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写在前面:感谢每一位前来看文的姑娘,真心的谢谢你们,我会努力更文,因为每天时间都非常紧张,所以更文的时间不固定,请大家见谅,爱你们。

二 教堂的审判(11)

       关宏峰脚步仍旧发虚,今天休息实在是应当,只是命案紧急,无论如何都得坚持着,因为最近状况颇多又不宜与宏宇交接,一时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韩彬下车接关宏峰,两人相视而笑,韩彬手里执着一片红叶,抿嘴一笑,“一叶知秋,一叶障目,和破案何其相像?”

       关宏峰同样抿嘴一笑,接过这片枫叶,“但愿我们永远都一叶知秋。”

       “怎么还这样重?”韩彬似乎有意隐藏自己的情绪,背过身去给关宏峰开车门的时候说。

       关宏峰一愣,“已经好多了。”说完上车,坐在后座。

       韩彬上车,从后视镜看关宏峰,发动车子,“关队在想我怎么知道关队生病了,对吗?”

       关宏峰还在端详着手中的红叶,“总不会是让我心忧的理由。”

       韩彬一笑不再说话,过了会儿才说,“我的性格可能过于软弱了,一旦在意什么事,总喜欢默默的关注着,用些自己的小法子。”

       关宏峰倒是吃了一惊,不知道韩彬这句话到底用意何在。

       “烧了一夜了, 总该吃些顺口的东西,我倒是有个熟识的馆子。”

       关宏峰微微一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韩彬的品味应该是关宏峰意料之中的,自己在这片住着,竟不知道这片半山处有这样一家馆子,恰如古代策马前行忽见一处小山如雕,红叶斑斓,在山光林色之中便有一处袅袅人家,不由得下马问路。

       馆子的名字也好,叫‘正当时’,似你千般万般都不如正当时,关宏峰正细细打量,韩彬已然打开他这边的车门,“还中意吗?”

       “倒是有些不揣凡庸,冒叩仙观的唐突了。”关宏峰说着,不由自主的咳嗽起来,

       韩彬关切的靠近关宏峰,“怎么样?”关宏峰摇摇头。

       这‘正当时’是私菜馆,老板已然迎着了,安排俩人落座,“按照韩先生的意思,这位先生身体违和,我们熬了防风白糖粥和柴胡黄芩粥,还有鸭酥片、肉沫耦合、虾饺、山水豆腐,还需要别的吗?”

       韩彬笑着看关宏峰。“怕你饿,就先点了这些。”

       “够了,谢谢。”

       时间算计的这么准确,上来的时候全部都是正好入口的,而且全部都合关宏峰的口味,菜馆特供的精致小菜也爽口开胃,使得关宏峰的心情也放松起来,呼吸也不像刚才那么难过。

       韩彬一直看着关宏峰吃,见他有了些胃口,不由得微笑,“还在怪我答应合作出书的事情吗?”

       “怎么会怪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关宏峰坦然回答,“说起来,我倒是有事要向你请罪,前几天我情急之下冒充了你。”

       韩彬兴趣盎然的回答,“哦?被关队这么帅气的人冒充,我感到荣幸备至啊。”

       关宏峰被韩彬看的心里一跳,低下头去喝粥,这个人果然是心思极难揣摩,似乎一切都不在话下,目光闪亮的惊人,关宏峰总觉得韩彬的眼光和上次一起合作的时候不同,也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同,感觉不像上次那么举重若轻,淡若熏风,反而灼灼专注,好像要看到自己心里去似的。

       关宏峰抬起头,见韩彬仍旧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吃饭,心里纳闷,难道他在给自己做侧写吗?连吃饭都有破绽?

       关宏峰倒是想和他聊聊案情,只是觉得也没什么可说的,便随口说,“你不是只看着我吃饭吧?”

       韩彬竟避过关宏峰的目光,低头喝粥道,“怎么会?”

       “你对同性恋怎么看?”

       韩彬一口粥呛住,赶忙用餐巾擦嘴,掩饰自己的失态,“不以生育为目的的爱情,可能更纯粹吧,而且具有效数字统计,同性恋人群普遍收入高,甚至高出普通人5倍之多,他们一般都有良好的品味,很多从事着高端的职业,对生活的品质要求非常高。”

       关宏峰点点头,“我也是最近在做功课。”韩彬看着关宏峰认真的像个小学生似的态度,不由得哑然失笑,“关队什么事都非得这么严肃认真吗?”

       关宏峰眨眨眼睛,点点头,“我想更深入的了解他们,深入到他们之中。”

       “那关队的这身打扮也太直男了。”

       关宏峰狐疑起来,习惯性的食指点住嘴唇然后滑向下巴,歪着头看着韩彬,韩彬哈哈大笑起来,“关队这个样子,倒是让今天的早餐真的不虚此行呢。”

       “韩彬,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韩彬略有所思,“那我也有个条件。”

       “说来听听。”

       “我想好了会告诉你。”

       “海港支队有你一定吃不了亏。”

       “嗯,接下来,我可以再充当一次关队的形象顾问。”

       关宏峰看了看表,时间来得及,只是这个时间段恐怕也没什么商场营业,觉得刚才自己实在是有些任性了。

       韩彬笑着说,“关队,不如就都交给我,你且闭目养神就好了。”

       关宏峰又押对了宝,韩彬绝对是一个合格的着装顾问,在一家私人定制店迅速为关宏峰搭配了一件淡蓝色暗花衬衫,领子开到胸口,里面衬上一条蓝紫色复古花纹丝巾,外面搭配了一件和丝巾颜色相仿的休闲西装,配上一条深灰色的吸烟裤,一双白色运动鞋,外面搭配一件烟灰花的羊毛风衣,韩彬看着从试衣间走出来的关宏峰,目光一瞬呆滞,马上就掩饰的很好,“关队,觉得怎么样?”

       “我恐怕以后要拼命和你出书,还要拼命的准备讲座了。”

       韩彬大笑,“如果说这是提供的赞助呢?”

       “我也不怎么好骗。”

       店老板笑着说,“只要您告诉别人是从我这儿买的就可以,我实在是欠韩先生一个人情,如果没有他我这间店的品牌就被别人抢走了,如今有了这个机会。”

       关宏峰摇头,“毕竟不是我的人情。”说着就拿出信用卡。

       韩彬若有所思的一笑,“拗不过你,好吧。”

       老板给了一个让人非常赏心悦目的折扣。    

        “现在,我可以送关队上班去了。”

评论(55)
热度(249)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