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all关】万籁俱寂

感谢所有来看文的姑娘,爱你们,现在特别闹心,分三个部分,我这第一部分还没搞完,你们的鼓励是我前进的动力,fighting!

教堂的审判(10)

       周巡想都没想,“不行,你带回来的人不是还没审呢吗?你上,让周舒桐去。”

       “严良。”关宏峰开口,严良虽然一脸的不乐意但是还是露出那种舌头抵在上牙膛的坏笑一点头,“得!你自己小心哈。”说完指了指周巡走开了。

       “老——关——”周巡拉长了声音,“要不是你现在病着,我还真有心审审你们俩个。”

       “你还是多吃点儿核桃吧,硬件和软件的配置越来越不匹配了。”

        周舒桐已经下来了,看见关宏峰的样子皱起眉头,“关老师走吧。”说着搀扶关宏峰上了车。

       到了关宏峰的新家,周舒桐回头,“关老师,我扶您上去。”

       “没事儿,我没那么弱不禁风,401。”关宏峰一边说一边下车。

       “我不会告诉周巡的。”

       “他问就告诉他,他是你的队长,早晚他也会知道,上学的时候就是著名的‘追踪犬’。回去注意安全。”

       关宏峰上楼,刚到门口门就开了,关宏宇一把就把他哥拽了进去,关宏峰脚步踉跄无力抵抗他弟弟的蛮力,“你干嘛?”

       “哥,要是你再不回来,我可能就真要出人命案了。”关宏宇一边给他哥脱衣服,一边把他安置到床上。

       “我不是让亚楠给你打电话了嘛。”

       “有什么用?我看不见你,我都急疯了知道吗?”关宏宇把他哥给扒光了塞进被窝里,“哥,咱这是刑侦动作片吧?你现在可是演的越来越神了,我受累打听打听您这嘴是咬人来着?”

       关宏峰闭着眼睛嘴角轻扬,“你这个滥言闯祸的毛病一直就不改。”

       奇怪倒是关宏宇没犟嘴,关宏峰觉得胳膊上一紧,睁开眼睛只见关宏宇给他扎上了止血带,正往他手背上擦酒精。

       “又干嘛?”

       “给你输液啊。”

       关宏峰拒绝了一下,却被关宏宇牢牢的攥着手,“别动,你弟不发威你是不是老拿我当hello kitty?”

       关宏峰注意到关宏宇的手背上有好多针眼儿,叹了口气,“我一直当你是哆啦A梦。”

       关宏宇孩子气的抢白一句,“夸我哪?你也想点儿我爱听的词儿。”

       关宏峰在关宏宇进针的时候皱了下眉头,关宏宇轻声问,“疼啦?这就行了。”

       关宏峰声音有点儿艰难的问,“宏宇,你以前有没有比较熟识的从事性工作行业的...”

       “哥!你这样我真生气啦啊!你能不能想我点儿好?你弟是没少干坏事儿,但是从来不嫖,你看你弟弟长什么样儿?到时候是我嫖她们还是他们嫖我啊?这么吃亏的事儿,我能干?”

       关宏峰咳嗽起来,关宏宇一边给他摩挲胸口一边说,“苦肉计也没用,这事儿打死也不认。”

       “我是说你有没有听说过本市关于这一方面的比较隐蔽的产业链,毕竟你消息一向灵通。”

        关宏宇拉着关宏峰没输液的那只手给他搓手心,“你呀,你现在就好好给我养病,你要是老这么着三灾俩病儿的,你也甭给我洗脱冤情了,我自首去得了,我操不起这份心哪,你摸摸我这心跳的?”关宏宇拉着关宏峰的手放到自己胸口。

       “宏宇,你现在懂事多了,亚楠说的对,是我一直误会你,亚楠说你勇敢、真诚、善良,让我给你更多的信任。”

       关宏宇停住,眼睛闪亮亮的,“哥,你呢?你怎么看我?你信任我吗?”

       关宏峰笑了一下,别过脸去,闭上眼睛,心里默默的说,我们哪是信任不信任的关系?是血脉相连的哪,除了你我还有谁呢?可是关宏峰不想示弱,哪怕是在弟弟面前。在这万分凶险的时候与其情深意重倒不如冷血到底。

       关宏宇看着自己哥哥的侧脸细致而光洁,眉毛柔和漂亮,鼻梁挺正,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小片阴影,下颚骨像女孩子似的温婉收起,还保持着少年时期的一点儿婴儿肥,因为侧着脸,显得脖颈的线条格外好看,哥哥也许一直都是这么温和的藏在岁月里吧,自己总说哥哥误会自己,自己又何尝没有误会他?

       关宏峰转过头来,脸上那道疤格外刺眼,关宏宇不知怎么的就心悸起来,手也不由自主的用力攥着关宏峰的手。

       “如果天空总是黑暗,那就在黑夜中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要努力做个勇敢的人,不要让自己迷失...”关宏峰可能有点儿烧糊涂了,喃喃自语。

       关宏宇觉得灯下的关宏峰或者说病中的关宏峰,有种不真实的美感,而这份美感和二十多年前梨花树下那个少年的美感渐渐重合。

        关宏宇忽然心里有点儿伤感,这样安静太平的日子,哥哥也喜欢吧?

       不由自主的就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关宏峰的脸颊,一滴眼泪从关宏峰的眼角滴下,关宏宇用拇指轻轻的帮他擦去,“哥,别害怕,有我呢。”

       关宏峰一度烧的厉害起来,脸色赤红,呼吸急促,关宏宇眼都不敢眨一下,一直给他物理降温,到了后半夜关宏峰才在药物和关宏宇的照料下平静下来,关宏宇给他量体温,体温值回到了不到38°的位置,虽然还有点儿热,已经不似刚开始那么吓人了,关宏宇觉得精疲力尽,躺在关宏峰的身边也睡着了。

       关宏峰醒来的时候觉得骨头像在醋里泡过,浑身绵软无力,口渴的厉害,头比昨晚清楚了一些,手上的输液器拔掉了,贴着棉花。然后关宏峰觉得自己被包在一个壳里,又清醒了些,才发现自己被关宏宇‘包着’,关宏宇一条手臂在自己脖颈下,另一条手臂揽着自己的腰,一条腿搭在自己身上,头抵在自己的头上,额头和自己脸颊相贴的地方汗涔涔的,呼吸在自己的脸颊上的气息热乎乎的。

        关宏峰心有愧疚,觉得宏宇一定是把自己当亚楠了,可是,现在能怎么样?不由得动了一下,关宏宇惊觉而起,“哥!喝水吗?”

       “累坏了吧?”

       “没事儿,哥,怎么样?啊?今天别去了。”

       “我好多了,能挺得住,你别担心。”关宏峰说完了,在关宏宇的搀扶下坐了起来,“洗个澡就好了。”

        关宏峰去洗澡,关宏宇在门口每隔三分钟就喊一声,“哥!”

       关宏峰在反复的回答,“没事儿。”之后洗完了澡。

       “哥,吃什么?”

        “不吃了,吃饭倒是不对劲儿了,你自己要吃东西,不要惦记我,我会随时发消息给你。”

        关宏峰正说着,听到手机响,一看是韩彬。

        “我是关宏峰。”

        “关队,不怪我冒昧吧?”

       “我们不用客气。”

       “说来你不要笑话我,今天忽然有兴致在‘绮园’看红叶,觉得心情颇佳,想找个人分享一下,关队赏脸吗?”

       关宏峰一笑,‘绮园’正是自己家附近,“那就在泗水路的路口接我吧。”

       “恭候关队。”

        关宏峰看看关宏宇,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一下。

       关宏峰到达泗水路口的时候,韩彬的车已经等在那儿了。

 

评论(34)
热度(258)

© 宁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