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仍旧是给诸位来看文的姑娘们的信,这篇文热度不高,也不见什么亮点,你们不要笑话我,我就是这么个人,想做的事情,一定要认真的做,不管好不好,反正会认真去实现。感谢姑娘们过来看文,给我留言,很感动,谢谢。

教堂的审判(12)

       关宏峰高烧离开支队,周巡一直看着周舒桐开的车看不着了,还站在窗子前瞧着,那份卷宗和周巡的正义纷争日久,让周巡喘不过气来。

       2.13不只是关家兄弟的噩梦,更是周巡的噩梦,周巡甚至痛恨和2.13相关的一切,它毁掉了周巡原本安乐有秩序的生活,毁掉了周巡洒脱恣意的日子。而那些日子是周巡最美好的时光,即使忙的三天不洗澡,两天睡不上觉也毫无怨言,那时候虽然有玲玲、佳茵,但是周巡才是关宏峰亲生的徒弟,打也打得骂也骂得,出入关宏峰家如自己家一般,去关宏峰家就先从冰箱里翻东西吃,关宏峰必然喝令,“那是老虎的!”

       “啊?人不能吃啊?”周巡目光单纯的问,然后就往嘴里塞,还要拿一罐啤酒往嘴里灌,走到老虎的鱼缸跟前拍一下,“它都这么胖了,容易淹死,少吃一口没事儿!老虎喝点儿酒啊,平时没人陪你喝!”

       “你给我滚远点儿,你敢往里倒酒我就崩了你!”

       “我还不如老虎...”周巡必然委屈的抱怨一句,然后必然低声威胁老虎,“哪天炖了你。”老虎从那时候就不待见周巡。接着就往沙发上一躺,打开电视看肥皂剧,恁关宏峰白眼毒舌也面不改色。有关宏峰的地方必然就有周巡,说好听的是风里雨里战斗在一线守卫着万家灯火,说自私点就是和关宏峰出双入对每天都厮混在一起。

       周巡清楚的记得有次出外勤:在淩北的一个乡下,关宏峰是不出这种外勤的,当时情况复杂关宏峰执意要去,结果两个人的车在山里抛锚只能徒步,多亏关宏峰跟着,通过一点点的蛛丝马迹找到凶犯的行踪。那小子是个身上6条人命的亡命之徒,周巡和关宏峰和他一场苦战,周巡怕关宏峰受伤,一直冲在前头,罪犯抽冷子把周巡踹到在地企图逃跑,关宏峰扑上去劫住了他,结果凶犯负隅顽抗竟然和关宏峰一起滚下一个斜坡,两个人当时都晕了过去。周巡当时觉得血都凉了,扑过去看着躺在斜坡下的关宏峰,一口血涌到胸口脸色煞白,只觉得自己想大声喊他,结果只是声音虚弱的叫了一声,“关队...”

       “关宏峰!”周巡都不记得是怎么连滚带爬的冲下斜坡的,抱住关宏峰把他搂在怀里,看他脸上嘴角有血,衣服都刮破了,吓得手抖得不成个儿,抚摸他的脸颊,“关队?”周巡当时耳鸣的厉害,甚至出现了幻觉,觉得关宏峰嫌弃的打开自己的手,“你给我滚一边儿去。”可是,什么都没有,周巡手抖着验看他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摸到他腰部的时候一手的血,那也是周巡第一次理解代人受难实在不是文学语言而实在是真情实感,撕开自己的T恤给他包扎。周巡记得是那个罪犯先醒过来,周巡恨恨的骂了一句,“你他妈的找死!”过去一拳就让他又晕了过去,之后这小子验伤的时候被确认脑震荡,就是周巡那一拳的功力。

       关宏峰是在周巡的怀抱里转醒的,周巡也忘了自己当时哭了没有,反正觉得鼻涕啦瞎的,脑子里胡思乱想的也说不出来,只能嗫嚅一句,“关队...”

       “人?”

       “抓住了,在那边儿挺尸呢。”

       “你个死小子把他打死了?”关宏峰急欲起身却力不从心的‘啊’了一声,“我的腰...”

       “关队你别动,有我呢,地方协助支队的人就来了,你坚持一会儿。”

       关宏峰倒也没挣扎由周巡抱着,直到地方支队过来拿人。

       周巡脸上带着一丝虚幻的笑容回忆这段往事,当时关宏峰就靠在自己怀里,淩北这地方山清水秀,千竿翠竹,遍野琼花,日已将西,林叶罅隙透过金色的暖阳,周巡心里觉得特别幸福,这种幸福说不出来堵在胸口反而让人想哭似的,也搞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精神失常。

       这段回忆如果请关宏峰描述,可能另有版本,那就是当救援赶到的时候,人家将关宏峰往车上抬,周巡也顾不得捋他那一头带GPS定位的头发了,怒发须张逮谁骂谁,“你脑子里有大米粥是不是?你轻点啊!”

       “哎呀我操!腰!腰上有伤!眼睛是出气儿的呀?”

       “关队你疼不疼?”这句必然轻声细语。

       抬头就翻脸,“你们他妈的连呼吸机都不给上?有没有职业道德?”

       搞得关宏峰疼也不能表现出来,咬牙忍着。结果周巡又发现了新的怒点,“你看他这一头的汗,我回去就告你们!草菅人命!”

       关宏峰睁开眼睛跟医生说,“医生,你们有镇定剂吗?”

       “有!”急救的被周巡骂的手足无措,赶忙应声。

       关宏峰强挺着说,“拿过来给我。”

       护士将镇定剂准备好给了关宏峰,周巡紧张的凑过来,“关队,你哪儿不舒服?我告诉你们!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就同归于尽!”

       关宏峰趁着周巡贴近自己,直接就给他了一针,周巡慢慢的软倒了下去。

       当然现在周支队站在窗前只回忆起关宏峰躺在他怀里,夕阳漫天,碧树琼花的天地美景,凝萃成周巡记忆的琥珀,美丽异常。因此周巡不能不恨,不能不恨关宏宇,不能不恨2.13。

       严良很清楚关宏峰对自己的戒备,关于2.13的案子他认真分析过,存在着诸多疑点,严良既不相信是关宏宇所为也不相信是关宏峰所为,在这一点上严良可能更多的偏向了直觉。

       知道关宏峰还是从自己父亲那里,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吊儿郎当的小警察,沉在派出所里。有一次父亲去开会,回来对一个叫关宏峰的小伙子赞不绝口,说实在是个刑侦天才,更重要的是一腔正气,骨子里是警察的担当,这样的警察实在是不可多得。父亲从不轻易许人,对别的刑侦专家的赞美也多是停留在技术上,对此人倒是格外的喜欢。

       严良偷偷看了关宏峰和自己父亲一起开刑侦大会的合影——端正的穿着警服,笑容干净温润透着良好的家教,那时候关宏峰的目光清澈透明,浑身都是俊拔的正气,让人不由自主的就跟着他的笑容笑了。

       后来越来越多的在公安系统的内部嘉奖令上看到关宏峰的名字,看到他的论文,他的刑侦事迹,直到关宏峰来东北这边的公安大学讲座,严良早早的就定了位置早早的就去了,也第一次见到了关宏峰的真人,还是那个少年模样,只是经过越来越多的历练,目光已经带着不动声色的锋锐,那种温和腼腆的气质也被沉稳内敛掩盖,还是那样干净,那种打动人心的干净。严良听他抽丝剥茧的将刑侦知识娓娓道来,内容充实语言精练,不卖弄也不含糊,严良托着腮帮子一动没动的听了两个小时。结束后,从礼堂往外走听女学员三个两个的窃窃私语,“好个玉面小警草,好帅呀!”

       “现实版刑侦偶像啊,羡慕他们有这么帅的支队长。”

       “就是,讲的真好。”

       严良吊儿郎当的吹着口哨,手插在一副兜里晃荡回了家。紧接着一个月脑子里全是关宏峰讲课时候的样子,为了不让自己走火入魔,严良进入公安系统的内部论坛,长丰关——找你这么容易,严良根本就不想隐藏自己,大咧咧的用了自己的真名,软磨硬泡的加了关宏峰好友,算是认识了。直到现在。

       严良心里记挂着关宏峰的病,越发心急案子的事情,不由得站在楼道里抽烟,看见周巡叼着烟过来,两个人相互看看,竟同时靠在窗台上,烟雾把两个人的身影弥漫起来。

       小汪垂头丧气的过来,冲开了弥漫的烟雾,“这娘们儿整个儿一滚刀肉,她那爷们儿按上尾巴比他妈猴儿都精,一个不承认偷东西,一个不承认偷人。”

       “庸俗。”周巡瞪了小汪一眼,“凭空污人清白,人家能认?”然后看着严良,严良掐灭烟,“走!我也见识见识大城市的嘴硬的。”

评论(26)
热度(242)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