

       严良接过名片,嚯!竟是骄阳设计师事务所的建筑设计师,这个骄阳可是鼎鼎大名的,严良一收名片,“五行缺水呀?”

       汪清浊一愣,继而笑了起来,“让您说中了。的确八字五行缺水,名字才力补了一下。今天有幸再次见到韩先生,一定要让我表表心意才好。”

       “韩先生?他吗?”严良指指关宏峰。

       “你怎么不去二楼打桌球?”关宏峰看着严良,严良撇撇嘴,吊儿郎当的站起来,“那就去打桌球呗...哪儿都好,就命苦。”而后对汪清浊一挑眉毛,“我这个人是个醋坛子。”就吊儿郎当的走开了。

       汪清浊低头笑了起来,关宏峰只是目光很柔和。

       “您不姓韩?”

       “关宏峰,韩彬是我朋友的名字,因为他名气比较大,我就冒充了一下,没想到他名气还真是挺大。”

       汪清浊隔桌与关宏峰握手,“再次感谢你。”

       “救人只是恰逢其会,如果你一再感谢,恐怕我们就不能安心相处了。”

       汪清浊露出腼腆的笑容,“关先生...”

       “不用客气,叫我的名字即可,清浊。”

       汪清浊温顺的点点头,“关哥,没想到...”

       关宏峰立刻会意,自嘲式的一笑,“这样不是更加有意思吗?”低头抿了一口酒,又略有所思的说,“我不是常客,性格的原因吧,并不怎么喜欢抛头露面的。”

       “那关哥以后可以常来,这里还是不错的。”

       关宏峰点点头和汪清浊对视,“我也是觉得自己应该多接触接触同伴才出来,而且,我也想找我的一个朋友。”

       “朋友?也是尊吧的常客吗?”

       “大概吧,我这个人...不大会关心人,只是觉得许久不见他了,又怎么也联系不上他。”

       “叫什么名字?也许我能帮关哥一些忙。”

       关宏峰目光一动而后抬眼看着汪清浊,“我叫他angel。”

       汪清浊掩嘴一笑,“这个圈子叫angel的可太多了。关哥有他的照片什么的吗?”

       关宏峰露出抱歉的笑容,“你也看到了,”说着指指楼上,“那个是个醋坛子,我的手机里什么都没有。”

       汪清浊开心的笑起来,“我以为关哥会什么都不怕呢。”

       关宏峰假装低头喝酒,掩饰了过去,“哦,对了, 我有段视频,非常像他。”说着关宏峰开大手机的视频资料,调取了技术科做出来的那段视频给汪清浊看。

       汪清浊指着视频上的人,皱起眉头继而闭上眼睛,似乎集中注意力想记起什么,“他,我好想在哪里见过,关哥是在哪里认识他的?”

       “偶然而已。我这个人朋友很少...”关宏峰淡淡的说。

       “大概是你男朋友太宠你了吧。”

       关宏峰又被暗暗的呛了一口,露出一个不那么好看的微笑,汪清浊摇摇头笑着说,“这样看来关哥还真是迟钝,你找别人,他不会生气吗?你不考虑他的感受?”

       “生——气?那就打一顿好了,能简单解决的事情,我尽量不费脑子。”关宏峰有点儿咬牙切齿的回答。

       汪清浊再度笑了起来,这个清秀又斯文的年轻人似乎比刚见到的时候开朗爱笑了,“关哥,我以后常联系你,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随时恭候。”

       “哦,这个人,我一定是在哪里见过...”

       “这么说来,我又开始相信巧合和缘分了。”关宏峰笑着回答。

       俩个人正这么说着,忽然服务生过来,在汪清浊的耳边低语了什么,汪清浊脸色大变,待服务生走了有些慌乱的对关宏峰说,“关哥,不好意思失陪。”

       关宏峰揣测他的脸色并未多言,只是点头致意。

       汪清浊从另一个通道往另一面走去了,关宏峰一边喝酒一边看着,看到那边通道上去的服务生和这大厅里的并不一致,关宏峰思忖了片刻,把自己会员卡的二维码发给了崔虎,小声说,“帮我查一下这个二维码?”

       “哎...哎呀?大大大大哥...你...还能还能...想起...”

       “马上。”

       “我我这不...马马马...”

       “结果发到我手机上。”关宏峰挂了电话。

       一会儿功夫崔虎就发过来,“大哥我现在越来越佩服你了,你都搞这一块了是不?这是尊吧的会员二维码,你是二级会员,活动范围是大厅、vip私密空间、私密双人保养、娱乐区、表演区。我看了一下大致的活动范围给你发过去了。”

       关宏峰回复,“干的不错。勿回。”

       关宏峰觉得疲惫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手机一响,是韩彬,“衣服口袋里有药。”

       关宏峰一摸口袋,果然。不由得笑着摇摇头,回复韩彬的短信: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的律师费高的吓人了。

       这是不计费的,可安心接受。

       关宏峰收起手机,向刚才汪清浊去的方向走去。

评论(31)
热度(220)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