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二 教堂的审判(15)

       严良和关宏峰一同去尊吧,两个人似乎无话可说,小汪跟人借的那辆车停在警队由他们使用,今天这个风情日好的日子倒是非常合适,严良开着车,忽然语气非常的温顺的开口,“宏峰,你觉得这个案子很别扭?”

       关宏峰似乎回过神来,淡淡的说,“你呢?你不觉得吗?”

       “你怕我们打草惊蛇?”

       “我怕其中会李代桃僵,严良,你觉得凶手杀第一人是为什么?情杀?在刑侦记录里,类似这种情杀,这种手段的情杀,你见过几起?这是怎样的一种愤怒?”

       “想没想过凶手可能是遭受了某种不公正的待遇或者某种心理诉求一直得到不到重视,就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引起人们的注意?”

       “是吗?那就不会是北四十里中的教堂了。”

       “宗教惩罚呢?”

       “凶手并不是宗教徒,她的做法不符合教义,我倒是认为她最终心里表达的是对道貌岸然的控诉。”

       “你一直盯着尊吧不放,你认为那辆奔驰车是真凶?”

       “见了才知道,我已经被尊吧的人盯上了,我符合他们的人物定义,前任长丰支队的支队长,因为弟弟的事离职,其实真正原因是因为gay的身份,曾经有被社会普遍道德标准认可的女朋友,却弃之不顾,根据对凶手的推断,她应该是极度的混乱,她真正应该惩罚的人,应该是一个像我这样,拥有非常体面的工作,但是却做出了令她完全不能理解的,离经叛道的事情的人。”

       “宏峰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严良完全收起了他痞不吝的态度,严肃的对关宏峰说。

       “比起再多的杀人,我能够引起关注倒是个好事,这样也就能够和凶手建立起联系,这样她短时间内可能就会停止杀戮,你不觉得非常奇怪吗?第一被害人到现在没有失踪人口报告,没有家属认领,就像一滴水滴进了一片海洋里,没有任何回响,你认为是偶然吗?第二被害人,丢失了整个生殖系统,没有被发现,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你昨晚审出来来的那个竹妹,现在是死无对证,第三被害人,仍旧是没有失踪人口报告没有家属认领报告,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严良又恢复了他一贯的表情,“你想做什么,都别忘了你不是孤军奋战。”

       关宏峰目光一闪,揣度严良这句话的意思,严良却换了口气,“嗳?听说关宏宇跟你长的特别像是吗?”

       “是。”

       “我老家的邻居也是一对双胞胎,长得也特别像,外人很难分辨出他们,都说双胞胎是万里挑一的缘分,我邻居却天生可能是冤家,他们两个从小打到大,你肯定想象不到那种战斗,就好像非得弄死一个成独生子女才罢休,给你举个最普通的例子,有次他们两个因为是孙悟空厉害还是二郎神厉害就打起来了,他弟抄起一个刚出锅的红瓤儿地瓜就摔他哥脸上,差点儿把他哥毁容,他哥也不含糊,拿起家里插草的叉子就把他弟给钉墙上了,多亏那时候岁数小脑袋也小,两个叉尖儿紧贴着他弟的脸,如果脑袋大,当时就弄死一个了。后来长大了,他们两个倒是不武斗了,改他妈文斗了,他哥好吹唢呐,他弟好打镲,你都不能想象那时候我的生活,我们两家的平房门对着门,他们两个就跟斗鸡一样,眼睛血红血红的,一个脸红脖子粗的吹唢呐一个咬牙跺脚的打镲,尤其是晚上,别人都不敢从我们门口过,总有老头儿老太太问我,严良啊,是哪儿出殡了?咋弄那么大动静?”

       关宏峰忍不住被严良给逗乐了,严良笑着看了关宏峰一眼,“知道吧,你笑起来特别好看,以后别总板着脸。”这么说着,车就到了尊吧门口,严良下车给关宏峰拉开车门,“我来长丰是为了看你笑的。”

       关宏峰又莞尔一笑,“说起这种侦察你真的比我合适,你演戏的天分比我好的多,这些台词特别适合此情此境。”严良虽然笑着,可是目光却耐人寻味的看了一眼关宏峰。

       “那对双胞胎现在干嘛?”

       “还是打,可能上辈子是冤家吧。”

       关宏峰默然不语,严良的胳膊搭在关宏峰的肩膀上,在他耳边低声说,“所以我不喜欢双胞胎,我只喜欢其中的一个。”

       关宏峰不动声色的看了严良一眼,目光已然现出对立的压迫之意,严良揽着关宏峰往尊吧里走,门侍拦住了严良,“先生您没有会员卡不能进入。”

严良抓住他拦着的手瞬间就把他放倒在地,“那就记着,你严大爷来就来了,找的是乐子,你最好也哄的我高兴点儿。”

       门侍再没应声,关宏峰和严良进去,落座之后,严良大剌剌的挨着关宏峰坐下,这个气势也是怪吓人的。

       服务生小心翼翼的过来递酒水单,关宏峰点了两样酒,“如果不看人,我还以为我和周巡一起出来了。”

       严良一笑,眼睛看着关宏峰放在桌子上的手,手指纤长细致,手背细腻能隐隐看到血管,关宏峰刚想把手拿下去,严良却伸手执住,“昨晚输液了?”

       关宏峰等他的下文,严良的拇指爱惜的抚了抚关宏峰的手指轴处,“听说关宏宇特别能打是吗?”

       关宏峰电光火石的看了一眼严良。这个破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自己和宏宇的手是不同的,不是指纹而是手指轴处,自己偏文、宏宇偏武,偏文没有干过什么粗重的伙计,手自然就保养得体,宏宇自小就喜欢舞刀弄枪的,很小就拿到了跆拳道黑带的级别,后来自由搏击、散打什么的都得心应手,后来在部队的训练让他脱颖而出的也是这一身的功夫,因为长期的击打,他的手指轴成了适应出拳和搏击的坚实的圆形,而自己的则偏于尖锐,这种细节一般人是绝对注意不到的。

       严良见关宏峰不语,刚想说话,侍者上酒,严良挥了挥手指让他退下,“我说过,我不想让你孤军奋战。”

       “宏宇的案子...”

       “疑点太多,如果说是他倒不如说是你。”

       关宏峰反倒释然了,“那你就该和周巡好好谈谈了。”

       “宏峰,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是无证的,我们就得舍出去自己给他定罪,别怕,晚上还有我呢。”

评论(44)
热度(224)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